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淼聽了宋離的這話才看了宋有彬一眼。

「宋三哥有禮。」

宋有彬雖然接觸的人不少,但是像何淼這樣的翩翩公子卻是不多的。

「何公子有禮。」

因為是第一次交貨,所以宋離特意選的最肥碩的大兔子給何淼的。

「何公子,你看這些兔子怎麼樣?符合何公子您的心意嗎?」宋離問道。

何淼點頭,「這些都不錯。」

能讓何淼滿意宋離也很是高興,只要何淼滿意了,那今後這生意肯定就是能長久做下去的。

「那。。。」宋離星星眼看著何淼,既然您都這麼滿意了,是不是也應該把銀子給我結了?

何淼先是不明白宋離這麼看著自己的意思,而後宋有彬又咳嗽了兩聲擦明白過來,宋離是在問自己要銀子。

「掌柜的。」

一個矮小的老頭子立馬到了何淼的面前。

「少東家。」

「今後這位宋姑娘送過來的兔子,你清點之後只要是沒錯,你就把銀子給結了。」何淼道。

「是,少東家,只是不知道少東家給這位宋姑娘的價錢是幾何?」那掌柜的問道。

「一隻兔子一百二十文。」

全能王牌女神又暴富了 掌柜的鄒眉,少東家只怕是被這小姑娘給騙了,一隻兔子頂破天值個八十文錢不得了,怎麼多給了一半的價錢。一想到少東家被騙了,掌柜的看向宋離的目光很是不善。小小年紀的居然就做出這樣的事情,實在是太讓人不齒了。

宋離有些莫名其妙,這掌柜的怎麼這麼看著自己?難不成是這掌柜的家裡也是養兔子的。如今看自己搶了他的生意所以不高興?

「誠惠一共十二兩銀子。」宋離可不管自己是不是搶了這位掌柜的生意,這可是自己該得的所以一分都不能少。

何淼見自己說完之後,何進居然一點反應都沒有。

「何進,我說的話難道你沒有聽見嗎?」

何進如夢初醒,這是少東家自己的決定,少東家這麼精明的人怎麼可能不明白?自己差點就鑄成大錯了。

何進連忙到櫃檯的錢匣子裡面去了一張十兩銀子的銀票並二兩碎銀子給宋離。

「姑娘收好。」

宋離看了看手裡的銀票,確認是對的之後才收進自己的懷裡。

「我跟三哥還有事就先走了。」得了銀子的宋離顯然很是高興,不管對著誰都是一副笑眯眯的樣子。

趙峰不明白,明明公子就是想讓宋姑娘留下來的,但是卻什麼話都沒有說。

「公子,說不定您開口那宋姑娘就留下來了。」回了書房趁著沒人的時候,趙峰忍不住道。

何淼似笑非笑的看了趙峰一眼,「你覺得我只要開口她就會留下來?」

趙峰點頭,「這世上有幾個人能抵得住公子的魅力。」

「就像當年的蔣欣一樣嗎?」何淼道。

趙峰一怔,蔣欣?公子怎麼會突然提到她?

「蔣欣當年無緣無故的失蹤了,是她對不起公子您。」當初公子對那蔣姑娘可說是一往情深,可是結果呢?那位蔣姑娘卻不辭而別,讓公子傷心了許久。

何淼搖頭。「蔣欣沒有離開。」

「沒有離開?」趙峰不明白,明明當初他們找了那麼就都沒有找到,怎麼會沒有離開呢?一定是公子心裡還記掛著蔣欣所以才會為蔣欣鎖好話的。

何淼知道,趙峰肯定是不會相信自己的話的,只是他說的都是實話。

要不是無意中聽見了季程跟溫逹的對話,也許他這一輩子都不會知道蔣欣居然不是因為厭倦了自己離開,而是被殺了。

那個暖月一眼的女子,跟自己相處了不過三個月的時間就香消玉殞了。何淼當初知道這個消息的時候,真的恨不得撕碎魏秋月,可是就算是撕碎魏秋月又能怎麼樣你吶?蔣欣已經活不過來了,可是蔣欣的事情讓何淼打定主意永遠也不會跟魏秋月在一起。

所以當初在蔣欣似乎不到一年的時間,何淼就直接跟他爹何震說自己不會跟魏秋月成親。當然這件事情雖然及時的被何震夫婦給壓下來了,可是何家已經有不少人都知道何淼不喜歡那位從小就跟自己有婚約的表小姐,甚至還要跟表小姐毀約。

「我倒是寧願當年蔣欣是因為不喜歡我所以離開了。」何淼黯然。

趙峰是越發聽不明白何淼到底在說什麼了,什麼叫做寧願她離開,當年到底是怎麼回事?

