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等了都有兩個小時了吧?她無聊得都在這裡打了一個小時的盹,何弘翰那傢伙怎麼還沒走過來?他這是幹嘛去了?

這麼久不見人,她有些擔心的往回走,一路走回去也沒見人,直到她走到從那副百獸圖還是沒見到人?

不會是因為她生他的氣就自己跑回去了吧?

於是又走進那畫里問一下那些人是怎麼回事。

「妹子,妹子,你出來一下,我有事想要請教你們。」

那隻跟她講過話的五百年老虎最先醒了過來回道「什麼事說吧!」

「那個,我跟他們兩個走丟了怎麼辦?」自己搞不定的事情她只好請教別人。

聽她說跟他們兩個走丟了母老虎就知道他們去了哪,驚訝的問「你們去了夢境?你們怎麼會走去那裡的?」

「從這裡出去后發現有好幾條路,也不知道要走哪一條路才能去到那個住在巷子里的湖上的所以也就亂走了一條道。」見她表懷誇張的接著問道「怎麼有問題嗎?」

老虎解釋道「沒問題,不管走哪一條只要走到盡頭都是混沌住的地方,只是你們選了一條最可怕的路,那條路名叫夢境,如其名,只要踏上那條路就會走進一個夢境裡面,那有著闖入者所有他部想要的畫面,如果沒有人去拉他們一把就會永遠都沉浸在那夢境里出不來。」

「那我怎麼沒事?」

「可能是因為你沒有立即想要的東西吧。「老虎也解釋不出所以然來。

「那我要怎麼找到他們?」

「這個很簡單,只要他們夢裡有你,你就可以進入他們的夢裡面。」

「好的,我知道了,謝謝親愛的,我現在要去找他們了。」

蘇心優沒有多作停留地與老虎道別趕緊走上那條路去,看能不能遇上何弘翰。

他們停留在這裡的時間太長了所以想要快點結束這裡回到她的孩子身邊去。

走了好一會兒沒有遇上何弘翰,難道是出了什麼問題嗎?

遇不到何弘翰也只好去找咆哥,看看他想要的是什麼。

其實她也很想知道自己心裡想要的是什麼,她有愛她的老公,有雙兒女,有媽疼還有公婆疼,也有自己的事業,這樣的人生對她來講算是圓滿了,唯一不爽的是老天爺給了她這麼圓滿的家庭卻讓她活在戰亂之中,如果是在那和平的現代,她有自己的公司,何弘翰有自己的軍隊,還有在家幫忙帶寶寶的婆婆,媽媽們,那才叫真正的圓滿吧。

她沿著山路走,走著走著竟然走到了咆哥的土匪窩?上次被捉去了一次,他的窩做得簡直是直接複製她的,弄得整個山寨就像是女人住的般。

他這女人特別多,他的手下也不像飛龍寨的都有著一身正義,他的可是都凶神惡煞的,唯一看起來和善點的就是那個他很笨他卻經常帶在身邊的年輕小伙。

跟咆哥有點像,都說是他的兒子,看下年齡咆哥四十五了,那男孩子二十齣頭,還真有可能是。

現在她算是出現咆哥夢裡嗎?

試著喊了一聲「周公,周老大你在嗎?」

不出一會兒周公帶著他的全副家當出現她的面前。

坐在那矮案上悠閑的品著茶。

「妹子,你找我是要解夢嗎?」

「你覺得我會在別人的夢裡解自己的夢嗎?」

「我看你就是不然你召喚我幹啥?」

「我想知道這是不是夢所以叫下周公便知。」

她也坐到他的桌子前拿起茶喝了起來。 鹿婉婷的一句:「我看,未必!」立即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

鹿婉婷趕緊示意大家放鬆:「吃飯吃飯,我的意思就是吧,青梅竹馬不見得兩小無猜。近水樓台更不見的可攬月入懷。清清心思單純哪有什麼心思去了解其他男人?更何況還是個學霸,哪有時間去想那些?任健不是姐姐說你,多心了啊。」

這一席話說的在場的人都明白了,尤其是任健,聽到鹿婉婷幫自己說話,更是美的心裡都開花了,連連恭維:「小鹿姐姐說得對,說得對。就憑清清這傻孩子,怎麼可能什麼亂七八糟的人的心事她都能去顧及呢?」

「你什麼意識?誰亂七八糟了?」姜宇文本來看到任健比自己優越太多心裡就不舒服,這次聽任健這麼說,頓時怒火中燒。

「宇文,好好吃飯,任健就這德行,嘴巴特欠,有時候我都想揍他。慢慢就習慣了啊。吃飯,吃飯,阿姨做的湯圓真好吃,來宇文,吃個螃蟹清清火。」舞清清趕緊站起來安撫姜宇文。

