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林軒下車,四周傳來議論聲。

在看到下車的寧初雪,不少人都震住了。

「林軒怎麼帶了一個渾身是傷疤的女人來診所?」

不少人目光停留在寧初雪身上。

因為她臉蛋已經被燒傷,變的全是傷疤,沒人認出來她是寧初雪。

擦覺到不少人在注視著自己,寧初雪感到臉很燙,低著頭,不敢去看大家。

黑玫瑰把車開去了停車場。

林軒則打開了診所大門。

診所大門口,擺放了不少花籃。

當下就有一個老者走了過來,笑道:

「林軒,恭喜診所開業。」

林軒看著蘇東來,笑著叫了一聲:「蘇爺爺。」

中醫協會的會長林正走來,笑道:

「聽說你診所開業,特地從京都趕來,希望今天能見識到你鬼斧神工的醫術。」

說著林正遞了一個紅包過去。

「小小心意。」

林軒臉上帶著笑意,收下了林正的紅包,笑著說道:

「感激林老能來捧場。」

不少富豪都上前打招呼。

這些富豪都準備好了紅包。

診所門口,熱鬧非凡。

整個農貿商業街的交通已經禁止了,整個商業街全是人,都在討論凡人診所的事情。

「凡人診所太牛了。」

「這林軒到底是何方神聖啊,一個小小的診所開業,居然來了這麼多大人物。」

眾人議論紛紛。

林軒接待了不少富豪之後,就讓黑玫瑰搬出了椅子和桌子。

他坐在診所門口,大聲說道:

「諸位,今天診所開業,我免費給大家看病,就這一次機會,錯過了這次機會,下次要想請我看病,就沒那麼容易了。」

林軒的聲音響徹。

「呵,好大的場面啊。」

一道笑聲響徹。

林軒抬頭看去。

鶴家大少爺鶴遊走來,隨行的還有一個美艷的女子。

站在林軒身邊的寧初雪看到鶴游,臉色不自然,低下了頭。

寧初雪出事在江華市是秘密,沒有人知道。

但寧初雪曾經是鶴游的未婚妻,鶴游成婚之後,特地打聽過寧初雪,得知她出事了。

他目光停留在渾身是傷的寧初雪身上。

臉上帶著嘲諷。

「寧初雪,這就是你選的男人嗎,還自稱是神醫,連你身上的傷疤都治不好,還怎麼醫治別人。」

地府我開的 鶴游一句話,引起了現場的躁動、

所有人目光都停留在渾身是傷疤的寧初雪身上。

「什麼,她是寧初雪?」

「這怎麼可能,寧初雪是江華市最年輕,最美麗的企業家,怎麼會變成這樣。」

舊愛難違:黎先生,好久不見 所有人神色中都帶著驚愕。

聽到不少議論聲,寧初雪感覺臉很燙,她低著頭,欲要轉身離去。

林軒站起來,拉住了寧初雪。

他看著眼前一臉幸災樂禍的鶴游,淡淡的說道:

「她是寧初雪沒錯,她變成這樣,是我的錯,是我沒保護好她,她身上的傷疤,我也能治好,不出一個月,我就能研製出治療傷疤的葯。」

「呵。」

鶴游藐視的一笑。

旋即看著在場諸多富豪。

「諸位,你們還真相信他是一個神醫啊,他只不過是江華一中一名高三學生而已,就他這樣還神醫。」

林軒的身份被鶴游爆了出來。

「什麼,林軒還是一個高三的學生?」

「這是真的還是假的?」

議論聲不斷。

林軒也沒想到,鶴游會在他診所開業的時候找茬。

但他不在乎。

他拉著寧初雪的手,說道:

「別理他。」

旋即坐了下來。

看著在場的富豪,以及路邊看熱鬧的行人,說道:

「看病開始。」

然而卻沒人上前看病。

因為鶴游一句話,沒人相信林軒了。

今天之所以有這麼多人來,一是江華市都在傳林軒是神醫,可是這僅僅是傳聞而已。

二是林軒在游輪上救了不少富豪,他們來只是為了賞臉而已。 有人是聽聞林軒名氣來看熱鬧的。

有人完全是賞臉來的。

諸多富豪來凡人診所,都不是為了看病,因為他們都很健康,不需要看病。

林軒開始免費診斷,可是卻沒人上前。

場面有點尷尬。

鶴游一臉譏笑的說道:

「林軒,你還是回學校上課吧,就你這樣,還開診所,我看你是想錢想瘋了吧。」

「聒噪。」

林軒抬手,隨手揮動,一股強大的勁力幻化出,攻擊在鶴游身上。

鶴游身體瞬間被打飛了一米遠,狠狠的摔在地上,摔的他七葷八素,半天爬不起來。

這一幕,讓四周的人全部傻眼。

他妻子陳敏瞬間走了過去,扶起地上的鶴游。

「老公,你怎麼樣,你沒事吧?」

鶴游從地上爬起來,一臉猙獰的看著林軒,怒道:

「小子,你敢打我。」

林軒淡淡一笑:

「這裡這麼多人,誰看到我打你了,分明是你自己摔倒的。」

「你……」

鶴游以為是林軒搞鬼,可是他距離林軒兩米,林軒一直坐在椅子上,根本就沒站起來。

真是邪門了。

他心中疑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其他人也疑惑。

好端端的,鶴游身體怎麼就自己飛了出去,摔在地上呢。

就在眾人疑惑的時候,一個上了年紀的大叔走了過來,出現在林軒身前,試探性的問道:

「是,是免費看病嗎?」

林軒輕輕點頭,指著自己前方的椅子,說道:

「是的,看病就坐下。」

上了年紀的大叔在不少目光的注視下,在林軒身前坐了下來,被這麼多人注視著,他也有點不好意思。

「醫生,我頭疼了好多年了,去了不少醫院,都不管用。」

林軒輕輕點頭,示意大叔伸出手。

他手放在大叔脈搏上,檢查大叔的身體情況,同時還詢問大叔的一些病狀。

他將中醫的望聞問切運用到極致。

很快他就得出了大叔是什麼病。

他吩咐黑玫瑰取來銀針和酒精。

他當場在大叔腦袋上銀針,隨後開了一副葯,說道:

「去抓藥,按時服用,一個星期之後你頭疼就能緩解。」

大叔不知道林軒的葯有沒有效,但經過他一紮,他感覺腦袋似乎是清醒了不少。

接過配方,一個勁的感激。

隨後在不少目光的注視下離去。

天才萌寶:總裁爹地霸道寵 有一人上前,就有第二人。

這些都是一些路過的路人。

是人身體都有一個小毛病,他們也是抱著免費的心態去試試的,就算是治不好,那也沒什麼關係,反正不花一分錢。

林軒既然承諾了今天免費,那麼不管是什麼人來看病,他都免費,而且還很認真的看病。

一個個病人被他送走。

看病的人越來越多,都排成了一條長龍。

看到這麼多人來看病,鶴游心中就不是滋味,林軒槍了他未婚妻,他早就恨死了林軒。

為了對付林軒,他暗中把林軒的身份調查的清清楚楚。

他心生一計,旋即帶著妻子陳敏厲害了凡人診所。

而一些富豪在給了紅包之後,也都陸續的離去,只有一些和林軒有點關係的人還在。

這些人都是留下來看熱鬧的,並沒有看病,看病的都是一些路過的路人。

因為免費,他們才來的。

如果是需要錢的話,他們肯定不會來看病。

因為他們不相信一個小診所。

如果真有大病,還得去大醫院。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很快就到了中午。

中午時分。

一個穿著黑色背心的大漢扶著一個老人走了過來。

大漢哀求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