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江南、余淺淺等一群人一個個施展出真元整理了一下傷口,他們只是受到餘波的震動,並沒有傷及根本。

陸江南聽到張凡的解釋后,臉上肌肉抽動憤恨道:「你為什麼不早說!」

「為什麼要早說?」

張凡泛起一絲冷笑:「我為什麼要提醒你們?憑什麼?」

「你找死!」陸江南冷喝一聲,單掌抬起,一股強勁的力量在他掌心凝現,看著就要向張凡拍過來時……氣機忽然一滯。

一道驚人的劍氣散發開來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劍氣護罩,將張凡周圍完全籠罩開來。

覆滅劍氣!

看到這一幕,在場幾人紛紛退開。

「你確定要動手?」張凡眼眉微挑,邪笑凜然。

「你!」

陸江南臉色頓時難堪起來,那可是覆劍仙帝的劍氣……儘管那劍氣護罩明顯不具備攻擊能力,但護罩的防禦力絕不是他們這些化神圓滿能夠擊破的。

「好,好,好!」陸江南咬牙切齒道了三聲好:「小子,你惹怒我了,離開這裡之後我看誰能保住你!別以為陳若風的絕天劍魄能救你……」

「你能活著離開再說吧!」張凡嗤笑一聲,對於陸江南的威脅絲毫不懼,先不說覆劍仙帝仙府的危險程度,離開了這裡陸江南也未必就是張凡的對手。

他之所以沒有動手,主要是因為神念受制,他雖能釋放神念,但想要凝現出神念飛刀幾乎不可能。

另外,從種種細節判斷,這個覆劍仙帝絕對不是什麼聖母之類的強者,一道劍氣贈送就讓刀尊侯勝送了性命。

張凡百分百肯定這是覆劍仙帝有意為之!

此時,紫光才悠悠在他們上空凝現,一道道驚人的覆滅劍氣從高空籠罩而下,將所有人包裹在劍氣之內。

下一刻!

天地在變!

空間在變!

「嗡嗡嗡!」

大地傳出了可怕聲音,眾人發現整個仙府大門在下沉!

火焰霍然冒出!

僅僅一瞬間,原本寂靜的仙府門外竟然變成了地獄一般的世界。

紫炎天火、覆滅劍氣交錯在一起,四處蕩漾!

看到這樣場景的張凡一群人心中感到驚顫,若沒有覆滅劍氣保護,哪怕大羅金仙也將粉身碎骨、神魂燼滅!

下沉越來越快,他們穿過一片黑暗!

忽然!

「好亮!」

一道刺眼的白光撕開黑暗,旋即光明朝四面八方瀰漫了開來,一瞬間讓眾人同時失明。

張凡感到眼睛瞬間失明,過了片刻后才恢復了過來。

而這個時候,張凡雙眸所及看到的全是我無邊的白光,那白光籠罩了天,覆蓋了地。

他只能模模糊糊看到身邊周圍的一些身影,至於神念也在這一刻徹底被封鎖住了,也就是說張凡最後的優勢也失去了。

「張凡兄弟,你聽到我的聲音嗎?」陳若風出聲問道。

「張凡?」該隱與耶和華也同時出聲。

「我都聽得見,先別亂動!」張凡開口說道:「這裡是禁封空間,連我的神念也被封鎖住了,不過這個白光對我們好像沒有傷害,先等等!」

他們一行人是發了天道咒誓的,彼此之間的底牌都很清楚。

聽到張凡的聲音后,三人心中微微輕鬆,從進入死亡深淵開始,張凡顯然成了他們一方的領導人。

「這覆劍仙帝既然留下了傳承就不可能將所有進入仙府的人都殺了,所以我們暫時應該是安全的,看來現在我們只能等待了。」

該隱分析說道。

只能等待!

張凡臉上有了一絲無奈笑容,這種等待誰也不知道要多久!或許是一刻,或許是一天,或許是一個月,甚至更久……

如果這裡是磨練傳承者耐心的地方……

那恐怕數十甚至上百年也是正常的!

因為在這個白光籠罩的世界里根本感覺不到時間流失!

