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方坐下來談,想要談攏,那是沒有可能的了。

畢竟萬魂宗險些被連根拔起,換了誰都不可能不計較這個仇恨。

在跟羅陽相處的日子裡,白蕙和谷家三姐妹隱隱看出羅陽是性情中人,這一點被她們看出來了,那她們就知道該怎麼做了。

羅陽也擔心白蕙和谷家三姐妹利用他的弱點來做事,他的弱點就是看了不平的事不能袖手旁觀。

「雪妹,聽我說……」

不讓羅陽說完,谷雪就搶著道:「噯!不聽!反正你別忘記你的真實身份。」

這話就相當於要羅陽向十大聯盟宣戰。

羅陽聽了,心裡暗暗叫苦。

現今白蕙和谷家三姐妹處於激動之中,想用道理來勸住她們,那是難如登天。

美人本來就不愛聽講道理,眼下更無法說服她們了。

羅陽苦笑道:「雪妹,我當然記得。」

只好以退為進。

白蕙和谷家三姐妹聽了,眼神沒那麼割人了。

「你記得就好。」白蕙說道:「那你為什麼還要幫她們?你又不是知道她們是我們的敵人。現在我們就可利用第十塊木炭來報仇,把十大聯盟都滅了!」

單聽那憤怒之中帶著興奮的話音,便知白蕙對十大聰明的仇恨已鐫刻進骨子裡了。

羅陽被夾在雙方之間,左不人,右不是人。

「白妹,先聽我說。現在還不是最好的時機。」羅陽急轉著腦筋。

「噯!你老是想騙我們小姐!你騙得了我們小姐,騙不了我們!」谷雪嬌嗔道。

還珠之父子禁戀 四位美人之中,要數谷雪最難說話了。

若谷雪被說服了,那就好辦了。

羅陽決定先啃下谷雪這塊硬骨頭,笑道:「雪妹,你不知裡面的危險。先聽我說,如果我說的不對,我就按你們說的去做,怎樣?」

谷雪沒有應聲,只揚了揚鄙夷的嘴角,羅陽就當她同意了。

頓了頓,羅陽接著道:「白妹,雪妹,湘姐,雲姐,我只說一件事,你們就知道我講的道理了。」

掃視一圈,見四位美人均認真的聽著,羅陽暗喜。

只有用方法先穩住白蕙和谷家三姐妹的情緒,才容易讓她們走出鑽牛角尖的不對做法。

「噯!還不快說!又想騙我們?!」谷雪催道。

其實羅陽還沒想好,想再打打腹稿。

谷雪催促,只好說道:「你們想一下,第十塊木炭怕誰?」

這個問題,白蕙和谷家三姐妹都回答不了,面面相覷,最後又把目光投在羅陽的身上。

羅陽接著道:「不用知道那人叫什麼名字,你們只要想一想那人有能力鎮住第十塊木炭,就明白是怎麼回事了。」

他的意思是指高人隨時會出現,再次制服第十塊木炭。

可是白蕙卻說道:「那關我們什麼事?」

看來白蕙的腦筋轉速要慢一點,羅陽只好明說:「白妹,你要知道,十大聯盟有能力請出那個曾經鎮住木炭的人,讓那人再次收服木炭。沒了木炭的幫助,我們的能力又不夠,你說結果會怎麼樣?」

