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長不好啦。殭屍來了!殭屍來了!好可怕!它們根本就殺不死。」

「胡說!」

黎軍長氣的老臉一黑很想拔出搶來蹦了他們,差點控制不住自己體內的洪荒之力。

太氣人了,我還在說那些道士是妖言惑眾現在你們擅離職守,跑來告訴我有殭屍?

你們是不是都想被槍斃?

不過黎軍長脾氣雖然不好卻也不是那麼無腦的人,一個人說有殭屍可能是瞎說,兩個人說有殭屍不太對勁,一群人都說有殭屍,就有問題了。

「哼,我倒是要看看殭屍是什麼樣的。」

黎軍長怒哼一聲拔出槍來看著自己這群部下表示很頭疼看看你們那被嚇得幾乎尿褲子的樣子,丟人!

好多人還連槍都弄沒了,等處理了這事我再好好收拾你們。

推開大門黎軍長走到酒店門口看了看冷笑一聲,回到酒店內,怒道:「這就是你們說的有殭屍,我連殭屍毛都沒看到一根。」

黎軍長沒注意到的是殭屍其實已經靠近了,都到了門口。

「殭屍啊!」

聽到吵鬧不來看熱鬧的黑玫瑰,見黎軍長身後的大門後面站著幾個殭屍,嚇得慘叫一聲抱著腦袋就跑,她不明白為什麼殭屍會來酒店。

不應該是去伏羲堂找毛小方報仇的嗎?來酒店幹嘛?就像是來找自己的一樣。

副官和一群士兵且瞪口呆的看著黎軍長,副官抬起因為有些害怕而顫抖的手指指著門口。

「殭屍,在你後面。

你們還想騙我?

黎軍長憤怒道:「胡說,看我……」

轉過身的黎軍長看到幾個面色慘白的人雙手抬著站在門口盯著自己,一顆心略噔一下威脅的話都被憋了回去。

「嗷!」

不等黎軍長回過神來幾頭殭屍嗷叫一聲猛的撞開來來酒店的大門。本來就不是很牢固的大門直接被撞開倒在了地上,碎玻璃飛濺,嚇得酒店大堂內的士兵一陣雞飛狗跳。

「開槍!」

黎軍長快速退後幾步拔出搶來射擊,可子彈打在殭屍身上除了打爛它們的衣服,根本毫無用處。

糟了!

暖沁後宮 這下黎軍長相信了毛小方的話,殭屍真的很可怕。

人就是這樣有時候不吃點虧。就是不肯信邪,總覺得什麼神神鬼鬼的不可信。

陳軍長是這樣,黎軍長還是這樣只有吃過虧后,他們才知道原來這些東西是存在的並且很可怕。

「跑啊!」

黎軍長哪裡還有一點軍長的模樣,嚇得大喊一聲就跑,軍長都跑了士兵們怎麼敢留下來。

一個個到處跑,可惜來來酒店已經被殭屍給包圍了。

幾個想從窗戶跑出去的士兵直接被殭屍給包圍慘叫聲發出血腥味散發,若不是這些殭屍很特殊。不吸血的話、死的人會更多。速度更快。

「來了來了!又來了!小蝦米快跑啊!我們跑到項樓去。」

黑玫瑰嚇得尖叫連連,她總覺得這些殭屍是來找自己的。

諸天神佛。這到底怎麼回事啊,為什麼殭屍會追著我不放?我什麼壞事都沒做啊。

如果諸天神佛聽到黑玫瑰的祈禱。肯定會氣得發瘋你一個賊到處偷,你還沒有做壞事?

「樓上,對,上樓!」

黑玫瑰的話。讓黎軍長眼睛一亮。帶著人就朝著樓上跑順道將路上的門都全部關上能抵擋一陣子算一陣子

「碰!」

結果門才關上不到十秒鐘就被撞飛,黎軍長和黑玫瑰的臉色就黑了不來,尼瑪要不要這麼殘暴?給點面子好不好?你們稍微掙扎一下再推開也好啊。

「你們快去擋住啊,上來幹嘛,不是你說要保護大家的嗎?現在殭屍來了。你們去啊!」

黑玫瑰見黎軍長帶著人跟著自己逃跑。氣的大罵起來。白天不知道是誰自信滿滿的說百姓的安全我來負責不就是殭屍嗎?

