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摞我都想要。」眼瞅著人都走的只剩下學生代表了,吳老夫人終於放下了書本,目光無比留戀的停留在那些書籍上。

都是原版啊!有的甚至都停止發行了。

嬈嬈隨著她的手指的方向看去,足足有30多本。

要知道她本身也就是780本了,老太太這一開口,竟是要一小半。

萬界修仙傳 似乎是也知道自己的胃口有點大,老太太老臉一紅。

隨即又道:「要不,先借我看幾天?我看完了,就給孤兒院送去?」

嬈嬈一聽樂了,她還是第一次碰到這麼好學的老太太。

在驚訝的同時,對老人又多了些好感。

嬈嬈用眼光一掃她挑的那些書名,隨即笑道:「您喜歡拉丁文和猶太方面的書籍對嗎?這些都不是特別正統的,我那裡還有很多,您要是喜歡,可以改天去我那裡,送當然不行,不過借您看沒問題。」 吳老夫人足足愣了一分鐘,才堪堪反應過來。

「你說什麼?你的意思是,這類的書你還有很多?」

「這些只是最基礎的?」

嬈嬈在吳夫人灼灼的目光下輕微的點了下頭。

見老夫人越發激動,她悄然伸出手,捏了捏老夫人手上的穴位,可不能讓老太太暈在這裡啊,那樣自己豈不是成了罪人了。

「是啊……我家裡都比較喜歡看書,所以我也有收集,不過大部分都在老家,洛城這邊只有一件房間那麼多。」

「都是原版?」

「嗯,還有一些中世紀的手稿。」嬈嬈壓低聲音說道。

眼前的老太太給她感覺很慈祥又透著一股子親切,也許是最近遇到母親卻沒來得及相認,嬈嬈現在無比渴望家庭的溫暖。

而且,老夫人的兒子是洛城現任的市長,雖然說在洛華國現在排不上號,但是強龍不壓地頭蛇,往往就是這種職位更貼近民生,也更方便她去打聽那些基因葯的事情。

「我的天啊!小姑娘你說真的,老人家我可受不了刺激啊!」

吳老夫人激動的捂住胸口,多年養成的涵養讓她高興卻又不敢太過表達,所有的情緒都體現在她死死攥住嬈嬈的手。

眼瞅著人家手都要被自家親媽給抓紅了,吳寒連忙湊到她身邊輕聲道:「媽,您放心,這秦夫人跑不了,這馬上也到飯點了,不如我們找個地方吃飯,邊吃邊聊。」

「就算您不餓,兩個孩子也得吃啊。」

一提起孩子,吳老夫人臉上的表情立刻有了變化,也意識到了自己此時的動作有些過於激動了。

「秦太太,抱歉,我這人別的毛病沒有,就是一聽到書這就走不動路,還請你不要見怪啊,我沒有惡意的。」

「哪裡,我看到自己喜歡的書也會忍不住激動的。」

「那這些,我就讓人打包捐給福利院了,您改天有空到Z大生物系找我就行。」

嬈嬈笑了笑,又囑咐了張強媽媽幾句。

幾人一起朝著停車場走著,走了幾步老太太這才反應過來:「你剛說你也在Z大?生物系?你是讀研還是讀博士?」

老太太既欣賞又有點惋惜的打量著嬈嬈,這麼好的苗子,要是能給自己當學生就好了。

「你要是不介意的話,再修門文學怎麼樣?Z大是可以接受同時修雙學位的,你的導師是誰,如果不方便的話,我幫你去說。」

吳老太太工作上一絲不苟,平日里也是直性子。

腦袋一轉,這話也跟著脫出了口。

在她看來,嬈嬈就算是生了孩子也頂多二十七八,讀研讀博都是很正常的。

她的聲音不小,旁邊的人聽到了,頓時便朝著嬈嬈投來了又羨慕又嫉妒的小眼神。

要知道吳老太太還有個身份,是Z大文學系的副院長呢。

每年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考她的研究生和博士生,可惜的是,老太太這幾年婦聯那邊的事情也多,幾乎是隔一年才會招收一兩個的學生,而且大多都是招收的博士,幾乎不帶研究生了。

