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辰點了點頭,同時神色一動。

遠在人族之中,他深藏在地底的肉身忽然抬手,空間微微扭曲,一顆聖靈石頓時在他人族肉身本尊的手掌之中。

「現在這聖靈石已經到人族了。」許辰抬頭看向麒麟笑道,不再和他多說,接連取出十塊天道碎片,統統放置到青蓮界內,下一刻在本尊手中,十塊天道碎片頓時漂浮出現。

本尊肉身召喚人道化身,將十塊天道碎片交出后,再次陷入地底進入沉睡。

人道化身看著十塊天道碎片,震驚的看向許辰的肉身,這東西,怎麼來的?!

遠在女媧城這裡,許辰抬頭看向麒麟笑道:「天道碎片已經到人族了。」

「嘖嘖。」麒麟點頭,然後搖頭道:「還真有你的,厲害厲害,除了時間有點久外別的沒說的,不過用五十年開闢了一個這樣的空間也是超值。」

農女福田 許辰笑著,神色忽然一動:「不和你廢話了,護法吧,我要突破了。」 在許辰感受之中,來自於本族人族的氣運徒然劇增,他原本根本無法碰觸到的境界壁壘忽然出現,就彷彿黑暗之中一道充滿光亮的門戶出現在他面前,讓他看到了繼續往前的道路。

