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傭的聲音再次傳來,「小姐,早餐已經做好了,要端上來嗎?」

這樣也可以?

蘇眉抿了抿唇,想到自己還沒有接受記憶劇情,最好不要亂出門,應當趁著這點空隙解決了記憶再說。

「好。」謹防說多錯多,蘇眉一邊下床奔向房間里的衛生間洗漱。

女傭已經離開了,不一會兒就把早餐端到房間里陽台正對著的一個小圓桌,隨後退出房門,並且貼心的帶上門。

蘇眉也趁著洗漱的十多分鐘和吃早餐的時間搞定了記憶劇情。等她吃過早餐,換好衣服,已經是四十分鐘以後了。

跟往常一樣,由司機送往學校。

蘇眉猜的沒錯,自己的身份的確是壕無人性。

滿滿的瑪麗蘇風格設定,煌盛學院,一個富二代滿地走的貴族學校。學院內有三大校草,一朵高冷校花,一朵霸王花。

三大校草分別是脾氣火爆的歐陽殊、風流多情的向醇以及溫潤如玉的簡默。

一朵高冷校花名為楚辭,一朵霸王花便是蘇眉如今的身份,葉容令。

女主池秋以成績第一考進了煌盛學院,卻因為貧困生的身份而受人排擠。尤其是她不小心得罪了歐陽殊以後,全校的女生都欺負她!唯有那個看起來冷冰冰的高嶺之花楚辭,偶爾跟她說上這麼一兩句話。

久而久之,兩人便成了朋友。

而此時,三大校草之間秘密打賭,以捉弄池秋為樂。看誰能夠讓池秋對他們說一句「我愛你」,最終的目的也是想要看她出醜。

另一邊,作為全校有名的霸王花葉容令,因為看到了自己的心上人——歐陽殊對池秋的曖昧,明裡暗裡找了池秋不少麻煩。

在吵吵鬧鬧之間,歐陽殊發覺自己對池秋的感情並非表面這麼簡單,就在他要跟池秋告白的時候,楚辭搶在他之前跟池秋告白了!

歐陽殊崩潰了,沒等他想明白池秋為什麼跟校花楚辭百合,葉容令也因為歐陽殊的原因,變本加厲的迫害池秋。

最後,卻被楚辭各種打臉,並且在全校面前丟了人,被迫退學。

歐陽殊更慘,親眼見證了池秋和楚辭的狗糧,活生生被逼的完全崩潰。至於其他兩個出餿主意的校草,也被楚辭的家庭勢力搞垮。

你以為這是百合賽高?

不!

大結局的時候,楚辭來了一個大反轉。原來,他只是個資深女裝大佬,而已!

情纏首席:甜寵金屋小嬌妻 【別問我為什麼是屈原的楚辭,我只是覺得這兩個字拿來當名字也很不錯,不要糾結這麼多】 蘇眉覺得自己已經能夠承受很多了,沒想到原劇情的套路才是令人膜拜!

