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發出尖叫,驚嚇的以為江緋色肯定會撞上心形香檳,那一杯杯晶瑩高腳杯要是全砸下來,一定很壯觀而悲慘。

纖腰溫熱,那雙大手用力攬住她,一個旋身,將她安穩帶到安全區,也沒有觸動到心形香檳架子。

嚇死人了–

有很多人都在拍心口,表示真是嚇死寶寶。

「江緋色!池哥哥……你,你們沒事吧。」卿月月小臉慘白,驚嚇不輕的立刻趕上來,楚楚可憐眨大眼睛,眼中淚氣瀲灧,看著十分惹人疼愛。

她一撲過來,小手狠狠掐江緋色抱穆夜池的手,硬生生將江緋色推離穆夜池,她自己則霸佔住穆夜池的懷抱。

「池哥哥,嚇死月月了,你沒有被緋色撞傷吧……」

本來不想看他們這種八點檔狗血戲碼的江緋色,聽到這句話就氣極反笑了。

撞傷了穆夜池!!!

以為穆夜池是水做的啊,碰一下都能傷他,當她江緋色是女金剛還是女超人芭比,能不能別這麼作。

「退後點,這裡沒你什麼事。」

江緋色咬牙。

卿月月就算了,遲早收拾,穆夜池這句話是被美人兒哭得心軟,怪她咯?竟然說沒她什麼事讓她滾,得。

江緋色自嘲看過去,然後就無話了。

「池哥哥,我,我擔心你啊。」被穆夜池直接甩開的卿月月一臉梨花帶雨,哭得肝腸寸斷,惹來很多人心疼的聲音。

穆夜池礙於這麼多貴族子弟與生意對象對手在場,自然不敢在老爺子老夫人面前放肆冷臉,他綳著面容冷冷的讓身後管家帶卿月月下去,轉身就對上江緋色驚呆的小臉。

「過來!」他勾手,眯著眼命令江緋色。

Ps:書友們,我是夜風情,推薦一款免費App,支持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江緋色沒有搭理他,誰知道今天晚上穆夜池為什麼這麼鬼畜奇怪。

