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林雙手撐地,身體如同一隻煮熟的大蝦,他面色猙獰,渾身肌肉暴綻而出,根根血管在皮膚下凸顯出來,像是下一刻就會爆炸開。

呼呼呼!

易林喘著氣,氣息越來越熾烈,使得房間的溫度都上升了。

亞當擦了擦額前的汗水,雙拳捏得更緊了。

終於,片刻后,易林身體驟然一震,像是有玻璃碎裂般的聲音傳出,一道道淡紅色的光芒在皮膚下閃爍而逝,最後在易林的右手腕上出現了一個黑鐵色的光環以及一個血紅色的光環。 跟譚勝美結束通話后,羅陽便問唐桂花有沒有認識漂亮的女護士。

唐桂花冷笑道:「五十歲的要不要?」

其他美人聽了均笑而不語。

這種工作,一般是肥水不流外人田。

羅陽招護士,會從熟人介紹可靠的人選開始挑選。

「我給你去做護士。」唐桂花笑道。

這話顯是在開玩笑。

「好啊。」羅陽爽快道。

「那你得天天坐在門診部里。」唐桂花提了個條件。

這個要求,羅陽無法答應。

吃過了晚飯,劉奶奶祖孫二人便回租住的地方了。

除了張靜之外,其他美人則浸泡葯澡。

本來蘇雲還沒完全達到打通任督二脈的條件,但也只是介乎毫釐之間。

於是羅陽便幫她打通了任督二脈。

自此之後,打通任督二脈的美人便有兩位,一個是洪佳欣,另一個便是蘇雲了。

兩位村花正在怪羅陽不幫她們打通任督二脈,忽地見蘇雲渾身顫抖起來。

「不好,蘇老師體內的氣流逆轉了!」羅陽驚道。

一見此情此景,兩位村花不敢再埋怨羅陽了。

本來,羅陽就告訴了兩位村花,說打通任督二脈有一定的風險。

若不能控制體內的氣流正常流轉,一旦逆流了,便會傷毀體內的經脈。

輕者吐血得內傷,重者癱瘓坐輪椅。

「快扶住蘇老師!」羅陽吩咐道。

於是洪佳欣坐在蘇雲前面,扶著她盤膝而坐在床上。

原本其他美人可以留下來觀看羅陽怎麼處理經脈氣勁逆轉問題。

羅陽考慮到張靜的身份可疑,若她忽然從中出手搗亂,那他都有可能受傷。

他要將真氣輸進蘇雲的體內,幫她將經脈的氣勁帶順。

呆要熬過了一個晚上,蘇雲就基本沒事了。

「你們先出去。不要進來,我給蘇老師做按摩。」羅陽說道。

除了洪佳欣之外,其他美人都退出了房間。

羅陽去把房門關上了。

在走回雙人床時,羅陽走到洪佳欣旁邊,咬著她的耳朵,輕聲叮囑道:「不管發生什麼情況,你都不要出聲。」

洪佳欣也替蘇雲著急,點了點頭。

隨即羅陽重新回到床上,坐在蘇雲身後,伸出雙掌按在她的脊背上。

此時蘇雲已有些意識模糊了,額頭滲出豆大的汗珠,臉色泛白。

羅陽催動體內的真氣,源源不斷地從掌心溢出去,沁進蘇雲的嬌軀里。

到了這一步,接下來的工作非常重要。

若不能將輸進蘇雲體內的真氣擰成一股,便難以幫她疏導經脈里的氣勁。

嘗試了數次,羅陽才能真氣擰成一條髮絲大小,由蘇雲尾椎骨的腰俞穴進入她的經脈。

雖是真氣,但進了經脈,便如在狂風裡行走。

好不容易往上通行,卻帶不了多少氣勁順著真氣所走的方向運動。

羅陽只得加大真氣的輸入。

他的真氣也有限,不能消耗過多。

現今強敵環伺,隨時要應戰。

幸好蘇雲的情況還算樂觀,只是氣勁略為紊亂而已。

重生嬌妻美且狠 當羅陽第3次將真氣輸入蘇雲經脈后,擰成的真氣便能帶動亂躥的氣勁向指定的方向運動了。

至此,羅陽才鬆了一口氣。

這時,只聽門外忽然響起張靜的話音。

「師父,需要幫忙嗎?」

這話,可以看作是張靜好心之舉。

溺愛千金妻 可是羅陽難以接受,更加認為這是張靜試圖搞事。

「不用,我只是給蘇老師按摩,就行了。」羅陽說道。

「那要幫忙就叫我。」張靜說道。

當時,羅陽說話的語氣極為輕鬆。

或許這就把想要闖進來的張靜給打發走了。

又過了二十分鐘,張靜又在門口問道:「師父,要幫忙嗎?」

其實這時羅陽確實已幫蘇雲疏理好經脈里的氣勁了。

「進來吧。」羅陽說道。

門反鎖了,張靜只得請秦飄拿鑰匙來打開。

進了房間里,見蘇雲臉色紅潤了,眾美人都知道她沒有大礙了。

「牛仔,好險。」蘇雲驚愕道。

先時她經脈逆流時,想說話都說不出來,後來竟連一點意識都消失了。

在朦朦朧朧之中,蘇雲只感覺到體內有東西在流動。

