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恃無恐!

祭出科舉制度這一大殺器,大夏朝根本就不用擔心沒有官員可用,這些三公一系的官員,成事不足敗事有餘,辭了正好!

內亂?

只要原力士營的眾臣不亂,誰敢亂!

一聲令下。

大殿外的禁軍,衝進朝堂,將那些被辭退的官員,全都架了出去。

這一清理,好傢夥,朝堂之上剩下的大臣不足三十人了,而且,還大都是原力士營出身的大臣,三公一系,只剩寥寥無幾的幾人。

耳朵一下子清凈了很多。

沒人再去反對科舉制度了。

「張老,您德高望重,乃是文道領袖,此次科舉,就交給你去辦了,朕只有一句話,英雄不看出身,只要能通過科舉考試,管他是平民百姓還是山賊強盜,都可以錄用,明白了么!」

張尚書跪地接旨。

那麼。

「最後一件事情。」

喬拉丹一拍手,自大殿外,走進十四人。

葉明、龍飛、江寒……,正是喬拉丹從靈劍宗帶來的十四名弟子。

可莫小瞧了這十四人。

結丹。

結丹。

統統都是結丹。

誤撞成婚:緋聞總裁復仇妻 靈劍宗實在是太有錢了,培養起弟子來那叫一個奢侈,短短兩年,眾人皆已結丹,特別是那個葉明,隱隱已經觸摸到培元境的門檻了,估計,用不了多久,就該晉階了。 人善被人欺,馬善被人騎,這句話是有道理的。有些時候,你的仁慈會被當做軟弱,你的寬恕會被當做無能,你的好心好意會成為得寸進尺的理由。

對付某種人的時候,就應該狠一點!

對面這夥人很明顯是沖自己來的,走在前面的張北羽和江南都放慢了腳步,盯著前方。

冰山首席請自重 剛才與點紅幫發生口角的時候,張耀揚可能還沒下車,他並不知情,就問了一句:「南哥、北哥,啥情況?」

江南無奈的搖搖頭,往前面努努嘴,「你是盈海人,點紅幫應該聽過吧?」

「啊?」張耀揚張大嘴巴露出吃驚的表情,「咱們啥時候又惹上點紅幫了?」

張北羽抬手搓了搓鼻子,「呵呵,就在剛剛。」江南走上來抬手拍拍他,笑道:「咱們的北哥啊,可是個神奇的物種!走到哪惹到哪,所過之處,寸草不生!必須得把當地的勢力招惹個遍!」

說話間,前面的幾人已經走到眼前。

這時候,江南突然回頭瞥了一眼。身後那七個少年一臉懵逼,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大眼瞪小眼的往前看。

