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起年桔年花,她們顯然更加捨得把錢花在吃的東西上,無奈的接過她們遞過來的一袋袋年貨,林岳就知道自己逃不了當苦力的命運。

「時間不早了,我們回去做晚飯吧,老大,今晚我煮你最喜歡吃的糖醋排骨好嗎?」見林岳拿著那麼多的東西,柳姿妤很乖巧的討好道。

林岳正欲點頭,青鹿撫子卻道:「難得出來一趟,不如今晚我們出去吃吧,我記得附近有一家不錯的餐廳。」

林岳想了想,覺得這個主意好像也不錯,於是同意道:「這樣也好。」

柳姿妤雖然覺得有些可惜,不過既然林岳已經同意了,她也爽快的表示贊成。

青鹿撫子口中所說的餐廳恰好就在春節花街的對面,三人直接上了天橋,很快來到餐廳的門口。

剛要進去,一把略帶驚喜語氣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撫子,是你嗎?」

林岳跟著青鹿撫子一起循聲看去,只見餐廳的馬路旁停著一款高端的磁懸浮汽車,車上一個穿著斯文的英俊男子正一臉驚喜的沖這邊揮手。

穆主任?

林岳很快認出此人,正是學校里的訓導主任穆俊彥,他見到青鹿撫子似乎十分高興,連忙從車上下來小跑到這裡。

「撫子,果然是你!」

穆俊彥覺得今天自己肯定被幸運女神眷顧了,沒想到大冬天出來跟朋友吃頓飯,竟然在餐廳的門口見到了心目中的女神。

自從學校放寒假后,他多久沒有見過她了?這段日子對於他來說,簡直可以用度日如年來形容。

他倒是很想去找她,無奈學校所有老師都不知道她在校外的住址,甚至連聯絡方式都沒有。

一想到她那張嬌俏的容顏以及令人血脈擴張的身材,穆俊彥的心每天都有種被蟻啃的感覺,痒痒的,麻麻的。

多日不見,眼前的青鹿撫子依舊那麼美麗,冬天的衣服完全沒辦法掩蓋她身上迷人的曲線,讓穆俊彥此刻完全沒辦法移開目光,甚至沒注意到她身邊的另外兩人。

「穆主任,你好。」

對於穆俊彥熾熱的視線,青鹿撫子只是用不溫不火的語氣跟他打招呼,就好像跟一個不是很熟的人說話一樣。

可惜穆俊彥此刻根本沒注意到佳人疏離的態度,反而熱情道:「撫子,你也來吃飯嗎?好巧,我今晚同樣約了朋友吃飯,不如我們一起吧。」

「抱歉,我已經約了人,恐怕不能跟你一起。」青鹿撫子眼珠一轉,臉上忽然綻放出一個嫵媚的笑容。

穆俊彥看得一陣失神,旁邊的林岳卻暗道不好,果然,下一秒,青鹿撫子摟著林岳的一條手臂,對穆俊彥甜甜笑道:「我約了男朋友和他妹妹一起吃飯。」

穆俊彥聞言頓時呆若木雞,才注意到佳人旁邊的林岳和柳姿妤。

……

與此同時,就在四人陷入僵局的時候,位於餐廳對面的馬路,另一輛汽車停在馬路上,隔著車窗,一個穿著風衣的男人正悄悄地進行著觀察。

男人舔了舔嘴唇,笑意怏然道:「找到你了……土豪哥。」 時間:2035年2月5日,晚上20點05分,地點:西大陸,血精靈族地界,暗金要塞。

此處是最受血精靈玩家歡迎的練級勝地,圍繞著巨大要塞的平原上,聚集著大量30~40級的魔物。

今天,玫瑰爵士上線后第一件事跟往常一樣,帶著公會裡的兄弟到平原上練級,幸好此處的地圖遼闊,加上練級資源豐富,一般情況下很少會發生搶地盤或者搶怪的衝突,否則像他們這種小公會,恐怕很難在這裡練級。