「這個……恐怕不太方便。」嬈嬈沒想到這老甜甜竟然會提出這等要求,瞧著人多,她只得含糊的回答道。

「怎麼了?」

吳老太太眉毛跟著挑了起來:「是不是你的導師不好說話?沒事的,你放心,只要你想來,他就算是院長也不行。」

「不……不是這個原因。」嬈嬈哭笑不得說道。

「那是什麼?」吳老太太的表情更嚴肅了。

就在嬈嬈思考怎麼打馬虎眼把這話題岔開時。

一個脆生生的聲音忽然響起,無比的清晰的傳入了在場每一個人耳朵里:「吳奶奶,我媽媽不能你你的學生的,她自己就是生物系的教授,只帶研究生和博士的!」

「而且我媽媽有文學博士哦!而且不止一個!(有的是高校頒發給某個領域極其的優秀人才的榮譽博士。)

「學生物學也能學文學啊……這個……不對……」

「你剛剛說什麼?你媽媽就是那個Z大今年剛聘請過來的,那個拿過諾貝爾文學獎的教授!」吳老太太呆住了。

老人家心臟撲通撲通跳的賊快,她今天是走的哪門子運啊!

這麼巧合的竟然碰到了那個傳說中的風雲人物。

前幾天論壇上說什麼生物系驚現女神教授,她還嗤之以鼻覺得那些學生又在瞎鬧了,卻是不想,這真人竟然讓自己給碰上了。

「真的假的!」

「不會吧!」

「這也太年輕了點吧!」

「是啊,長得好看,還是Z大的教授,難怪能和秦琛的在一起了,這下我是徹底絕望了!」

吳老太太的開口,徹底坐實了嬈嬈的身份。

迎著大家驚懼的眼神,嬈嬈只好尷尬的保持微笑。

「媳婦,這下那些人終於不會在對我抱有希望了。」見那些礙事的女人紛紛自行遁走,秦琛眼底縈繞著一抹得逞的意味。

嬈嬈無語的翻了個白眼,沒好氣的踩了他一腳。

「她們抱不抱希望,我不知道,不過秦大總裁很受歡迎是真的啊。」

秦琛揚眉,暗自將嬈嬈手指悉數扣緊。

「怎麼?媳婦你吃醋了?」

他側著頭,用只有兩個人才能聽到的聲音低聲說道。

嬈嬈嬌嗔的哼了一聲,低頭將一臉委屈巴巴的小丫頭抱了起來。

「我可不吃醋,阿琛,你信不信,追我的人比你多?」

還要像過去那樣給自己下套!

做夢去吧!

看著秦琛的嘴角笑容被錯愕取代,嬈嬈美滋滋的抱著小丫頭上了車。

……

午飯是和吳家人一起吃的。

老太太拉著嬈嬈談論了一中午的西方文學,越談就越是喜歡,恨不得把嬈嬈認成乾女兒。

只是後來在自家兒子的提醒下,她才漸漸打消了這個念頭。

且不說嬈嬈願意不願意,單說身份也不合適,畢竟秦琛是這洛城首富,自己兒子又是洛城市長。

這他們要是走的太近,怕是過不了多久,兒子的市長就嘚被擼了。

老人家亢奮了一中午,下午到了福利院,和院長見了面給幾個孩子代表發了物資和學慣用品之後就離開了。

嬈嬈和秦琛陪著思嬈參加義工,不知道是怎麼分配的,竟然他們去掃福利院後面的地。

這秦琛哪裡干過,一家三口拎著東西便到了教學樓後面。

因為他們穿的並不隆重,又戴了口罩,也沒人認出他們。

秋高氣爽,一邊掃地一邊談天說地時間過的倒是也快。

不一會,張強媽媽也領著張強過來了。

雖然說嬈嬈對他們不怎麼感冒,不過畢竟是來幫忙的,也不能說什麼。

眼瞅著就要掃完了,遠處忽然斷斷續續的傳來了一陣極其不悅耳的謾罵聲,用的還是方言。

幾人尋著聲音看去,聲音是從福利院廢棄的舊宿舍裡面傳出來的。

那是一個三層的宿舍,2年前福利院原址重建那棟樓便成了教工宿舍,給福利院那些老師和工人們提供住的地方的。

想著裡面可能處理的是人家的家室,眾人也就都收回了目光。

卻是不想,那聲音越發的大了起來,裡面還夾雜著孩童的哭聲,凄慘無比,聽著就叫人肝顫。

「媽媽,我們去看看吧。」秦思嬈輕輕搖晃著嬈嬈的手臂。

嬈嬈皺眉,又看向秦琛。

秦琛微微額首,邁開長腿幾步又走了過去。

他站在聲音來源的門前,透過渾濁的窗戶往裡面瞧著。

原本臉上是他素來的冷漠淡然,可下一秒,秦琛卻是走到旁邊的木門前,一腳重重的踹了上去!