大學新生只需要去各個班級負責處報道就好。

葉容令是大一,但是因為煌盛學院又分為大學部和高中部。三大校草兩朵花的名頭都是由著高中部傳過來的,所以……她現在也僅僅是從高中部轉到了大學部而已。

為了保證自己的教學質量和師資力量,每年的招生,除了從高中部轉來的的學生,煌盛學院還會挑選來自高考的各區狀元,進行免學費學雜的福利誘惑,池秋便是這一屆的學生。

報到處的學姐幹部看到葉容令都是異常恭敬,更有甚者早早就已經給她準備好了資料,蘇眉只需要在上面簽個名字,就拿到了自己所在班級的第一手資料。

按照尿性,六個主角配角都是在這個班級里的,蘇眉一個個看著上面的基本資料,拿出手機撥打號碼,直接讓司機幫忙把書直接搬到車上拉回家,基本上就沒什麼事情了。

葉家距離學校還算近,所以葉容令並不是住校的。

正當蘇眉邁著小碎步在校園裡散步,晃晃悠悠的走路,不遠處的吵嚷聲讓她腳步一頓。

一聲聲歡呼浪潮,聲聲賽高,由遠至近,人群簇擁著,緩緩走來三個人影。

歐陽殊、簡默、向醇。

陽光下,涼風吹起蘇眉的裙擺,白皙的肌膚好似半透明的暖玉,散發著柔柔的光暈。

她的對面,歐陽殊一身漆黑帶皮的鉚釘衣,細碎的額前頭髮似乎有些不羈地向上翹,漂亮的星眸,硬氣的深棕色眉毛,高挺鼻翼珊瑚唇色,嘴角微微勾起的邪氣總有讓人沉淪的資本。

向醇最大的特點就是他的那雙桃花眼,眉毛偏長,似是深情,也最是多情。芙蓉如面柳如眉,這句話也許用的不怎麼準確,但是第一眼看去,也僅有描寫的驚艷感覺一般了。

至於簡默,溫柔向的暖男男配蘇眉看過太多,並不是說他不帥,只是蘇眉審美疲勞。當得一身清風朗月,撫得一春水漾蓮開。眉眼三分柔,七分暖,越看越入神。

只不過……

這三人都並非她的任務目標。

她的任務就是,把女裝大佬楚辭拿下。

「葉容令。」歐陽殊輕輕叫了她的名字,算是打個招呼,「好像,我們是同一個班級的?」

「真巧。」

葉容令的名聲與其他人不相上下,更有說得罪了三大校草也不要得罪了葉容令,畢竟葉家可是煌盛學院的大股東,全校最壕的女生,非葉容令莫屬。

而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是,真正的大boss,只有楚辭。

蘇眉掃過三人,背著陽光的笑容遠比陽光燦爛,她道:「是挺巧的。」

不知道什麼時候安靜下來的狂熱粉絲們,默默的咬著手帕準備觀看三大校草跟霸王花之間擦出的故事,而……

下一秒,蘇眉直接邁開腿走人。

這……劇情怎麼不太對?

不光是吃瓜群眾懵了,就連向醇和簡默都覺得不對勁。這個時候,也就只有歐陽殊一個人覺得正常了。

【有沒有覺得標題很文藝?兩朵花的花,楚辭的辭,葉容令的令,看出內涵沒】 以往,葉容令的目光總是追隨著歐陽殊。儘管沒有做出什麼特別明顯並且喪心病狂的舉動,但是明眼人都能看得出來,葉容令怕是早就喜歡上歐陽殊了。

歐陽殊神經大條不清楚,但是他的兩個兄弟卻十分明白,尤其是自詡「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的向醇,已經不僅一次的跟歐陽殊明裡暗裡的提示過了。

奈何歐陽殊總是不懂,向醇只得無奈。

但是今天的葉容令,是故作姿態還是其他?平日里若是能跟歐陽殊搭上話,葉容令總是想方設法的找話題拖延時間,那雙眼睛里的情意綿綿都快溢出來了。

第七妾 今天僅僅一句話,就這麼……乾脆的走了?

「我們也走了,還要去報道呢。」見兩人還有發獃的趨勢,歐陽殊抬起雙手各拍了一下肩膀,隔著一個暑假回來,還真有點不習慣。

向醇和簡默互相看了一眼,僅僅有他們才能明白的無奈,扯了扯嘴角露出兩個不同的微笑,向報到處走去。

……

「學姐,請問宿舍在哪?」池秋穿著路邊攤的幾十塊錢一身上下,忍受著報告負責處的兩個學姐異樣的目光,抿著唇詢問。

儘管她們兩人沒有開口諷刺,但是那種無聲的目光,彷彿把池秋渾身扒光了一樣不舒服。

「左拐然後直走,見教導處往後一層樓就是。」回答她的語氣都帶著絲絲的不耐。

池秋撇去內心的不適,輕聲道了謝,隨後轉身離開。

才走幾步,便聽到身後吵嚷著什麼,堪比簡單明星的熱烈,她回頭一看,竟是三個氣質迥異的男生,同樣走向她才離開的報名處。

池秋還沒走幾步,突如其來湧上來的一群女生推推搡搡,都希望能擠到三人的身邊去。

可是池秋是無辜被牽扯進來的啊!她要出去好吧!不知是不是因為場面太混亂的緣故,還是因為池秋「逆水而行」的顛簸。

一個推搡之間,居然就這麼把她推倒在地!

