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是他,也會如此選擇。

這種東西,不掌握在自己手中,也決計不能讓別人掌控。

「如此說來,此毒確實霸道。」季川心頭凜然的說道。

陳巍解釋道:「不過,此毒也有缺陷,藥力持續時間不會超過一個時辰。也就是說一個時辰之後,軟骨散將會失效,這也是一大弊端。不夠即便如此,也不能掩蓋軟骨散的恐怖。」

話音未落,陳巍忽然看向季川,笑道:「不知此時你可知我讓你完成什麼任務?」

沉默!

季川沉默片刻,失笑一聲,「我可有選擇餘地?」

陳巍輕笑道:「有!」

季川點了點頭,面色淡然,冷漠的說道:「這條路,我不會選,陳大人不必再提。」

「哈哈,好,你小子夠心狠手辣,確實適合錦衣衛。」陳巍大笑一聲,絲毫沒有顧忌其他人。

「既然如此,不知在下可能提一個條件。」

季川面色不變,淡然的說道。

「無妨,你說什麼條件,能滿足的絕不推辭。」

季川能答應,對於他此次的任務,具有很大的幫助,因此也不介意滿足他幾個小條件,當然這些必須得到他認可。

否則,說破天他也不會同意。

「呵呵,自然不會為難陳大人。」

季川輕笑一身,忽然,一雙略帶陰厲的雙眸,看向不遠處的化血宗弟子,冷冷的道:「陳大人,把他們都殺了,如何?」

睚眥必報!

這便是季川的性格。

既然機會來了,季川自然不會放過。

想到此處,季川嘴角勾勒出一抹嗜血的冷笑,「這件事,不為難陳大人吧。」

「陳大人,不要啊,我化血宗唯錦衣衛馬首是瞻。」

「是啊,陳大人千萬不要被這傢伙蠱惑。」

一品農門女 「……」

陳巍面色淡然,並沒有回答季川,誰也看不出他此時如何作想。

下一刻!

冷妻歸來,boss小心寵 只見陳巍輕飄飄探出一掌,如同太極般,綿軟無力。

這般毫無威勢的一掌,恐怕誰見了,都會嗤笑出聲。

然而,季川和穆絕均瞳孔情不自禁的收縮,他們在這一掌上,感受到了致命的威脅。

「轟隆!!!」

還未等季川反應過來,面前數名化血宗弟子,早已不見蹤影,緊接著,一聲沉悶的響聲鑽入季川耳中。

漫天的猩紅,嗆鼻的血腥,在這如畫般的紫竹林中,飄灑在半空中。

甚至,都看都不見絲毫肉末,真正的連渣都不剩。

頓時,季川心頭凜然,感受到了刺骨的寒意。

這一幕,再一次顛覆了季川的認知。 在一個夜黑風高,四下無人偏僻的小道上,僅餘一盞昏暗的路燈,明明滅滅,似是隨時都有可能熄滅般。

忽然,嗒嗒嗒,公路的那一頭傳來了一個急促的高跟鞋聲音,為這個黑暗的夜晚更憑添了幾分陰森。

接著一個充滿驚恐帶著濃濃鼻音哭腔的尖叫求救聲響了起來。

啊!救命啊!誰來救救我!

接著,一個滿臉驚恐,年紀大約二十二三歲穿著一身黑色破爛不堪渾身狼狽職業裝的女子出現在了這條雜草叢生的小道上。

女子滿臉驚恐,瞳孔緊縮。

頭髮凌亂不堪,臉上有幾道細微的擦傷,此時血珠正慢慢滲透出來。

而妝也花了,臉上的血珠橫陳在女子花了妝的臉上,更為女子憑添了幾分恐怖。

如果此時有人看到了,肯定會被嚇暈過去。

可是女子根本沒去擦也沒去管它,只是一邊拚命向前跑一邊喊著救命。

雖然穿著的是十二公分的高跟鞋,但速度卻一點都不慢,彷彿身後有什麼可怕的怪物。

忽然,女人因為驚恐,只顧著拚命向前跑跟本沒注意到前面的地面已經嚴重的凹下去了一塊。

所以理所當然的,啊!女人因為穿的是高跟鞋,所以一腳踩下去,一個不穩重重地摔了下去。

手被劃破,膝蓋也破了!鮮血直流。

而穿著高跟鞋的左腳也扭到了,腫了起來,可是女人卻顧不上手上膝蓋上的傷和扭傷的腳。

女人扭過頭,目光驚恐的看著自己的前方。

只見在距離女人身前半米的位置,站著一個左眼上有著一刀疤,大約兩米高的……

狼人。

此時狼人正看著女子。

看到女子驚恐地看著它,它微微裂開嘴,然後仰頭朝天空狼嚎了一聲,嗷嗚。

接著直接坐了下來彎下腰,伸出前爪,朝女子的臉上而去。

女子看著朝自己有而來的狼爪,目光越發地驚恐,救命啊!我還不想死啊!