「老規矩,劉老根你一會兒負責引怪,哼哈兒等怪撲上來立刻頂上拉住仇恨,石磨,火頭和我負責輸出群怪,剩下杜鵑妹妹治療支援,把治療量盡量分配在哼哈兒身上。」

跟往常一樣,玫瑰爵士有條不絮的給自己隊友分派任務,他在此處練級已經有將近一個星期了,對這些流程早就爛熟於心。

等隊伍里唯一的女牧師杜鵑妹妹給大家施放了增益魔法,弓箭手劉老根第一時間衝出去引怪。

一切看上去跟平常一樣,然而當劉老根衝到第一隻怪變上的時候,不知道哪裡飛來一個火球,狠狠砸在劉老根身上。

-791

一個巨大的傷害從劉老根頭上飄起,劉老根發出一聲慘叫,血條瞬間失去了90%,不僅如此,火球擊中劉老根后好像還觸發了灼燒之類的掉血狀態,劉老根來不及喝下血瓶,頭上蹦蹦的跳了幾個數字接著掛了。

「發生什麼事?」

親眼看到自己的隊友倒下,玫瑰爵士馬上反應過來,正想衝上去,幾道附魔的箭矢從身後射來。

「大家小心!」

玫瑰爵士大吼一聲,舉起手中的魔杖施展了一招次元躍,人影一晃消失在原地處,剛才射來的附魔箭矢全部落在玫瑰爵士原來站的地方,發生劇烈的爆炸。

橫移十米左右,玫瑰爵士的身影剛好重新出現,可他還沒來得及鬆口氣,一個高大的身影出現在他的背後。

「旋風斬!」

來人使出戰士的技能,閃爍著藍色鬥氣的巨劍高速旋轉,形成一道道死亡風幕席捲玫瑰爵士的全身。

-102,-129,-104……

好幾個傷害數字從玫瑰騎士的頭上飄起,作為一個布衣職業,玫瑰爵士的實力雖然不弱,不過生命值終究經不起那麼多次的攻擊。

在玫瑰爵士倒下的同時,他看到自己的同伴受到了不同人的襲擊,繼而步入相同的結局。

是誰?誰偷襲我們?

這是玫瑰爵士倒下后的唯一一個念頭。

與此同時,暗金要塞附近很多玩家遭受到不明玩家的攻擊,不少正在練級的玩家被殺害,不僅如此,附近好幾個復活點都被人堵住了,當晚,一場慘無人道的「屠殺」仍在繼續。

……

走出餐廳的時候,林岳的表情可以說是黑到極點,回想起剛才穆俊彥那種妒火中燒的眼神,林岳瞬間有種想屎的感覺。

同樣表情十分難看的人還有柳姿妤,她從剛才開始,就一臉氣鼓鼓的表情盯著青鹿撫子,好像要把她盯出一個洞似的。

三人中唯一能夠笑得出來的人恐怕就只有作為當事人的青鹿撫子,她似乎沒有看到林岳和柳姿妤陰沉的表情,依舊興緻勃勃道:「時間還早,不如今晚我們去看電影咯。」

「老師!」林岳終於忍不住開口了,拉住正想走的青鹿撫子嚴正言辭道:「剛才為什麼說我是你的男朋友?」

旁邊的柳姿妤聞言立刻豎起耳朵,小臉上的緊張表情說明她同樣十分關心這個問題。

「林岳同學,你這樣問老師,是不是不想假扮老師的男朋友?」眨了眨一雙會說話的桃花眼,青鹿撫子笑眯眯反問道。

「廢話,我當然不想假扮你的男朋友!你沒看見剛才穆主任的眼神,簡直想吃了我一樣。」林岳沒好氣道。

「可是,老師最近真的被穆俊彥這個男人騷擾得很厲害,林岳同學難道忍心老師被騷擾嗎?」青鹿撫子開始裝可憐。

「暈,你要是不喜歡他,直接告訴他不就行?有必要找個假的男朋友?」

「言下之意,林岳同學想老師找一個真的男朋友?」

「呃,可以這樣說。」

「那麼林岳同學有興趣做老師的真男朋友嗎?」

「……」

見林岳露出一副便秘的表情,青鹿撫子再也忍不住,咯咯笑道:「傻孩子,我開玩笑而已,老師又怎麼可能找自己的學生做男朋友?」

林岳聞言,才意識到自己又被耍了,扶額道:「拜託,老師你不要再拿這種事開玩笑了。」

林岳的無語又一次惹來青鹿撫子歡樂的笑聲。

我居然跟這個女人討論這種問題,果然蠢爆了。

林岳搖了搖頭,決定放棄跟青鹿撫子作無謂的爭辯,走到路邊準備攔計程車回家,可就在這個時候,驀地,一條信息在林岳的腦海里一閃而過。

系統:警告!附近有神器持有者出現,位置東北偏西170米!

