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派長老爭先恐後的開口道。這樣的好機會他們自然不能錯過。

蘇瑾月看向各派長老,「要煉製丹藥自然沒有問題,不過必須要在內門弟子比試結束之前,之後我要去雲遊就沒有時間了。」她送給各門派長老丹藥,一是為了跟各派拉近關係,二是打算在離開之前留給清流派一些收益。清流派以後就是她和亦寒的了,她自然希望自己的門派越來越好。

「多謝蘇宗主!」聽到蘇瑾月答應幫自己的門派煉製丹藥,各派長老都十分高興,很多長老已經拿出通訊符向自己的宗門稟報這件事了。

蘇瑾月和戰亦寒相視一笑,見下面賽台上的比試已經開始,便將注意力集中到了賽台上。

此時賽台上,煉丹峰的一名弟子和煉器峰的一名弟子正激烈的對戰著,兩人的修為不相上下。

在對戰了幾十息后,煉器峰的弟子身上釋放出了道道劍意,他就猶如一把銳利劍一般,讓人心生寒意。

蘇瑾月露出了一絲驚訝之色。在仙界領悟了劍意的人很多,可是能將劍意領悟到人劍合一的卻很少。他能將劍意領悟至此,著實不容易。

果然那名弟子釋放出劍意后,很快就贏得了比賽。

蘇瑾月和戰亦寒滿意的一笑。自己宗門有這樣的弟子,他們也很高興。

接下來的幾場比試,那名弟子都很輕鬆的就贏得了勝利。

「蘇宗主!我已經稟告我們宗主了,他說下午就會到。」飛雪宗長老道。

「嗯。」蘇瑾月點了一下頭。

「我們宗主讓我問一下蘇宗主,煉製益神丹需要準備幾份仙靈草?」雲翳玄宗的長老恭敬的問道。

各派長老聞言,齊齊看向了蘇瑾月。他們也想知道這個問題。

「一份。」蘇瑾月伸出一根手指道。她的成丹率是百分之百的。

各派長老眼中都有著一絲不敢相信。就算蘇瑾月是八級仙丹宗師,也不可能只需要一份仙靈草,他們找她煉製的很多都是八級仙丹,而且是八級仙丹中極為難煉製的丹藥,她只要一份仙靈草,難道就不怕到時候失敗丟臉嗎?她可是一宗之主。

「那煉製益神丹需要多少時間?」雲翳玄宗的長老問道。他覺得蘇瑾月有些太自大了。

「一個時辰,我只有這三天的時間,所以我只能幫每個門派煉製一爐丹藥。」蘇瑾月看向眾人道。

各派長老聞言,在心裡大概的算了一下,這麼多門派每個門派煉製一爐丹藥,三天的時間是絕對不夠的。他們一定要想辦法排在前面,不然錯過了這個機會,以後還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再有這樣的機會。 想到這裡,各派長老再次拿出通訊符,聯繫起了自己門派的宗主。

還沒到下午,各派的宗主就紛紛趕來了清流派。

「蘇宗主!我想請您幫我煉製一爐寧意丹。」

「蘇宗主!我想請您煉製菩提丹,仙靈草我都準備好了,有什麼條件您只管開。」

「蘇宗主…」各派宗主爭先恐後的說道。生怕自己晚了,就沒有機會了。

蘇瑾月看向大長老,「大長老,你給各位宗主登記一下,然後將名單和所要煉製的丹藥列出來交給我。」之前她就已經吩咐好了大長老該怎麼做。

「是!」大長老應了一聲,看向各派宗主道:「各位宗主!請跟我移步會客廳。」

各位宗主連忙跟上了大長老,向著會客廳走去。現在離清流派內門弟子比試結束,只有兩天半的時間了,所以他們必須要抓緊時間,不管付出什麼代價,都要讓自己排在前面。八級仙丹宗師在恆天界可只有蘇瑾月一位,錯過了這一次,以後可就未必有這樣的機會了。

