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太神異了,懸浮在那裡,化為了正常大小。呈黃金色,內部蘊含了諸多詭異的符文,一眼看去,連心神都要被吸引了。

大茶壺看到了魯班魔裝,初始的時候還是有些不屑:「以你現在的修為,這玩意兒其實左右不大……卧槽,不對勁,這有點像……」

七彩天雞也驚呆了,看向大茶壺,而後二人異口同聲:「媽的,這不是傳說中的進化裝甲嗎?」

洪錚一愣:「什麼玩意,不就是魯班魔裝嗎?」

「不是,不是,我示範給你看。」七彩天雞激動了起來,化為一道光芒,沖向了魯班魔裝,整個身軀落入到了其中,神力湧入到了其中,催動了戰甲。

「你先看好,目前這是自我進化,可進行三種形態,終極形態,殺戮形態,爆裂形態。」七彩天雞說道。

伴隨著他神力催動,戰甲發光,他身軀極速放大,戰甲如波紋一般融入到了他的身軀上,消失不見。而後,他身軀變了,化為了山嶺一般大小。全身的羽毛都呈七彩色,氣息迅速的攀升,眨眼間就邁入到了大成聖王中期的修為。

他形體大變,化為了一尊鳳凰一般,拖出了長長尾羽,七彩絢爛一片。尾羽上還騰起了火焰,雙翅展開,拍擊間,有著天崩地裂之景。

「終極天雞形態,這是我的下一個形態,再看我的殺戮形態。」七彩天雞說道,身軀再變。全身的羽毛開始了金屬化,每一片羽毛都如同刀劍一般,錚錚而鳴。鳥喙更是彎彎曲曲,如同鋼鉤一般。一雙爪子能穿金裂石,輕易抓碎了虛空。

此刻的他凶焰滔天,化為了一尊蓋世凶禽,似太古巨獸復甦,大成聖王巔峰的氣息釋放。

「再看看我的爆裂形態。」他身軀再次一變,這一次是不斷的縮小,眨眼間化為了八尺身高。鳥頭人身,背負一對劍翅,血氣沖霄。雙臂上出現了無數的圖騰紋路,關節處還分離出了尖刺。他一拳轟在了虛空中,差點將這片小世界給擊穿。

「這是自我進化的三種形態,每個人穿上,都不一樣。」七彩天雞說道。

「試試趨同進化給我看看。」洪錚心中也非常的驚駭,眼中光芒大放。如果這種玩意兒能量產,洪家眾人人手一件,那麼多可怕?

「大茶壺,你過來,趨同進化吧。」七彩天雞說道。

大茶壺沖了過去,化為一道光芒,融入到了七彩天雞的身軀中。二人本就是蓋世高手,合在一起,差點就攀升到了半步大帝的修為,只差那麼一絲。

形體也變的更加的神武,還是七彩天雞爆裂形態的模樣。

「與人形生靈趨同進化不明顯,大妖與大妖之間,那才叫可怕。」七彩天雞說道。

「我穿上試試。」洪錚說道。

七彩天雞隨後退了出來,氣喘吁吁的,顯然催動這進化裝甲對他來說負荷很大。洪錚將戰甲穿在了身上,神力催動了符文,頓時,洪錚只感覺全身的一處孔竅被打開了,噴薄出了一縷乳白色的仙氣。他背後的十二對羽翼燃燒起了聖潔的火焰,聖光籠罩了他。大道梵音閃現,讓他此刻就如同仙一般。

「趨同進化成……仙了嗎?」大茶壺怔怔的看著。

「那是一道仙氣嗎?」七彩天雞也被震驚了,「混沌熾天使。」

此刻的洪錚,離半步大帝,也只有一步之遙! 第八百九十九章完整的小世界

洪錚懸浮在那裡,氣息聖潔強大,全身爆發出的光芒能凈化世界一般。諸天萬界的陰邪都無所遁形,被驅除一空。背後十二對羽翼揮灑光雨,星星點點的一片。心中更是浮現出了諸多感悟,眼眸平靜。尤其是背後被打開了一道竅穴,一縷極其稀薄的霧氣從那個孔竅中噴薄出來,繞體而轉。

那是……仙氣!

