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殺殭屍,獎勵3000點!」

這是消滅殭屍,系統給出的獎勵。目前王彬沒有想兌換的技能,反而迫切兌換一些人手,太多的事不能給別人說,兌換的手下,就沒有這方面的問題了。

因為九叔說過大部分的殭屍都被火焰克制,所以王彬早早又兌換了一個火焰之球,改造成寶石的樣子,鑲刻在劍柄上。

一切都準備就緒,就等著殭屍的到來。

沒有等多久,殭屍就來了。 大叔,輕輕吻 殭屍明顯有一定的智商,在電影中還沒注意這點,現實中,自己面對的時候才發現,偷襲、知道敵不過九叔,會跑會躲藏。

看著從大門進來,而不是如電影中那樣,從房頂直接偷襲文才那樣,王彬有種被鄙視的感覺。

王彬手握長劍,跳起一劍斬向殭屍,被殭屍向一側一跳,躲過了這一劍,王彬站穩來不及將劍刃橫向,直接用劍面拍在了殭屍的左側腹部,也趁此化解了殭屍的攻擊。

王彬的攻擊,也只是把殭屍的衣服烤糊了。

王彬拉開距離,重新和殭屍對峙了起來。

也許是因為殭屍的本能超過了那點智慧。殭屍很快就撲擊了過來。

王彬體會到電影中九叔的感受了,對大部分法術都有抗性。王彬和殭屍交手了幾輪,只是傷了殭屍,可沒有造成九叔那種傷害。還好,自己夠靈活。

正當王彬在這裡分神的時候,殭屍一個前撲了過來,速度極快,王彬只來得及把劍橫在胸前,就被殭屍撞飛,撞開了正堂的門。

王彬手中的劍又被撞脫手了,殭屍沒有在去攻擊王彬,而是向躲在屋內的任婷婷跳去。王彬沒有選擇再去拿劍,而是一個寒冰箭,擊中了殭屍,寒冰箭的殺傷力並不強,更主要的作用是限制了殭屍的行動。