姜宇文也知道順坡下驢的道理,趕緊滿臉堆笑:「謝謝清清,還是你最了解我,知道我就喜歡吃梭子。」

清清爸爸媽媽也不糊塗,這幾天光看這情形也明白了個大概。他們當然知道,清清畢竟到了情竇初開的年紀了,任健昨天還讓人幫他提親,對清清又這麼主動熱情,明眼人都看得出來,任健對清清的心思非同一般。況且任家帶來的禮物,一看就知道不是任健親自準備的,必定是家人為他準備的,或許任家有可能是在炫耀家底,也有可能是實打實看上了清清也說不定。

清清爸爸趕緊打圓場:「大早上都吃好喝好,一會兒我還得上班,你們慢慢吃,我就先走了啊。清清媽媽,給孩子們多添菜,鍋里還有還有啊。」

清清媽媽說:「你放心吧,我知道的。路上注意安全。」

「叔叔我開車送您。」任健抓起紙巾一抹嘴巴就跑進房間取車鑰匙。

「不用不用,我單位離得近,坐公交很方便。」清清爸爸堅決不用。

可是任健已經拿著車鑰匙出來了:「既然不遠何必坐公交還得等,我送您。」

顧少追妻:女人乖乖復婚吧 清清爸爸只好點頭答應了。兩人換鞋出門,不認識的人還以為是一對父子一般。

姜宇文傻愣愣地坐在餐桌旁,他怎麼也沒想到任健這麼快就對舞清清的家人下手了。剛才進門見任健給舞清清爸爸打下手,他只是覺得任健是獻殷勤,可是任健那麼自然地站起來就去取車鑰匙,這種比條件反射還厲害的自然本能,讓姜宇文徹底慌了。

舞家向來與姜家關係不錯,姜宇文的媽媽時常在家裡說如果將來能娶到像舞清清這麼乖巧的女孩做兒媳婦就好了。姜宇文聽在耳朵里卻牢牢地記在了心裡,舞清清不但學習好,長相更好,人聰明,單純又善良,從小到大他們一個學校出來的,從來沒有聽說舞清清半點緋聞。即使上了大學,姜宇文也覺得沒有女孩能比得上舞清清的,直到剛剛看到了穿著不一樣的鹿婉婷,他的心才動搖了。但是任健這種挑釁,讓一直勝券在握的姜宇文犯了嘀咕,難道舞清清真的看上了任健?要不然為什麼會把他帶回家?

任健和清清爸爸走後,其他人也快速吃完,舞清清和衛肖肖收拾了碗筷,姜宇文殷勤地幫著收拾了餐桌,大家餐后聊天一切順其自然。

任健載著自己認定的岳父大人,穩穩噹噹地開出了小區大門。清清爸爸讚許:「車技不錯,這麼年輕就有這麼好的技術難得。」

任健笑了笑:「叔叔您過獎了,我拿駕照也沒幾年。」這話說的很謙虛,很低調,清清爸爸也很受用。

「我都五十多歲了,去年才拿到駕照,還不敢上路,你這麼謙虛我這老傢伙就無地自容啦。」清清爸爸哈哈大笑起來。

任健問:「都拿到駕照了怎麼不買車?」

清清爸爸的笑聲隨著這句話戛然而止:「呵呵,不怕你笑話,我這輩子沒什麼大出息,就靠著上班拿點死工資,這把歲數了還只是個副科級小幹部,加上這些年我和清清媽媽連續生病,清清又上學,家裡沒什麼積蓄。」

任健意識到自己唐突了急忙道歉:「對不起叔叔,我沒想過您家裡會如此艱難。」

清清爸爸笑笑:「不過我有個好女兒,很爭氣,上了大學各科成績依然這麼優秀不說,居然還創出了一番事業,這一年來,多虧清清給家裡的幫襯,要不然,連這個程度也沒有。」

任健知道一個男人對另一個男人如此敞開心扉地暴露自己內心的脆弱會是一件多麼艱難的事情,如果不是出於對對方絕對的信任,他是絕對不會如此坦白的。

但是任健也不知道,這是舞清清爸爸對他的一次考驗,岳父家的經濟條件與你們家相差甚遠,而且很有可能將來成為你們婚後的負累,這樣的家庭,你能接受嗎?你的家庭能接受嗎?任健還年輕自然想不到這一層,只覺得清清爸爸是信任自己。

「叔叔,對不起,我沒有別的意思,也沒想到家裡會這麼困難。不過以後我一定會和清清一樣好好照顧您和阿姨的。」任健說出這話的時候心情有點沉重。

「哈哈,小夥子,有些話別說的太早。清清將來照顧我們無可厚非,你又為什麼照顧我們呢?」清清爸爸朗聲大笑。

「我,我就……」任健頓時語塞,是啊,為什麼?他自己也糊塗了,為什麼這個問題會這麼難以回答。

清清爸爸說:「我單位就在前面路口右轉一百米左右就到了,剛剛我也只是和你開個玩笑,別當真。謝謝你送我上班。平生第一次這麼闊氣地上班呢。好了停車吧,讓單位人看到了我解釋不清。」

