元嘉的卷子在最下面,陳主任拿起來看了看,於是面露驚訝。

每一道題都答得非常完美,全部是基於教材知識內容來作答的,答案相當標準漂亮,卷面整潔度更是無可挑剔,沒有任何一份卷子可以跟元嘉的卷子相比。

「嘿,還真不是跟我吹牛啊……」

.

. 晚飯之後,元嘉就開始了今天的直播,妹妹和貓也溜到他房間里來當嘉賓,看他和粉絲們聊天。

粉絲們倒是很喜歡可愛的元卉和小肥貓,感覺這對組合在一起的時候,不用說話就感覺超級治癒了。

周五晚上的直播比平時都要熱鬧一些,在平台給的推薦下,元嘉的粉絲關注量也已經突破十萬了。

在線觀看的人數日常有八千到一萬人左右,平台人氣顯示就有好幾十萬了。

隨著【梔子的馬甲】送出一發超級火箭,在全站的廣播下,最高人氣一度飆升到了百萬。

總有些人把精神科醫生和心理諮詢師的工作搞混,元嘉也收到過不少關於嚴重精神疾病上的諮詢,這實屬無法通過言語能幫助到的啊。

在直播間解答心理問題的過程,其實也是一種聊天談心的模式,這種模式對於粉絲們來說,也更容易接受,而且總能收穫到一些東西的。

「元老師你好,我懷疑自己屬於討好型的人格,總是害怕別人不喜歡我,特別在意別人的目光,也很擔心身邊的朋友離開,現在感覺越來越自卑了,覺得自己好沒用,有時候別人無理的要求我都無法拒絕,明明很不願意的,但就是很怕別人討厭我……」

【梔子大佬又換馬甲了?】

【我也是這樣,討好型人格】

【我每天給四個兒子帶早餐,哪天不帶我自己先心慌了】

【這也太卑微了吧】

這個問題是比較典型的,在現代社會的人際交往中,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有些『討好』的意味在裡面,但有些人能把握好『度』,有些人則完全沒辦法拒絕別人的要求。

比如打車時,不好意思不搭理司機,司機不管聊什麼,都儘力配合著去聊。

比如工作中從不發脾氣,中午幫同事帶個飯,他沒給錢也不好意思跟他要,下午又幫他做個PPT,晚上還加班幫經理改個文案。

比如微信聊天時,沒有秒回就覺得愧疚,每次發言都仔細斟酌自己的話,又刪又改,哪怕很合理的請求,也得配上個表情緩解不安,『XX,我因為(省略一百字)急用錢,你方不方便把上次借你的錢還我啊【笑哭】【笑哭】』

類似的事情有很多,只不過每個人的討好程度不一樣而已。

這種行為其實是一種內耗,會讓自己活得非常累,內心裡像是有兩個聲音,一個聲音告訴你一定要好好表現,做大家期待的那樣,另一個聲音告訴你,我好累、好難過、好委屈。

看到直播間里不少人都表示自己也有這個問題,元嘉便詳細地給大家分析一下。

「其實出現這種狀況最根本的原因是自我的價值感低,於是對於安全感、被愛、別人的認同有著超乎尋常的渴望。」

「也許大家童年時期的生長環境充斥著『不安全感』,比如有一個一言不合就開罵的父親,或者有一個一生氣就把你丟下不管的母親,又或者在學校里因為爭吵或者意見不合被同學孤立過。」

「於是在後面的成長中,便對『和別人發生衝突』這件事情變得異常敏感,同時竭盡所能地避免這件事情發生,也從來不會主動提自己的需求,怕給別人帶來麻煩和不滿。」

「只要維持著這種『和諧』『溫馨』的相處氛圍,討好者才感覺到安全,但同樣的,這會大量消耗內心的能量,使你感到疲憊。」

【哭了,像是在說我的童年】

【唉】

【那該怎麼辦啊】

元嘉將正在玩攝像頭的小肥貓抱走,繼續道:「改變是需要時間的,正常社交里的討好咱們不談,今天主要講得是非正常的討好。」

「第一步你需要做的,便是立即停止你的非正常討好行為,該拒絕的拒絕,該生氣的生氣,當然這一開始你肯定做不到,那麼我教你一個辦法,就是把反饋周期延長。」

「什麼意思呢,就是在討好行為發生之前,你先在腦海預演準備,比如你同事讓你幫忙做PPT,你不要立刻答應,你可以先說『我現在在忙,等忙完答覆你』,這樣可以給你留出來考慮的時間,若你最終決定答應幫忙,那麼也一定要提出自己的需求,哪怕是讓他幫忙帶瓶水,或者幫你朋友圈點個贊這種小需求。」

「延長反饋周期是一個非常有效的辦法,首先改變你本能地答應對別人的要求。」

元嘉將爬到他腿上的妹妹抱走,繼續道:「第二步需要做的,就是給自己一個心理暗示。」

「在非正常的討好行為發生之前,你一定是緊張、糾結的,那麼這時候請你告訴自己,『我的不安只是因為童年的創傷而已,我完全沒必要討好你,我不這樣做並不會死』,這一步留在上一步預留出來的反饋時間裡去做,重複暗示。最好用卡片紙寫下來,揣在兜里,不安時就拿出來看看。」