雖然極淡,但卻真真切切的存在。

這是一種恐怖的自我進化,若是再來一尊祖血大妖,洪錚能與他一起合體在一起,進行趨同進化,加持自身神力。這就是進化裝甲的恐怖之處。

這種情況只維持了百個呼吸左右的時間,洪錚便退回到了原本的形態。趨同符文太玄奧,稱之為仙之符文也不為過,催動起來非常的損耗神力。以洪錚的八段體,也不能長久的催動。

「另外兩種是什麼?」大茶壺問道。

仙書之石上共記載了三種仙術,僅僅是趨同符文,就已經恐怖到了如此的境地。

洪錚思索了一番,隨後開口:「有一種自我進化的神通,如果我猜的沒錯,那應該就是趨異進化的符文。比趨同符文更加的玄奧,還有一道,乃是一種提前打開仙竅,修鍊出仙氣的方法。這兩種都太玄奧,一時半會間也難以參悟,只能慢慢的探索了。」

大茶壺點點頭,正準備說些什麼的時候,忽然感覺到了一股異動:「因果體有異動了。」

洪錚也感覺到了因果體剛剛跨出了天機界,但隨後又飛快的退回到了天機界內,隱藏了起來。這讓洪錚與大茶壺有些琢磨不透,不明白這傢伙到底想要幹什麼。

與此同時,六界王孔飲溪正坐在天機大殿中,冷眼看著仙書之石。忽然,他猛然起身,抬頭看向天空,臉上露出了恭敬之色。

因為他的頭頂上方出現了一輪黑洞,而後從黑洞中降落下來一道金燦燦的紙張。同時有驚天動地的氣息從其中流轉而來,幾乎能將天地都碾壓的碎裂。整個天機界都是在顫抖著,似乎在迎接某種神靈回歸!

八界王的氣息!

也就是天機大帝的子嗣,降臨在了天機古界內。

金燦燦的紙張上傳來了冷漠的聲音:「孔飲溪。」

他真身並沒有前來,但僅僅是一縷氣息,就幾乎壓的孔飲溪喘不過氣來。八界王天機帝子,快要成帝了。而且因為積攢了三個紀元,熔煉了八個世界的緣故,一旦成帝,每個世界都能夠成為一道仙竅,噴出一道仙氣。一旦成帝,將直接超越帝蒼玄等人!

這就是界王成帝與普通成帝的可怕之處!

「主人。」殺伐果斷,凶戾殘暴的孔飲溪感應到了八界王的氣息,半跪在地上,一動也不敢動,滿臉都是恭敬之色。

「我正在趕往一個黑暗的世界,那裡有帝法的存在,還感應到了天魔大帝與天缺老人在復甦。我需要去搶奪帝法,暫時回不來。但我感應到有一個完整而完美的小世界出世了,即將落入帝落大沼澤,你去截取過來,等我回來交給我。」天機帝子冷漠的聲音傳來。

「是,主人,定不負使命。」六界王孔飲溪眸子大放,心中極其的驚喜。一個完整而完美的小世界出世,這意味著什麼?

意味著如果天機帝子歸來,融合了這個小世界,並且搶奪帝法成功,他將能直接成為第二個天機大帝。從此天上地下,唯他獨尊!

「準備,目標,帝落大沼澤!」六界王吼道。

仙書之石的旁邊,還有三個六界王睜開了眸子,對視一眼,均是看到了對方眼中的殺機。南國有四個六界王,三個七界王,三個八界王。

也只有三個八界王,天機帝子,玄機帝子,因果帝子。

這四個六界王,一人是散修,另外三人都屬於這三人的陣營,彼此間也是對立的。

一個六界王獅頭人身,肋生雙翅,腹部中有六道虹光閃爍,六界王獅鷲大帝。雖然只是半步大帝,但已經給自己冠上了大帝之名。他是因果帝子的奴僕,也非常的強大,與因果體素來不和。

此刻,他也到了因果帝子從無盡遠外傳來的消息,一個完整且完美的小世界出世了。從混沌中飄出,結出了一個金丹投影,將落於帝落大沼澤。

站在他旁邊,是一個千手魔族,形如一尊佛,但通體漆黑一片,魔氣滾滾,同樣是一尊六界王。千手墮落佛,玄機帝子座下的人物,也是三個紀元前的強族。

還有一個是散修,無人知曉是什麼種族的,全身包裹在血色火焰中,非常的熾盛,只能夠看出人形輪廓。

千手墮落佛猛然自仙書之石下站起,化為一道光芒,破開了空間,趕往了帝落大沼澤。

南國現存的諸多大帝也是復甦了,眼中出現了神光。尤其是帝馱天,帝蒼玄等人,亦是準備趕往帝落大沼澤,摘取這個小世界。他們誕生在本紀元,不懂得如何熔煉小世界。但完整的小世界,一個紀元都不一定出現幾個,一旦出現,他們也不會放棄。若是熔煉到了身軀中,可化為一道仙竅,增加一道仙氣。