「好了,這件事情不要在說了。」就算是為了宋離的安全自己液壓離她遠一點。

揣著銀子的宋離很是高興,之前自己的銀子幾乎都買了胭脂,如今手裡頭正好缺銀子。

「三哥,你有什麼想要的東西沒有?」宋離問道。

宋有彬搖頭,「咱們還是趕緊回去吧,爹娘還在家裡等著咱們呢?」最近每天爹都會在他們面前耳提面命的警告他們,不許他們在外面胡來。

「好。」宋離雖然很想去逛一逛,但是三哥說的也是,還是趕緊回去把這個好消息跟爹娘說了才是正經的。

來的時候因為要拉兔子,所以牛車就不能坐,但是現在回去的時候因為兔子已經給天香樓了,只剩下空簍子在牛車上放著。

「要不阿離你坐牛車吧。」宋有彬見宋離已經累出汗了,就有些心疼。

豪門纏婚:尤物小嬌妻 宋離搖頭,「老牛拉了這一路就已經很累了,咱們還是讓它歇一歇吧!」

宋有彬沒有勉強宋離,「好。」

回村的路上宋離跟宋有彬讓喬大郎跟衛東先把牛車拉回去,兄妹倆則要去村裡之前的荒地那裡去看看。

「阿離,咱們去荒地做什麼?」宋有彬還是不明白。

「當然是看看能不能買下來了。」宋離道。 「哐!」

葉天的身影,宛若一道靈動的鬼魅一般,飛快地閃爍到了那陰巽魔女的面前,根本不多做糾纏,抬手便是一刀,找准了那陰巽魔女的腦袋劈下去!

此時此刻,那陰巽魔女赫然便是坐擁著十六倍於自身的力量加成,葉天自然不會給她機會蓄滿了力氣,那般恐怖的氣勁方才在她身上擴散而開,葉天便是已經發起了攻擊!

靈墨刀所過之處,赫然便是帶起了幾分灼熱的金紅色火焰,在此一刻,那陰巽魔女的臉色也是陡然聚變!

葉天可沒打算用什麼公平的手段於是交戰,就在出手的瞬間,早已經凝聚好了能量的離火菩提赫然便是作用在了葉天的身上,讓得他手中的幽海靈火都是短暫的變化成了那恐怖的金紅色火焰,籠罩在靈墨刀之上,帶起的刀氣亦是威能極其的顯赫,讓得那陰巽魔女,都是不得不第一時間退避開來!

「跑什麼?來戰呀!還是說這增幅還不夠,需要再給你加一重?」

葉天勾了勾嘴角調笑道。

「小子,休要猖狂!姑奶奶這邊手撕了你!」

一聲斷喝之下,陰巽魔女單手握著的黑色長槍便是猛然朝著葉天刺出,直指葉天的腰間,然而卻是『嗤』的一聲,刺在了一道殘影之上,直接穿透了過去。

一股危險的感覺陡然湧上陰巽魔女的心頭,幾乎是本能的將手中的長槍收回擋在了身後,而就在這同時,一陣巨力便是裹夾著一股恐怖的熱浪衝擊到了她的後背,讓得她的腳下都是不免的一個踉蹌!

一擊失手,葉天倒是絲毫沒有停頓的意思,身影一轉,便是再度消失在了陰巽魔女的視線之中,此時此刻,他可不會蠢到去和陰巽魔女比力氣,速度,才是他的依仗!

「轟!」

一聲巨響之下,兩人的再度武器猛烈的交接在一起,葉天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那陰巽魔女根本沒能第一時間反應過來,只能勉強出手硬接,而這結果便是陰巽魔女的身影,直接被葉天手中的熱浪生生地掀翻倒飛出去!

見此機會,葉天自然不會放過,身影再度消失,不到眨眼的功夫便追到了陰巽魔女的跟前,靈墨刀再度斬落而下,赫然便是讓得那陰巽魔女無從招架!

不過這一次,葉天卻是沒了這麼好的機會,那陰巽魔女也無愧為七劫涅槃境的強者,實戰經驗無比豐富,此刻赫然便是引動起了一記靈魂震蕩!