「看來人道化身已經把新的天道碎片融到人族了啊。」麒麟笑道,然後搖頭:「你這個空間領域布置的太妙了,不僅天道碎片送了回去,之後的突破也能節省很多時間。」

「突破至尊境界真的會將我這元神之體和肉身本尊重新融合成一體?」許辰先是點了下頭然後問道。

麒麟道:「這是當然,至尊其實就是後天生靈的巔峰境界,是一種進化到極致的體現,當然不能再保持靈體分離的狀態。」

「所以我說你這空間領域布置的好啊,如果沒有空間領域,你要等肉身本尊從人族飛來還得二百多年,現在有了空間領域,肉身眨眼就能到,嘖嘖。」

「那我現在是該把肉身搬來了吧。」

許辰沉吟道。

「對啊。」麒麟點頭。

許辰一臉思索之色:「如果真這樣做,感覺會失去不少便利和保障。」

「是啊,突破至尊后靈體合一,一旦死了就是真的死了,不會再有神魂歸體沉睡,從而蘇醒的機會,這的確是失去了一種很大的安全保障。」麒麟說道:「但突破是必須的。」

「嗯……突破是必須的,你護法吧。」

許辰盤膝坐下,修鍊之前從始皇那裡得到的人皇經,然而功法運轉,他修為不見增長,更無法驅動他的力量碰觸新的境界壁壘。

「糟了。」

許辰再次睜開眼睛。

「怎麼了?」麒麟問道。

許辰苦笑搖頭:「沒想到一切都準備好了,最基本的功法缺失了。」

「這你。」麒麟失笑:「之前的功法只夠修鍊到陽皇?」

「應該是,金鼎,我突破至尊,又需要更換功法了?」許辰問道。

金鼎光芒閃爍:「這是自然,後天至尊境界需要功法《歸一問鼎訣》的至尊完美篇。」

強悍老公你好狠 「你……」許辰啞口無言,氣悶道:「你之前怎麼不提醒我?」

「你覺得你應該會想到。」金鼎回應。

許辰氣急而笑:「所以你就看著我忙前忙后的找天道碎片,又在這裡浪費了五十年時間?到頭來你和我說我應該會想到?」

金鼎沉默。

過了一會金鼎回應道:「可能我也疏忽了,不過你之前所做的一切都是必須要做的,並不算白忙。」

「……」

許辰眼睛閉上又睜開,無奈道:「麒麟,幫我用神眼看一下歸一問鼎訣這功法在哪裡。」

他想一想就覺得有些頭疼。

洪荒這麼大,這功法要是在極遠的敵方,豈不是又要耽誤很久。

「不用看了。」麒麟擺手道:「還算你運氣好,我也正好知道,這歸一問鼎訣就是女媧娘娘掌握的一部功法,你如果成為他的門徒或者弟子,應該有可能得到。」

「女媧門徒?」許辰眼睛一亮:「說來我之前在近聖院已經得到一個區的頂層名額,現在回去也不知道還有沒有保留。」

「正好,現在打道回府,去近聖院看看吧。」麒麟笑道,也有種無奈的感覺。

「嗯……」許辰沉眉之間忽然道:「我煉製青蓮界用了五十年,算起來,素嫣應該從那山河社稷圖中走出來了吧?」

「你想去看她也的先通過近聖院成為女媧的門徒啊。」麒麟說道。

許辰點頭,緊接著他神色忽然又是一動,臉上流露出愕然的情緒。

「怎麼了?」麒麟不解。

許辰很是古怪的看了麒麟一眼,然後苦笑道:「我們之前收集天道碎片的行為真的是全白忙活了。」

「為什麼這麼說?」麒麟皺眉。

許辰看了一眼天穹,然後低下頭小聲道:「我人族的氣運又忽然增加了。」

「人族氣運又增加了,多少,怎麼回事?」麒麟疑惑。

許辰伸手比劃了一個九的數字。

「又增加了九個天道碎片?他們怎麼得到這麼多的?」麒麟驚訝了,九個天道碎片這可不少了,他們之前廢了那麼大週摺也才收集了十二個而已。

「不是九個。」許辰搖頭苦笑道:「是九十個,整整九十個!平添了九個至尊之位,再加上我剛送去的一個至尊之位和一開始湊齊的第一個至尊之位,現在我人族一共有十一個至尊的位置了,也就是有一百一十個皇者的氣運。」

「什麼?!」

麒麟大驚:「這怎麼可能,你感覺錯了吧?十一個至尊氣運,只看氣運的話這已經是後天神族的氣運了,完全不弱於魑玄和金翅這兩大神族!怎麼可能平白無故發生這種事?」

「是真的。」

許辰無奈笑道:「有強者撕裂空間,將九十塊天道碎片從天而降灑在了人族,我懷疑這個強者就是女媧。」

「女媧給的?」麒麟瞳孔凝縮。

下一刻麒麟和許辰對視一眼道:「是你妻子!你妻子已經達到後天至尊的巔峰,要開始突破先天主宰了!」

「我也猜到了這點……」許辰點頭。

麒麟驚嘆:「沒想到啊,你妻子這麼受女媧的重視,竟然讓女媧慷慨到直接拿出九十塊天道碎片……而且馬上就要突破主宰……」

「是啊。」許辰張了張嘴,搖頭笑道:「我沒想到她現在過的這麼好,現在我不僅對她完全放心,甚至還有了一點緊迫感了。」

麒麟嗤鼻:「你看你還挺高興的?有什麼高興的?早知道現在會憑空多出這麼多至尊位,之前咱們還辛苦攢那些天道碎片幹什麼,就算攢到了與其給了人族還不如賣了換錢啊,全白費。」

「怎麼能叫白費,我還嫌這天道碎片太少不夠,別忘了我之後也是要突破主宰的,現在攢著也是為了給以後用。」許辰笑著搖頭道。

麒麟白眼看他:「你現在連至尊都不能突破,還突破主宰,你以為你身後也有女媧這樣一個大能幫你?先把眼前這什麼歸一問鼎訣弄到手吧。」

許辰笑笑:「功法的事的確是挺鬧心,不過還好,只要有門路,想要拿到手還是很快的。」 許辰和麒麟告別了斑聖族的至尊,稱因為修鍊問題需要回近聖院一趟。另外他了解了一下五十年來魑玄族和金翅族這兩大神族的戰爭。