穆夜池皺眉,危險低喃:「要我過去?」

江緋色咬牙,不過還是很聽話的走過去,被穆夜池握住手,掙脫不開。

老爺子緩和氣氛說話的同時,煙花盛開璀璨。

穆夜池強勢威脅握住江緋色小手,『砰』一聲同時打開香檳,透明黃的酒液從水晶杯頂端往下澆灌,四周人群一片歡呼。

熱鬧持續,久久。

超級黃金眼 江緋色揉揉眉心,總算是結束了今夜老爺子的壽辰,宴會最後卿月月沒有出手,江緋色疑惑的同時,覺得更為不安。

不過誰care,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她何時怕過。

現場自然會有穆家安排的人整理,江緋色陪著老爺子送走老爺子一些老戰友與好友后,就被穆夜池用眼光警告,不得已隨他一起送老爺子上去休息。

安頓好老爺子老夫人入寢,江緋色看看時間,已經是午夜十二點多,她沒有多少時間了。

趁穆夜池出去接電話的當頭,她關好吊燈輕手輕腳走出老爺子卧室,準備溜回去酒店拿行李直接連夜離開。

計劃不會有問題,不同於往年,這點小心思她還是有,否則怎麼可能年年安然無恙脫身。

江緋色走下三樓,在二樓拐角處的時候她正要抬腳離開,本該是在三樓陽台打電話的穆夜池,就這麼忽然出現在她面前,將她去路堵得嚴嚴實實。

長廊路燈下,穆夜池的臉忽明忽暗,幽暗綠眸灼熱危險,像被激怒的猛獸。

江緋色狠狠掐著手心,被一步一步逼過來的穆夜池壓到角落,無路可逃。

他將她囚禁在臂彎里,居高臨下睥睨看她,眼中綠芒幽幽暗暗,閃爍著讓江緋色心中不安的信號。

穆夜池冰冷有力的掌心狠狠握住她小手,幾乎毫不留情狠狠舉起來壓到牆壁上,讓她只能被強制性舉起雙手仰望他鬼魅暗黑的模樣。

「穆夜池你想幹什麼,你到底想要我怎麼樣–」江緋色壓低聲音,有些崩潰地瞪著暗黑冰冷的男人嬌喝。

她不明白,不明白穆夜池為什麼要忽然這麼做。

是,以往他也欺負她,不過大多時候都是毒蛇惡作劇,並沒有這一次回來那麼讓人不安,心跳不規律。

他的一舉一動,都讓她害怕與緊張。

「干你!」

鋪天蓋地的吻兇猛而下,將她緊緊閉起來的唇撕咬。

「不要……放過我吧。」江緋色被生猛兇殘一口咬出鮮血淋漓時,咬緊牙關又鬆開,白著小小精緻的巴掌臉低斂眉眼,低聲開口討饒。

錯愛之候補情人 這可能是江緋色第一次在穆夜池面前示弱,卑微的乞討他放過她。

她身子緊緊貼著牆壁,不知道這句話會給自己帶來什麼結果,緊要關頭她只是不想這樣與穆夜池糾纏不休。

不要不要不要!

尤其是知道老爺子和老夫人暗中希望他們結婚,卿月月又如此囂張蠻橫告訴她,他們要訂婚。

江緋色覺得如今被穆夜池這樣那樣的她,尷尬得自己都無法直視。

她到底算什麼,站在三角形的尷尬位置,左右前後不是人,她到底多卑微才落得這樣的下場——

她不願意,不願意在這個位置上左右不是人!

不知道是江緋色沉默蒼白的側臉讓穆夜池收手,還是因為她倔強而瑟瑟發抖的小小單薄身子,穆夜池他停下了。

他停下所有動作,狠狠一拳頭砸在牆壁上,低啞著聲音咆哮,「為什麼這麼恨我,為了那個人,為了那個該死的人,是不是!」

江緋色抿了抿失去血色的唇,雙手抱著自己,別開臉,望向暗沉沉夜色,用沉默取代了回答。

還能怎麼樣,還能怎麼樣?

他這麼做有什麼意義,事情已經發生,結果比她想象里最壞的還要壞,她無法接受,也不願意妥協。

她,做不到原諒穆夜池,也原諒不了自己。

黑暗中,穆夜池幽暗綠眸冷厲深深,像是受傷的野獸,聲音幽暗沙啞:「為了他,你願意拋棄一切,包括你江緋色最為貴重的尊嚴。就不能為了……我,別逃得驚慌失措嗎。」

為什麼要這麼狼狽,他並不想看她如此,他不允許!

「穆夜池,放手吧。」江緋色很疼。

他的手用盡了所有力氣,捏得她的骨頭都要碎掉。

她烏黑清亮的眼睛沒有感情波動,看著穆夜池,很安靜,死一樣讓人絕望的安靜。

「放手吧,沒有任何意義的。」

穆夜池挺拔暗黑的身影離開,靠在她身側的牆壁。

兩人沉默。

「我……走了,老爺子和老夫人的事情我已經知道,我會配合你安排的時間,定時回來陪老爺子。」頓了頓,江緋色望著黑夜,輕輕淺淺的說:「穆夜池,就這樣吧,放過我放過你自己,不是很好嗎……」

「你不問問我為什麼嗎?」

只有這時候,也許穆夜池才能安靜的,冷靜的說話。

江緋色定了定神,小小背脊挺直了起來,安靜的看著穆夜池明明滅滅的側臉,「你有你的未婚妻,你將要牽著別人的手步入婚姻殿堂,宣誓許諾別人一生一世。如今你這樣纏著要拉我下水,我不明白你到底想做什麼–」