「有古怪!」張凡神色一動,他發現這一刻開始連聲音都無法傳出了,旋即隱約中的身影消失了。

「暫時沒有更好的辦法,看來還是要等下去!」

張凡心中琢磨著,突然的白光開始緩緩稀薄起來了,張凡不由凝神掃向四周。

白光漸漸消失,而劍氣護罩也同時消失了!

(本章完) 君璟墨聽到姜雲卿的話,眉心微蹙。

他看了姜雲卿一眼,兩人視線相觸之時,君璟墨便隱約猜到了她想做什麼。

姜雲卿看見君璟墨沒開口反對,不由心中一定,這才抬頭對著周錄說道:

「陛下既已下旨,要將陳王帶回宮中,我等自然不敢阻攔,只是還請公公回宮之後,將大理寺之事一字不漏的告訴陛下,免得陛下為小人蒙蔽,讓天下將士寒心。」

周錄聞言鬆了口氣。

他也是認得姜雲卿的,當初宮宴之上,姜雲卿討要聖旨時他也在場。

後來圍場上時,君璟墨和姜雲卿之間的那點曖昧他也知道。

此時聽到姜雲卿的替他說話,周錄連忙說道:「姜小姐放心,奴才必會據實回稟陛下,絕不敢有半點隱瞞,。」

「王爺……」

周錄說完,看向君璟墨。

君璟墨冷沉著臉,半晌之後才冷哼一聲,反手拿著劍柄將長劍收回,面色冷凝道:「滾!」

周錄一個趔趄,慌忙急退了好幾步躲了開來,伸手捂著脖子上的傷口時,才滿心后怕只覺得雙腿發軟,而身上的裡衣更是早已經被汗浸濕,緊緊貼在自己身上。

他不著痕迹的抹了一把冷汗,連忙說道:「多謝王爺體諒。」

復而轉身:

「你們還愣著幹什麼,還不將人帶走?!」

禁軍之中連忙有人走了出來,快步上前。

葉三見君璟墨已經同意,雖有不甘,卻也只能將陳王放了開來,只是悶著氣用力朝前一推。

陳王腿上受傷,根本就站立不住,被這麼一推之後直接整個人朝前撲倒,當著所有人的面連帶著臉也砸在地上,摔得頭破血流。

周錄見狀眼角一抽,卻半點不敢多說,只是催人連忙將陳王從地上拉了起來,然後再讓人去接姜慶平時,君璟墨卻是橫身擋在那些人之前,一劍險些砍掉了那伸手去拉姜慶平的人的手。

「王爺?」

周錄嚇了一跳,滿臉驚愕。

分明說好讓他將人帶走,怎麼又反悔了?

姜雲卿彷彿知道他在想什麼似的,在旁開口說道:「周公公,陛下的旨意,只是讓你帶陳王回宮受審吧?旨意裡面,可沒有姜慶平。」

周錄頓時臉色微變,連忙道:「姜慶平與陳王勾結,陳王所做之事皆有他插手,奴才出宮之時,陛下曾有言讓奴才將他一併帶回……」

姜雲卿聞言扯了扯嘴角輕笑出聲:

「周公公,你這就有些過分了。」

「方才你來之時,便只說陛下下旨讓你將陳王帶回,那旨意清楚明白,別說是我,就是這周圍所有人,誰曾聽到過半句陛下讓你把姜慶平一起帶回去的話?」

「你是陛下身邊近侍,當該知道君無戲言是什麼意思,難不成陛下的旨意說變就變,還是能夠任由周公公你隨心意隨時改動?」

周錄聞言頓時臉色大變。

擅改聖旨,那可是要掉腦袋的。

君璟墨橫劍指著周錄寒聲道:「本王給你臉面,更不願違逆陛下旨意,信任陛下會為我父兄討回公道,才將陳王交給你,你若再得寸進尺,別怪本王不客氣!」 一片青草悠悠,清風拂面而來。

小橋流水,一個宛若世外桃源般的世界落到所有人眼底。

「這裡難道就是覆劍仙府?」張凡不禁疑惑起來。

天空是那般蔚藍,那浮雲猶如蠶絲繞然般輕柔,清澈見底的小河圍繞著一座古樸斑駁的巨大府邸,府邸大門是敞開的。

府邸上面赫然刻著三個大字:劍傳承!