大長老帶著各派宗主來到會客廳,拿出紙筆,清了清喉嚨道:「請各位宗主來登記一下自己要煉製的丹藥名稱。」

雲翳玄宗宗主快步走到大長老的面前,拿出一個儲物袋塞進大長老的手裡,「大長老,儲物袋裡是煉製益神丹的仙靈草你檢查一下,希望大長老將我的益神丹排在前面。」

大長老用神識掃了一下手中的儲物袋,不好意思的看向雲翳玄宗的宗主,「柳宗主,這…」宗主果然料事如神,猜到各派宗主為了能先煉製丹藥,肯定會不惜任何代價的。

「就拜託大長老幫忙了。」雲翳玄宗的宗主對著大長老使了一個眼色。

大長老不動聲色的微點了一下頭。

「大長老請過目。」

「我的仙靈草也在儲物袋中,大長老請仔細的查看一下。」

其他各派的宗主也紛紛上前,將自己準備好的儲物袋遞給大長老。雖然這次付出的代價有些大,不過比起他們所要煉製的丹藥來,這些東西值得的。

大長老將各派宗主的儲物袋收進自己的儲物戒中,笑著對各派宗主道:「各位宗主請放心!我現在就將名單整理好去交給蘇宗主,請各位宗主先去比武場稍待。」

叫來一名弟子,吩咐他帶著各派宗主去比武場后,大長老也走出了會客廳,向著主峰走去。

來到主峰,只見蘇瑾月已經在等著自己了,大長老快步上前,拿出一隻儲物戒恭敬的遞到蘇瑾月的面前,「宗主!各派宗主給的東西都在這個儲物戒中。」現在他對蘇宗主是越來越佩服了,不僅她的實力強大,而且頭腦也是聰明無比。那些宗主肯定不會想到,這一切都是蘇宗主設計的。

蘇瑾月接過儲物戒,將裡面的仙靈草都取出來,然後將儲物戒再次遞迴給大長老,「這些修鍊資源,就交由你來管理。」她和亦寒離開后,清流派的一切事物,他們打算都交給大長老和五長老。

「多謝宗主信任!」大長老感激的看著蘇瑾月。宗主這麼信任他,他也一定不會讓宗主失望的。 想到這裡,各派長老再次拿出通訊符,聯繫起了自己門派的宗主。

還沒到下午,各派的宗主就紛紛趕來了清流派。

「蘇宗主!我想請您幫我煉製一爐寧意丹。」

「蘇宗主!我想請您煉製菩提丹,仙靈草我都準備好了,有什麼條件您只管開。」

「蘇宗主…」各派宗主爭先恐後的說道。生怕自己晚了,就沒有機會了。

蘇瑾月看向大長老,「大長老,你給各位宗主登記一下,然後將名單和所要煉製的丹藥列出來交給我。」之前她就已經吩咐好了大長老該怎麼做。

「是!」大長老應了一聲,看向各派宗主道:「各位宗主!請跟我移步會客廳。」

各位宗主連忙跟上了大長老,向著會客廳走去。現在離清流派內門弟子比試結束,只有兩天半的時間了,所以他們必須要抓緊時間,不管付出什麼代價,都要讓自己排在前面。八級仙丹宗師在恆天界可只有蘇瑾月一位,錯過了這一次,以後可就未必有這樣的機會了。

