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姨小妹妹,你們明知半皮那麼厲害,不計劃周全就出手,你們……唉……」羅陽輕嘆一聲。

十三姨聽了很不順耳。

「小子!你什麼意思?」十三姨嬌嗔道。

「你們沒有本事殺半皮吧?為什麼還要出手?」羅陽問道。

先前半皮敢去而復返,就知他不將十三姨和霹靂男放在眼裡。

這次來圍剿半皮,估摸十三姨等人也是匆促而來。

「小子!別胡說!誰說我們殺不了他?只要我們拖住他,再由霹靂男給予最後的一擊,他就死了!」十三姨嘴硬道。

這個想法,看似可行。

可事實上,半皮會移動。

特別是半皮懂鑽地術,這一招太有用了。

若不能限制半皮逃跑,就算霹靂男再厲害也沒用。

羅陽冷笑道:「十三姨小妹妹,殺半皮,你們還得看我。」

聽了這話,十三姨和蘭雅都氣極反笑。

「牛仔,你有兩下子,我承認,但以你的能力想殺半皮,那是太過幼稚了!」蘭雅毫不客氣的直言。

誠然,若硬碰硬,羅陽確實殺不了半皮。

羅陽卻有自己的獨到方法,只是不便說出來而已。

畢竟主僕丸的秘密若是泄露出去了,那也很麻煩。

「蘭姐,你們是那什麼眼看人低了……」

「小子!你敢再說我們的是狗眼,看姑奶奶會不會發火!」

呵呵一笑,羅陽只得把話收回來。

「十三姨小妹妹,那是你想的太齷齪了。我指的是鳳凰的眼睛,你們想到什麼的眼睛?」羅陽佯裝吃驚的問。

聞言,十三姨和蘭雅恨得牙痒痒的,想撲上去咬羅陽。

「小子!你再敢油腔滑調的,姑奶奶對你不客氣!」十三姨嬌嗔道。

「牛仔,你的嘴真能說!」蘭雅含笑道。

嘿嘿一笑,羅陽言歸正傳。

他始終希望十三姨不要老是跟蹤他,正要勸說時,只聽不遠處有腳步聲傳來。

明顯十三姨和蘭雅也聽見了,三人都朝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

隱隱之中,從身形來判斷,那是花襲伊。

「花姐。」

羅陽喚了一聲。

結果還真是花襲伊,她冷笑道:「呵呵! 錯嫁金婚:總裁求抱走 好浪漫!在這裡不怕被蚊子抬了去!」

聽她的話語,便知她吃醋了。

只是不知花襲伊來這兒多久了。

羅陽訕笑道:「花姐,我們在談正經事,你什麼時候來的?」

今晚的事,羅陽並沒有告訴花襲伊。

估摸花襲伊是從同盟共享信息這方面獲得消息的。

「呵呵!寶寶來多久要通知你?」花襲伊冷道。

說話間,已來到了面前。

「笑笑妞,你來這裡幹什麼?」十三姨冷道。

「呵呵,寶寶去哪裡,用得著你批准?」花襲伊不屑道。

眼看兩位美人要杠起來了。

羅陽連忙站在中間,勸道:「花姐,十三姨小妹妹,先聽我說……呀呀……」

結果話還沒說完,左右肩頭分別被花襲伊和十三姨抓住了。

幸好體內有真氣,不然被她們那重重的一抓,骨頭都有可能碎掉。

二女忽地又加力,羅陽更是痛得齜牙咧嘴。

「蘭姐,救命。」羅陽求救。

「你們輕點,牛仔要受傷了。」蘭雅勸道。

可是十三姨和花襲伊沒有鬆手的痕迹。

花襲伊自然有點兒吃醋,此時正好藉此來發泄一下不滿。

先前被羅陽揶揄了一番,十三姨也微窘,當然也要找羅陽來發一下小火。

這麼一來,二女就同時找上羅陽來發火了。

「呵呵!你再敢騙寶寶,把你的手臂扯下來!」花襲伊嬌嗔道。

「花姐,我怎麼敢騙你?」羅陽苦笑道。

還沒哄好花襲伊,十三姨又發威了。

「小子!以後還敢在姑奶奶面前亂說話,姑奶奶饒不了你!」十三姨又加了一分力。

「十三姨小……呀呀,十三姨,不要那麼大力,骨頭要碎了。」羅陽求饒。

便在此時,又聽見有聲響從遠處傳來。

4人不約而同的轉頭望去,只見一條人影疾掠而來。

待來近了,仔細一看,原來是霹靂男來了。

「老霹,怎樣了?」十三姨問。

「被他逃走了!差點捉住了他!」霹靂男說道。

這話應該是要面子的成分居多。

羅陽笑道:「差一點,就是差千里了。」

只是開句玩笑,不意霹靂男聽了大怒。

「你這個年輕人不識好歹!老子不教訓你不成!」

一面說,霹靂男疾步走過來。

此時羅陽已被花襲伊和十三姨控制住了,霹靂男覺得連抽羅陽十幾個耳光都不成問題了。

可是剛走到面前,揚起的手掌還沒打下來,便被花襲伊和十三姨都伸手出來擋住了。

「老霹,且慢!現在是姑奶奶在跟他算帳!」十三姨說道。

「呵呵!長眉怪,還沒輪到你,一邊去!」花襲伊嬌嗔道。

見兩位美人為羅陽護航,霹靂男很不服。

按身份地位而言,霹靂男覺得自己比羅陽高好幾個檔次。

何況六道府跟九陽殿和十生宮都算是同盟,而羅陽卻是一個無足輕重的少年。

按道理而言,十三姨和花襲伊都應該給個面子,讓霹靂男打羅陽的嘴巴才對。

可兩位美人卻同時阻止他,這讓霹靂男很是想不通。

