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還沒等她幻想個夠,一輛豪車就停在了別墅門口。

「……」

薇薇安心都跳到嗓子眼了,就差大叫出聲。

她迅速掃了一眼四周,躲到了門口唯一一顆大樹後面。

她一邊偷偷看著一個女人從車上下來,一邊在心底默默祈禱著不要被發現。

「什麼人,出來!」

薇薇安正感嘆自己的出師不利,卻發現另一輛車直接開向門口,在堪堪撞上門之前停下。 車子停下之後,下來的是東方彧和沈蠡。看到他們出來,薇薇安的心一下就定了,剛想去找他們匯合。

結果卻發現氛圍好像哪裡不對……

東方彧下車看到東方依雲的瞬間,整個氣場全變了,所有的情緒隱藏了起來。

「是你?」

「怎麼是你?」

兩人同時出聲,然後又同時噤聲。

東方彧的聲音很冷,是那種拒人千里之外的冷。

東方依雲的聲音是疑問,好像沒想到會是東方彧。

沈蠡則站在一邊看著不說話。

東方依雲深深地看了一看東方彧,又看了看一側的沈蠡,幽幽說道:「沒事兒就離開吧,這裡不歡迎你們。」

東方依雲說完向前走去。

「是你把墨芊芊帶走的?」

墨芊芊三個字成功讓東方依雲停了下來,她轉身疑惑道:「是又怎樣,不是又怎樣?」

「你最好把她交出來。」

也許是東方彧的語氣太強硬,又或者是什麼其他的原因。東方依雲面向他說道:「東方彧,你最好快點離開。否則……」

「東方依雲,你最好交出墨芊芊。」

東方依雲似乎愣了一下,繼而說道:「如果我說不呢。」

「……」

沈蠡在聽到東方彧喊對面的女人「東方依雲」的時候,就發現事情好像變得更複雜了。

而薇薇安則一直在暗處靜靜的聽著。

當墨芊芊跟著悶葫蘆走出來的時候,就看到東方彧和東方依雲在對峙,而沈蠡則在靜靜的站在一旁,門邊的大樹後面還有一個探頭探腦的身影。

東方彧會找她,東方彧能找到她,墨芊芊是一點都不意外的。

但是為什麼沈蠡也在這裡,她就不得而知了。

如果她沒有記錯的話,她和沈蠡在青雲學院只見過僅僅兩面。一次是金笑秋將她的糕點撞掉,一次是沈蠡去班級找她。

所以沈蠡為什麼現在也出現在這裡?

墨芊芊是百思不解的。

至於那個在暗處探頭探腦的身影,怎麼看著有種莫名的熟悉感?墨芊芊看向她的時候,突然發現她在向她招手……

??

原來是惡魔啊 墨芊芊不明所以,走近幾步細看。細看之下突然發現她不就是薇薇安么……

陪她上個廁所,居然把自己賠到荒山野嶺來了……

不過她怎麼也在這裡?

難道她也被綁架了?

墨芊芊仔細看了又看,發現薇薇安也不像是被人綁架的樣子,那麼她為什麼會在這裡……

「誰在那裡鬼鬼祟祟?出來!」

在東方依雲的一聲重喝下,薇薇安從大樹後面大搖大擺的走了出來。

微微安邁著優雅的步子,慢悠悠的走向眾人,看著東方依雲說道:「我就是晚上出來兜兜風,沒想到能在這裡遇上東方夫人,真是緣分啊……」

墨芊芊驚訝於薇薇安這突然的變化,不過想到她是豪門之後,也就明白了平日里少不了和東方依雲這樣的人打交道,就瞭然了。

「哦,芊芊,你怎麼也在這裡?」

薇薇安快步跑向墨芊芊,拉著她對東方依雲說道:「東方夫人好,這位是我在青雲的同桌,叫墨芊芊。」

然後又像墨芊芊介紹道:「芊芊,她就是我時常像你提起的我非常敬仰的東方夫人。」

墨芊芊簡直一驚,薇薇安什麼時候和她提起過東方依雲啊,要是早知道她們認識,她一定會向薇薇安問一些東方依雲的八卦……

薇薇安又把目光轉向東方彧和沈蠡。

我只想繼承千億家產 東方彧是薇薇安的代課老師,她自然是認識的,而沈蠡她也是知道的,很乖巧的就喊了一聲「沈老師」。

到東方彧的時候,薇薇安卻看向了東方依雲,試探性的問道:「東方夫人,這位就是東方哥哥吧?」

東方依雲和東方彧都把視線掃向薇薇安,而站在她身邊的墨芊芊也感覺到了兩個東方的濃濃敵意?

嗯?敵意?

東方哥哥?

墨芊芊看向東方依雲和東方彧的目光發生了些變化,薇薇安是什麼意思,難道他們之間真有什麼關係?

