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身上裹了一件浴袍。

本來有葉飛在,穿浴袍是不合適的。

可是因為洗澡之前有些慌忙,並沒有帶換洗的衣服,只好如此。

一邊擦著頭髮,柳亦如微紅著臉走過來,「看的怎麼樣了?」

「大體都會了。」葉飛點頭說道。

「噗嗤。」柳亦如笑了一聲。

「會什麼啊?我都還沒給你補習呢,你就會了?你是天才不成?」 傅少輕點愛 柳亦如好笑的盯著葉飛說道。

這樣一看,柳亦如有些出神。

沒想到自己的家中竟然也會有一個男生在,這種感覺讓她覺得有些不自在。

自己二十四歲,還從來沒領過男生回家呢。

不過轉念一想,這是自己的學生,她也就釋懷了。

「真的會了。」葉飛抬起頭來說道。

柳亦如瞥他一眼說道:「我不信。」

她走過去,俯身翻開數學教材,指著一道習題說道:「你給我解這道題試一下。」

說完后,半天沒有得到回應,柳亦如偏頭看去,就見到葉飛眼睛正直勾勾的看著自己胸前!

柳亦如趕緊起身,臉一紅,雙手護住胸口。

她以前在家中,穿浴袍都不會裹得多麼嚴實,那樣對皮膚不好。

今天出來的急,忘了這回事,胸前一片白花花的全都露在了外面,剛才再一俯身,簡直就如同被看光了一樣!

「葉飛同學!」柳亦如皺著眉頭,臉色難看,語氣也是愈發冰冷。

會把葉飛叫到家裡來補習,是因為柳亦如覺得葉飛這個學生本性不壞,為人也是不錯。

可誰知,天下烏鴉一般黑!

現在柳亦如有些後悔叫他來了,因為自己看錯了人! 被柳亦如喊了一聲,葉飛一伸手,淡定說道:「別叫。」

柳亦如一愣,別叫是什麼意思?

當我是什麼?!

柳亦如剛想要生氣,就見到葉飛眼睛依舊在直勾勾的看著自己胸部,哪怕是自己都捂起來了,他那個專心致志的模樣,就好像是依舊能看到一樣!

「你……你別看了!」柳亦如氣的一跺腳,厲聲吼道。

在八零,嫁給了三世糾纏的男人 「你最近,胸口疼不疼?」葉飛突然如此問了一句。

柳亦如神色一滯,腦子裡轉了一通,然後愣住了。

她最近的胸口很疼!

經常性的,總是時不時的絞痛,柳亦如也去醫院查過,醫生只是告訴她是最近壓力太大了,血管雜物淤積導致的,讓她多休息。

「你怎麼知道的?」柳亦如神色異樣的問道,難道說剛才他一直都在給自己看病?而並不是在看自己那裡?

葉飛點了點頭,收回目光來,看向柳亦如說道:「你就要死了。」

柳亦如通體一震,滿臉黑線,神色詫異的看著葉飛。

本來剛剛回來的好感,全被這一句話給沖走了!

「你瞎說什麼呢?你才要死了!馬上就死!」柳亦如氣急敗壞的說道。

葉飛點點頭,「的確是馬上就死,不過不是我。」

聽葉飛說完以後,柳亦如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識。

……

當柳亦如睜開眼睛的時候,入目有些刺眼,她嚶嚀一聲,閉上眼,翻了個身,就好像平時在家裡睡懶覺的時候一樣。

可下一剎那,她猛的睜開美目,迅速的坐了起來。

她看一眼周圍,通體白色。

醫院?

「你就要死了。」

柳亦如腦海中迴響著葉飛的那句話。

葉飛?

葉飛呢?