「碰」的一聲巨響!驚得眾人心頭一跳!

緊接著,裡面傳來便是幾個人的尖叫聲!

嬈嬈深知秦琛的脾氣,自家男人雖然脾氣不好,但是絕對不會無緣無故的發火,能讓他此刻在福利院里如此不注意形象,那定然裡面發生了什麼事情,讓秦琛都不能忍。

嬈嬈猶豫了一下,看了一眼自家女兒天真的臉龐。

本想將思嬈交給張強媽媽代為照看一下,可腦海里又不經意冒出了玉祁說過的話,隱世家族的孩子,從來都不畏懼任何事情。

不管是世界上的善,還是餓,都要學會勇敢去面對。

想到這裡,嬈嬈牽著秦思嬈快步走上了樓打算去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

剛上樓梯轉身出來,便看見秦琛抬手將幾個男人從屋子裡面扔了出來,重重的丟在了水泥地板上。

那是幾個中年油膩男人,白花花的肉落地還顫了顫幾顫。

嬈嬈當下就伸手捂住了秦思嬈的眼睛,雖然說要直面邪惡,但是這尺度也太大了!忍不住後悔,她一把抱起秦思嬈。

咚咚咚!

她慌忙又跑下了樓,將秦思嬈交給了張強媽媽。

再次上樓時,便看到了秦琛背對著她站在房間門口,一身的寒氣,讓方圓幾米的溫度都跌了下去。

嬈嬈繞開躺在地上呻。吟的人,快步走到了男人身後。

順著他的目光看去,頓時便被屋子裡的一切驚呆了!

大神我來報恩了 這還是她想象中的福利院嗎?分明就是…… 一片狼藉的地上蜷縮著兩個瘦小的身影。

大大的被單籠罩著她們的身體,烏黑的瞳孔里填充著濃郁的恐懼。

房間里,濃郁的麝香氣瀰漫,發生了什麼,溢於言表。

嬈嬈的目光也一下子冷了下來。

兩個孩子似乎被嚇呆了,看到嬈嬈進來一動不動。

倒吸了一口冷氣,嬈嬈示意秦琛先出去。

秦琛飛快的繞著房子走了一圈,確定屋內沒有其他人時,這才出了房間,片刻,外面又響起了一聲比一聲高的哀嚎聲。

「不要怕,我是來幫你們的。」

「阿姨是醫生,會治病,來把手給我。」嬈嬈耐心的沖著兩個小女孩說道,不由自主的用上了自己的特意天賦。

紅芒微綻,兩個已經嚇得失去思考的孩子很快便將自己的那千瘡百孔的內心的暴露了出來。

撤掉那單薄的床單,兩具布滿傷痕的身體暴露在視線里。

嬈嬈心中的怒火更甚,若不是礙於世俗界是法制社會,她真想出去直接幹掉那三個禽獸!

要知道這兩個孩子最大那個才13歲!

而且,這裡還是洛城有名的福利院!

和很多家企業和政府,都是有幫扶計劃的,那每年的撥款都是一筆很大的財政支出。

更別說,秦琛原先沒有收購學校之前,也會定期給福利院捐一些的。

嬈嬈從柜子里找出衣服幫她們穿好,站在屋內遙望著幾百米遠的福利院新大樓,剛他們也參觀了那裡,雖然說不上是富麗堂皇,也絕對是和洛城一些正規的學校環境可以相提並論了。

可就在這同一片屋檐下。

竟然還發生了這樣的事情。

「你們,都是福利院的孩子嗎?」

女孩眼中閃著掙扎,讓嬈嬈有些意外,經不住有加大了一分探查力度。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