「啊!」

手也不知道是被誰踩了一腳,疼得池秋驚叫起來,眾人才微微散開,空出一個小圈。

池秋眼裡因為突然的疼痛冷吸了一口氣,沁出的淚珠水潤眼眶。她才站起來,發覺周圍的視線全都轉移到自己身上。

「你是誰?」歐陽殊偏頭看向尖叫的這邊,一個穿的極為樸素的少女正可憐巴巴的摸著自己通紅一片的手背。

池秋循聲看去,正是剛才三個男人之中的一個,正因為他們的到來,才引起這樣的騷動,害得她摔倒不說,還被誰踩了一下!

「我是新來的大一生。」池秋沒好氣的撇嘴,低下頭又小心翼翼摸著自己手上的地方。

可就因為她的語氣不對,周圍的女生看向池秋的目光也凌厲起來。

「你什麼態度!殊殿下跟你說話是你的榮幸!」不知道是誰在人群里叫了這麼一聲,其他人也跟著指責池秋了。

池秋原本就委屈,被話這麼一激,語氣更加不好了。

她憤怒地看向叫嚷得最凶的地方,一雙眼睛充滿了憤怒,「夠了!」 「受傷的是我!你們把我推倒,還踩了我一腳都沒向我道歉,哪來的臉指責我!」

她的聲音帶著憤怒和不滿,這群人里無論男女,她一點兒好感都沒有察覺到。反而從中恍惚以為這不是學校,而是追星現場!

難道,在外盛名傳遍四方的煌盛學院,就是這麼的糜爛和勢力嗎?

池秋深深吸了一口氣平復自己的心情,明明是如此狼狽的她,在歐陽殊眼裡,卻是倔強的特別。

他也知道對方什麼錯也沒有,但是她生氣的模樣,像極了從前他養的小貓兒,每次急了發出的嘶吼,渾身炸毛的模樣最是可愛。

故而……

原本開口說的抱歉,臨了還在嘴巴里轉個彎,帶著富家子弟的驕傲,「喂,你叫什麼名字?」

歐陽殊主動詢問池秋的名字,妥妥的讓池秋再次拉了一半妹子的仇恨值。

她們的眼光如果能殺死人,此時的池秋不知道已經死了多少次了!

池秋憤怒的轉過頭,目光落在造成混亂的罪魁禍首身上,帶著還未消下去的憤怒,惡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我憑什麼告訴你!」

殊不知,她的回答讓這群女生們更想弄死她了。

歐陽殊一聲輕笑,隨後將目光放在報名處的桌子上,修長的手指敲擊桌面,「我的報名資料都準備好了吧?」

兩個花痴學姐急急忙忙把資料拿出來,指著報名表上的一個空位道,「殊殿下,您只需要在這裡簽個名就可以了。」

歐陽殊快速簽了名字,學姐立即把資料遞給他。而這種特殊的對待,除了校草三人組和霸王花葉容令以外,其他人都是沒有的。

歐陽殊拿著資料,對比班級里的照片,翻了幾頁,嘴角弧度翹起來,「你叫池秋。」

這種明目張胆的趨炎附勢,讓池秋胸口上下起伏,差點兒沒氣暈過去。

她覺得自己在這裡遲早要被氣死,乾脆轉身就走!

見她要離開,這群狂熱的女粉絲怎麼可能讓池秋如願?心裡的記恨不知道埋藏了多深,嘴巴上還叫囂著對方不尊重殊殿下,竟然敢跟殊殿下作對等等的旗號,將她團團圍住!