任健沒想到清清爸爸會對這個事情如此抗拒,只好遵命在路口停下車,清清爸爸下車走著去了單位。

看著清清爸爸並不挺拔的背影,任健心裡開始犯嘀咕了,他到底是什麼意思? 衡惟慕清 難道是生我氣了?還是我哪句話說錯了? ?「你不是混沌神雷之體,需要藉助雷晶才能使用神雷,我用一枚雷晶換一朵火焰,你看合適嗎?」張無極說著,手指一彈,一塊比指甲蓋還小的銀白色物體飛至。

凌天伸手接了,此物極為純粹,像是銀子和舍利的混合體,一股雷電的毀滅氣息散發出來,道:「雷晶是什麼?如何使用?」

「雷晶是混沌神雷受空間之力影響而產生的東西,煉化雷晶后,就能以靈力催動雷晶中的混沌神雷,神雷消耗完畢后,經過一段時間,雷晶中會生長出新的混沌神雷,」張無極解釋道,「這雷晶是宇宙之物,能吸收天地之氣,不斷蓄積神雷,而且隨著時間流逝,雷晶還會緩慢增長,不過這增長是以千年為單位計算的。」

凌天控制那一小朵天鳳冰焰緩緩飛向張無極,張無極不敢觸碰冰焰,用混沌神雷將冰焰團團裹住,然後才小心的收入一個玉匣中。

與此同時,凌天手上冒出一道天鳳冰焰,開始煉化雷晶。

「道友現在就開始煉化雷晶嗎?這雷晶沒有幾天的工夫,可煉化不了的。」張無極好心提醒道。

見凌天悶頭煉化,不理會他,張無極微微搖頭,道:「這雷晶中蘊含狂暴的混沌神雷之力,雖然只是一小塊,也非人體能承受,道友如果把雷晶收入體內,久而久之會受暗傷,最好還是放在儲物袋內,需要用時再拿出來。」

「多謝了。」凌天一邊煉化一邊道。

「我還有一個問題,這冰焰叫什麼名字?」張無極道。

「天鳳冰焰。」凌天道。

「好美的名字,怎麼從來沒有聽說過?名字和天鳳火差不多,但又完全不一樣啊。」張無極奇道。

「沒聽說過正常,因為這冰焰前幾天才剛剛誕生,此焰是天鳳火與冰之靈在機緣巧合下,融合而成的,在下獨家擁有,哦,現在又多了一個張宗主。」凌天道。

「原來如此,道友得了一場大機緣啊。」張無極感嘆,又道:「你不好奇我拿冰焰做什麼嗎?」

「既然給你了,你想做什麼都行。」凌天道。

「我雖然天生能控制混沌神雷,但神雷多了,身體也無法承受,需要改造肉身,而這冰焰有很大幫助,道友得了這雷晶,也務必小心神雷對身體的傷害。」張無極道。

「多謝。」凌天道,此人雖然有些婆婆媽媽的,倒是一片好心。

就在這時,凌天握住雷晶,靈力一輸,一道拳頭大小的銀白色電弧急射而出,嗤啦一聲,在地上擊出丈許大坑。

張無極目瞪口呆,煉化雷晶才能釋放混沌神雷,也就是說此人已煉化成功?這也太快了吧?

「張宗主說隨著時間流逝,這雷晶能增大,也就是釋放出來的混沌神雷會越來越強?」凌天道。

「理論上是這樣,但至少要千年的時間,雷晶才會增大一丁點,道友至少要晉陞到靈嬰境,才有足夠的壽命看到這一刻,而且雷晶是吸納天地之氣,自行生長,沒有任何辦法加速這一過程的。」張無極道。

「原來如此。」凌天面無表情。

「道友還沒有加入過任何宗門吧,如果有興趣,歡迎來先天宗作客,這是我的信物,到了先天宗,憑此物可直接見我。」張無極態度友善,說話間又拋來一塊玉牌。

凌天道謝接了。

見凌天一副冷淡的樣子,張無極也識趣的告辭了。

奶爸兵王 凌天回到屋子,準備整理一下物品,然後開始煉化八門金光境。

見樓惜花的儲物袋中還有幾個丹藥瓶,便都拿出來,想要轉移到專門存放丹藥的儲物袋中。

咦?這是什麼?