【元老師,這種心理暗示有用嗎】

「這是一個心錨,你心態平和的時候,自然沒用,當你非正常討好行為發生之前,心態不穩時,心錨就會跳出來提醒你了。」

【不懂】

【照做就是了】

【啥是心貓?】

元嘉就耐心地給粉絲們科普了一下,最後說道:「第三點呢,也是最關鍵的一點,就是你自己的心態要改過來,學會賦予自己意義。」

「社交的真相就是,不管你活成什麼樣子,不管你多優秀多完美,也總有人不喜歡你,也有人喜歡你,就像一本書,有人喜歡,那一定也有人不喜歡,而且不喜歡的人肯定遠多於喜歡的人。」

「你費盡心思打造出來的人設,吸引來的都不是真正喜歡你的人,真正欣賞你的人,永遠喜歡的是你驕傲、充滿自信的樣子。」

「所以呢,做最真實的自己,至少至少……」

「你會更喜歡自己。」

【元老師,我太喜歡你了!】

【元老師真的好溫柔啊,每句話都說到我心坎上了】

【愛了愛了】

【迷迭香的記憶:送出飛機x1】

【原來愛情這麼難:送出火箭x1】

【梔子的馬甲:送出超級火箭x1】

【刷禮物的都散了吧,梔子大佬才是真愛】

【元老師,什麼叫做自信?】

元嘉看到問題,笑了笑道:「顧名思義啊,自己相信自己,就叫自信。」

冰山女神寵夫成癮 隨著直播間關注的粉絲越來越多,元嘉的郵箱每天都能收到很多的觀眾來信,各類問題都有。

全部解答自然是沒那麼多精力的,每天直播的時候,他就會挑選一些比較典型的問題出來,分析給大家聽,觀眾們也很喜歡這種聊天談心的模式。

直播到了尾聲,粉絲們便開始刷彈幕了。

【關注破十萬了哦】

【唱歌】x999

元嘉自然不會言而無信,前兩天直播里他答應大家了,關注量每多五萬就唱一首歌,跟搞飢餓營銷似的,要是天天唱,粉絲們就會膩,偶爾來一首,大家就覺得非常奈斯。

「好好,唱歌唱歌,按照公平起見……」

【求元老師不要玷污公平這個詞】

【你直接問梔子大佬吧】

「啊,那今天就榜三點歌吧!梔子的馬甲同學,你想聽什麼歌?」

手機那頭的許南梔開心極了,彈幕里越酸,她就越開心,跟一個拿了糖果、舉得高高的、忍不住想跟全世界人炫耀的小女孩兒似的。

哼,就是這麼得意~~

.

. 許南梔今天好早就洗完澡了,因為白天一直往西瓜地里跑,出了一些汗,傍晚吃過晚飯之後就洗澡了。

元嘉下播之後,她就開始寫日記,然後等他洗完澡出來一起聊天。

「2020年3月27日,晴。」

「我的西瓜長出來啦!超級開心!(ω<)★」

「剛剛又去看了下,已經長出來五棵了,嘻嘻,真希望明天醒來的時候發現它們都長出來了。」

撿來的萌寶:億萬首席寵甜妻 「這種感覺很奇妙呢,我曾經很多次地想過生命的意義是什麼,釋迦牟尼說人活著就是為了涅槃,然後涅槃也就是死,總覺得有些荒唐……」

「但活著總是會面臨死去的,媽媽以前也常說,稀里糊塗地就大半輩子過來了,其實我也不太明白,以前總覺得生活壞透了。」

「好在有你啊,突然就覺得有了意義,就像西瓜需要我一樣,然後我也變成了西瓜,被你照料著,那麼我需要快點成長才行。」

「元嘉同學,許西瓜她正經地喜歡著你呢。」

「生活一點也不壞~()」

許南梔寫字很慢,還畫上可愛的顏表情來表達心情,這些都是她的小秘密啊。

「有時候我對自己挺沒信心的,尤其是你來問我一些問題的時候。」

「我怕我回答不上來啊啊啊,生怕你覺得我是個笨蛋呢!」

「雖然有時我也覺得世界快要完蛋了,但我最怕的事還是你不理我,我已經在很努力地學習啦。」

「你和我是很不同的人,我因為這點喜歡你,可是我也怕你因為這點不喜歡我,就……有點小苦惱()」

「想跟你分享西瓜、燕子、晚霞、星星、遠處的山、高空的雲,一切一切令我開心的事,一直到很久很久。」

腹黑總裁遇上女二貨 「燕子的窩快搭好了,現在它們正在窗台上睡覺呢。」

「我在窗台上放了一碗水,它們要是口渴了就可以喝了。」

「跟我一般年紀的女孩子生活應該更豐富吧,其實挺羨慕的,億點點~」

「如果,哪天我能跟你一起出去了,那你帶我去郊外吧,我還沒放過風箏呢,嗯嗯,就這樣決定了!」

「給媽媽買了生日禮物,快遞今天已經送到啦,還是她幫我拿的,她還問我是什麼,其實是一把檀木梳子啦,不過我沒告訴她,我已經將禮物藏好了,忍住一個月不告訴她,給她一個驚喜~」