林岳舉起準備攔計程車的手瞬間僵住,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現實中會出現系統的提示?而且是神器持有者出現的信息?

我成了大佬的心尖寵 林岳駭然不已,下意識回去看青鹿撫子,結果她的臉上掛著相同的表情,同樣充滿震驚。

兩人分別交換了一個眼神后,林岳馬上道:「對了,我想起自己還有事情要做,電影我就不看了,你們兩個看吧。」

柳姿妤現在心情正不爽,聽到林岳不去,她當然更加不會去,可是青鹿撫子立刻心領神會,拉著柳姿妤說道:「姿妤妹妹,那麼我們先走吧。「

「不,我才不要,我要跟老大一起。」果然,柳姿妤不高興道。

還是林岳在這關鍵時候板起一塊臉,用嚴厲的語氣道:「我有很重要的事情去做,你不可以跟來。」

「可是……」

「難道你不想聽老大的說話。」

「我明白了……」

雖然很不甘心,不過柳姿妤最後還是被青鹿撫子拉走了,臨走前,青鹿撫子給林岳一個關切的眼神。

林岳偷偷對她做了一個沒問題的手勢后,毅然朝馬路的對面走過去。

系統:警告!附近有神器持有者出現,位置東北偏西154米!

系統:警告!附近有神器持有者出現,位置東北偏西148米!

……

從剛才開始,這些不該出現在現實世界的信息不停的在林岳的腦海里刷新,林岳根據它的提示,很快來到一個正在興建的工地入口前。 「滴滴」

懷著緊張的心情,林岳邁出腳步正準備走入工地,可就在這個時候,一陣手機信息的鈴聲響起,林岳拿起來一看,卻是青鹿撫子。

原來,帶著柳姿妤坐上前往電影院的計程車后,不放心的青鹿撫子馬上發來信息,讓林岳不要輕舉妄動。

突然被關心,林岳心中還有些感動,用信息回道:「放心,我自己會小心,拜託老師你帶丫頭走遠點,我不想把她卷進去。」

「滴滴」

青鹿撫子那頭很快又回了簡訊,內容是讓林岳小心,不要逞強。

重新把手機放入褲袋后,林岳深吸口氣,終於走進工地。

由於春節的關係,這個工地明顯已經停工,偏地放滿了施工用的機器和材料,裡面的面積不大,除了兩棟正在修建的建築物外其他地方一目了然。

剛才不停在腦海里刷新的系統信息已經消失,說明那個神器持有者就在附近,林岳的眼睛四處亂瞄,希望把對方找出來。

儘管到現在,林岳還是沒辦法理解為什麼現實中會出現神器持有者出現的系統信息,但是,經過之前各種匪夷所思的經歷后,林岳發現自己的接受能力已經強化了不少,否則換作以前,林岳早就失去方寸。

「出來吧,我知道你在這裡。」

叫我船長 林岳叫了一聲,聲音在空曠的工地上顯得十分孤單,天空仍然下著小雨,並且有越下越大的勢頭,雨水沾在臉有些難受,不過林岳此刻卻沒有心情去抹掉。

「噠噠。」

隨著一陣腳步聲響起,距離林岳右手邊不遠處一堆建築廢料走出一名身穿深藍色外套,頭戴帽子的男人,這傢伙身材不高,帽子下留著齊劉海的古怪髮型惹人注目。

不知道為什麼,此人臉上掛著的猥瑣笑容有種熟悉的感覺,只是一時間林岳沒想起來哪裡見過。

「終於見到你了,土豪哥!」那人沖林岳揮了揮手,露出一口白皙的牙齒,表情看似友善。

「你認識我?」對方一開口便叫出自己遊戲里的id,林岳心裡感到震驚的同時盡量表現得波瀾不驚。

「咦,為什麼只有你一個,我記得你身邊還有一個胸部很大,腿很長的美女,她應該也是同類吧,為什麼沒有跟你一起來?」 那紅的人生 那人往林岳的身後看了一眼,發現這裡只有林岳一個人後,大咧咧地問。