凌天發現其中一個丹藥瓶有些古怪,瓶內不是丹藥,而是一些液體,瓶底還貼著一張小紙條。

凌天拿起紙條,只見上面寫著「清靈明目水,山南東林鎮羅家,一滴,十萬純陽丹。溪國慕容世家,兩滴,二十二萬純陽丹……」似乎是簡單的記賬。

凌天好奇的打開瓶子,裡面還剩下小半瓶綠色液體,清香撲鼻,散發出一股清靈之氣,令人心神為之一震。

這小半瓶有十來滴左右,這叫清靈明目水的東西,小半瓶就價值一百多萬枚純陽丹。

凌天思索片刻,倒出一滴清靈明目水,滴在眼睛上,一股清靈氣息頓時包裹雙目,深入大腦,直透元神,全身為之一爽。

凌天閉上眼睛,全力煉化此水的藥力。

不久后,凌天緩緩睜開眼睛,發現目力神識都增強了不少,憑窗望去,就連數裡外的樹葉形狀也清晰可見。

怪不得樓惜花的神識如此強大,除了天生妖瞳之體,和這清靈明目水也有很大關係。

凌天毫不猶豫,把剩下的清靈明目水全部塗抹在雙眼中。

半個時辰后,凌天發現自己的神識提高了數倍不止,淡淡的神念釋放出去,陳家內部的情況纖毫畢現。

窗外大樹下兩棵草中間一個指甲大的凹坑裡,一隻螞蟻正在爬動。

數道圍牆之外,苦竹愁眉苦臉,在院子里走來走去,幾次看向牆頭,卻不敢逃走。

大廳內,陳慶之正和陳家五老商議下一步對策。

凌天收回了神識,估計自己現在的神識強度,比抱丹境後期還要強大得多。

「不要想逃跑,我念頭一動就能要你性命。」

苦竹正在院中踱步,突然之間,凌天淡淡的聲音直接出現在他的腦海中。

苦竹嚇了一跳,這是神識傳音,凌天的神識能發現他,他卻發現不了凌天,此人的神識真是強大的可怕,頓時再也不敢起逃跑的心思了。

凌天盤坐室內,八門金光鏡圍繞他身周飛舞,天鳳冰焰也分成八朵,開始緩緩煉化。

兩個多時辰后,這件上品法寶也終於初步煉化完畢,勉強能使用了,要完全掌握,需要以天鳳冰焰煉化更長的時間才行,不過凌天沒時間了。

他把八門金光鏡收入儲物袋中,然後把混沌雷晶拿了出來。

凌天的神識沉入腦海,大大的手機屏幕浮現出來。

原本灰暗不清的手機左上角的時間欄,已變得明晰無比。

因為凌天精神力的增強,手機的新功能終於開啟了。

凌天按捺住激動的心情,開始摸索時間欄的用法。 任健以為舞清清父親不肯讓他送自己到單位門口,是因為自己說錯話了。其實任健只是沒有明白一件事,父親對女兒的愛永遠是無法用任何一種尺度來度量的。清清爸爸當然知道任健的心思,可是沒有哪個父親願意將自己含辛茹苦呵護大的女兒平白無故送給別人,拱手讓人。這種剜心割肉的痛,只有父親才懂得。

從舞清清家到清清爸爸單位,總共不到十分鐘車程,返回的時候,任健卻開得很慢很慢,一路上他都在思考清清爸爸到底是什麼意思?他和舞清清之間到底能不能得到清清父母的祝福?

真香定律:茶小騙的騙夫攻略 等到他再次回到舞清清家裡的時候,鹿婉婷都已經走了,姜宇文還在,和舞清清衛肖肖三人正在鬥地主。

清清媽媽給任健開門的時候覺得任健並不是很開心問:「阿健,你去哪裡了?怎麼這麼久才回來?」

任健趕緊撒謊說:「路上遇上兩輛車碰一起了,耽擱了一會兒。」

「那你沒事吧?」清清媽媽關切的說。

「沒事,阿姨您放心,我這不是好好的嗎?」任健故作輕鬆地笑笑,走到了正在打牌的三人跟前,「玩什麼呢?我也來。」

三人齊刷刷抬頭,這一抬頭不要緊,嚇得任健小心臟驟停了三秒鐘!

「什麼鬼?!」三人臉上都貼著花花綠綠的紙條,看起來既滑稽又可笑。

「輸了就貼一張,你也來?」舞清清問。

「必須來!我瞅瞅你臉上幾張?哎呀舞清清你太丟人了居然貼了五張?衛肖肖呢?也五張!姜宇文不厚道了你,欺負小女生?」任健指著臉上已經飄了七八張紙條的姜宇文說。

「哪有?」姜宇文哭笑不得。

「來來來,我也來,玩什麼?就不信了欺負女孩子你。」任健搓著手加入了戰局,暫時將不快拋諸腦後。

清清媽媽提著包包出門了,她還要去逛逛街跳跳舞,買買菜,家裡就暫時交給這些小年輕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