大長老帶著各派宗主來到會客廳,拿出紙筆,清了清喉嚨道:「請各位宗主來登記一下自己要煉製的丹藥名稱。」

雲翳玄宗宗主快步走到大長老的面前,拿出一個儲物袋塞進大長老的手裡,「大長老,儲物袋裡是煉製益神丹的仙靈草你檢查一下,希望大長老將我的益神丹排在前面。」

大長老用神識掃了一下手中的儲物袋,不好意思的看向雲翳玄宗的宗主,「柳宗主,這…」宗主果然料事如神,猜到各派宗主為了能先煉製丹藥,肯定會不惜任何代價的。

「就拜託大長老幫忙了。」雲翳玄宗的宗主對著大長老使了一個眼色。

大長老不動聲色的微點了一下頭。

「大長老請過目。」

癡人之愛 「我的仙靈草也在儲物袋中,大長老請仔細的查看一下。」

其他各派的宗主也紛紛上前,將自己準備好的儲物袋遞給大長老。雖然這次付出的代價有些大,不過比起他們所要煉製的丹藥來,這些東西值得的。

大長老將各派宗主的儲物袋收進自己的儲物戒中,笑著對各派宗主道:「各位宗主請放心!我現在就將名單整理好去交給蘇宗主,請各位宗主先去比武場稍待。」

叫來一名弟子,吩咐他帶著各派宗主去比武場后,大長老也走出了會客廳,向著主峰走去。

來到主峰,只見蘇瑾月已經在等著自己了,大長老快步上前,拿出一隻儲物戒恭敬的遞到蘇瑾月的面前,「宗主!各派宗主給的東西都在這個儲物戒中。」現在他對蘇宗主是越來越佩服了,不僅她的實力強大,而且頭腦也是聰明無比。那些宗主肯定不會想到,這一切都是蘇宗主設計的。

蘇瑾月接過儲物戒,將裡面的仙靈草都取出來,然後將儲物戒再次遞迴給大長老,「這些修鍊資源,就交由你來管理。」她和亦寒離開后,清流派的一切事物,他們打算都交給大長老和五長老。

「多謝宗主信任!」大長老感激的看著蘇瑾月。宗主這麼信任他,他也一定不會讓宗主失望的。 各派宗主看到大長老過來,紛紛用期盼的眼神看著他。

「大長老,我什麼時候能拿到丹藥?」雲翳玄宗的宗主開口問道。不知道大長老有沒有幫他安排在前面。

「大長老,你幫我安排在前面了吧?」

「大概什麼時候,蘇宗主能煉製好丹藥?」各派宗主都想知道,大長老是怎麼幫他們安排的。畢竟他們這次,可都是花了不小的代價。

大長老對著眾人笑著點了點頭,「各位宗主莫急!我都安排好了,我們宗主說,兩天後她會將煉製好的丹藥交到各位的手中,請各位安心等待。」

「蘇宗主能將所有的丹藥煉製完成?」飛雪宗的宗主詫異的問道。他煉製的可是八級丹藥,雖然蘇瑾月說一個時辰就可以煉製完成,但是他知道,八級丹藥沒有一天的時間是無法煉製完成的。

各派宗主心中也都滿是詫異。他們都是見過世面的人,八級丹藥要煉製多久他們自然也知道,不然就不會給大長老那麼多好處,讓他將自己安排在前面了。

大長老對著眾人笑了笑,「我們宗主是這麼說的,具體我也不知道,請各位宗主不要著急,我們宗主既然這麼說了,她就不會令各位失望的,請各位宗主安心等待。」別人能不能在兩天的時間內煉製出那麼多丹藥他不知道,但是宗主卻是個未知數。現在在他的心中,宗主是無所不能的。

各派宗主只能無奈的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等待著結果。他們知道大長老對於煉丹的事也不清楚,一切都要看蘇瑾月了。

賽台上的比試如火如荼的進行著,每一場都十分精彩,只是各派的宗主卻無心去觀看比賽,他們現在心中只盼著時間能早點過去,蘇瑾月能幫他們煉製出丹藥。

蘇瑾月回到房間,就進入了金葉界,將各派宗主給的仙靈草一一分好后,布置了一個時間加速陣,就開始了煉製丹藥。

她現在已經是九級仙丹宗師了,煉製八級仙丹自然不在話下,一個時辰不到,一爐丹藥就已經煉製完成了。

將丹藥收起一半,剩下的一半裝進另一個玉瓶中,打算交給讓她煉製這種丹藥的那名宗主。她自然不會將全部的丹藥都給對方。對於別的仙丹師來說,煉丹本就沒有百分百成丹的,所以在請仙丹師煉丹之前,也要做好失去仙靈草的心理準備。

兩天的時間轉瞬即過,內門弟子的比賽也已經進入了最後的階段。

各派宗主雖然眼睛都在看著比賽,但是一個個都是一副心不在焉的神情,他們時不時的就會看一下天空,希望蘇瑾月能早一點出現,告訴他們煉丹的結果。這種等待的滋味真的是太難受了。

