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現在不同的是,戰宗不是一門兩帝,而是一門三帝,如此就是徹底打破了平衡,連麟天帝國在這方面都比不上戰宗,這就可怕了。

姜千羽感覺心中越發的冰涼,如果把這消息透露出去,這次包括麟天帝國在內,以及所有大勢力很有可能一致對戰……

「那不亞於是一場劫難。」

姜千羽陷入深深的惶恐中,她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難道要為這個混蛋保守秘密?」

姜千羽內心動搖。

最後她默默離去,沒有再等下去。

……

兩天後。

變成神獄之主的許辰再次前往戰宗。

當走進戰宗的時候他看到一群人正好和他擦肩而過,向戰宗外離去,這些人身著華貴,中間擁簇著一個美艷的女人,女人身上有些配件刻著金黃麒麟的印記。

看到這印記許辰眼中寒芒一閃:「連麟天帝國的人都企圖來聯姻了?」

壓下心思,許辰會見戰天狂。

「你來了,可以行動了?」戰天狂起身。

許辰點頭:「可以動身了。」

「那走吧。」戰天狂道。

傅先生請深愛 許辰搖頭:「不急,我看戰宗主最近挺忙的,在忙些什麼?」

「哈哈。」戰天狂不由笑道:「這不是在忙我們宗神子的事嘛,最近很多勢力想來聯姻,剛才麟天帝國的人剛走。」

「哦?戰宗主對這件事是什麼個看法?」許辰眯著眼睛問道。

戰天狂笑了笑:「我看還是可行的,給我們再拉一個同盟過來的話,自然是有利的,但是我宗那個神子不知道怎麼想的,自從聽說要給他聯姻,現在就消失了,一面都見不上。」

許辰臉色陰沉了很多:「那戰宗主最看好哪一方勢力呢?」

戰天狂沉吟一下:「說實話,我看好姜族,姜族之人明辨是非,也迫具正義,而且姜族那個女娃很不錯啊,天賦不凡,容貌更是脫俗,和我宗的神子倒也般配。」

「……」

許辰臉色已經變得鐵青,不過隱藏在碧落神光裡外人看不到,他聲音變得低沉了一點:「那戰宗主可問過貴宗神子本人對這事的看法?」

「這個。」

戰天狂猶豫:「其實我是想問一問的,就是那小子不知道跑哪去了,看樣子,他似乎很不贊同,不過婚姻這事唄,總是一個檻,我想他以後會明白的。」

「這是什麼意思?」許辰聽出了不妙的感覺。

戰天狂哈哈一笑:「不瞞你說,我已經做主和姜族說好了……」

「砰!」

許辰忍不住拍桌。

戰天狂一下愣住:「神獄之主你這是……」

許辰清醒,現在還不能暴露身份,強行壓下憤怒,他低聲道:「沒什麼,有人給我秘傳了一條不好的消息。」

「哦?」戰天狂正色:「出什麼事了,你儘管與我說,我戰宗一定傾力相助。」

許辰搖了搖頭:「我自己就能搞定,先就這樣吧,我們先去古族找人。」

「嗯,真的不用幫忙?」戰天狂道。

許辰點頭:「不用。」

他起來動身,走到門口道:「關於貴宗聯姻的事,我雖然是個外人,不過有點覺得需要提醒一下宗主,這種事還是問一下當事人的意見在做決定比較好。」

「這個……好,我會問的。」

戰天狂臉色尷尬,你一個外宗的人管這事幹嘛……

「戰宗主別多心,我只是有感而發,曾經我也做過這種事,後來,逼的我宗神子離開了,唉……」

許辰搖頭說道,心裡暗忖,這下提醒的夠直接了吧?!

豈料戰天狂笑了笑:「原來如此,不過神獄之主不用擔心我宗的神子,我對那小子有信心,他不會因為這點小事就走的。」

「……」

不會就見鬼了!