這兩大後天神族征戰一直沒有太明顯的優劣之分,之前金翅族還佔據一點上風,但因為五十年前的翼蛇族被許辰插手滅掉后這優勢蕩然無存,雙方更加僵持,短時間內不會有分曉。

再次和斑聖族至尊提起告別,對方沒有勉強,派人送走許辰。

「這兩大神族的戰爭你怎麼看?」路上麒麟說道:「我總覺得他們之間有點不尋常。」

許辰看了他一眼笑道:「怎麼個不尋常法?」

「彷彿是刻意而為,而且矛盾也不算劇烈。」麒麟說道。

許辰點頭:「差不多是這個感覺,我猜想過,這魑玄和金翅一族上面恐怕有人壓著他們。」

「對,就是這種感覺。」麒麟立刻點頭:「我就覺得有人在更上面看著,然後他們兩族不敢太過分,一直只是在下面做一些小動作,你說上面的人會是誰,女媧?」

許辰皺眉:「對上面的人我沒有辦法猜想,因為我不知道在主宰上面還有什麼存在。」

「這倒是,不過我覺得女媧應該不會將目光放在兩個後天神族上,算了,不去管它了。」麒麟說道。

兩人一路往前。

半路上的時候一亮馬車經過,停在了許辰面前。

「恩公?」 重生之最強星帝 一個脆生生的聲音響起,緊接著馬車的帘子掀起,露出一個極其水靈美麗的女人。

「小雨?」許辰挑眉笑道:「你把金蓮煉化完了?」

這女人正是許辰剛到這女媧城附近時在瀑布下遇到的那個女人,擁有功德金蓮,背後還有一個強大的老者。

「對啊。」小雨笑盈盈說道。

「恭喜了。」許辰拱手然後看向車內道:「那前輩應該也在吧?」

「老朽也在。」老者側過身看向許辰笑道:「不要在外面說了,進車廂里吧,正好我送你們一程。」

「合適嗎?」

「這有什麼不合適的。」

「好。」

許辰點頭和麒麟上車,車廂很大,他和小雨爺孫兩個面對而坐。

「小雨之後的病情沒有在複發吧?」許辰坐下笑道。

爺孫兩個都是高興點頭:「沒有,真的是根治了,小友可是救了我孫女一命,甚至為她開闢了一條康庄大道啊,這真是感激不盡。」

「談不上感激不盡,何況前輩也給了我一場造化。」許辰說道。

老者點頭笑道:「說來我還要恭喜小友了,路過倒亭洞的時候我發現那裡的異象消失了,當時我猜到就是小友成功得手了。」

許辰頓了頓道:「對,在那裡我得到了業火紅蓮。」

說完他心裡升起一陣凝重。

業火紅蓮可是頂級寶貝,現在這老人知道寶貝在他身上,如果要是對他出手的話,那就真不太好辦了。

「那就好,公子得了寶老朽心裡也能平衡一些。」老者點頭,然後看了許辰一眼,似乎看出了許辰的心思笑道:「小友不必多想,老朽並不圖謀紅蓮,若是老朽真的圖謀這紅蓮,早已經去將它取了。」

「哦?」

許辰驚訝:「這是為何?」

業火紅蓮啊,這老者哪怕再強,又豈能真的無視掉這種寶貝?

老者笑道:「四大蓮台乃是女媧娘娘的寶物,專為與她有緣的人而布置,不是老朽不想要這寶貝,而是即便紅蓮在我面前我也得不到,其他人也得不到,因為我們都與紅蓮無緣。」

「原來如此。」許辰沉吟,和麒麟對視一眼道:「那這麼說我與這紅蓮有緣了?」

「對,這種東西說來奇怪,其實也不奇怪,就是女媧娘娘安排的,所以哪怕沒有老朽,公子之後也會得到這紅蓮,也所以,公子對我們洛家的恩情,我看可還有一大筆沒能報答。」老者笑著說道。

許辰和麒麟更覺得古怪,兩人不由的皺眉。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他和麒麟兩個人都和女媧有緣不成?但這緣又從何而來?

「說來公子最近在這裡生活的怎麼樣,有沒有什麼困難需要幫助?」老者再次開口。

許辰搖頭:「暫時挺順利的,不需要什麼麻煩到前輩的。」

「好,公子上次走的充滿,我也沒想起來,這次卻是要補上這塊玉佩,之後小友在女媧城內不管遇到什麼麻煩,只需要亮出這塊玉佩都可以解決。」

老者說著,然後笑道:「如果解決不了,那小友就帶著他到東區的洛府來找我,沒人敢攔你。」

「這……」許辰遲疑。

小雨笑盈盈把玉佩給許辰手裡一塞道:「這什麼這,恩公快收起吧。」

「好吧。」許辰點頭:「多謝前輩了。」

「不用這麼客氣。」老者笑道。

重生復仇千金 小雨搶話道:「恩公這段時間一直在哪裡?在做些什麼?」

許辰看了她一眼,點頭道:「之前在參與戰爭協助,現在要返回晉陞院去了。」

「近聖院,公子想成為女媧娘娘的門徒?」小雨眼睛一亮道:「如果是的話公子大可不必這麼麻煩,我去給您說一聲,立馬就能把這件事辦下來。」

許辰神色一動。

這還真是一個便利。

但如此輕易的就勞煩對方,這多有些不好,而且這事他靠自己也能辦到。

「還是不了,我自己可以的。」許辰笑道。

小雨搖頭道:「很麻煩的,就這麼說定了,我會幫公子去辦的,公子可以先去近聖院等著。」

「……」許辰搖頭笑了笑。

很快馬車到了城內。

有一個精幹的老者早早在城門等候,見到馬車靠近后,老者迎了上來:「恭迎洛老回城。」

「魑啊?你消息挺靈通的。」洛老掀起車簾看向外面的老者。

許辰和麒麟同時也看到了老者,隨後兩人皆是露出驚訝之色。

外面迎接洛老的人竟然是魑玄族的主宰!也就是之前在七寶玲瓏塔里顯化身形,讓他們把寶貝送回到魑玄族的超級強者。

那樣一個主宰級強者,此刻竟然如此恭敬的在等候洛老?

這洛老得是什麼身份? 馬車外。

那魑玄族的主宰強者也認出了車內的許辰和麒麟,頓時他的瞳孔一陣凝縮。

怎麼回事,這兩個人不是之前得到他七寶玲瓏塔的那兩個小傢伙嗎?現在怎麼會出現到洛老的車內和洛老同行?!這兩個人難不成有什麼驚人的身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