這時,天空中傳來的一道衣袂之聲。

各派宗主齊齊的抬頭望去,看到真的是蘇瑾月,眼中滿是期盼和緊張的神色。他們現在心裡很矛盾,既希望能早一點知道結果,又怕結果不是自己想要的。 那些仙靈草可是他們經過了無數年,千辛萬苦的尋找才湊齊的,一旦煉廢,那他們無數年的努力就都白費了。要是蘇瑾月來不及煉製,他們心裡雖然會很失望,但是以後或許還有這樣的機會可以找她幫忙煉製。但是煉廢了,想要再湊齊那些仙靈草,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了。即使蘇瑾月願意幫他們煉製,他們沒有仙靈草也是白搭。

等到蘇瑾月落在高台上,各派宗主紛紛圍向了她。

「蘇宗主!我的丹藥有煉製好嗎?」

「蘇宗主!怎麼樣了有輪到我嗎?」

各派宗主心裡雖然期待又擔心,但是該面對的結果,他們還是要面對的。

蘇瑾月微笑看著眾人,「不負所望!」

聽到蘇瑾月的話,各派宗主一瞬間都安靜了下來。不負所望那就是丹藥沒有煉廢的?那就是全部煉製完成了?可是她只用了兩天時間,她是怎麼做到的?還是他們聽錯了?

「蘇宗主的意思是?」飛劍宗的宗主不確定的問道。

其他宗主雖然沒有問,不過看著蘇瑾月的眼神中卻都有著相同的意思。

「都煉製完成了。」蘇瑾月微笑道。

「都煉製成功了?」

「我們沒有聽錯吧?」各派宗主還是無法相信自己聽到的。

蘇瑾月走到戰亦寒的身旁,對他相視一笑,抬手一揮,一隻只玉瓶整齊的出現在了他們面前的桌上,「煉製好的丹藥都在這裡,玉瓶上都有著標籤。」

各派宗主連忙上前,伸手拿過桌上的玉瓶,迫不及待的打開,看到玉瓶中的丹藥,臉上都露出了欣喜之色。

「竟然都是上品益神丹!蘇宗主,真是太謝謝你了!」雲翳玄宗的宗主激動地看著玉瓶中的丹藥,語調都在微微的顫抖。別說是上品益神丹,就算是下品益神丹在恆天界也是一顆難求的。

「我的菩提丹也是上品級別的。」

「我的寧意丹也是。」

各派宗主滿臉都是激動和興奮的神情,若不是事實已經擺在了眼前,他們真的無法相信這是真的。他們送出去的那些東西果然花的很值。

將丹藥收進自己的儲物戒內,各派宗主對視一眼,齊齊的向蘇瑾月拱手行了一禮,「多謝蘇宗主幫我們煉製丹藥,以後有用得到我們的地方,蘇宗主和戰宗主儘管開口。」能和一名八級仙丹宗師處好關係,對他們絕對有利無弊。

「各位宗主客氣了!請各位宗主移步宴會廳就坐,我們已經為各位安排好了宴席。」蘇瑾月微笑著邀請道。她要的就是這樣的結果。

「多謝蘇宗主!戰宗主!」各派宗主笑著感謝道。他們一定要趁著這次的宴會,和蘇宗主和戰宗主搞好關係,不然以後就未必有這個機會了。

帶引著各位宗主來到宴會廳,待到眾人就位后,蘇瑾月就吩咐大長老開宴。

看著一盤盤端上來的美味佳肴,各派宗主再一次被清流派的奢侈給震驚到了,因為幾乎每盤菜中都有著一味極為珍貴的仙靈草。 戰亦寒唇角微勾,放下手中的酒杯,「自然沒有問題,林宗主先請!」

天陣閣閣主哈哈一笑,「戰宗主真是爽快,那我就先開始了。」

「請!」戰亦寒抬手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天陣閣閣主站起身,走到宴會廳的中央,揮手祭出一把陣旗。他要布置的陣法,當然是他所能布置的最強陣法,他要看看戰亦寒的陣法水平到底有多強。