超級寶貝之我的媽咪像姐姐 殊不知十三姨和花襲伊都欠羅陽的大人情,兩位美人若非羅陽相救,她們早就下地府去跟閻羅王打工了。

不知就裡的霹靂男還道兩位美人只是讓他等一等,待會再讓他出手。

「笑笑妞,十三妹,老子就抽他十個耳光,很快的!」

說時,揚起右掌又要打羅陽的臉。

花襲伊冷笑道:「呵呵!長眉怪!他是寶寶的獵物,寶寶都還沒有打他,哪裡輪到你?」

十三姨也開腔道:「老霹,姑奶奶還要跟他算帳,你先站到一邊去!」

兩位美人堅決要守護羅陽,這讓霹靂男更惱火。

「笑笑妞,十三妹,我們三個教訓他就行了,還分什麼先後!」霹靂男冷道。

「呵呵!你敢對他動手,我對你不客氣!」花襲伊明確表示。 「叮……宿主震撼全場裝逼成功,裝逼值翻倍,獲得120點裝逼值。」

「叮……宿主近來裝逼技巧略有提升,系統自動賦予裝逼達人稱號。」

裝逼達人?

有什麼好處?

系統:「只是一個稱號而已,沒實際用途。」

尼瑪,系統又恢復狗嗖的本質了,既然沒什麼用,小爺要它幹嘛。

不理會系統這個奸商,李沖裝逼的點了點頭,對著聖元子道:「好,既然你認了我這個掌門,那此行我是否有資格前去?」

聖元子苦笑,回頭看了一眼有些懵逼的金老爺子,無奈點了點頭。

金老爺子哪裡會想到這樣一幕,聖元子可是他金家的座上賓,遷墳一事若沒他來主持,怕是要出亂子,但連聖元子都對年輕人無比恭敬,他又怎能出言拒絕?

只見他三步並兩步,快速來到李沖面前,笑道:「天師原來是茅山掌門,看來是老夫年紀大了,眼神也容易出問題,先前之事,多有得罪,多有得罪啊。」

李沖暗罵這老傢伙狡猾,知道自己並不是他能得罪的,便換了一副嘴臉。

李沖瞥了一眼金豹,此刻的金豹都有些傻了。

他到現在也不敢相信,先前差點被他轟出去的小子,竟然是超然勢力茅山派的掌門。

要知道,就算是茅山外門長老聖元子,他們都要禮待,更別說茅山掌門了。

他們混黑道的,天不怕地不怕,就怕那些超然的存在,因為那些人一般來說不染俗塵,金錢很難誘惑,又身懷異術,根本不是他們普通人能惹得起的。

「天師請恕金豹先前的無禮,還望天師見諒。」金豹得知李沖身份后,早就嚇屁了,連忙道歉。

李沖擺了擺手,對於這一幕,他早已是意料之中。

「行了,時辰也差不多了,該辦正事了。」李沖說著,眼睛冷瞥了一眼面色鐵青的柳青。

柳青也沒想到李沖會有這一層身份,他原本還在一旁等待著李衝出丑,待合適時機,還能加一把火,只是萬萬沒想到,會產生這般變故。

柳青眼珠一轉,便有了主意,連忙對著金老爺子道:「老爺子,如今有了這位天師相助,想必金家祖墳的事情也就無需柳某了,柳某還有些事情要辦,就先行告退了。」

說著,他竟然打算溜之大吉。

但李沖哪能就這麼輕易的讓他離開?

他來這裡,本就不是為了幫金家看墳,真正的目的,就是柳青。

李沖淡淡笑道:「這位道友何故離開呢,倘若道友以為是我搶了你的生意,那我走便是了。」

好一招以退為進。

這句話一說,所有人的目光都看著柳青,如果走,說明他為人小氣,臉面沒了,但倘若不走,又擔心李沖會對付他。

此時,柳青的面色更加鐵青。

的確,他幫助金家已經很多次了,這一次遷徙祖墳金老爺子更是拿出重金,否則以他柳家的子弟,又何時能受黑道勢力的擺布?

可這小子明顯是沖他來的。

畢竟兩人曾交手過,他自知沒有本事與李沖對敵。

金老爺子見場面有些尷尬,頓時恢復了老奸巨猾的本色,打著哈哈道:「老夫今天真是高興,茅山掌門親臨舍下不說,其氣魄更是無人能比。」

恭維一通后,金老爺子又對柳青使了使眼色,朗聲對眾人道:「怕是各位還不知道這位,他乃是五世家之一柳家的中流砥柱,柳青大師,老夫能有幸得到幾位大師的幫助,實乃三生有幸。這樣,我們現在就去祖墳,三位大師意下如何?」

金老爺子不愧是曾刀口舔血之人,一句話不單將柳青的身份背景說出,更是沒得罪任何一位。

更主要的是,他這一番話,就連李沖都沒話可說,至於柳青,更是騎虎難下,只能無奈點頭。

其實柳青想了想后,也不再懼怕什麼,雖說他打不過李沖,但在金家面前,他不相信李沖敢動手,等到了金家祖墳后,找個機會溜了便是。

見成功化解此事,金老爺子的心裡也是捏了一把汗,這三位大師,任何一位他都不願輕易得罪。

「爺爺,我能不能跟著去呀。」

就在準備前往金家祖墳時,一個身穿比基尼的女孩跑進大廳,直接挽著金老爺子的手臂,一陣撒嬌。

李沖眼睛一亮,想不到在進入大廳前,那對他拋媚眼的比基尼女孩還兒竟是金雄的孫女。

至於其他人見到這一幕,則呵呵笑著。

他們都知道,金老爺子對這個孫女可是極為疼愛。

「你個女孩子去幹什麼?在家老實待著。」金豹板著臉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