然而,這靈魂震蕩卻是方才擴散開,便直接消散了去,居然是根本沒有對於他半點影響,彷彿是被筋骨在了一個狹小的空間之中,根本擴散不開!

「實戰經驗果然是豐富得很啊。」

葉天似是有些戲謔的笑看著陰巽魔女道,「怎麼靈魂震蕩還用不出來了?沒力氣了?」

聽得葉天的嘲諷,陰巽魔女的臉色陡然一變。

靈魂震蕩無法擴散開,這樣的情況她可是從未遇見過,但就在一瞬間,陰巽魔女便是反應了過來。

葉天掌握著空間之力,能夠使用空間躍遷,自然也能使用一些別的空間之力引動的招式。

比如,空間封鎖!

「臭小子,你搞了什麼鬼把戲?」

陰巽魔女面色異常陰沉地望向葉天,雙眼之中似是要噴出火來!

她能夠猜到這是空間封鎖一類的手段,但她無論如何也不願意相信,葉天能夠使用出這樣的手段來!

當然,她猜對了,葉天用的手段正是空間封鎖,藉由空間之力,葉天將這陰巽魔女身邊的空間直接封鎖了去,讓得那靈魂震蕩根本無法擴散開來,而就在這同時,靈墨刀已經是朝著那陰巽魔女再度斬落而下!

「馬的!給我破!」

猛一咬牙,陰巽魔女的手中陡然凝聚起大量的化魂真氣,那黑色長槍之上立刻被化魂真氣給完全覆蓋了去,長槍猛然一震,赫然便是將周圍被封鎖的空間給震的一陣巨顫!

而就在此刻,葉天手中的靈墨刀,已是落在了她的面前!

「轟!」

一陣火焰爆燃的轟響傳出,一片金紅之色的火焰瞬間擴散而開,化作一片火海,將這片空間都給覆蓋了去,這一招拼殺之下,二人的身影飛快的分隔而開,葉天足足在那虛空之中蹬蹬連退了近百米,方才將自己的身軀穩住!

這陰巽魔女此刻手中的恐怖力道,也是頗為的有些然人驚詫,七劫涅槃境的強者,十六倍於自身的力道,光是這力氣,就足以輕而易舉的搬山卸嶺!葉天感覺自己像是被一座大山給撞上了,衝擊力之強,赫然便是讓他渾身的骨頭都傳來一陣酸澀刺痛的感覺!

「嘖嘖,這力氣還是嚇人啊!幸好有元素熔身在手,沒有榕兒相助也能使用,不然這一下,怕是手臂都要被震碎了!」

感受著四肢百骸傳來的那一陣陣刺痛之感,葉天也是頗為的有些駭然,就這一招的拼殺,已經是讓他感受到了不小的壓力,那陰巽魔女在涅槃千隕功的作用下,發揮出來的實力也是頗為的驚人,光是這麼一下,已經是讓得葉天感覺身子快散架了,要是換個別人,恐怕骨頭都碎成渣子了!

不過,那陰巽魔女此刻也是並不好受,結結實實的受了葉天這麼一刀,那恐怖的金紅色火焰直接是將她徹底的包裹了去,化魂真氣都是沒能來得及護住她全部的身軀,讓她再度受到了不小的創傷!

而與此同時,葉天之前在她身上留下的刀痕,在傷門刀氣的情況下,亦是變得更加嚴重了起來,此時此刻,那陰巽魔女的整個左肩和右臂,都是撕裂開了不少猙獰的傷口,看上去分外的駭人!

那陰巽魔女面色,也是在此刻逐漸陰冷,她的雙眼逐漸變得血紅了起來,此時此刻,她身上的傷勢已經是達到了近乎瀕死的狀態,也是幾乎達到了涅槃千隕功能夠收招的極限了,再加深,她能夠擁有三十二倍的增幅,但功法一停,她便是會直接落命!

「小子,你惹毛我了!」

陰冷的低喝一聲,陰巽魔女額頭的青筋頓時爆了起來,化魂真氣瞬間如同沸騰起來了一般,瘋狂的涌動,就在這一刻,那陰巽魔女赫然便是將自己的靈魂給燃燒了起來!

她已經顧不上什麼保不保命了,此時此刻,她只有一個念頭——

殺了葉天!