墨芊芊也將視線投向東方依雲和東方彧,然後發現在場的所有人都在看著他倆……

「今晚月色真美……」

薇薇安說完突然發現哪裡不對,又補充道:「星星也挺美的……」

墨芊芊附和道:「星星和月亮都挺美的……」

氣氛僵持在這裡,空氣中飄蕩的都是尷尬。

一陣轟鳴之聲后,又一輛豪車停在了別墅門口。

這個荒郊野嶺平日里無人問津的別墅,今天居然同時出現了好幾波人。

看到宮宴從車上下來的時候,墨芊芊整個人都呆了一下。她徹底愣了,為什麼今天會有這麼多的人出現?

難道都是因為她被東方依雲帶走之後來找她的么?

不得不說,對於這個猜測,墨芊芊真相了。

「宮,宮先生。」

墨芊芊先眾人向宮宴打招呼道。

「你們認識?」

問話的是東方依雲。

只見宮宴向墨芊芊微微點頭,對著東方依雲道:「雲兒,收手吧。」

雲兒?

我去!

宮宴好膽量,居然敢叫這個母老虎「雲兒」……

可是這親昵的稱呼怎麼看怎麼都想是兩口子之間的愛稱……

不得不說,今晚的墨芊芊智商很在線,猜測的每一項都正中紅心。

「我的事情,你別插手。」

東方依雲沒有聽宮宴的話。

「你知道她是誰嗎?」

「我管她是誰,只要能助我達成目標就好。」

「雲兒,你別鬧了。」

「我沒有再鬧。」

……

之後的時間裡,宮宴和東方依雲你一言我一語的,說的話語都和墨芊芊有關係,但是她這個人卻聽得雲里霧裡的。

她完全不知道,她為什麼會成為他們爭論的對象……

「你知道她是你什麼人嗎?」

「能是什麼人,一個助我達成目標,幫我實現夢想的人。」

「錯!她是你未來兒媳婦!」

宮宴突然擲地有聲地說道。

未來兒媳婦!!

五個大字在墨芊芊腦中一飄過,整個人就像被雷劈了一般,雷得外焦里內加酥脆。

它喵的!

真都是什麼熊玩意兒!

討論她,她就高抬貴手不計較了……

但是這未來兒媳婦是怎麼回事?

她認識她們兒子嗎?

不認識好不好,不認識你就別亂點鴛鴦譜。

「誰是你未來兒媳婦?」

說出墨芊芊心聲的居然是東方依雲,看來她也不能接受啊。

還好只有一個人瘋……

「她!」

宮宴說著直指墨芊芊。

「我?」

墨芊芊無辜地說:「宮先生,我知道我們有緣,但是未來兒媳婦這種職業,你還是另覓佳人吧,我不合適……」

墨芊芊說完硬著頭皮看向東方依雲問道:「東方夫人說對不對啊?」

東方依雲把她上下左右打量了個遍,居然真的點了點頭。

「ThankGodness?!」

「不!我兒子也喜歡你,我覺得非你莫屬。」

三根黑線滑過墨芊芊的腦門,搞定一個東方依雲,居然最難搞的是宮宴嗎?

而一旁的東方彧、沈蠡和薇薇安,則完全沒有想要說話的意思。

墨芊芊只得再接再厲道:「宮先生,其實芊芊已經有喜歡的人了。」

宮宴認真地問道:「有喜歡的人了?」

墨芊芊忙乖巧的點頭,然後宮宴繼續問道:「那芊芊你喜歡誰呀?」

自從墨芊芊說有喜歡的人之後,東方彧的眼神就定在她身上,似乎要燒出一個洞來。

奇怪的是沈蠡的眼神和東方彧的眼神如出一撤,而薇薇安則是一臉八卦……

「我……」

「誰?」

「我……我喜歡東方彧。」

墨芊芊硬著頭皮說完,只見空氣中一下子陷入了安靜,異常的安靜。緊接著爆發了一陣笑聲,是宮宴開懷大笑的聲音。

他說道:「你喜歡的就是我兒子,還說不是我未來兒媳婦?」 宮宴的話語對於墨芊芊來說,無疑就是暴擊,她表示受到了深深的傷害,一萬點傷害都不夠表達她此刻的內心……

在客廳里坐了好久,墨芊芊還是沒有接受這突如其來的事實。

她看看東方彧,又看看東方依雲和宮宴,他們三人之間沒有一點相似性好么。

她再仔細看了看,還是沒有發現相同的地方。

除了東方彧和東方依雲同姓之外,三個人好像長得一點都沒有相似性,沒有一點相似性的人,說他們是一家人,怎麼說怎麼沒有說服力……

等等,哪裡不對?

東方彧居然不姓宮姓東方?

永恆聖王 不是都隨父姓么?難道雲國是隨母姓?但是薇薇安不就和她父親同姓么……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