現在呢?打臉了吧!是不是很痛?

黎軍長臉很疼,被打臉的滋味不好受,可被打臉也好過丟了小命好吧,這種刀槍不入的殭屍誰能對付啊!

「少廢話快點上去將所有的被子衣服都帶上撕開,我們從窗戶逃離!」

好在黎軍長是個聰明人,知道該怎麼逃跑,現在大批的殭屍都跑進了酒店裡。那麼他們就樓上砸開窗戶借用布綁在一起當做繩子逃走就行。

「好辦法!」

黑玫瑰聽了眼睛一亮,但問題了逃出去后呢?

著著黎軍長帶著人折騰,黑玫瑰弱弱的問道,「那個軍長我們逃出去後去哪裡?」

伏羲堂根本不安全昨天晚上殭屍差點沒殺死她,而且毛小方師徒三人被抓到了警察局,給她膽子,她都不敢去伏羲堂躲著。

至於去警察局,算了吧,,昨天晚上毛小方那叫一個狼狽。

對啊。去哪裡呢?什麼地方安全?

黎軍長呆住了。他根本沒考慮過這個問題,只想儘快逃跑,但是跑出去後去哪呢?

「那個這位大妹子……」

黎軍長紅著臉求教希望黑玫瑰能給自己指點迷津,結果他的稱呼讓黑玫瑰瞪大了眼睛,你那麼老你叫我大妹子?

「什麼大妹子誰是你大妹子呢?你眼瞎啊。看不出來別人是黃花大閨女嗎?」

黑玫瑰炸毛了罵的黎軍長一愣一愣的,我說錯什麼了?北邊稱呼女人,大妹子沒什麼好奇怪的。又不是說小娘們,你幹嘛?

「啊!」

幾聲慘叫傳來不知道哪幾個倒霉蛋又遭殃了,本來還不想繞過黎軍長的黑玫瑰打了個寒蟬顧不上這些問題,急道:「我怎麼知道哪裡安全?毛小方都被你們抓了伏羲堂肯定不能去!」 「我們去警察局!」

既然毛小方是高人,那麼就直接去警察局。

聽到黎軍長的話語,黑玫瑰頓時白了一眼。

「不是我說,你將人抓起來不說,還把別人的東西給毀了,你讓別人怎麼對付殭屍?數量那麼多,毛小方肯定不行!」

昨天晚上在伏羲堂毛小方都被殭屍攆得到處跑,現在毛小方在警察局,什麼傢伙都沒有更加不是殭屍的對手,所以警察局不能去!

「那怎麼辦?」

這也不行,那也不行,陳軍長看著樓梯上的鐵門被殭屍暴力撞開,感覺自己快瘋了。

為什麼我就是不信邪呢?

現在好了,小命都快保不住了,這些殭屍好凶啊!

「去陽神閣!整個鎮子里最安全的地方肯定是陽神閣!」

就算楊風不待見自己,黑玫瑰也顧不得許多,直接決定去陽神閣。

「軍長,繩子好了!」

跟著黎軍長逃命的士兵將衣服跟被子撕開做成繩子從窗戶丟了下去。

「快走!」

顧不得說大多,黎軍長拉著繩子就開始逃生。

「陽神閣在哪裡?」

一群人從樓上逃了下來,剩下一群殭屍站在窗戶旁憤怒的對著他們大吼,有一種要跳下來的樣子,黎軍長不敢耽誤時間拉著黑玫瑰急忙問道。

「這邊。快跟我來。」

「它們跳下來了。」

小蝦米驚叫一聲眾人被嚇得夠嗆,這些殭屍真的從四樓跳了下來。

那可是四樓啊,你們這些孽畜的腳為什麼就沒有被摔斷呢?

「走!」

綜漫 公主,請你自由 一群人急急忙忙的朝著陽神閣跑來,什麼搶什麼子彈都顧不上了,酒店裡和外面街道上橫七豎兒的擺著不少士兵的屍體。

今天晚上軍隊的人可所謂是損失慘重,唯有呆在警察局的人安然無恙。

「糟了門關上的!」

當來到陽神閣大門口黑玫瑰看著緊閉的大上門急的前列腺炎都快發作了,黎軍長也很著急,他甚至已經看到了殭屍跳動的身影還斷靠近。

「敲門,給我敲門,將那道士叫出來!」

「你瘋了,你想死別拉我一起!」

黑玫瑰拉著黎軍長覺得這貨肯定是瘋了,你去砸門口這不是找死是什麼?