「你們太過分了!」

池秋雙眼漲得通紅,恨不得動手打人。只是她明白自己如今的處境,就算動起手來,指不定這群人什麼事情也沒有,她反而會被教務處處分!

「你們在幹什麼?」

一個聲音瞬間打破了這個格局,讓所有人的目光都轉過去,隨後……臉色僵硬。

蘇眉就站在不遠處,身上精緻的連衣裙將她打扮的像是一個高高在上的公主。 婚久纏情:隱婚總裁夜夜來 儘管現在她身邊一個跟班也沒有,但是所有人都在她出聲詢問下默不作聲。

從而形成一個詭異的場面。

池秋悄悄看著這個出聲詢問的女孩子,從這群人的反應看來,對方的身份肯定有很大來頭。

原本以為是來解救她的,可是在猜想到對方身份以後,池秋又把這個想法拋之腦外。

不說她跟這個女孩子萍水相逢,就是以她對這個學校的初步認知,估計對方也只是路過好奇的問一下而已。 「欺負人?」

沒有人回答蘇眉,蘇眉偏了偏腦袋,露出一個人畜無害的微笑,自言自語的猜測。

她的眼神略過距離此處僅有三十米遠的楚辭,隨後又收回目光,在男主到來之前先來了一個英雄救美。

「歐陽殊,你怎麼這麼幼稚?」

蘇眉嗤笑一聲,大概全校女生里,她是唯二這樣跟歐陽殊說話以後還能安然無恙的人。

另一個特殊的「女生」就是楚辭,學校里總有流言楚辭的背景很大,但是因為這個校花太過高冷,並且「她」又明確說過自己不需要特殊對待。

所以報名處的學姐沒給楚辭準備資料,而楚辭若是跟歐陽殊三人對著干,也沒有人敢欺負楚辭的原因。

蘇眉突然的諷刺意味,讓歐陽殊隱隱青筋暴起,他知道對方指的是什麼,但是被對方的這種態度刺激道,讓他覺得自己丟了面子,歐陽殊有些氣惱:

「關我什麼事,又不是我動的手!」

蘇眉也知道不關他的事,但是如果她不出手給女主解圍,楚辭就要過來了,所以她只能攬上這件事。

「管好你的花痴們,否則我就要替你管管了。」

說著,蘇眉還惡劣的笑了一下,眼裡的躍躍欲試都已經快要寫在臉上,讓一群女生們頓時哄做鳥獸散,一刻也不敢多呆!

葉家大小姐可不是說著玩玩的,霸王花的名頭也不是吹出來的!她要是真想,那她們誰也跑不了!

相比追捧男神,還是先保護好自己的小命要緊!

池秋呆住了。

她沒想到對方這麼一個「身份可怕」的女孩子居然真的會幫她!儘管她嘴上沒有明確的說出來,但是池秋能夠感覺得到,如果不是對方,她今天或許就走不了了。

「謝……謝謝。」咬著下唇,第一次對自己認知的「趾高氣昂,囂張跋扈」的大小姐說出這兩個字,她總覺得有些彆扭。

可是不得不承認,對方的確是幫了她。

蘇眉難得地看了池秋一眼。

屬於女主的得天獨厚條件,池秋還是有點底子的。 且婚 只不過她身上的這一身廉價衣服和低馬尾生生把她的年齡拉老了。

若是精心打扮一番,不但能夠驚艷一方,還屬於越看越好看的類型。

「我不是幫你,」蘇眉義正言辭,「我只是看不慣這三個人的花痴粉太吵了。」

池秋又看了蘇眉一眼,見對方完全沒有把自己的道謝看在眼裡,心裡還是有些不舒服的。

果然……她跟這個學校的所有人都合不來吧。對方連自己的道謝都不接受,虧她還以為這個女孩子跟其他人不同……

不管池秋心裡怎麼想的,歐陽殊身旁的兩個男人不可抑制的笑了一下。葉容令說別人是花痴,她以為他們沒看出她對歐陽殊的情意綿綿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