但帝馱天等人剛剛準備前行,從帝土中傳來了一道蒼老的神念:「完整的小世界出世,機會就留給小輩吧,我們就不參與了。」

帝馱天身軀一頓,看向帝土的方向,臉上出現了些許的恭敬之色。因為開口之人乃是一尊古帝,上個紀元就已經成帝的存在。

「是,琴帝大人。」帝馱天說道。

南國一時間沸騰了起來,不少的本紀元帝子,大成聖王,還有古帝子,天賦生靈都動了起來,趕往帝落大沼澤,摘取這一枚小世界。

無盡的虛無深處,洪錚本尊盤坐在懸空燈上。此刻,他瞳孔分裂成了六瓣,施展出了六瓣魔花瞳,以一個屍身的角度觀察整片的天地。

忽然,他身軀一震,因為在他的視線中,天地灰濛濛的一片。在無盡的灰濛濛中,他看到有一個小世界自混沌中浮現,然後爆發出了無盡光芒,各種法則交織,投影開始顯化,化為了一個拳頭大小的金丹。 第九百章帝落大沼澤

一個小世界的投影,與當初的萬竅仙巢一樣,得到了這個世界種子,等於就完全的掌控了這個小世界!他心中一震,仔細的看著那金丹,也就是小世界種子。它金燦燦的一片,攜帶無上威力,破開了虛空壁障,飛向了遠方,那個方向,是南國的一處最大的放逐區。

「帝落大沼澤。」洪錚眸光一閃,當初他在南國中待了近十年,對南國的方位已經非常的清晰。想到此處,他立刻叩開了神域晶體:「熾天使分身,一個小世界化為了金丹種子,飛往了帝落大沼澤!」

「小世界種子,得到會化為界王!」熾天使分身說道。

洪錚本尊眼中出現了明亮之色:「什麼界王?」

熾天使而後將所看到的一切傳給了本體,洪錚看完后,眼中的明亮之色越來越濃:「掌握了一個小世界,就能化為界王嗎?」

「是的,我看到的就是如此。」熾天使分身說道。

「那麼,你得到這枚金丹種子,你就能化為三界王了。」洪錚本尊說道,熾天使分身一愣,而後猛然反應過來,他是洪錚的分身,與洪錚心念相同。

萬竅仙巢也是一個完整的小世界,神域晶體也是一個小世界。而且神域晶體乃是他融合斗戰神王符文交織出來的世界。若是投影顯化,交給熾天使,那麼他就是雙界王了。

「一個世界能化為一個仙竅,以後能噴薄出一縷仙氣……」洪錚心中沉思,「他們都在爭奪小世界,藉助外物。如果我自己在體內開闢出一個小世界,會怎麼樣?」

想了想,他說道:「放開心神,我將萬竅仙巢給你,再將神域晶體剝離出一絲的法則,交給你,讓你化為雙界王。以後你就向著界王的方向進化。而我,則是全力衍化自己的世界。」

「神候身,帝器金人,真龍身,人皇身,熾天使分身,報告你們的方位,上傳你們最近的領悟。如果接觸到了空間規則,竭盡衍化,全部傳入到神域晶體中。」洪錚說道。

「我接觸到了空間帝法。」正在任脈大世界中與天缺老人,天魔大帝搶奪帝法的神候身首先傳來了神念。而後,一道感悟洪流沿著神域晶體,貫穿到了他的眉心中。使得他眉心發光,照亮了整個虛無。

「我也接觸到了一點,那是遠古天龍皇的傳承記憶。」真龍身已經進入到了無垠的宇宙深處,不斷的靠近著遠古天龍皇的炸碎之地。

同一時間,熾天使分身眉心也是在發光。一枚金丹虛影沖了出來,落入到了他的腹部中。那是神域晶體的投影。下一息,萬竅仙巢徑直的衝出,出現在了熾天使的手中。

他煉入到了體內,在腹部中化為了兩道環形光芒,不斷的叩擊著他身軀中的兩個大穴!只要境界足夠,就會打通兩個仙竅,噴薄出仙氣。

熾天使的氣息再次提升一分,兩道環形神光非常的神秘,有各種異象不斷的在衍化。神藏之門噴薄出了大量的神力,落入到了他的世界中,儲存著神力。

「兩處仙竅一旦打開,我再將仙書之石上的熔煉仙氣之法領悟與推演完畢,將會提前修鍊出兩道仙氣,到時候我就是大成聖王第一人,甚至是半步大帝第一人。」熾天使眼中出現了明亮之色。