誰都好,來救救我,我真的還不想死,我才二十二歲,還沒看夠世間繁華!日子也還沒過夠。

誰來救救我!誰都好!我以後一定多做好事。

正當女子絕望的看著離自己越來越近的爪子時。

正當女子絕望打算認命時。

正當女子以為自己就要喪命時。

忽然,一抹藍光從天而降,直接落在了女子和狼人的中間。

正確來說,是藍光在快要落下來時拐了個彎直接橫在了女子和狼人中間,接著藍光像是有意識般緊逼狼人。

真接把狼人震飛了出去。

接著藍光刷的一下直接朝天上飛掠而去。

而狼人飛出去滾了滾,還沒等狼人回過神來,緊接著一條黑色印著似字非字,似花非花的紅色怪異圖案的鎖鏈從天而降,直接繞上了狼人的雙手。

鎖鏈上的紅色怪異圖案栩栩如生,像是活的一般。

緊接著一個好聽不帶任何情緒淡漠的男音響了起來。

黑衣紅紋鎖妖靈

界域管理執行現

得,得救了!女子剛鬆了一口氣,聽到這聲音一愣,接著抬頭看向天空。

聽到聲音狼人回過神來,看著繞在自己爪子上,黑色有著怪異紅色紋路的鎖鏈,動了動,發現自己一身的妖力完全使不出,血紅色的眼睛里慢慢染上了驚慌。

而聽到這段話后眼裡的驚慌瞬間變成了驚恐,然後動作僵硬地抬頭看向天空,當看清那身影時,更是嚇得抖了抖身子。

只見一個身穿白色立領運動服,肩上搭著一件類似古代宋服的黑色到小腿外套。

而腰上則別著一條黑色大約三厘米寬,上面也同樣綉滿了似字非字,似花非花的紅色怪異圖案、的帶子隨風飄揚。

寬大的喇叭形袖口同樣綉著一圈非字非字似花非花的紅色怪異圖案。

而領口邊緣自下到下擺一圈,亦同樣綉著那紅色的怪異圖案。

看到這狼人眼裡的驚恐更甚了。

妖怪之域,妖精之域,現世之域,這三域之中,有一個叫界域管理執行殿的部門。

而妖怪之域,妖精之域,無妖怪妖精不知。

這樣一身黑衣紅紋和那一條黑色帶著紅紋的鎖鏈還有這一句話意味著什麼。

那是界域管理執行者的標配。

無人知道界域管理執行殿那裡面有多少人。

也無人知道他們來自哪裡。

只知道,那裡面的人個個能力不俗。

那一身黑衣紅紋的黑袍,所代表的是界域管理執行者。

而黑色有著紅紋的鎖鏈叫鎖妖靈,鎖妖靈,顧名思義,是專門用來鎖住妖怪妖精身上的靈力用的。

不管多麼強大的妖精妖怪只要被鎖妖靈鎖住了,那麼一身的靈力妖力將被封印住,無論怎麼掙都掙不脫,這就是鎖妖靈。

而界域管理執行殿,專門抓偷渡和在現世之域做壞事的妖怪妖精。

然後,根據他們所偷渡的天數和所做的壞事,判刑。

狼人再抬頭,就對上了一雙冷漠無情偏狹長的丹鳳眼,眼底像是北極里的一面冰潭,毫無波瀾,宛若一潭死水。

一眼看進去給人的感覺像是什麼也看不到,一望到底。

可是看久了你就會發現,那裡像個深淵,無底洞,引人墜落,陷入萬劫不復之地,越看越恐怖。

就這麼一瞬間,狼人渾身冷汗直冒,太可怕了那雙眼睛。

想著,狼人不再和男子的那雙眼對視,而是移開了視線,看向男子的臉。

映入眼幕的是,

一張粉色的薄唇,呈一條直線,而臉上則是面無表情,看不出情緒,渾身上下透著一股禁慾冰冷生人物近的氣息,那一張帥氣禁慾的臉上更是迷死人不嘗命。

而此時面無表情的少年,如白玉般的玉指,正捏著鎖住狼人的黑色鎖鏈另一頭。

正從天上緩緩降落,落在那震飛狼人停在半空之中的藍光之上。

藍光里可隱約看到一團黑色。

身後是巨大的月亮和明亮的繁星點點夜空。

少年彷彿是踏著月亮星空而來,身後巨大的月亮和明亮的星空,給本就高貴冷漠氣質淡漠的少年,襯托的越發如同九天神詆下凡一般!

被救的女子看到這一幅畫面,內心是無比震撼的,這一瞬間女子以為自己看到了九天神詆,久久不能回神。

以致於女子直接忽略了男子是從天而降的,而且還是在這個現實世界之中,怎麼還能發生這麼玄幻的一幕。

而狼人看著如同九天神詆的少年,亦同樣被震撼住。

甚至都忘了!

那一雙眼的可怕,還有,

黑衣紅紋鎖妖靈,

界域管理執行現。

這句話!和那條少年手裡拿的鎖妖靈鏈,還有那一身黑色紅紋披在少年身上的黑衣意味著什麼了!

然而,就在女子和狼人震撼時。

忽然,男子踩在藍光上的腳不知怎麼的,

滑了滑了滑了。 一股刺骨的寒意,襲遍全身。

難怪朝廷會專門設立六扇門,監管江湖,若是任由江湖中人如此肆意,恐怕江湖上早就腥風血雨。

武者之力,小可開碑裂石,亦可搬山蹈海,當真可怖可畏。

陳巍道:「如何,如此可還滿意,不過些許螻蟻。即使你不說,今日他們知道這麼多秘密,我原先也沒打算放他們走。」

陳巍很滿意季川的表情,適當的威懾,也能讓這小子好好的完成任務。

季川道:「如此,便多謝陳大人。」

「那他呢?」

忽然,陳巍指向沉默不語的穆絕,說道。

聽到這話,穆絕頓時感覺一股寒意直衝腦頂。

瞬息間,沒有任何言語,穆絕以極快的速度,握住刀柄,才有一絲絲安全感。

即便知道如此做法是徒勞的,但他依然會如此,或許正是性格使然,或許還有未完成的事情,等待著他去完成。

他,不能死!

「穆師兄,應當不會泄露秘密,陳大人當放心才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