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空飛刀與煞氣長龍在帝城千米上空中碰撞!

旋即一聲可怕的炸響,就如同在帝城上空投放一顆原子彈般!

這一聲,幾乎讓方圓十數公里內的人紛紛都驚觸!

「難道!夏國帝城發生了恐怖襲擊?」所有被這一聲驚觸的人都萌生了這個念頭!

虛空上!

黑了一個巨大的口子!

深邃!

淵黑!

遠遠看去!

就像天地裂開了!

那就像是通往幽冥的通道!

我重生了億萬次 漆黑了一片!

深深不可見底!

如同九幽之下的絕天妖魔張開恐怖的大嘴,要吞噬這世界的一切!

風!

狂暴起來!

凌冽而冰冷!

這才有人真正驚醒過來!

還是那個人!

那個名為張凡的存在!

彷彿天地再無能阻止他之物!

他!

正面!

是龍千山再捲起的萬丈旋風!

重生九零紅紅火火 這道旋風由真元法力凝聚,高速運轉,積聚濃縮!

它的旋轉、它的狂暴,在天空中撕裂了無數痕迹!

這時!

該隱與耶和華才趕到夏國帝城,一眼望去,虛空之上龍千山已展開裂天碎地的旋風!

「裂開這片天地的極限!化神後期!甚至化神圓滿了!」 毒后歸來之家有暴君 耶和華驚顫一聲,能擁有這樣實力的存在必不是這方世界的人!

這個關口!

恐怕也是為了殞神之地而來的!

在無盡銳利如刀旋風之下,一片被旋風隔開的真空當中!

一道道如同毀天滅地藍光綻放出來,比起狂虐世間的滅世之雷還要恐怖、還要威勢!

絢麗!

在虛空中炸開!

這比無數煙火都要來的燦爛!

天地!

彷彿也為了這一幕而變色!

唯有!

那一抹絕世傲然的身影,在無盡虛空之中!

他!

微微抬手!

在虛空中一握!

彷彿握碎了世間的一切!

世間萬物!

世界萬法!

都逃不過他這舉手的一握!

「不可能!」龍千山臉色劇變,發出了驚駭的聲音!

這還是一個元嬰初期的存在嗎?在天地感悟上直接碾壓了他這個化神!

張凡攤掌輕輕一推!

那絢麗的藍光化作氣旋,就嗖的逆反飛射,在虛空上拉出一道長長的氣痕,在空中帶著凄厲的破空聲,直接炸開了天際,浩蕩而綿長卷向龍千山。

「天地為之色變!可怕的存在!」

該隱心有餘悸,臉色陰晴不定闡道:「他遠沒有我們看到那麼簡單!」

下一刻!

整個帝城陷入了一片駭然!

風無聲息的凝下了!

天地!

恢復了一片平靜!

一聲!

漠然到毫無情感的聲調響徹在世間!

「九霄宗!不過如此!」

他!

負手傲然!

睥睨而立!

「今日,你若能接下我這一刀!我便饒了龍家又何妨!」

(本章完) 「唔唔唔唔……」

你放開我…

陳王聽著外面清晰的聲音,神情激動。

不能讓他說了。

再說下去會惹出滔天大禍的!

葉三卻只以為是姜慶平戳到了陳王痛處,用力壓著他的肩膀沉聲道:「別亂動!否則別怪我不客氣!」

陳王被緊緊按在椅子上動彈不得,嘴上被捂著時,更是說不出半句話來。

他聽著外面姜慶平滔滔不絕的將他們這些年所做的那些事情,全部說了出來,甚至將他們暗地裡謀害的那些人,吐了個一乾二淨。

姜慶平像是自知必死,破罐子破摔的想要把所有他能拉下水的人全部拉進泥沼里。

外間的議論聲漸大,陳王眼底滿是絕望之色。

別說了…

不能再說了!

陳王滿心祈求著到此為止,哪怕姜慶平說了所有,讓他賠上了自己,可是姜慶平絕對不能再說下去,所有事情就到此為止,黃雲能夠別再問下去,否則到時候誰也收拾不了殘局。

只可惜黃雲根本不知道他心思,更聽不到他心中的那些吶喊。

黃雲整個人都沉浸在那「千萬兩白銀」的震驚之中,更震驚姜慶平後來所說的那些陳王做過的事情。

他口中所說的那些事情,隨便挑出一件追究下去,都足以讓陳王喪命。

黃雲看著滿身狼狽的姜慶平,忍不住開口問道:「這麼多銀子,還有這些隱秘之事,事關陳王府生死,陳王為何要與你合作?他就不怕你出賣他,而且你不怕他事後滅口嗎?」

李家是姜慶平的親家,跟姜家的關係遠比陳王府親近。

而姜慶平又和陳王府又毫無關聯。

慕愛而來 姜慶平為人奸狡涼薄,利益至上,單從他欺騙孟家,騙的孟敏君下嫁后又害死她就能看的出來,他不是什麼好人。

陳王又不是傻子,這種毫無半點底線之人,他怎麼敢與之合作?