話說的這麼明白了,若白蕙還聽不懂,羅陽也沒辦法了。

「那人還活著?」白蕙問。

「應該還活著。」羅陽點頭道。 聽了羅陽的話,白蕙和谷家三姐妹又面面相覷。

不過她們有些懷疑羅陽說的是假話。

「噯!你胡說些什麼!」谷雪冷道。

「雪妹,你不信我也沒有辦法。我敢肯定那人還活著。」羅陽正經道。

羅陽沒見過那人,至於是否還活著,他都懷疑。

「那人在哪?」白蕙問。

這個問題,羅陽無法回答。

聽白蕙的意思,那是要去幹掉那個能鎮住第十塊木炭的人。

羅陽笑道:「白妹,聽我說。你們千萬別去做蠢事。那人如果還活著,能力絕對比我們強得多,就算我們聯手,都遠不是那人的對手,你還要去送死?」

人在衝動的時候,就會做很多不理智的事。

在冷靜的時候,白蕙和谷家三姐妹不會做以卵擊石的蠢事。

現今她們算是很不冷靜,就算是明知不是對手,也有可能去試一試,結果就是被人收拾。

白蕙冷道:「那你說,怎麼辦?」

若羅陽一直幫十三姨等人,白蕙和谷家三姐妹受不了。

想了想,羅陽說道:「別急。我心中有數。你們聽我指揮就行了。我做事,你們放心。不會讓你們失望的。」

現今也只能用這種方法來穩住白蕙和谷家三姐妹。

白蕙說道:「那從現在開始,你不能再幫她們了!你跟第十塊木炭那麼熟,你叫它對付十大聯盟,它也會聽你的。」

羅陽說道:「白妹,事情沒有你想的那麼簡單。第十塊木炭不是聽我的。它只是想利用我,不是我說什麼它都會聽的。」

爆寵八零:重生嬌嬌女 白蕙和谷家三姐妹對羅陽和第十塊木炭的關係還不了解,羅陽怎樣說都可以。

「噯,第十塊木炭明明聽你的!」谷雪猜到。

畢竟見過羅陽和第十塊木炭的談話,從中可以看出第十塊木炭對羅陽還是會聽羅陽的話。

羅陽說道:「雪妹,等有機會了,我會跟你們詳說。反正我跟它的關係很複雜。它就快回來了,我們不能再多說了。等我打完擂台賽再說。」

一面說,左右掃視一眼。

谷雪冷笑道:「噯!你就按我們說的去做,事情就辦成了!」

借第十塊木炭的力量去對付十大聯盟,那確實不錯。

如果羅陽拒絕,那白蕙和谷家三姐妹會沒完沒了糾纏這件事。

「白妹,雪妹,湘姐,雲姐,你們不理解我。其實我有個更好的做法,能包保計劃成功。」羅陽說道。

「什麼計劃?」白蕙感興趣道。

站在酒店大門口,人來人往的。

說那麼敏感的話題,若被有心人聽去了,那比較麻煩。

羅陽只得咬著白蕙的耳朵,說道:「白妹,等我幫第十塊木炭找到九個兄弟,十塊木炭的力量對付十大聯盟,還怕仇報不了?到那時,就是神仙都救不了十大聯盟,你說對不對?」

聽了羅陽的話,白蕙嘴角有了笑意,顯是認同他的做法。

谷雪急於想知道是什麼計劃,問道:「噯,為什麼那麼神神秘秘,是不是又想騙我們小姐?」

這時白蕙主動耳語告訴了谷雪,聽了后,谷雪也向羅陽投去讚賞的目光。

把白蕙和谷雪擺平了,剩下的谷湘和谷雲就好辦多了。

羅陽笑道:「白妹,雪妹,湘姐,雲姐,你們不知道我的良苦用心,要我告訴你們,你們才明白。以後別再說這件事了,我心中有數。我會辦好的。我儘力吧。但能不能成事,你們也清楚的,還要看天時地利的。」