此時,九叔和秋生也趕了回來。

「阿彬,用火!」九叔一進門就看到殭屍被王彬的法術凍住的一幕,馬上提醒道。

「火球術!」

王彬馬上右手聚集能量,一個火球成型,沒有猶豫,直接投擲向了殭屍。

火球術最大的殺傷力是產生的爆炸,燃燒的火焰只是把殭屍的後背點燃了。

殭屍大吼著,掙脫開了冰凍的雙腿,向院外跑去。

「秋生,墨斗線。」隨著九叔的一聲呼喊。秋生拿出墨斗線,兩人快速織了一個網,從兩側把殭屍困住。

墨斗線本來就對殭屍有很強的剋制作用。九叔兩人又緊緊的殭屍的雙腿纏住。

「九叔,師兄讓開。」王彬再次聚集了一個法術,赫然是有持續攻擊效果的火焰衝擊。

九叔見狀,馬上拉著秋生躲到了一邊。

隨著火焰衝擊打中了殭屍,將整個殭屍的身體都點燃了。

秋生看到火勢不夠大,就把一壺油都砸到了殭屍的身上,火焰瞬間徹底把殭屍點燃了。

墨斗線也被燒斷,殭屍到處跳著,慘叫著,很快就倒在了地上。

王彬看著倒在地上燒著的殭屍,不在發出慘叫。

系統的提示也響了起來:「殭屍任務完成,獎勵三千點!」

「師傅,殭屍的事,可以告一段落了。」王彬輕聲說著。

「是啊!任小姐,現在也可以告慰你父親的在天之靈了。」九叔點了點頭。

因為那個邪道的陰謀,死了三條人命。任婷婷更是家破人亡。

「任小姐,你以後有什麼打算?」九叔看著在一旁哭泣的任婷婷,問她日後的打算。

「我想先守完靈,在把家裡的生意安排一下,九叔,能幫我么?」任婷婷抽泣著詢問。

九叔明白任婷婷是希望王彬幫助她,自己對生意一竅不通,去了只會幫倒忙。再說了,你沒看任婷婷的眼睛盯著王彬看呢。

慕先生的小驕傲 九叔看了一眼王彬,「阿彬,你去幫幫任小姐吧,一個姑娘家,現在無依無靠。」

前世都說坑爹的,自己咋就碰上了坑徒弟的了。 殭屍的風波過去了,鎮子又恢復了安靜。

任婷婷守靈結束,因為任老爺的屍體已經火化,只能做個衣冠家。

一個月後,廣州。

「阿彬,這次真的謝謝3你了。」任婷婷在一家紡織廠的辦公室內,對著坐在旁邊沙發上的王彬道謝。

王彬放下手中的茶杯,「沒關係,你很有經商的天賦。我也只是提點意見罷了。」

「都是我爹教我的。」提到自己的父親,任婷婷還是非常難過,神色有些低落。

王彬見了,也不知道該如何安慰。只好岔開話題,「沒有想到你們家這多產業。除了地產,在省城還有好幾家廠子。」

「這都是我家幾代人積攢下來的,我爺爺的時候,世道越來越亂,就做主全家回到鄉下故居。廠子還有其它產業全部僱人打理。」說起這個,任婷婷就為自己的家族驕傲。

王彬點了點頭,總算明白一個鄉紳可以懂那麼多西方的事,主動送女兒去國外學習,而且哪怕二十年的影響,還有那麼大的產業。

「阿彬,還有最後兩處產業了,不過比較遠,都在上海。」任婷婷有些不好意思的說。一個多月,王彬幫助自己接收了大部分家族產業,現在又要去更遠的上海。

「沒有關係,正好那邊我有些朋友要見。」想到提前安排去上海的蘭斯洛特三人,也不知道融入上海沒有。

「上海的朋友么?你是?」任婷婷有些疑惑,王彬不是失憶了么?

王彬肯定了任婷婷的猜測,「我恢復了大部分記憶,要去哪裡找我的幾個兄弟。」

「那你還回來么?」任婷婷有些擔心,王彬找回以前的記憶,還會回來么?

王彬明白任婷婷對自己的感情,只是有些事真的……

「我恢復記憶,那我也還是師傅的徒弟。」

「哦!」王彬的話,讓任婷婷稍感安心。「你以前到底是什麼身份啊?」

王彬沒有回答任婷婷的問題,而是問:「任小姐,我們什麼時候出發去上海?」

「三天後吧,這邊還要收尾一下。」

王彬點了點頭,往門外走去,「我去接兩個朋友,會和我們一起去上海。」

看著走出辦公室的王彬,任婷婷嘆了口氣,這個男人的心,太難進去了。

王彬走出廠子,叫了一個車夫,直接向城外出發。

到了城郊的白雲山,王彬就讓車夫回去了。

王彬找到了一個僻靜的地方,打開系統,原來王彬所謂的接兩個朋友就是再次兌換兩個手下。

「兌換三個精靈弓箭手,外貌做個偽裝。」

王彬面前再次出現了一個黑洞,隨著黑洞的再次消失,三個偏瘦的兩男一女出現在了眼前。

「主人!」

三個弓箭手半跪在地上。

「你們拿這些錢,換套這個世界的衣服。然後就去大華紡織廠找我。」王彬拿出幾塊大洋,精靈族的鎧甲固然十分精美,可這個時代,還是不合適。「女的就叫麗芙,你們兩個分別叫韋林,艾德曼。」

