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心應手!

「哈哈哈,以後變戲法哄女孩,絕對是最好的手段!」

他將背包中的大多數古玩字畫,全都放在了裡面。

只留下一個唐三彩古碗,兩個鳳翅鎏金簪,還有一塊玉佩。

齊天大聖說有防護作用,那必須戴在身上。

金簪子,他準備賣出去,換多少錢都行。

最後把一根猴毛放在空間中,不知道什麼時候能用上呢。

整理好一切,再次上路,狂奔向城南周福金金店。

此刻的曲玲瓏,已經選擇好了一塊玉佩,價值三十萬左右,準備結賬。

她可不相信五分鐘能從市中心趕到城南,即便超跑都不行。

剛剛拿起銀行卡,準備刷卡時,就看到門口衝進來五個手持砍刀,凶神惡煞的大漢。

「草他嗎,一共就三個顧客,哪有姬空?」

當先頭目樣的人,臉上寫滿了囂張,罵罵咧咧的。

「貓哥,那妞不錯啊!好像買東西呢,我們不如干一票,總比白跑強!」

有人看到了曲玲瓏,二十來歲的樣子,顯得十分稚嫩。

絕對是有錢人家的女孩。

長相漂亮,干一次絕對爽!

「嘿嘿嘿,可以啊!」

貓哥咧嘴一笑,浴火上升,走向曲玲瓏。

整個店裡的其他顧客和店員,全都蹲在地上,不敢說話,悄悄的報警。

剩餘的兩個顧客,哪還敢待在這裡,帶著畏懼,轉身向外面跑去。

「麻煩!」

讓店員感覺意外的是,曲玲瓏並不畏懼,僅僅抬起頭,臉上變得很難看。

站起身,整理一下身上衣服,看了一眼身邊的凳子。

「小妞,爺們看上你了!你只要伺候好我們,把所有錢拿出來,絕對不會傷害你,還讓你得到極致的快樂!」

貓哥臉上帶著大大的笑容,沖她說道。

好像給他們一群流氓玩,還是多快樂的事情。

不想想全是垃圾,是道德敗壞之人,好人家的女孩子,哪個願意嫁給他們?

「滾!」

曲玲瓏薄薄的嘴唇開啟,只有簡簡單單的一個字,大眼睛撩起,輕蔑的掃了他們一眼。

「嘿嘿,真辣!我就喜歡這樣的女人,上起來有感覺!跟死魚一樣的,我不喜歡!」

貓哥瞬間來了精神,大叫道。

右手抬起,直接捏向曲玲瓏光潔的下巴,身體壓過去,讓她知道什麼是男人味!

「垃圾!」

曲玲瓏冷喝,隨即腳下一抬,鐵凳子狠狠撞在貓哥小腿上。

「哎呦!」

出乎意料的撞擊,讓他瞬間慘叫,整個身體站不穩,向地面上倒去。

「你給我躺下!」

曲玲瓏身手十分利索,一腳狠狠踩在貓哥後背,徹底變成了狗啃屎。

門牙掉了兩顆,滿嘴血腥。

「草你嗎,敢打老大!」

「貓哥……放倒她,你個賤婢!」

四個跟在身後的人,掄起砍刀,照著曲玲瓏砍過去。

毫無憐香惜玉之心,就是一個個儈子手,不管不顧。

曲玲瓏放倒了貓哥,趁機後退五六米,站在另一個凳子前,凝神戒備。

看四個人衝上來,又是一腳飛出,凳子飛了出去。

只不過這次人們都有準備,沒人中招,但都躲開方向時,耽誤了時間。

也在此刻,曲玲瓏從坤包里,拿出了防狼噴霧,照著第一個人的臉噴過去。

「哎呀,卧槽!」

那人當即停止追擊,整個人跪在地上,雙手捂著眼睛,哀嚎不止。

剩餘三個人,凶性大發,手中砍刀狠狠砍下去。

曲玲瓏臉色大變,身體繼續後退,慌亂到了極點。

「大膽,敢欺負我女友!」

狐妖適合家養 就在此刻,姬空到了,顧不上穿不穿軟甲的,雙手遊走,好像天空星星閃爍不定,瞬間沖向第一個人。

「嘭!」

那人反應都沒有,就被打飛出去。

「御垂手!」

腳步停住,雙手在動,猶如推開無盡風雷,瞬間落在第二個人胸口。

「嘭!咔嚓!」

伴隨著聲音響起,整個人好像被火車撞到,直接飛向遠處,砸在玻璃櫃檯上。

幸好是鋼化玻璃,沒碎。

可是他人就慘了,身體撞在上面,骨頭都快斷了。

最後一個人,姬空右拳猶如電光,命中小腹。

整個人猶如大蝦一般,跪躺在地上,無法移動了,憋得滿臉通紅。

眨眼之間,三個持刀大漢倒地,人們都沒看清動作是什麼!

曲玲瓏傻眼了,周圍女店員傻眼了,門口的兩個保安也傻眼了。

沒看到姬空是怎麼來的,也沒看到他怎麼出手的,人就已經躺在地上了!