「耀揚,等會要是真動起手,就讓他們試試手。讓我跟北哥看看,你找來的人到底怎麼樣。」江南小聲說了一句。

張耀揚露出個自信的笑容,「沒問題!」

……

對面跑過來的一共八個人,每個人胳膊上都系著紅帶。其中一個帶頭的人,讓人印象深刻,在左臉頰顴骨的位置,有一塊半個手掌那麼的疤痕,看上去像是硬生生燙出來的。

雙方相聚兩三米的距離,站定之後誰都沒有動。

在這領頭人旁邊站著的就是剛剛打人的混混。混混沉聲說道:「鐵哥,就是他們倆。那小子身上還帶著槍。」

江南聽到「鐵哥」這個稱呼,神情一怔,似乎是聽過這個名字。他低聲說了一句:「這人應該是點紅幫的烙鐵,僅次於幫主四嘎子。」

烙鐵向前看了看,沉聲道:「你們是…叫什麼來著?四方?」

江南走上前一步,笑著點了點頭,「沒錯,我們是四方的。鐵哥,我們來只是接個人,沒有別的意思,剛才有點誤會,已經解釋開了。」

烙鐵冷笑一聲,「誤會?在我們的地盤,把槍都露出來了,你跟我說是誤會!來來來,讓我看看你那是真槍還是他嗎玩具槍!」

江南道:「鐵哥,剛剛實在是迫不得已,我只是不想把事態惡化。今天這事,如有得罪,還望包涵!」

「你倒是挺會說啊!」烙鐵不屑哼了一聲,「包涵?包你馬個比!今天一個都別想走!」

話音一落,烙鐵身邊的幾人,噌一下竄了出來,奔著江南就撲過去。

面對一個個凶神惡煞的混混,江南不慌不忙的向後退了一步。轉頭對張耀揚使了個眼色。

張耀揚扯開衣服向旁邊一甩,轉頭對著那七個少年說:「這是你們在南哥、北哥面前表現的最好機會,都別給我掉鏈子!往死里弄,出了事有北哥兜著!」

這話就像一劑強心劑,尤其是最後一句。這是他們第一次見到「大人物」,肯定想找機會表現,而且出了事還有大哥給扛著,這機會上哪找去。

一聲嘶吼,在張耀揚的帶領下,這幾個人全都沖了上去,兩邊人瞬間打到一起。

對面的烙鐵沒有動,張北羽和江南也沒有動,靜靜的注視著眼前的變化。

點紅幫的人都拿著傢伙,各種棍棒一齊招呼上來,卻攔不住這些少年。

這幫少年打架的確生猛,完全是一副不要命的勢頭,像是感覺不到疼痛,一個個咬牙切齒的悶聲不響,下手卻極狠。

其中一人迎著對面的鋼管衝上來。Pon!一下,被人砸了個正著,結結實實打在肩膀上,但他沒有絲毫停頓,大叫一聲,伸手死死抓住鋼管,抬起一腳踹過去。與此同時,另一個少年從旁邊衝出來,一拳轟在那混混臉上。

兩人撲上去直接把點紅幫的混混撲倒,騎在身上一通猛砸。

張北羽在後面看的清楚,這幾個少年打架的時候,幾乎每一拳都用足了力氣,渾身上下也好像充滿了力量,根本用不完。

另外一邊,張耀揚卻陷入苦戰。對方的人看他沖的最猛,自然也是重點照顧,三個人圍了上來。

張耀揚是個典型的全才,紅棍、草鞋、白紙扇的能力集為一身,但說實話,沒有一樣精通的。

就拿「打」來說,他從小學開始就接受散打訓練,身體素質也是相當不錯,對付一般的小混混來說沒有大問題。但是跟白骨、賈丁這個級別的比起來就差了不少,更別說張北羽、如龍、立冬他們了。

所以,張耀揚的能力也就是一對一能夠穩妥戰勝對付,最多也就是一對二了。如今三個人圍上來,已經超出他的能力範圍,轉瞬間就被掄了好幾下。

其中一個人用的是短白蠟桿,這東西往人身上抽一下,立刻就是一道血印子,如果是力量大的人,連抽幾下都能皮開肉綻。

Paa!一聲輕響,張耀揚只感覺後背火辣辣的疼,那感覺就像是被火燒了一樣。他本能的低吼一聲,向前一個踉蹌,還沒等轉身,又一人從正面踹過來一腳。

這一前一後,把張耀揚打的叫苦連連,心想自己帶出來的人也不來幫個忙。

這個想法剛剛出現,一名少年從後面一陣疾奔衝過來。張耀揚回頭一看,那人手裡攥著一塊磚頭,風風火火的撲過來,跳起之後,高高舉起手中的磚頭,沖著一人後腦勺拍了下去。

砰!一聲,磚頭分五裂,被砸那人的腦袋也慢慢往下流血。

「耀楊哥!」少年大喊一聲,順勢撿起地下的一根鋼管,掄開了胳膊朝另外兩人打過去。

……

「真不錯。」張北羽小聲說了一句,身邊的江南默默點頭。

雙方人數相等,但是從板面上的戰鬥力來看,顯然是點紅幫的人更強。首先人家年齡大,都是二十五歲朝上的,身體條件肯定更好一些,其次這些人肯定都不是剛出道的了,經驗也更勝一籌。

在這種情況下,張耀揚依舊能夠穩住局勢,至少沒有絲毫的敗象,這說明這幫小子的確有過人之處。點紅幫的人也處於鬥志旺盛的年齡,說起來狠來並不差,只是張耀揚手下這幫小子已經不是能夠用「狠」來形容的了。而是根本不要命。

軟的怕硬的,硬的怕橫的,橫的怕狠的,狠的怕不要命的。

這幫小子真的就是根本沒把自己的命當回事。看來這段時間張耀揚的洗腦已經算是挺成功的,在他們的眼裡,只有老大的命令而已。

看著場面差不多了,也該回去了,張北羽瞅准了烙鐵,一個箭步沖了出去。 ?千里迢迢把這些人帶到西域,可不是讓他們來看熱鬧的。

分封!