「遵命!主人。」三個精靈站起了身,接過大洋。

「在外人跟前,就叫我會長吧。」王彬囑咐道,主人,太過去敏感了。

帶頭的精靈低頭,慢慢退去,去找合適的衣服去了。

王彬轉身去華法寺去轉一圈,想看能不能找到身據法力的高僧。只不過結果讓王彬很失望。

小婚大愛 回到紡織廠,遠遠就看見任婷婷在廠門口站著。

「阿彬!」任婷婷看到王彬,高興的揮手,跑了過來。

「怎麼了?任小姐。」王彬看著跑到自己身前,臉色略帶潮紅的任婷婷。

「有三個外國人來找你啊!我讓他們在會客室等你。」

「謝了!你不用特意在門口等我的!」王彬實在不知道該怎麼勸說這個姑娘,希望時間可以抹平一切吧。

兩人走到會客室,三個精靈馬上站了起來。

「會長,終於找到你了!」

「你們這麼快就來了么?其他人呢?」王彬裝著剛見到的樣子。

「會長,我們收到你的消息,馬上就趕了過來,還有幾個兄弟在上海。」艾德曼按照早先商量好的話,開始了演戲。

「那你們和我一起去上海吧!」

「是!會長!」三人整齊劃一的同聲回答。

「阿彬!他們是?」任婷婷見三個人都退了出去,疑惑又有點害怕的看著王彬,覺得這個男人是那麼的陌生。

「我是一個組織的首領,我的組織什麼國家的人都有,我們都有一個目標,對付那些充滿野心,擾亂世俗的勢力。你可以稱呼我們——審判騎士團!」

任婷婷聽了,充滿了驚訝,驚訝的說不出話來。

「你知道為什麼我不願意接受你了么?除了我有心上人,還有一個原因,就是我的工作。」王彬看著在哪裡愣著的任婷婷,心中希望這樣可以讓她放棄。 任婷婷心中很亂,一下接受不了王彬身份的轉換。

一個道士的徒弟,突然變成了一個組織的首領!而且還有很多外國人的組織。

現在的國家正遭受外國的侵略,任婷婷一下有些接受不了。

「任小姐,如果我是賣國賊,你覺得師傅會放過我?我的組織雖然有很多國家種族的人,可都有一個信仰。」王彬解釋自己的設定的這個騎士團,雖然想讓任婷婷放棄,不過還是不要有不必要的誤會,免得其他麻煩。

「阿彬,我先去休息一下。」任婷婷選擇一個人靜一靜。

王彬明白任婷婷現在最需要的是就是安靜。

三天後。火車站。

王彬和任婷婷在火車站等著艾德曼三人。

「阿彬,你這次去上海,真的還回鎮子么?」任婷婷又問了這個問題。

「我把一些事情安排好,就回鎮子。」

兩人正說著,麗芙、艾德曼、韋林三人就來到了火車站。

「會長。」

「出發吧。」

一行人登上了火車,向著上海,那座魔都出發了。只是王彬沒有想到這次,讓自己徹底捲入戰爭的漩渦。

「這就是魔都么?」

王彬看著這座城市,這座在即將到來的戰爭中,經歷烽火的城市,有些感嘆。

「阿彬,我們先安排住的地方么?」任婷婷問著身前的男人,有些事,也許並不重要。

「我們先去租界,在哪裡住下,休息一天,再去商行。」王彬雖然沒有來過魔都,可也知道現在的上海相對安全的只有租界。

租界,麗都大酒店。

這是租界算是最大的酒店之一。

安排好房間,王彬就安排艾德曼去聯繫蘭斯洛特三人。也不知道他們是否在魔都落住腳了沒有。

艾德曼剛走,任婷婷就來找王彬。

「阿彬,魔都我第一次來,你能陪我轉轉么?」任婷婷有些緊張的看著王彬。

王彬看了一眼,眼前的姑娘,突然非常的頭疼。

「任小姐,你還是先休息一天吧。等把商行的事處理完,我也要等我組織的成員。」

任婷婷有些失落的退出了房間。

隱藏在房間陰影中的韋林和麗芙慢慢現出身影,原來兩人一直沒有出去,而是利用精靈族的天賦,隱藏了自己。

「主人。」

「麗芙,你去保護任小姐。」王彬安排了麗芙去保護任婷婷。這也算是對任婷婷的補償吧。

傍晚的時候,王彬正在房間中看書。

「鐺鐺」

王彬放下手中的書,「進來吧。」

「已經在指定的地方留下了信息。」

「知道了,你先下去吧。」王彬揮了揮手。

艾德曼沒有說話,只是低下頭,慢慢退出了房間。

「魔都……」

王彬看著窗外,忙碌的人群,突然想到過幾年戰爭對這裡影響。

「也許我沒有辦法改變整個歷史,那麼那些超自然的勢力,擋一下吧。也不知道師傅和同道聯繫的怎麼樣了。」

而在隔壁房間,任婷婷躺在床上,卻沒有睡著,腦子裡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清晨。

「阿彬!」任婷婷敲著王彬的房門,好久沒有人開門。

麗芙聽到了,任婷婷敲門的聲音。吐槽了一句:「這麼好的姑娘,主人怎麼就不動心呢。」

想著,麗芙走出房門,「任小姐,會長很早就出去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