穆夜池沒有答案,他不會回答江緋色的質問。

看著那個小小的單薄背影,他有些著急追了出去。

「我送你。」

「不用。」江緋色拿著包包,「這麼晚,我想你還有事情要做。今天在老爺子壽宴里,你有必要跟你未婚妻解釋清楚我們的關係,我不想背這個黑鍋。」

穆夜池眼眸暗沉,一言不發盯著胸口小小的身子。

「不要說沒必要,我不會道歉,畢竟我並沒有做錯什麼。」江緋色抬起小臉,目光清冷,壓低了聲音,堅定的道:「是你,我不管你和她發展到哪一步,會不會真正訂婚,但你不該這樣在她面前纏上我。」

「我不會道歉!也不會哄她。」穆夜池冷著臉,任性低哼:「上車!」

江緋色站著沒有動。

「江緋色!我命令你,現在馬上上車!」 和大叔相親以後 穆夜池臉色森然,怒著灼紅的眼睛:「上去。」

上去,上去做什麼?

誰知道穆夜池瘋起來會對她做出什麼危險舉動。

Ps:書友們,我是夜風情,推薦一款免費App,支持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穆夜池,你怎麼這麼霸道自私。」江緋色看著自作主張命令她的男人,眼眶潤出一片濕熱,「我不需要你對我改變什麼,我不需要不需要不需要!你到底懂不懂。」

江緋色發狠拍著車子,紅了眼睛,酸得酥酥麻麻的,「你也只不過當我是個玩具而已,不是嗎?」

穆夜池大手狠狠的用力,將她強橫抱住,要揉入骨子裡似的。

他兇狠的抵住她,不顧她反抗,將她扔到車子後座,跟了上去……

「要命還是要娛樂?」江緋色手中尖銳的針抵在穆夜池脆弱之地,臉上笑的妖冶張狂。

即便被穆夜池幾近殘忍剝奪了生死大權,她又怎麼甘於屈服在這個野獸一樣的男人威脅下妥協。

沒有一丁半點保命手段,她就不敢跟穆夜池單獨相處!

箭在弦上,不是擦槍就是走火。

江緋色小手狠狠壓下去,耳邊聽到穆夜池低喘的憤怒呼吸,熱燙噴佛入她頸項,忍不住都打了一個哆嗦。

「來啊,你下手,廢了我引以為傲的驕傲,我還有更厲害的等著你。放心,我保證會讓你這輩子都不會寂寞難耐,有機會去跟那些野男人做不正經的事。」穆夜池在笑,在江緋色恨不得弄殘他的危險里,笑得像個優雅的痞子。

他那雙碧波幽暗的眼眸,直勾勾盯著江緋色,不但沒有被威脅,反而對江緋色小手段愛不釋手。

江緋色小手一抖,就讓穆夜池得逞,舌尖滑過她粉耳垂,含住……

「唔……穆夜池你無恥卑鄙下流!」江緋色忍不住拋棄所有矜持,一邊躲穆夜池強橫入侵一邊恨恨罵他。

越罵穆夜池越興奮,深諳綠眸灼灼生開燃燒的熱情,火辣辣席捲她身心,每靠近她一寸,她都能感覺正被穆夜池扒光,用舌尖往她身上舔似的。

江緋色被自己想象力噁心得起雞皮疙瘩,並且穆夜池也正打算這樣做。

他故意沿著她身子曲線往下,一點一點,接近她賴以生存的最後城堡。

「真想做?」江緋色咬牙,下唇一排冒血的牙齒印襯得她愈發迷人,散發出獨特的妖冶而清純魅力。

穆夜池舔舔唇瓣,眼睛微微眯起來,「你在討好我?」

江緋色真tm想一巴掌拍死穆夜池這種世家貴公子,他哪隻眼睛看到她去討饒跪地了?八成是給腦殘養出來的自戀。

她眯眼,紅唇微勾,笑得沒心沒肺,「誰那麼犯賤討好你,得了吧,請穆大少收起你碰過無數個女人的爛香腸,一個人動來動去的結果就是你自個兒憋得難受。反正你也戳不出來一個青梅竹馬,或者周家小小姐那種隨叫隨到的花痴供你玩樂,自己識相點滾下去。」

