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谷川似乎對學習有很大的興趣,恨不得在腦門上寫四個大字:我要學習。

這一次張北羽回家早,終於見到了范洪。他到的時候,范洪正好要走,兩人打了個照面。

「喲,北哥,你這大忙人,我感覺好久沒見到你了。」范洪楞了一下,笑著打了個招呼。張北羽也跟著點點頭,「別急著走,聊聊。」說著就把范洪拉回來,坐在沙發上聊了一會。

其實主要還是說江南的事,范洪也知道,就主動說了幾句。他先是吧啦吧啦的說了點廢話,就是江南現在的情況很穩定,神經系統已經完全恢復,只是醒不過來罷了,至於原因,還是那兩個字:刺激。

不過這種刺激也確實說不好,說不定自己哪一針就能刺激到,或者是讓江南看看小片啥的,還有一種比較極端的方法就是置之死地而後生。

張北羽聽著怪嚇人的,就問他啥意思。

范洪說,從醫學和生理的角度來講,人在死亡之前甚至能迸發出超出正常情況幾倍的能量,包括身體機能和神經反應,這是人類求生的本能。他還舉個例子,如果後面有一群人拿刀要殺你,這個時候你跑的肯定比平常快。如果他們把你逼到死路,眼前只有一棵樹,你絕對爬的比猴子還快。還說,不信去試試。

張北羽心想,老子可不想試!當然,聽范洪這麼說,他基本上也能理解了。

范洪的意思就是,可以為江南模擬一場「死亡」,以此來刺激他的求生本能,說不定就能醒過來了。

張北羽一聽就感覺特別不靠譜,問他怎麼模擬死亡。

范洪說,這還不簡單!

「因為他現在是有正常呼吸的對吧,那我們把他帶到海邊,然後摁在水裡頭達到窒息的效果就能模擬死亡了!」

張北羽一下愣住了,看了范洪好一會,眨眨眼睛輕聲說:「你…認真的?」

「嗯啊。」范洪理所當然的點頭,「當然是認真的,這是最簡單的方法。」

聽到這個已經預料到的答案,張北羽長嘆了一聲,搖搖頭說:「那個,范洪啊,我知道你留過洋,你的想法可能跟我們不太一樣。但是呢,我覺得這個事根本就他嗎不可能。大哥,他現在是個失去所有行動能力的植物人,你把他摁在水裡,不就等於殺了他么?他萬一醒不過來直接死了,怎麼辦?」

范洪聳了聳肩膀,「我們完全可以控制情況的。正常人需要三到四分鐘的時間才會溺亡,多的十分鐘都可能。而且只要在溺水導致昏迷之後的五分鐘之內搶救,也能活過來,所以完全沒問題!」

張北羽抬眼瞥了一下,自己點上一支煙,「我們冒不起這個險。按照你說的這個溺水的死亡模擬,時間短了肯定沒用,時間長了直接死了,這個時間怎麼把握?我不可能拿江南的命去做實驗。」

范洪似乎也有點無奈,撅了噘嘴說:「那就算咯。除此之外,我暫時也想不到其他辦法了,要麼就讓他摸電門,要麼在他身上系根繩子從高處自由落體,要麼把他放在火堆里,要麼…」

「行了,打住!大哥,你還是收了神通吧!」張北羽一臉驚恐,連忙擺手,還伸頭往裡屋看了看,輕聲說:「這話你可別讓阿姨聽見。任何一個母親聽見有人讓自己的孩子摸電門、跳樓、跳火堆都受不了,你可別嚇著她。」

范洪嘆了口氣,無奈的攤開雙手,沉聲說道:「北哥,可能你覺得我說這些是鬧著玩的,但是…」說到這,他似乎有點鬱悶,停頓一下之後苦笑了一聲,「算了,反正就聽你的吧。」

張北羽點點頭,「我明白。你說的這些都是認真的,也是為了江南好。出於你的專業角度來看,這很正常。但是我們卻不一定能輕易接受。」

重生商女:妙手空間獵軍少 聽到這番安慰的話,范洪的心情算是好點,輕笑了一聲道:「不過北哥,雖然我沒辦法讓江南馬上醒過來,但還是有一個好消息。」

張北羽感覺自己好像已經挺長時間沒有聽到「好消息」了,不管是哪個方面的。現在有一個「好消息」擺在自己眼前,當然是高興。不過,按照范洪這個尿性,他很擔心後面會不會是:「好消息,好消息,全場兩元,統統兩元,一律兩元。」