「過了今晚,要是沒事,就一般沒事了。」羅陽說道。

「牛仔,請你今晚照顧我。」蘇雲懇求道。

長夜漫漫。

若要洪佳欣通宵盯著蘇雲,那洪佳欣吃不消。

羅陽說道:「蘇老師,今晚我跟你一起睡吧。」

聞言,蘇雲俏臉紅至了脖子。

她來宏運大隊,更大的目的是照顧洪佳欣。

是以,她跟洪佳欣同一個房間。

何況她知道羅陽跟兩位村花的關係非同一般。

「這樣啊?」蘇雲紅著臉道。

「牛仔,人家蘇雲跟佳欣睡就行了呢。你為什麼要睡過去呢?」安玉瑩幽幽道。

與安玉瑩不同的是,唐桂花直接挨近羅陽,伸手去掐他的手臂。

羅陽齜了齜牙,解釋道:「蘇老師,如果你晚上發作了,而我又不能及時發現,那你可能會癱瘓。」

一聽這話,蘇雲嚇了一跳。

「那請你跟我一起睡。」 逆天小毒妃 蘇雲真誠道。

其他美人笑而不語。

羅陽訕訕道:「還有班長在那裡,我會很規矩的。」

他不說還好,說了更令眾美人抿嘴而笑。

當羅陽望向洪佳欣時,洪佳欣輕輕抿了抿紅唇。

這次她一樣鄙夷羅陽,但知他出於正經。

不知不覺間便到了睡覺時分,張靜回村公所的宿舍。

剩下的美人則留在秦飄的家裡。

當羅陽要過去洪佳欣的房間時,兩位村花追出了門口。

羅陽左手勾住安玉瑩的柳腰,右手則摟住唐桂花的小蠻腰。

「牛仔,你不能亂來呢。」安玉瑩咬著他的耳朵,叮囑道。

「安姐,我會規規矩矩的。」羅陽輕啄一下安玉瑩的紅唇。

此時右肋微疼。

羅陽便知是唐桂花出手了,不得不又輕啄她的唇。

「你要是不安分,老娘要教訓你。」唐桂花附耳說道。

「桂花姐,我一定會安分的。很深夜了,你們也回去睡覺吧。」羅陽輕拍兩位村花的臀。

「要是我晚上聽到你所在的房間有異常的響動,老娘可要殺進去哦。」唐桂花含笑道。

「桂花姐,歡迎歡迎。」羅陽笑道。

推兩位村花進了房間,並順手帶上房門。

隨後轉身邁向洪佳欣的房間。

羅陽跟洪佳欣睡過,那時蘇雲還沒來,羅陽擔心夜晚有人摸進屋來對付洪佳欣,只得跟她睡同一張床上。

後來身手能力越來越強了,加上蘇雲也來了,羅陽便放心洪佳欣和蘇雲共睡一個房間。()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成功了!」

亞當欣喜地大叫了一聲,他有些蒼老的面容在此刻似乎都年輕了好幾歲。

易林從地上爬起,他扭了扭脖子,發出一陣陣噼里啪啦的骨骼脆響聲,淡淡的威壓從易林的身上散發出來,這是屬於煉體戰士的力量!

「快,易林,看看你覺醒了什麼能力?」

亞當神色激動。

「好。」

易林看向自己右手上的血紅色光環,將意識沉了進去。

無論是鬥氣戰士,還是煉體戰士,突破以後都會在右手腕上出現一個光環,顏色隨等級各有不同,只是煉體戰士還會多出一個血紅色光環,那裡面記載著他們的能力。

「破魔之力。」

易林緩緩說道,「每天可以免疫三次魔法傷害,但必須是同等級及以下的,高一小級免疫能力會減一半,兩級則無效了。」

這一個月里,亞當沒少跟他講煉體戰士的能力,只是破魔之力他還真沒聽說過。

即便是亞當聽到破魔之力時,也是為之一愣,他原以為易林會覺醒諸如狂化啊,肢體增大,戰士怒吼之類的,但沒想到會是破魔之力。

不過雖然沒聽說過破魔之力,但光從其介紹上來看,也是一種很強的能力,畢竟魔法師可是當今世上最強的力量,如果能連續免疫三次魔法攻擊,這段時間足以支撐你展開殺戮的進攻了。

「這能力已經很不錯了,往後多加熟悉便行了,你現在是鐵環初階的煉體戰士,一拳的力量應該有一千三百斤了,是時候該給自己找一把趁手的武器了。」

亞當看著易林,滿意地說道。

南大陸上的武器一共有六個等級,凡器,精鋼,超凡,王器,聖器,以及神器,後面三種幾乎不存於世,只在傳說中出現,即便是最擅長打造武器的矮人族,目前也只能打造出超凡等級的武器。

「你喜歡用什麼武器?」

亞當問道。

「刀。」

易林毫不猶豫地說道,說完他就止聲了,因為這個刀字的脫口而出,有點不受他的掌控,像是身體下意識的反應。

「刀?」

亞當一怔,「用刀的人很少的,基本都用大劍。」

「為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