楊風可沒有毛小方那麼好說話,

「門不能砸不然我們都死定了。千萬別去惹他。我們去店鋪里,希望殭屍不敢靠近吧。」

抱著這樣的想法黑玫瑰帶著滿頭露水的黎軍長等人跑到陽神閣店鋪門口。

原來和他們一樣有著相同想法的人還真不少本來就不大的店鋪里擠滿人。

因為門口的糯米被掃了讓不少人家裡都有殭屍跑了進來,嚇得這些人不要命的離開家來到了陽神閣。楊風家裡肯定不會隨便讓人進來。

人多了會出禍事到時候處理很麻煩。因此楊風才會讓中叔將剩下的東西搬走商鋪的門不關,留下一條生路、被殭屍追的人進入店鋪內就會沒事。

「黎軍長!」

帶著一家人躲到店鋪來的周三元看到狼狽不堪的黎軍長。喊道,「黎軍長。好多殭屍快殺了他們,不然大家都會死的這店鋪太小了。根本塞不下那麼多人。」

你們能不能別見到我就說這話,咱們還能愉快的說話嗎?

黎軍長一張臉變得和鍋底一樣黑。咳嗽一聲自動忽略了周三元的話。說道,「大家不要害怕,我們就一起躲躲,躲躲其實我們沒多少人的。」

孩子都抱著女人站到貨架上去,這樣大家就能擠進來。

被人抽臉很不爽,但比較起來還是小命更重要,黎軍長果斷選擇無視厚著臉皮擠了進來,於是紫露閣店鋪真的就被塞滿了人。

先進入店鋪的人感覺自己快變成夾心餅,而外面的人還在使勁擠著就怕自己落在外面然後殭屍咬自己。

我擠!

我擠!

我拚命的擠!

「不要擠啊!」

裡面的人快哭了一些孩子被擠得哭了起來,終於有了點空間,所有人都躲了進來但只要繼續來人,肯定無法繼續擠。

「你們笨啊。不會爬到貨架上去嘛,那樣能塞很多人的!」

黎軍長大義凜然的教育他們,指揮他們爬貨架。

高冷老公太纏情 結果一群人齊齊搖頭回答道:「才不要貨架弄壞了誰賠錢?我可不想被楊師傅嫌棄。」

「對啊。要爬你們自己爬。」

我倒是想爬但是我進得去嗎?黎軍長鼻子都氣歪了。大喊道:「上去,女人和孩子上去,貨架的錢我來賠!」

「這可是你說的啊!」

黑玫瑰馬上就帶著小蝦米爬到了貨架上去,雖然不大舒服。但也好過被人擠在一起快被擠扁來的好吧。

一群女人和孩子爬上了貨架商鋪果然變得空曠起來。

一群殭屍跟著黑玫瑰和黎軍長等人到來老遠發出陣陣讓聽了後背發涼的恐怖叫聲,讓站在店鋪外圍的人感覺退不安全於是繼續擠。

看被擠得大罵有人被擠得嗷嗷大叫,可都這個時候人都是自私的才不管你是不是會被擠到。我的小命才是最重要的。

希望真的安全吧!

不然這麼多人擠在這裡殭屍包圍過來他們可就真的死定了,一個跑不掉有些人後悔進來了。

然而現在後悔也沒用,根本出不去,動手都很困難,擠得一點空隙都沒有甚至有些人爬到別人身上去趴著。

「嗷!」

殭屍越來越多,全部朝著陽神閣商鋪跳來。他們聞到黑玫瑰的氣味在這裡。

「吼!」

「滾!」

就在大家都點忑不安的時候,一頭三米高、接近五米長的大白狼從院子里跳了出來、沖著殭屍發出一聲怒吼。

隨著吃了不少好東西妖氣轉換成為靈力的二哈體型越來越誇張。楊風覺得持續下去這傢伙能變得和一棟樓那麼大。

「此乃主人地盤,任何不幹凈的東西禁止靠近!」

二哈身上妖王級別的氣息瀰漫出來讓一群殭屍遲疑了不敢靠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