還好,范洪雖然在張北羽眼裡有點不靠譜,但還不至於到這種程度。他說,針灸這個活,本來就是有病治病,沒病養身,經過這段時間的堅持,就算沒有辦法讓江南立刻醒過來,但是等他醒過來之後,一定會感覺自己的身體比以前強很多了。

張北羽問他,具體強在什麼地方?范洪想了想說,經脈疏通,氣血流暢。

「啥意思?打通任督二脈了唄?」

「對,就是這個意思。我已經把他的任脈和督脈打開了,不過你也別多想,這不像武俠片里那麼玄乎,只是保證體內的氣息更加通暢,能夠提升免疫力,還能讓整個人保持活力。」

聽說打通任督二脈也沒啥用,張北羽才放心。要不然,等江南一醒過來就成絕世高手了那還了得!?自己就這點身手比江南強了,要是連這個優勢都沒了,那就太沒面子了。

而且轉念一想,范洪說的也挺有道理。關鍵是相對於西醫來說,張北羽更信任中醫,他說:「能不能給我也通通?」

范洪上下看了他兩眼,說道:「你不太適合。在針灸的同時最好能夠得到充分的休息,但一看你就不可能靜下心來休息。要不這樣吧,你可以做艾灸,而且這很簡單,不需要針灸那麼複雜,萬里每天都可以幫你做。」

接著,他就把艾灸相關的知識給他講了講。還說,這個艾灸只會對身體有益,不但能打通經絡,還能補充陽氣。總之是說的挺神的。

張北羽就半信半疑的應了下來,還讓范洪給萬里講了講穴位之類的。講了一會之後他就準備離開,還叫上張北羽跟自己下樓,說是艾灸在車裡,讓他拿上來。

臨走之前,范洪站在車邊,神神秘秘的說:「北哥,四方匯真不錯!說實話,從四方匯就能看出咱們四方的實力了。」

「哈哈,還行還行。十四招待的還可以吧?」張北羽笑著客氣了一句。

范洪重重地點頭,「嗯嗯,相當可以了,為人處世特別細緻,而且給人感覺真誠,一點都不假。不過北哥,我覺得四方匯還少了一項業務。」

「啥業務?」

「三樓這塊沒什麼問題,我還小賺了一點,嘿嘿。主要是二樓這塊,你不能讓人家來乾唱歌啊,得安排點那什麼!」

「哦…」張北羽似笑非笑的點點頭,「是,的確需要小姐,這事正在研究呢。因為我們想自己掌握這一塊業務,保證統一管理,所以還需要個時間。不過,渤原路還有別的場子,你要是想玩的話,我可以讓十四帶你去。」

「妥了!」范洪比出個OK的手勢,「那就不用麻煩北哥,我要是想去的話,直接找十四就行了。我先撤了。」

送走了范洪,張北羽轉身走進樓里,在電梯里回想剛才說的這件事。

混這個圈子最大的利益就撈偏門,那麼無非黃、賭、毒。最後一樣張北羽是堅決不會碰的,不是想證明自己有多高尚,只是對此異常的痛恨罷了。

說起來,張北羽絕對算不上高尚。相比之下,黃和賭對於社會的危害,並不比毒小多少。但是,四方明令禁止碰毒,多少能讓眾人求個心理安慰。

賭,如今已經形成規模。四方匯的賭場儼然成為渤原路規模最大、最正規、最成體系的賭場了,沒有之一。而且,十四也已經開始研究繼續擴大規模。可至於黃,雖然張北羽不抗拒,但一直沒找到合適的機會介入。