恐怖!震撼,驚訝,不一而足! 「當初我盛家之所以輔佐陛下,不過是因為欠了皇長女人命之情,而且陛下也承諾會給盛家安寧之世,我才說服了祖父幫了陛下一把而已。」

「可如今陛下野心太大,為著一己私慾險要將整個赤邯都賠了進去。」

「覆巢之下安有完卵,我盛家連起碼的安寧都要沒了,又為何不能轉投他主,尋求一條出路?」

魏陽植聽著姜錦炎的話眉心輕皺。

盛家祖訓的事情他曾經是有所耳聞的。

皇城之中八大顯族,所有府中都曾經有人入過後宮為妃,也亦有輔佐皇子奪位的,可惟獨盛家,從不嫁女入皇室,也從不偏倚任何皇子。

當年父皇還在之時,魏陽植也曾經試圖拉攏過盛家,只是盛老爺子不動聲色的拒絕了他,也拒絕了所有妄圖將他們拉攏進麾下之人。

魏陽植一直都以為盛家和其他幾家不同,所以在得知盛家居然投靠了魏寰的時候才會那般驚訝。

如今姜錦炎這麼一說,魏陽植就突然想起了那個曾經在赤邯宮中攪弄風雲,一手將魏寰推上皇位,讓他也不由得心中忌憚甚至隱隱佩服,從不敢小覷的女子。

論起來,那女子還該叫他一聲七叔才對。

魏陽植看著姜錦炎:「你說盛家輔佐皇姐,是因為欠姜雲卿人命之情?」

姜錦炎點點頭:「我祖父早年操勞,後來更曾受過暗傷,我被從外尋回府中那一年,祖父便已經有些撐不下去了,已至油盡燈枯之態,後來是姜雲卿替祖父施針贈葯,才讓祖父多熬了近兩年時間。」

「王爺想必也知道那時候盛家是什麼情形,我剛回府中,無人承認我身份,府里幾位叔伯爭權厲害,祖父若是在那時候撒手人寰,盛家恐怕會跌落雲端。」

第一寵婚,老公壞壞愛 「別說如今的八大顯族之首,恐怕連末端之位都保不住。」

「姜雲卿救了我祖父,也救了盛家,所以她出面替陛下說情,遊說我和祖父幫助陛下奪權之時,我們才會答應下來。」

魏陽植聽著姜錦炎的話,陡然就想起兩年多錢這位盛家小公子剛被尋回時盛家的情況。

那時候盛家的確是亂的不行,盛家老二、老三,還有盛家旁支的人都盯著家主之位,偏生長房卻突然尋回失蹤已久的嫡孫,後來也不知道盛家出了什麼事情,盛老爺子突然大發雷霆,不僅將剩下的幾個兒子全數趕出了皇城,強勢壓下了族中議論,還一副急於想要讓這位年幼的小公子繼承家業的模樣,早早便將掌家之權交給了他。

當初魏陽植與人說起時,還覺得盛老爺子怕是糊塗了,就算看重嫡孫也斷然不該這般心急。

如今想來,怕是那時候盛老爺子已經時日無多,所以他才會用那麼重的手段懲治家中之人,替盛錦煊保駕護航。

魏陽植心中對姜錦炎的話信了幾分,看著他問道:「所以我盛家輔佐皇姐從來不是因為給皇姐臉面,而是還姜雲卿的恩情?」 「我去,這麼厲害!」

姬空自己都傻眼了,愣愣的看著雙手。

沒想到魔帝教給自己的殺戮四式,擁有如此強大威力。

三個手持砍刀的大漢,跟小孩一般,瞬間擊倒。

很興奮!

或許,可以做大俠了。

「呵呵,姬空,你到的這麼快?行啊,不愧是高人!好大的力氣,好恐怖的實力!」

曲玲瓏反應過來,雙眼放光的看著姬空,誇讚道。

大眼睛中帶著探尋之色,恨不得挖出他所有的秘密。

「算不得什麼,你不是在包間里嗎?在外面多危險,真是的!」

姬空一把拉過曲玲瓏,大手在她屁股上來了一下,很是緊張的說道。

「哎呀,這麼多人看著呢!不要!」

曲玲瓏萬萬沒想到姬空如此直接,敢當眾打她屁股,簡直讓人受不了。

即便在古靈精怪,此刻也滿臉紅暈,受不了親密接觸。

「以後聽話啊,必須在包間里,不允許亂跑!行了,你買了什麼?」

姬空心中暗爽,手感特別。

隨即好奇的看向她要買的東西,想看看是什麼。

「一隻玉佩,三十萬!爺爺應該會喜歡!」

曲玲瓏拿過選好的玉佩,獻寶般的說道。

寶寶:冷酷爹地鬥媽咪 「帥哥,非常感謝!我做主,只要您消費,全部免費送你。」

有女人看不出眉眼高低,穿著白色T恤,胸脯高高挺起,走到兩人身邊,溫言說道。

「行,我女朋友相中這快玉佩了,然後我準備了一件古碗,你們全給包起來。要送人的!」

姬空一聽,眼睛瞬間放光,直接拿出唐三彩古碗,對他說道。

「啊?好的!」

白衣女沒想到他會這麼回答,真的要了一件三十萬的玉石。

一般人,應該客氣一下,稍稍推脫,他們臉面也就過去了。

面對三十萬的玉石,即便是店長,她也有些為難。

但,話都說出去了,只能把苦水咽到肚子里,答應下來。

「這,唐三彩古碗,唐朝真品!至少三千萬,送人了……」

當看到姬空遞過來的唐三彩古碗時,她眼睛瞬間瞪圓了,驚愕的大叫。

如果沒有點本事,根本無法當一店之主,她認的十分清楚!

瞬間,幾個店員,綁貓哥的保安和曲玲瓏,全都震撼的看著小小的唐三彩古碗。

三千萬,直接送人?

這得多貴重的禮物!

即便是曲玲瓏,見慣了大錢,此刻也有些不敢置信。

姬空到底多有錢啊?

出手就是如此貴重的東西,讓人難以置信。

「讓你包起來,你就包起來,哪來的廢話!然後我還有事兒呢!」

姬空聽到他的話,心都在滴血,沒想到這麼值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