一枚枚陣旗落在地上,不斷地發出一聲聲輕響。

各派宗主看著漸漸成型的陣法,心中衡量著自己需要多長時間才能破解這個陣法。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經過了大半個時辰,一個六級十絕陣終於被布置完成。

看著自己布置完成的陣法,天陣閣閣主滿意的一笑,看向戰亦寒,「戰宗主請!」這可是六級頂級仙陣十絕陣,十絕陣在六級陣法中是最難的,相當於已經達到了七級仙陣。他就不信戰亦寒能破解得了。

戰亦寒站起身,腳尖一點飛身躍入了陣法之中。

天陣閣閣主見狀,揮手丟出主陣旗,陣法立即啟動了起來。

各派宗主目不轉睛的看著面前的陣法,心中感嘆陣法強大的同時,也紛紛猜測著戰亦寒多久能夠從陣法中出來。

只是眾人一杯酒還沒有喝完,就看到戰亦寒毫髮無傷的走出了陣法。

震驚的看著戰亦寒,眾人滿臉獃滯,甚至連酒倒在衣服上都沒有察覺。

天陣閣閣主雙眼瞪得猶如銅鈴一般,看著戰亦寒的眼中充滿不敢置信的神色。他布置的可是六級仙陣,戰亦寒怎麼可能這麼快就出來,他到底是幾級仙陣師?

回過神,天陣閣閣主開口道:「戰宗主請布置陣法。」他倒要看看戰亦寒能布置出什麼陣法。

「已經布置完了,林宗主請。」戰亦寒指著面前的陣法道。他剛剛進入陣法后,已經改變了陣法的走向。

「啊?」天陣閣閣主獃滯的看著戰亦寒。布置完了?這個陣法不是他布置的嗎?戰亦寒這樣是想讓難堪嗎?

在座的各派宗主也都不明白的看著戰亦寒。

「陣法我已經做了改變。」說完,戰亦寒抬步向著主位走去。

眾人聞言這才反應過來。不過心裡有些不太相信戰亦寒的話,因為他們根本就沒有看到戰亦寒丟出陣旗,而且他進入陣法的時間實在太短了,根本就來不及改變陣法。戰亦寒這麼說,應該是不想讓天陣閣閣主太過難堪。

天陣閣閣主心中有些生氣。戰亦寒也太看不起他了,竟然用他布置的陣法敷衍他,既然如此那他就不客氣了。反正陣法是他布置的,他出來的時間肯定比戰亦寒要快。到時候難堪的不是他,而是戰亦寒。

想到這裡,天陣閣閣主抬步走入了陣法。

剛剛走入陣法,他就發現了不對。這個陣法是他布置的沒錯,可是陣法主體完全改變了,他根本就找不到哪裡是生門。 聿少的暖婚甜妻 戰亦寒到底是幾級仙陣師,陣法水平怎會如此了得?

各派的宗主看著陣法中的天陣閣閣主。原本他們以為他很快就能從陣法中出來,可是隨著時間過去,他們才知道戰亦寒是真的已經將陣法改變了,而不是在敷衍天陣閣閣主。心中震驚戰亦寒陣法水平之強的同時,也更加明白清流派絕對不是他們可以招惹的。

很快時間就過去了半個時辰,天陣閣閣主卻依然像一隻無頭蒼蠅一樣,在陣法中四處的亂躥,卻始終找不到出去的路,急的他滿頭大汗。此時他心中無比後悔,後悔自己去挑釁戰亦寒。

「坤為生門。」一道傳音在天陣閣閣主的耳邊響起。

天陣閣閣主聞言,立即向著坤位走去。能當著這麼多人傳音入陣法的自然只有戰亦寒,戰亦寒告訴他出去的方法,應該是不想讓他太過難堪。

走出陣法,天陣閣閣主長長的鬆了一口氣,佩服的看向戰亦寒,對著他恭敬的拱了拱手,「我輸了!」他輸的心服口服。如果沒有戰亦寒的傳音,他根本就無法從陣法出來。若是他在陣法中認輸,那他的臉真的丟大了。

戰亦寒微微揚唇,「承讓!林宗主請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