「床頭的小熊也蓋好小被子啦,我也期待明天~!」

「加油!許西瓜! 總裁追愛記 ^^」

……

當梔子合上筆記本,細細地放回抽屜里鎖好的時候,元嘉也洗完澡出來了。

元嘉:「我洗好咯。」

梔子:「嗯嗯!我也在被窩裡躺好了!」

梔子穿著一身潔白柔滑的睡裙,抱著小熊側躺在溫暖的被窩裡,房間里安安靜靜,床頭亮著橘黃色的檯燈。

她覺得自己壞掉啦,要是不跟元嘉聊聊天,那麼今晚就睡得不開心,然後就做不到好夢了。

說來也神奇,安眠靠枕有百分之五十的幾率可以觸發好夢,梔子已經用了一個星期了,每晚都睡得特別好,而且運氣好到爆炸,三晚里有兩晚都是美夢。

兩人東一搭西一搭地聊著天,梔子就跟他說自己這些天的學習情況,還有她畫的畫、窗檐處的燕子窩、院子里的西瓜地,還有跟父母溝通的一些小日常。

她的世界真的很小很小。

梔子的父親忙於生意,基本上一周只在家裡待兩天左右,其餘大部分時間滿世界各地的飛,不是他不關心女兒的生活,而是他想給她創造更好的生活,至少能讓梔子在任何情況下都能衣食無憂。

他也嘗試找過很多國外著名的心理醫生,但梔子相當的抗拒,別說見面了,連正常通話都做不到,這並非梔子的主觀意願抗拒,而是她的潛意識本能。

嚴重恐懼症的起因不僅僅是社會心理因素,同樣跟生物學因素有關。

梔子能控制自己去接電話,但是卻控制不住自己的思維,通話時臉色蒼白如紙,一句話都說不出來,更不要說當面溝通了,陌生人的聲音、面孔,只會使她恐慌,下意識地要逃跑。

白妍夫婦也沒法強迫她治療,畢竟梔子願意接觸的只有他們了,自然不能再把這份信任破壞掉。

於是白妍自己學起了心理學,留在家裡照顧梔子的生活起居,像梔子這樣的嚴重社恐和廣場恐懼同時患有的人,基本上也會有嚴重的抑鬱症,但在父母的理解和照顧下,梔子的抑鬱程度是在可控範圍內的。

漸漸地,白妍夫婦也想開了,女兒的世界很小,小到只有這個家的範圍,女兒也許這輩子都沒法像正常人那樣生活,但其實只要她能每天都過得開心,也就足夠了。

梔子這些天的努力,白妍夫婦都看在眼裡,他們沒有明說,怕打破梔子這種積極的狀態,其實內心早已為她的進步而激動不已。

……

許南梔跟元嘉說了自己偷偷給母親買好的生日禮物,元嘉微笑著回道:「怎麼會想到送她梳子呢?」

梔子:「因為她每天都會幫我梳頭髮啊,其實我自己能梳的,但她特別喜歡捧著我的頭髮一邊給我梳頭,一邊跟我說說話,所以我就也送她一把梳子,然後我每天給她梳頭髮~」

元嘉:「真好。」

梔子:「元嘉,你上周給我你同桌的書,我看完啦,然後你可不可以把你的書借給我看看……」

這是元嘉上次答應過梔子的事,梔子想要學習,元嘉就把自己的書和筆記借給她看。

元嘉:「當然可以,那我明天拿給你吧。」

梔子:「嗯嗯!」

只是許南梔沒有想到,元嘉說的『明天拿給你』並不是寄快遞過去,而是他打算自己親自送過去。

元嘉知道目前梔子是沒法坦然地站在他面前的,所以也沒跟她說,免得她緊張,只是希望能跟她母親見一面,聊一聊,順便……看看她的世界。

聊天的時間過得很快,不知不覺就十一點多了。

這些天里,梔子喜歡上了元嘉給她講睡前小故事,聽完一個還想聽,又不敢直接表達自己的訴求,就發個可憐兮兮的表情,元嘉就知道她在想什麼了。

元嘉:「再講兩個,你就要去睡覺了啊。」

梔子:「【拉勾】」

元嘉從床上坐起,點開語音,開始講故事。

「藍鯨是世界上最大的生物了,在它的背上,住著一個海女,海女每天給它唱歌、跟隨著它流浪,有時也在它寬大的背上起舞,陪著藍鯨度過一個又一個的日夜。」

「在無邊無際的大海中,藍鯨就是海女的一切,海女長得很美,眼眸像天上的星辰,秀髮潔白如雪,美麗勝過所有的山川河流。」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