「走,去往帝落大沼澤。」熾天使分身說道,「那裡出現了一個完整的小世界,所有的界王,大成聖王,古帝子,天賦生靈,必定會趕往那裡,將會是一場龍爭虎鬥。」

「可是你會是六界王的對手嗎?」 我真的長生不老 大茶壺問道。

「甚至出來幾個三界王,四界王,都能夠殺你。」七彩天雞也說道。

「無妨,暫時不會是對手,但給我時間,不需要多長,六界王不會是我的對手。」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洪錚說道,眼中殺機爆閃。

「等等,你是誰帝落大沼澤?」大茶壺一愣。

洪錚道:「是的,一個完整而完美的小世界種子將會落於那裡,那裡的情況,你知曉多少。」

「百帝戰場之一!」大茶壺眼中出現了驚色,「從三個紀元前開始,共有一百尊大帝在那裡發生過大戰。甚至東皇太一,白帝少昊,青帝太無,都在那裡爆發過大戰。那裡也隕落了不少的大帝,將那裡化為了一片大沼澤,整日被迷霧遮籠,根本看不清裡面有什麼。半步大帝進入到那裡都有可能隕落,非常的神秘。

「去看看,那裡很有可能有帝法存在。」七彩天雞道,「大帝征戰之地,多詭異,但也多造化。」

一行三人從另外一個方位出現,避開了六界王孔飲溪,趕往了帝落大沼澤。三人在虛無中不斷的穿梭著,一邊感應著因果體,一邊前進。

相隔九百萬里,洪錚幾人就遙遙的看到了天際盡頭出現了血色的大地,蔓延不知道多遠,呈一條直線。這也是南國最大的放逐區之一,半步大帝都不敢輕易的涉足,傳說裡面很有可能有帝鬼的存在。也就是大帝隕落後,神念魔化,不入輪迴。渾渾噩噩的遊盪在那裡,永不停歇。

它太浩瀚了,單單是邊緣處,方圓就有百萬里。外圍地帶,就已經被迷霧遮籠了,根本就看不真切裡面的情形。不時有光芒閃爍,沖向了帝落大沼澤深處,沒入了進去,消失不見。另外一個方向,虛空中有幾十道霞光,交織在一起,一同落入到了其內。

那正是天機界內的界王,集結在一起,浩浩蕩蕩的一片。氣息交織在一起,將整片的天地都快打的崩塌了。

南國諸多底蘊都出動了,這是最精銳的那一批人。

洪錚還看到了嚙天妖,他一個人,遠離了諸多界王。在其三千裡外,修羅利刃天遙遙的鎖定了嚙天妖,時刻準備著出手。但嚙天妖逃命的本事非常厲害,幾個呼吸間就沒入到了迷霧中,消失不見。

半刻鐘后,洪錚也沒入了進去,消失在了蒼茫迷霧中。一進入到此地,洪錚只感覺到了一種頭暈目眩,想嘔吐的感覺傳來,同時,一股殺機鎖定了自己。 第九百零一章斬利刃天

洪錚轉頭看去,只見一個界王以神念牢牢的鎖定了自己,正是修羅利刃天。他邁步向洪錚走來,冷笑著說道:「熾天使,好久不見了。」

嚙天妖的身軀自遠處浮現,驚恐的看著這裡。

「嚙天妖,要不要回來進行趨同進化,這樣你二人才有勝算啊。」修羅利刃天冷笑著說道,緩緩向洪錚走去,腹部中的兩道環形光芒閃爍發光,展現出了他那雙界王的實力。

界王的境界雖然也是大成聖王,但有兩個世界的加持,可發揮出超強戰力。甚至能發揮出帝器本體五成的實力,能瞬間秒殺本紀元普通大成聖王。

修羅利刃天在三個紀元前就是熾天使的宿敵,此刻居然放棄了嚙天妖,直接奔襲向洪錚,要將他橫斬在此地。

嚙天妖搖搖頭,看著洪錚:「你自求多福。」

而後他身軀一閃,轉身消失在了迷霧中,剎那間遠去。

「好了,可以把你這種蟲子給解決掉了。想不到我掌握了兩個小世界吧,是不是很驚喜,是不是很意外?」利刃天說道,笑容漸漸的猙獰起來。他通體發出了成片的烏光,直衝蒼宇。背後黑色的符文如海一般,在無盡的符文之海內,衝出了一尊尊黑色凶禽,鋪天蓋地的向洪錚衝殺過來。同時手掌拍出,掌心發光,兩股世界之力交織在一起,化為粗壯的藤條,似龍蛇交織在一起,全力攻殺。