白蕙說道:「只要你是真心幫我們,結果怎麼樣我們都能接受。」

現今先哄住了白蕙和谷家三姐妹,日後她們發現羅陽有另外的想法,不知要怎樣恨他。

如果是其他事,羅陽就幫她們了。

偏偏是要跟十大聯盟為敵,這事很嚴重,羅陽不得不三思。

最重要的是羅陽自己跟十大聯盟還沒到那麼深的仇恨,他本心不想跟十大聯盟拚個你死我活。

白蕙和谷家三姐妹卻不同了,她們是親身感受到了被十大聯盟收拾的那種無奈與憤恨。

認識白蕙和谷家三姐妹的時間也不算長,不過羅陽看出她們為了報仇,那是可以做任何事情的,包括犧牲性命。

這讓羅陽感到壓力山大。

「噯,你要是做一件事,我們就相信你說的。」谷雪說道。

怔了怔,羅陽想不搭話。

可是裝糊塗那不行,谷雪會一直問下去。

羅陽只得問道:「雪妹,什麼事?」

結果聽谷雪說道:「噯,你先處理掉十三姨,我們就相信你是真心會幫我們。」

這……

早知這樣,就不問了。

現今問出來了,羅陽只覺腦袋都大了一圈。

「雪妹,這種事不能在大街上亂說,被人聽去了,那就壞事了。你可能不知道十生宮有很多線眼在這附近。」羅陽小聲道。

「噯!你當我們是吃素的?」谷雪冷笑道。

再看谷湘和谷雲,只見二人正在留意周圍的情況。

若發現不對勁,應該會第一時間通知白蕙和谷雪。

羅陽笑道:「等有時間了,我們再慢慢談,急什麼。成功就是板上釘釘的事,那是十拿九穩。多等幾日,那也沒什麼的。請相信我。」

谷雪冷笑道:「噯!你放我們的鴿子還少?」

這個反問讓羅陽呵呵而笑。

「雪妹,你們誤會我了。以為我是故意的,其實我是太忙才導致那樣的。」羅陽分辯道。

「噯,我們不管以前的事!你只要先處理了十三姨,我們就相信你!」谷雪冷道。

白蕙,谷湘和谷雲都點了點頭,表示認同谷雪的說法。

「我知道你們是在試探我,但你們有沒有想過這樣做的後果?何況我還需要利用十三姨做一些事情。沒了她,我的事就做不成。」羅陽說道。

他有他的道理,正所謂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

谷雪冷道:「噯,那你就是找借口了?」

羅陽說道:「雪妹,有些事情,現在不方便告訴你們。過一段時間,你們就會明白了。好了,不要再說了,說多了很容易壞事的。咱們回去收拾東西吧。」

一面說,轉身走進酒店。

白蕙和谷家三姐妹相視一眼,雖不滿,但也只得跟在後面。

進了電梯,白蕙說道:「我們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你身上了,請你不要騙我們。」

聽了這話,羅陽在心裡輕輕嘆息一聲。 不是羅陽不想幫白蕙和谷家三姐妹的忙,而是她們要做的事太大。

冷王追妻:萌妃要爬牆 除了拖時間之外,還是拖時間。

說不定日後能找到兩全其美的辦法來解決眼下的麻煩,那也是有可能的。

見羅陽不應聲,谷雪冷道:「噯!你又想騙我們?」

羅陽苦笑道:「你們老是這樣談來談去的,就不怕出事?低調些不行?」

這話還是有點效果,白蕙和谷家三姐妹即時閉嘴了。

回進房間,十三姨和花襲伊用好奇的眼神望過來,顯是想知道羅陽跟白蕙和谷家三姐妹談了些什麼。

羅陽笑道:「十三姨,花姐,等回去了,我請你們吃夜宵。」

十三姨和花襲伊均揚了揚嘴角。

萬魂宗與十大聯盟的恩怨,那不是三言兩語能化解的。

是以,羅陽從來沒有想過要勸雙方通過和談來解決問題。

說了沒用,不如不說。

「呵呵,都這種時候了,你們還有興趣去逛街!」花襲伊冷笑道。

「花姐,只是出去看看第十塊木炭回來了沒。」羅陽訕訕道。

等了一個多小時,還不見第十塊木炭回來,羅陽覺得有點不妥。

又等多半個小時,還不見第十塊木炭的身影。

十三姨說道:「它去了半天了,還不見回來,不會是走了吧?」

雖說與第十塊木炭談過,但羅陽也不敢保證第十塊木炭不會變卦。

若第十塊木炭自己去十生宮總部問消息,那對於十三姨而言不是好事。

「在排隊買票吧。」羅陽說道。

第十塊木炭沒有手機,想找它很困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