就像他對范洪說的一樣,他不想像其他幫會一樣,把這些事都交給外面的人做,然後自己在中間抽成,這種做法不是長久之久。還是要把所有業務牢牢掌控在自己手中才是正道。

賭這一塊,有十四和秦星坐鎮完全夠用,哪怕是繼續擴大規模,兩人也壓得住。畢竟曾經都有是盈海藍道赫赫有名的人物。

黃這一塊,張北羽也需要有一個值得信賴並且有這個能力的人來統籌。其實他有些想法,心中也有個人選,就是不知道人家願不願意。

上了樓之後,沒過多久江母就準備走了。

張北羽不禁有些緊張,因為正好今天立冬去吳叔那邊,沒有過來,那他自然要抓住這個送江母回去的機會。按照立冬所說,這個時候江母應該是要去福利院的。

江母推脫一番之後,拗不過張北羽,還是跟著他一起下來。

兩人一路無話,坐在車上之後,張北羽似是無意的問了一句:「阿姨,送你回家么?還是去別的地方?」

問完這句話,他心裡撲通撲通的跳個不停,明顯的感受到自己心跳加快。也許,這一次就能發現什麼秘密。 錯婚誘情:總裁請節制 地玉參加的第二項比賽是跳高。

來到比賽場地,一眼就看到了王剛。

這會的王剛已經恢復過來了,看到地玉的到來,眼神很是複雜。

『真是個奇怪的傢伙,我就不信你跳高也比我強!這次一定要你好看!』

上一次得失利,王剛確實是沒想到,打擊可謂不小。

但是還好有一幫好同學,不停地安慰他,不管怎麼說王剛也算破了全國校記錄了,只不過保持的時間有點短罷了。

人生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受一點挫折有時候並不是壞事。

「地玉!我承認你很強!不過我是不會認輸的。接下來我會認真比賽的!」

王剛對著地玉認真的的說道。

敗絮其外,金玉其中 地玉點了點頭,對王剛的看法好了那麼一點。

輪到地玉開跳了。

人家都是先助跑,然後再來個漂亮的背越式。

地玉直接走過去了。

王勇是一頭霧水。

『他想幹嘛?難道他不會跳高嗎?也許這是我的一個機會。』

王剛開始期待了起來。

來到杆子前面,地玉抬頭看了看。

「裁判,全國的校跳高記錄是多少?」

裁判就是一愣。

「二米二八!有什麼問題嗎?」

裁判有點不明所以。

「那就麻煩把高度定在二米四八!」

地玉開口說道。

裁判一下子愣住了。

「啊!你再說一遍!」

王勇一聽心裡就是一緊。

「難道他……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他到底是在幹什麼啊!」

地玉隨口說道。

「我現在改主意了!不是兩米四八了!」

周圍的參賽隊員剛開始聽地玉報出二米四八的時候,都被鎮住了。

一個被王勇正視的對手,一定是個狠角色。

但是現在一聽,地玉要改口。

心裡的一塊石頭才落地,輕鬆了一下。

「我勒個去!原來是在裝逼!這比裝的有點高,也不知道夠不夠的著!哈哈哈!」

王剛一聽,也差點樂了。

今年自己報了三項,鉛球,跳高和一百米速跑。

三項之中,王剛最拿手的是一百米速跑,其次是鉛球,然後是跳高。

但是因為想贏得漂亮,這一段時間,王剛請來了退役的國家隊教練來了一陣子突擊訓練。

現在王剛的實力算是大幅度上升了,王剛對於卧龍一中的校記錄都有了想法,打算搏一搏。

任何項目都幾乎有個共同點,當到了一定高度的時候,哪怕是在上升一點點,也是非常困難的。

二米四八!這怎麼可能發生在一個高中的學校里。

王剛也盯著地玉,看他怎麼說話。

地玉微微一笑。

「不是二米四八!」

周圍人一聽就哄堂大笑起來。

「我就說嘛,這小子在裝逼!他一定是要改!」

王勇也鬆了一口氣。

「是二米五八!」

話音一落,裁判手裡的記錄筆啪嗒一聲直接掉地上了。

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地玉。

周圍又安靜了。

所有人的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

良久,才喘了一口氣。

「我的個乖乖!他還真敢說!」

「我不是出現幻覺了吧!比全國校記錄提高了三十公分!怎麼可能!」

王剛剛松下來的心,又緊了起來。

『他是在說笑,一定是在說笑。』

王剛一個勁的對自己說。

「我勒個去!他是不是以為跳高是鉛球,有點力氣就行了,這拼的可不僅僅是力量,技術更重要好吧!」

一個隊員顯然不看好地玉,覺得地玉把話說得太大了。

「說得對,想提高一公分都難如登天了,他要提三十公分。他要是跳的過,我用手走路!」

地玉搖了搖頭,看裁判沒動。

港片武俠大世界 「可以開始了嗎?」

裁判推了推眼鏡,慢騰騰的把高度提到了二米五八。

「我去,他這是來真的,快快躲開路,見證奇迹的時刻到了!」

所有人迅速的把場地都空了出來,給地玉留出一條長長的助跑線。

地玉抬起頭來看了看杆子。

雙腳原地活動了一下,腳尖一蹬,嗖的一聲,直接起跳了。

裁判調完高度剛從架子上下來,還沒看怎麼回事呢?就覺得一陣風從頭頂颳了過去。

回頭一看,地玉跑到另一邊去了。

裁判懵逼了,用疑惑的眼神看了看地玉,再看看杆子,在上面呢,紋絲沒動。

『怎麼沒動靜?』

周圍的學生一個個的石化在了那裡,滿臉的驚訝之色。

助理裁判結結巴巴的說道。

「主裁判,他……他過去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