況且這麼大的事情,陳王府和姜家沒有半點關係,他怎麼敢貿貿然找個外人替他安排所有,他就不怕姜慶平私吞錢財背叛於他,最後拿他當了踏腳石?

姜慶平這邊也是,陳王出身權貴,地位遠高於他。

他就不怕陳王歹毒,見利生忌,除了他獨享其中利益嗎?

姜慶平聞言用手撐著地面,臉上帶著血冷笑出聲:

「我跟著他有利可圖,所得之物遠勝其他人,我何必背叛他?只要不出意外,我就能替他源源不斷的弄來銀子,他又不是傻子,又怎麼會捨近求遠去讓旁人幫忙頂替了我?」

「至於殺我獨佔利益……」

姜慶平嘴裡輕「呵」了一聲。

「他不敢。」

「生死握於我手,他如果殺了我,陳王府也要跟著一起陪葬,他怎麼捨得?」

黃雲眼聽著姜慶平的話,忍不住皮子一跳。

陳王是先太上皇的兒子,從先帝時期到現在,一直都身居王位,位高權重,哪怕兩次皇權交替也未受半點波及。

他能有什麼事情值得讓姜慶平捏住的把柄,甚至讓他忌憚,絲毫不敢動姜慶平甚至成為兩人之間的牽制的? 龍千山雙手在虛空之上再划動,旋即猛地合在胸前,手指帶起的道道殘影在虛空上變幻著各種法印,一道陰陽黑白之虛妄陰陽圖凝在他前面,浩瀚的初陽之氣加上雷霆的寂滅之力被他一同引動,最後凝在虛空之上,形成一條巨大的陰陽雷龍。

「合!」

這陰陽雷龍瞬間擴散,旋即瘋狂地旋轉起來,化作一個堅不可摧的太極八卦!

「九霄陰陽陣!萬古不滅龍!」

龍千山低沉叱喝,一道又一道雷光化成的長劍從那陣圖之如噴泉般湧出!

閃耀著電光的長劍在虛空上驟然成雨,如同機關槍掃射一般無差別射向張凡,一道道流光帶著撕裂空間的尖銳刺耳長嘯。

「雕蟲小技!」

張凡唇角泛起一絲冷意,他抬手在虛空上一點!

如波紋狀擴散的氣旋蕩漾而開,與那長劍稍有觸碰,便使一道道流光轟然崩潰,化作虛無!

「再合!」

趁著長劍觸碰的瞬間,龍千山再次低叱,狂暴的真元如泉涌注入那陣圖之中。

忽然!

他的臉色劇變!

一股強大到讓他心顫的神念之力驟然凝結!

虛空!

彷彿一陣顫抖!

在他驚駭的目光中,一柄由神念凝結的飛刀悠悠從天際上幻化成形態!

儘管他一再高枯張凡,卻也沒想到,他會有如何可怕的靈魂力量!

神念一凝!

龍千山頓時感覺到了濃濃的威壓,這就好像萬獸之神對萬獸固有的天生壓力!

「不可能!你不可能有如此境界的神念之力!」

他是真正的修真者!

他是真正的化神期!

神念化形並不可怕,可怕的是張凡凝結的神念之力遠遠超過了自己,超過了化神!

神念比起純粹的道法,威力要大得多,修鍊難度也要大得多,普通的修真之人往往境界要遠高於靈魂,就像龍千山這般一宗執法長老,修為已到了化神後期,但真正的靈魂之力不過才化神初期罷了!

這是一種斬人靈魂之刀!

不是修真者很難明白其中神奧之處。

「想不到你竟有如此靈魂之力,是我小窺了這天下之人!」龍千山搖頭苦笑,忽的目光一凝,眼露悲色,凄聲道:「但你殺我後人,此恨若不決!他日也將化作心魔亂我修行,我若不與你作生死之分,如何對得起三百年光陰的苦修歲月!」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