最後一個字,江緋色用盡了不耐煩,精緻小小的臉上全都是嫌棄。

穆夜池臉色陰森,綠眸越來越暗,就像被烏雲遮天蔽日里暗淡下去的光,透著嗜血野性。

江緋色小手捏緊,暗暗吞了吞口水,表面勉強能維持不動聲色。

「誰在背後幫你。」穆夜池皺眉,最終鬆開手,居高臨下睥睨有些狼狽的江緋色,緩緩逼問。

「你再說我有靠山?」江緋色臉上浮起一個大大嘲笑,清亮堅定的眼神里仿若聽到什麼天大冷笑話,一字一頓的說:「我沒有,我也不屑用任何手段去抱大腿,就為了對付你,你穆大少在我眼中沒有那麼珍貴。」

「不想明天害人全家慘死,屍骨橫爆街頭的話,你儘管跟我打太極。」穆夜池對江緋色的奚落也不介意,暴戾的話說得柔聲細語。

他靠在車門邊,慵懶得宛如假寐猛獸,聲音越輕,江緋色知道他越生氣。

他手裡不知道什麼時候夾了煙,並不抽,只是玩弄煙頭,黑沉沉身影在黑暗中若隱若現,危險且誘人。

江緋色緩緩坐起來,車內空間實在太狹窄,全都是穆夜池身上還沒有消散掉的淡淡煙酒味,與他自身低調沉穩的木質香氣融合,竟有種蠱情滋味。

天然的情葯。

對穆夜池這樣迷人的男人,江緋色眼底有著自己都無法忽視的討厭。

嗯,天生對種馬不來電也不能怪她,總不能知道這個男人拈花惹草,把女人玩得團團轉也不會動心動情的情況下,還一臉花痴撲過去跟人家穆大少撒嬌求歡吧。

女人何苦如此卑微倒貼,即便那個男人的確有讓人迷之傾倒的魅力,倒貼也只會讓那個男人更討厭而已,自己都不愛惜自己,哪兒來的魅力讓男人對自己死心塌地,疼著愛著么么噠。

「江緋色,沒有人告訴你,你的眼神看人很有攻擊性嗎?」穆夜池按滅手中燃燒煙星,幽暗綠眸灼熱盯緊江緋色,如同被他打下烙印的獵物,得不到也不會讓便宜了別人。

「攻擊性?」江緋色失笑,看著穆夜池,一字一頓,冷靜而不耐煩:「像你這樣癩皮狗,吃著嘴裡看著鍋里還覬覦得不到的,才叫惡意攻擊性,我就算有也是因你而起,你功德無量。」

穆夜池墨眉一沉,四周冷氣摻雜了重重危機,鋪天蓋地壓向江緋色。

她纖細挺直的背脊緊緊抵在窗口,一雙清澈沉凈的眼睛漆黑漆黑,對上穆夜池危險狠戾的綠眸,沒有半分波瀾。

「穆夜池,不要讓自己像個笑話。」

「穆夜池,不要讓我們之間最後可笑的那層紙都包不住。」

「穆夜池,你知道的,我和你之間,隔著一個世界,一條手臂……」

「穆夜池,你是個禽獸……」

衣服在穆夜池手掌中寸寸撕裂。

江緋色覺得肌膚很涼,透心的寒意從穆夜池掌心,像一根根刺,無情冷冽刺向她好不容易鞏固起來的那層外衣。

他像是刺客,不將她鮮血淋漓撕開,不達目的不罷休。

「穆夜池,你不如他,你一點都不如他。」穆夜池身子僵直。

江緋色任由穆夜池為所欲為,她也沒有眨眼。

她睜大眼睛,像一尊傀儡娃娃,死死看著穆夜池,字字誅心。

每一個字,都像是刺中穆夜池的軟肋,毫無章法,卻讓穆夜池瘋了一樣,灼紅了綠眸。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