看了四周一眼,並沒有見到那個人的身影,她不禁覺得失落起來。

不管怎樣,在醫院醒來,希望第一眼見到的人能是自己在意的人。

柳亦如低下頭去,翻開胳膊上的衣服,一隻燕子停在上面。

這是四年前在國外的時候,她爸爸給她紋上的。

爸爸死的時候,滿臉是血,柳亦如淚流雨下。

爸爸緊緊捉著她的胳膊,把那隻青色的燕子給她看。

「你要記住,在將來的某一天,你會碰到一個叫葉飛的人,他會替我保護你!」

……

「不過,你千萬要記住,當你碰到他的時候,不要告訴他,你是我的女兒!」爸爸這樣囑咐道。

看著那隻乖巧的青色燕子,柳亦如瘦弱的身子愈加單薄,只能自己抱住自己,在床上哆嗦著哭了起來。

「我忍不住了爸……」

「我好想告訴他,我一直認識他……」

「我實在演不下去了,裝作不認識他什麼的……」

「不認識誰?」一個聲音從床頭傳來。

柳亦如身子一抖,不著痕迹的擦乾眼淚,將燕子蓋起來,抬起頭來,看向床頭一臉笑嘻嘻的葉飛。

「你去哪兒了?」柳亦如反問。

「吃藥。」葉飛沒有追問下去,來到床邊,遞了一杯水,然後給了幾粒葯。

喝下藥后,柳亦如問道:「我怎麼了?」

「我不是跟你說了嗎?你就要死了。」葉飛笑道。

柳亦如雙肩一松,白了葉飛一眼。

葉飛一聳肩,說道:「當然,沒我的話,你現在肯定是個死人了。」

「你才是死人!你全家都是死人!」柳亦如像只被踩了尾巴的貓一樣,咬牙切齒的反駁道。

「你怎麼知道?!」葉飛驚訝的看著柳亦如。

柳亦如實在受夠了這些廢話。

最終她還是下了最後通牒:「你到底說不說?」

「我說的都是真的,沒有我,你現在已經死了。你中了蠱。」葉飛正色說道。

「蠱?」

「蠱蟲,蠱毒,西南巫蠱。」葉飛打算細緻的解釋一下。

「我知道蠱是什麼!」柳亦如白了他一眼。

「蠱蟲到了你心口,無人能救了,所以我才說,沒有我,你活不了。」葉飛說道。

「你不是人嗎?」柳亦如沒好氣的說道。

「你可以這麼理解。」葉飛點頭,絲毫沒有覺得柳亦如這是在罵他的意思。

柳亦如更是無奈了。

不經意偏頭,就見到葉飛目光好奇的盯著自己。

「你在看什麼?我臉上髒了?」柳亦如見葉飛一直盯著自己,還以為是自己的形象有些不太雅觀呢。

葉飛輕輕搖了搖頭,「不是,我在想你是什麼人。」

柳亦如神色慌亂起來。

「這種蠱蟲可不是誰都能弄到的,而且要用一隻的代價就是一條人命,可以說是一命換一命的東西,這麼惡毒的蠱蟲,為什麼會被用到你身上?我很是好奇啊!」葉飛興趣盎然的盯著柳亦如說道。

回到松山後,除了陪著白小弦之外,其他的事情都無聊的很,雖說還要復仇,但葉飛總覺得還不是時候。

他們幾家的家底都在松山,放在這裡他們又跑不了。

所以葉飛想讓他們膨脹起來再收拾,到那時候才是最快意的時候。

而除此之外,葉飛是真覺得無聊極了!

可是眼下,有趣的事情來了。

世上三大奇毒之一的僵蟲蠱竟然出現在了松山!

柳亦如看著葉飛,眼波流轉,嘴唇不斷翕動。

她好幾次欲言又止,她有些害怕了。

「你這學生,看小說看多了是不是?還什麼蠱毒,欺負老師我不看小說的啊?」柳亦如嬌媚瞥了葉飛一眼說道。

「老師,你不想說沒關係,但是,從今往後我希望你能跟我住在一起。」葉飛突然說道。

「啊?!」柳亦如瞪大了眼睛看著葉飛。

她目瞪口呆。

絕美的眼睛眨了又眨。

這算什麼?

算是告白嗎?

就算是告白也得有個過程吧!

你這,是直接同居了啊!

這怎麼能呢?!自己一個黃花大姑娘,怎麼能隨隨便便跟別的男人同居呢?!更何況那還是自己的學生!

「不太合適吧?」話到嘴邊,變了味道。

柳亦如說完就後悔了,只想狂扇自己嘴巴。

「嗯,的確有些不合適,是我心急了,我忘了我有女朋友了,我得先經過她同意才行。」葉飛點著頭說道。

重生娛樂圈之奮鬥人生 柳亦如臉色當即變綠了。 「你有女朋友了?」柳亦如眯著眼,綠著臉問道。

葉飛一本正經點點頭,同時還炫耀道:「她很漂亮哦!」

柳亦如低下頭去,沉默了一會兒,然後抬起頭來,她看向葉飛恨鐵不成鋼一般的說道:「葉飛同學!你讓我太失望了!你還是學生啊!怎麼能早戀呢?」

「你知不知道有多少好學生就是被早戀這件事給害了?!」

「老師,這對我沒影響的。」葉飛說道。

「你怎麼知道沒影響?」柳亦如憤懣的說道。

葉飛還想再說些什麼,柳亦如一伸手,「你別說了,總之你讓我很失望!」

柳亦如別過頭去,眼珠子亂轉,心思複雜。

他有女朋友了?

他怎麼會有女朋友了?

那…我怎麼辦啊……

「總之,老師,給你下蠱毒的人知道你沒死,他一定還會繼續動手的,我還是希望你能常在我身邊,這樣,你才不會有危險。」葉飛這樣說道。

保護柳亦如是一點,還有一點是想引出那個人來,給自己這無趣的生活加點顏色。

「說這些都沒用,你有女朋友。」柳亦如背對著葉飛說道。

「對,我去問一下她,她會同意的。」葉飛說道。

……

差不多下午四點鐘。

醫院裡來了一群人。

快穿:男神又被我始亂終棄了 穿著都很華麗,一行十多人,氣質無人能敵。

其中兩人臉上神色焦急,看著被醫生推進重症監護室里的自己的母親,不知道怎樣是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