許辰恨不得當場卸除偽裝質問戰天狂。

「走了。」

最終他忍了下來,把這件事放在了一邊,先辦正事要緊,現在不管怎樣先把蒼帝殺了,蒼族滅了才是要緊。

「嗯,我通知聖靈,等會去神獄與你回合。」戰天狂說著。

「好。」

許辰瞬間消失,是一刻也不想看到戰天狂。

居然已經私下和姜族說好了,簡直是混賬事……

他回到神獄和魯九陰會和。

不一會戰天狂帶著玄武聖靈趕到,一行四人遠行。

在魯九陰的帶路下,翻山越嶺,他們最後到了一處桃花林中,這裡風景極為美麗,依山傍水,滿山桃花盛開,地上也鋪滿了紅色的花瓣,彷彿來到了世外桃源。

「這個隱世古族是哪一族。」戰天狂見狀不由問道。

魯九陰:「應該是秦族,上古秦族。」

「秦族。」

大BOSS纔是真絕色 戰天狂皺了皺眉,沒有聽聞過這個家族。

「走了。」

許辰不願停留,對戰天狂道:「戰宗主你們在這裡等等,我先和他下去,如果事情談不成了,我在通知你們出面震懾。」

「好。」

戰天狂和玄武聖靈當即隱匿在空中。

許辰和魯九陰踏入桃林,朝著深處走去。

走在途中,鳥語花香,耳邊還有淡淡的水流聲,極為美妙,一路不知道疲憊。

幸孕嫡女:腹黑爹爹天才寶 然而走了許久也不見走到盡頭。

許辰眉頭一皺冷笑:「原來擺了縮地成寸陣。」

他一手抓住魯九陰的肩膀,同時一步大力跨出,踏天九步帝術運轉,一腳踏破虛空。

瞬間面前的景色大變。

不再是連綿無盡的桃園,而是一處小溪緩坡,小溪對面,有一片木屋林立。

還有一塊石碑豎立。

上面刻著:始皇后村。

「嗯?!」

看到這幾個字許辰面色頓時變幻:「這裡恐怕不是上古秦族,而是太古秦族!」

……

(果然不能對第三天的爆發報以希望,這些章節都是現寫的,寫完一章發一章,按照這速度,今天十更是不可能了……可也不想讓大家太過於失望,我想了想不如折中一下,第三天的爆發分開發,今天發五章,明天也發五章,這樣也算完成了數量,不然的話小紅要累死了,寫一章平均要兩個小時。嗯,好了,就這麼愉快的決定了,愛你們。) 「太古秦族?!」

魯九陰也是微驚:「那一族真的存在?!」

「你上次來沒有看到這塊碑?」許辰道。

魯九陰搖頭:「我在桃林外埋伏,半途截獲到的東西,沒入內。」

「那你恐怕惹了大麻煩啊。」

許辰眉頭深深皺起。

天下自古以來一直都是諸帝並存,幾乎沒有一家獨大的時候,就算有這種情況也是同等境界的強者合縱連橫之後成就,並沒有哪一個人能夠以一己之力鎮壓天下。

但在太古時期就有一個這樣的傳聞,秦族先祖出了一位曠世偉人,乃是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一統天下,一族稱霸的至強者,傳聞中有說他乃人族之皇,蓋亞大帝之上,因為他是第一個開闢這種局面的,所以又被稱為始皇。

如果數遍古今無數強者列出一個最強名單的話,始皇為最!

但這一度被人當做傳說來聽,從沒人信以為真過,直到今天許辰到了這隱世秦族,看到這一塊石碑,心中才咯噔一下,開始懷疑這傳說不會是真實存在過的吧?

因為他比別人要清楚一點,那就是人皇這個境界是真實存在的,他現在走的就是人皇之路。

一時間許辰心思浮動。

「難道始皇是真的,太古時期,已經有人走過我這一條路?但後來始皇去了哪裡?」

「還有現在這所謂的始皇后村,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當真是始皇的傳人?」

許辰在原地沉吟。

很快他恢復正常,淡淡揮手道:「走吧,去裡面看看。」

想這麼多幹什麼,就算歷史上真的有始皇,那也是一個死人了,現在是後世,大帝稱尊,這一次許辰等人一共來了三尊大帝,就算這村子里有什麼古怪,也不可能讓他們栽在這裡。

女帝打臉日常 前面小溪上有一座木橋,跨過橋就到了對面的村落。

這裡真的很美。

遍地灑滿桃花,小橋流水,平靜而安逸。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缺少人煙,一眼望去對面的村子里空蕩蕩的不見人影。

「這裡的人呢,不會都走了吧?」

許辰跨過橋,一邊走一邊皺眉,這裡太美也太安靜了,安靜的有些詭異,像是在一副畫中一樣。

「有人嗎?」

許辰揚聲喊道。

聲音傳出久久沒有回應。

「怎麼回事?」

這太不應該了,真的像是一處無人空地。

許辰和魯九陰互相看了看,繼續向前到了村子第一個房間門口,伸手敲門:「有人沒?」

依舊沒有回應。

「難道這裡的人都搬走了?」

許辰沉眉看向魯九陰:「還是你帶錯路了?」

「不會的,之前我就在那片桃林外搶到的東西,一模一樣,絕對不會帶錯路。」

魯九陰肯定說道。

許辰點了點頭,吱啦一聲推開了門:「有人沒,我冒犯進來了。」

房門打開,話音落下。

許辰腳步定在了原地,沒有在往前走,眼睛眯起,神色詭異。

「怎麼了?」魯九陰在他身後問道。

許辰沒有作答,又看了一眼房間,沉默的後退,讓開了堵住魯九陰的視線。

魯九陰順勢看去,頓時變色:「怎麼會這樣?!」

只見在房間內,一切都空蕩蕩的,唯獨擺放的東西就是一口棺材。

屋內藏棺。

這是什麼情況?

許辰緩緩把門關上,目光掃視整片村子道:「先不要輕舉妄動,再看看。」

「嗯……」魯九陰凝重的點頭,跟隨在他身旁。

之後許辰到了第二個房間門口,敲了敲門,依舊沒有回應后,他眯著眼睛再次打開房門。

與第一個房間一樣,這間房內同樣擺放著一口棺材!

「看看其他房間。」

許辰說道,和魯九陰一起行動,將周圍的房間一個接著一個打開,結果全無例外,裡面擺放的統統都是棺材。

「古怪了。」

許辰停下腳步,沒有再看下去,照這種狀況可以料想的到,整個村子的房間中,擺放的全部都是棺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