滾橫爬順 葉明分封為平陽郡和東陵郡護郡法師,龍飛封為江州郡和萬和郡護郡法師,江寒封為……

好傢夥,別的國家都是護國法師,這廝弄出了個護郡法師,若不是那傳送陣遠程傳送人數有限,這廝能把靈劍宗的弟子都搬光了。

每人鎮守兩郡,大夏國總共二十九郡,除了都城之外,其餘二十八郡,皆有法師鎮守。

有了這十四個結丹境修士鎮守,甭管是妖獸作亂還是修士為禍,統統不是事兒,就算碰上像江州郡那等水患也不用怕了,治不了水患,救個人什麼的還是沒問題的。

圖什麼?

直覺!

在別人看來,以修士之身染指皇權,那就是自取死道,早晚會遭天譴。

可是。

喬拉丹卻並不這麼認為的。

修士是什麼?

修士不就是逆天而為么!

若是事事都順著天道,那還談何逆天?

老天不讓修士當皇帝,那麼,喬拉丹決定了,就偏偏要當這個皇帝,而且,還不能小打小鬧的當皇帝,要當一個開疆拓土、一統萬里的大皇帝!

至於天譴。

結丹境的天劫已經扛過去了,只要做好萬全準備,培元境的也不在話下。

所以。

除了分封十四名弟子做護郡法師之外,喬拉丹還打算在各郡的郡都全都布上傳送陣,到時候,哪裡遇到個天災人禍的,分分鐘援軍就可抵達。

散朝!

十四名弟子拿著喬拉丹給的儲物袋,出發了。

可別小瞧了這儲物袋。

每個儲物袋內裝了上萬的低級丹藥以及諸多法器,價值數百萬靈石。

做什麼?

擴張!

大夏國地大物博,人口自然也不少,哪怕連年征戰,依然還有數百萬人口,如此多的人口,不修真,實在是可惜了。

所以。

這十四名弟子除了鎮守疆土之外,還要收徒,只要是大夏國的子民,只要是適合修真的,沒的說,統統收入門下,統統拉進逆天的隊伍當中。

「康國?」

「趙國?」

「且讓你們再蹦躂兩天好了!」

照這個節奏下去,大夏國興盛那是必然的,而靠近大夏國的這些國家,滅亡也是必然的了。

當然了,這其中有一個前提,那就是沒有修士過來打擾。

可是。

偏偏。

此刻正是正魔兩道交戰正歡的時刻,誰也說不準哪一天就有魔修盯上了大夏國,誰也說不準哪一天就有一大群魔修殺了過來,真要是大軍壓境,就喬拉丹現在的勢力,被滅那是妥妥的。

所以,得把戰火保持在修真界,不能讓他們把目光落在大夏國。

如此艱巨的任務,交給別人不放心,喬拉丹只好自己出馬了。

「朕不在的時間,由皇后監國,皇后之言便是朕之聖旨,誰若違抗,死!」

留下這麼一句話,喬拉丹揚長而去。

去哪裡?

天雲城!

大夏國的事情已經安排妥當了,有十四名徒弟鎮守,不會出亂子,等科舉制度選拔出足夠的官員,政務方面也會有條不紊,大夏國,無需再操心了,只等著收割龍氣就可以了。

算了算時間,恰是天雲城傳送陣開啟之時。

往冷宮處的傳送陣輸入天雲城傳送陣的印記,光芒一閃,喬拉丹和喬靈兒從原地消失。

天雲城,議論紛紛。

「出大事了,出大事了。」

「聽說了嗎,齊虎尊者去江嶺尋寶,結果一去不返。」

「不光是齊虎尊者,我可是聽說了,此次咱們正道去了不下千人,結果,全軍覆沒!」

「啊?真的假的?那你們還在這裡逛街,趕緊跑路吧,魔門肯定不會放過這個機會的。」

「怕個屌,咱們正道死了很多人,魔門也一樣,也是死了很多人!」

「唔,我說呢!」

江嶺那一戰雖然已經過去好幾天了,可是,其引起的風波,到現在還沒有散去。

折損的太嚴重了。

正道這邊兒,光是化神境尊者就隕落了六人,元嬰境更是高達數十人,至於培元結丹境的高手,數都數不過來了。

魔門那邊兒也是一樣,也是死了很多人。

全都懵了。

白楊樹 兩伙人也不打仗了,全都在追查那日之真相。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