洪錚面色漸漸變的冷漠:「我很好奇,你哪裡來的底氣要橫斬我。」

「來自界王的底氣!」利刃天喝道,快速逼近,手中的殺招更加的兇猛了。

「你看看這是什麼?」洪錚全身爆發出了雪白的聖光,十二對羽翼倒飛衝天。他的四肢一展,腹部兩道環形神光璀璨驚人,吐出了萬丈長虹,完整的世界之力壓蓋天宇。將蒼穹都壓的快要坍塌了,方圓百萬里的地域都是在震顫著。大沼澤上,血紅色的泥土翻滾著,差點崩裂了。

「雙界王!」修羅一愣,面色隨後變的難看至極。

洪錚雙臂展動間,十二對光明羽翼聖潔到了極致,發出的凈化之光橫掃,將修羅的攻擊全部打的崩滅。二人靠近,對轟了一記。

轟的一聲巨響,這方天地一下子爆炸開來,霧氣翻滾著。

界王之威釋放開來,引得帝落大沼澤中的眾人不斷的側目,但卻無法看清楚這個方向。

「有雙界王在大戰。」六界王孔飲溪看了一眼,金色的眸光洞穿虛空,但卻無法穿透層層的迷霧。而後,他不再多想,不斷向帝落大沼澤深處衝去。

洪錚化為了界王之後,對熾天使的天賦神通領悟的更加透徹。

「修羅九變,陰森鬼蜮。」利刃天一聲大吼,腹部發光,一道環形光芒沖了出來,鋪展在虛空中,將此地截斷,成為了一個獨立的空間。

如同傳說中的地獄一般,大地面裂開,岩漿奔騰翻滾,禁錮了洪錚與大茶壺三人。

洪錚只感覺陷入到了泥沼中,寸步難行。但是他也不在意,化為了一道潔白聖光,施展出了無相體的神通,直接消失在了原地。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靠近了他的身前。

洪錚的身軀在利刃天的眼中極速的放大,四目相對間,洪錚很明顯的看到了他的眸子在極速的收縮。

「想走,遲了。」洪錚淡淡的說道,兩股世界之力衝出,抵消了黑色空間的禁錮。他雙臂,雙腿一展,施展出了熾天使的天賦神通。

雙臂化為了兩口潔白聖劍,交織在一起,斬出了一道十字斬。

叮的一聲,割在了利刃天的胸膛上,差點將他整個胸膛都是擊穿了,鮮血灑落在長空中。

「聖劍八斬!」利刃天眸子再次收縮。

「聖劍八斬·改。」洪錚冷冷的說道,四肢都化為了聖劍,無堅不摧,四道通天徹地的劍芒再次斬出,轟破了利刃天全身的戰甲,將他一隻臂膀切了下來。

「熾天使。」修羅大吼著,心中很是恐怖,此人一直在隱藏自己嗎,這種實力太可怕了。估計能斬三界王了。

「聖劍八斬·攻。」洪錚整個人都化為了一口聖劍,人劍合一,那是一口足有百丈長的潔白光劍,劍柄上還有十二對羽翼展開,加持他的速度。

利刃天剛剛逃出了百丈,就被這口聖劍直接剖碎了,消散在了虛空中。雙界王,隕落。

大成聖王隕落,牽動了天地法則,出現了異象,天空陡然黑暗了三個呼吸的時間,下起了血雨,穹頂之下更是有星辰爆裂之景。

三人隨後向帝落大沼澤深處行去,剛剛行出了兩萬里,無盡的迷霧中陡然浮現了一道璀璨金光。從無窮的迷霧中透發而出,同時,他看到了從北方的方向傳來了兩束眸光,徑直的落入到了那個方向。

「先天道眼!」洪錚看向北方的方向,那裡有一道輪廓,看不真切,以先天道眼觀察著這個方向。另外一個方位,在虛空中,還有兩束紫色的眸光也是洞穿了迷霧,看向此地。

「紫極魔瞳!」洪錚心中一震。

丹田大世界三大瞳術,極顛神眸,先天道眼,紫極魔瞳,此刻皆是現世。當初東荒中,東皇圖騰殿的東皇長恨也是修鍊出了先天道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