「化魂真氣,噬魂鬼斬!」

喝聲落下,那數量驚人的化魂真氣赫然便是凝聚成了一道約有三丈長的劍影,伴隨著那陰巽魔女的爆喝聲,猛然朝著葉天攻殺而來!凄厲的呼嘯聲響徹整片空間,彷彿是那劍鋒之中,有著萬千怨魂在泣訴哭喊!

「來得好,不過並沒有什麼卵用。」

葉天略微的揚了揚嘴角,緩緩的抬起一隻手來,手掌張開,朝向了那化魂真氣凝聚而成的巨大劍影,手掌凌空一握,陡然間,空間之中便是發出了一陣席位的波動,上一秒還速度驚人的劍影,下一秒,便是已經完全的停滯了下來,一動不動!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怎麼可能!!!」

瞧得這一幕,陰巽魔女的身子陡然間瘋狂的顫抖了起來,她的聲音已經完全變成了聲嘶力竭的咆哮,仿若一頭髮狂的野獸一般,撕心裂肺!

「呵呵……空間躍遷和空間封鎖我都用過,你心裡還是沒數么?那就還是給你瞧瞧吧,這片空間之內,我,就是主宰!」

話音落下,葉天的手掌陡然便是一震,頃刻間,那化魂真氣凝聚而成的巨大劍影,便是伴隨著那一片空間寸寸崩裂,化為漫天碎片,爆散而開! 宋有彬是真的不明白自己這個妹妹了,這手上這麼一點兒銀子就想著要買地,這不是開玩笑嗎?而且他們家這可是剛買了不少的地,現在又買?

「阿離,這荒地咱們就算是買了應該也沒什麼用處吧!」宋有彬道。

宋離笑,「怎麼會沒有用?不僅有用而且還有大用處。」

大用處?宋有彬還是不明白。

「你把話說簡單一些。」

「三哥,你說咱們家現在賣兔子賺錢嗎?」宋離問道。

當然賺錢了,這一次就能有差不多自己在鎮上干半年的工錢了。

「賺錢。」

「既然賺錢,你說這兔子咱們是不是要好好養?」

「這是自然的,不過這跟買荒地又有什麼關係呢?」宋有彬還是不理解。

「因為這荒地買下來我準備種白菜。」宋離道。

買荒地種白菜?宋有彬更加糊塗了,家裡不是有白菜嗎?用得著專門買荒地去種嗎?

「咱們的兔子現在還算是少的,過一兩個月兔子只會越來越多嗎,到那時候咱們哪有這麼多的野菜給兔子吃?」想要養兔子難不成光靠野菜就行了?所以要趕緊把白菜種下去才行。

對啊,他們怎麼一直都沒有想到,這要是到了冬天兔子沒得吃了,那豈不是就長不大了?長不大的兔子怎麼賣錢?宋有彬恍然大悟。

「還是阿離你想的周到,要不然這真要是到了冬天還就不好辦了。」宋有彬道。

宋離點頭,「而且咱們後山的種果樹的那些地方我也準備種些白菜或者是蘿蔔。」等到時候就把兔子給放養,這樣養出來的兔子也會更加好吃的。

白菜在鎮上賣一文錢兩斤,雖然不貴。但是每天要供上吃肯定也得幾百斤的白菜,這可不是一兩文錢就能行的,一個月下來至少也要四五兩銀子。

既然單去買就需要這麼多的銀子,那為什麼不自己買地種呢?白菜賤隨便什麼地方都能生長,荒地就足夠了。

「不錯,你說的對咱們確實應該趕緊買些荒地把白菜給種下去。」這事兒還真是一點都耽誤不得。好在阿離還記得這事兒,要不然還真是耽誤事了。

宋離指著面前的荒地道:「這就是我準備買下的荒地,大概有五畝左右,種出來起碼也能吃上大半年的時間。」五畝地全都種上白菜,就算是每天都有幾百隻兔子來吃,也夠半年時間了,而且只要吃完就種絕對是跟得上的。

「好,那咱們這就回去跟爹娘商量,要趕緊把這荒地買下來才行。」宋有彬道。

宋離點頭,「讓爹跟秦大叔商量。」

宋老漢兒兩口子得知一百隻兔子就賣了十二兩銀子心裡很是高興,只是這才剛賣了銀子阿離就又要看是張羅著買地,趙氏的心裡就有些疙瘩了。

「你這丫頭,這銀子只怕是還沒有在你懷裡給焐熱你就想著要花出去。」

「娘,我這也是為了賺更多的銀子。」宋離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