此時,其他人陸續出現在這片世界之中,他們先是一怔,旋即發出感嘆這裡的美麗,旋即看到那府邸頓時露出了狂熱的神情。

不過有了之前的變故,陸江南等人雖有狂熱,但誰也沒有直接衝進那府邸,反而紛紛將目光看向張凡這一邊。

陸江南一方全數齊整,而張凡一方只有陳若風與該隱出現在這裡。

「耶和華呢?」該隱不由皺眉發出了疑惑。

旋即!

一具屍體憑空落下,赫然是耶和華!

他白髮蒼蒼,滿臉皺褶,身上一絲傷痕血跡都沒有,整個人如同乾癟的臘肉一般。

「這是歲月消散了!他血氣全無,老死了!我們穿過那片白光籠罩的空間應該花了百年的時間!」該隱神色微變,嘆息道:「沒想到他最終還是倒在了歲月之下!」

他是在場唯一一個擁有時間天賦的存在,這不是修為,也不是術法,而是血族始祖的天賦!

耶和華雖說已是遲暮之年,但以他自身的氣血至少能維持數十乃至上百年,卻沒想到還是沒有熬過時間的滅殺。

「百年?」

在場之人微微一驚,張凡更是臉色煞白!

百年是什麼概念!

對於凡人而言就是一輩子的時間! 重生之剎那芳華 甚至大部分凡人都無法熬到百年之期!

若是時間流速與外界相同的話,俗世大部分人都將死去……

「我根本無法離開這裡,現在只能期望他們在《太玄訣》上有所建樹了!」張凡心中默默想著,只要突破肉體桎梏,達到先天至少能延長數十年生命乃至更多。

當然,最好的結果是空間內的流速與外界不同!

「應該不是同個時空!」該隱看穿了張凡的心思,一旁安慰張凡說道。張凡點點頭,知道現在的情況下著急是沒有任何意義的,調整心態后便冷靜了下來。

他沒有動,其他人也沒有動,一時間彷彿都靜止在那裡。

忽然!

一道淡泊的聲音在這片寧靜的空間中響徹起來:

「我是覆劍仙帝,歡迎各位活著來到我的覆劍仙府……」一瞬間,所有人都聚精會神的聆聽著!

「你們可能不知道仙帝是什麼樣的存在,我告訴你們,整個上界六萬億生靈之中,能達到仙帝境界的生靈不會超過五十位!而我就是其中之一!」

他的話讓眾人心中產生如同翻江倒海般的駭然!

他們想過仙帝的可怕!

卻沒有想到竟是恐怖如斯!

「可惜,即便如我這般強大的存在,也逃不過隕落的一日,唉……」

張凡聽后頓時心中感到一陣疑惑。既然仙帝如斯恐怖,又會與所謂的奧林匹克神族同歸於盡呢?

他的目光不由凝向該隱,千年前只怕該隱也存在於這個世界上!或者有許多辛密他並沒有說出來。該隱察覺到了張凡目光中疑惑,旋即低聲說道:「張凡,那時候我還在沉睡,這片天地的事情我知道甚至還沒有耶和華多,而且我們是盟友,絕不可能是敵人!」

張凡微微皺眉!

此時覆劍仙帝的聲音再度響了起來:

「在你們面前的府邸乃是我一生的傳承所在,不管你們之中是人類還是非人類,只要是第一個通過劍傳承考驗的生靈,便有資格獲得我的傳承,成為我的親傳弟子!」

第一個通過考驗就能成為親傳弟子?

頓時陸江南、余淺淺等人一個個蠢蠢欲動起來,如果不是剛才刀尊侯勝的事情,他們此刻恐怕早已一擁而上了。

張凡沒有動,該隱與陳若風也沒有動!

但是崑崙仙蹤的五行徒卻冷靜不下來了!

「修仙之路,本就逆天而行,若是前怕狼后怕虎的,還不如當一個俗世凡人!」他們冷聲一句,頓時化作沖向那劍傳承的府邸!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

「我們不進去?」陳若風有些忍不住了,詢問張凡。

大叔,你過來 他心中明白,自遇見張凡開始,莫名對張凡有一種好感,甚至一路走來到現在,張凡似乎都對自己特別上心,甚至可以說很照顧自己。

但陳若風本就是劍修之人,撇開仙帝這種級別來說,哪怕是一個天仙級別的劍仙傳承對他的吸引也是極為濃烈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