他口中的美女和同類,自然是同為指神器持有者的青鹿撫子。

「我一個人來就足夠了,你有什麼事可以找我。」林岳警惕的看著對方,目光冰冷,直覺告訴他,眼前這個傢伙十分危險。

「嘿嘿,不要那麼緊張,我只是過來打個招呼而已。」那人好像是一個自來熟,跟林岳說話的時候總是一副很熟的口吻。

「……」林岳正驚疑不定,對面站著的那個傢伙忽然從口袋裡掏出一台國產山寨愛瘋16手機,快速的按了一下快門。

閃光燈的光芒一閃而過,儘管林岳已經第一時間躲開,不過還是被對方的手機拍照成功。

「玩家id小饞貓的土豪哥,姓名林岳,年齡17歲,持有神器4件,嘖嘖,不愧是我看中的對手,居然這麼短時間內收集到4件神器,是上次聖誕活動的戰利品嗎?」拍照成功后,那人看著自己的手機,居然讀出關於林岳的資料,甚至連持有神器的數量都一清二楚。

聽到這話,林岳臉色微變,顯然無法理解對方是如何做到的。

「瞧你一副不知所措的表情,大概沒見過神器持有者在現實中使用遊戲的技能?剛才我用的只是盜賊的偵察術。」那人用手託了托頭上的帽子,咧嘴笑道。

「那又如何?」眼前的人好像知道不少神器持有者的秘密,林岳正在考慮要不要旁敲側擊從對方身上套出資料。

「重新自我介紹一下,我的名字叫做劉猛,對了,遊戲id是婦科大夫。」一邊撥弄額前整齊的劉海,那人一邊自我介紹道。

他是婦科大夫?

林岳先是一怔,認真看了一下他的臉,那猥瑣的笑容果然跟林岳記憶中的某個人重合,怪不得那麼眼熟,原來是這個傢伙。

見林岳的臉色不停地發生變化,婦科大夫,不,劉猛表情變得玩味起來,笑道:「土豪哥,不,我該叫你林岳。」

劉猛的說話再次讓人吃驚,不過林岳很快釋然,對方既然能夠找到來這裡,就算知道他的名字又有什麼好奇怪?

然而,接下來卻發生了匪夷所思的一幕,林岳竟然看到眼前這個自稱劉猛的男人伸出一隻手,憑空拉出一個藍色的系統菜單。

這個系統菜單對於林岳來說當然是熟悉到不能再熟悉,那是「境界ol」的系統菜單,在遊戲里,林岳每天操作的次數多到他自己本人都記不清。

可是,現在這裡可是現實世界,不是遊戲裡面,遊戲里的系統菜單為什麼會出現?這不科學啊?

林岳揉了揉眼睛,見鬼的發現自己根本沒有眼花,更加沒有看錯。

「看你反應,應該沒有試過在現實中操作遊戲里的菜單?」目睹林岳臉上震驚的表情,劉猛似乎有些意外不過很快又笑道。

「你究竟是怎樣做到的?」林岳問道。

「很驚訝嗎?別忘記我們神器持有者可不是普通的玩家,別說遊戲的系統菜單,就算現實中出現遊戲里的怪物都不會覺得奇怪,不是嗎?」劉猛笑著反問道。

林岳胸口微微一震,的確,自從成為神器持有者后,什麼奇怪,詭異的超自然他還沒有見過?仔細想想,其實根本無須大驚小怪。

這樣一想,林岳倒是恢復了冷靜,接著問:「你特意過來找我,該不會是為了向我炫耀這些吧?」

「當然不是,其實……我是來殺你的。」

劉猛露出一口白齒,笑道說這話的時候,口吻簡直就像在敘述一件無關緊要的事一樣,話音剛落,他身上突然爆發出一股藍色的電光。

下一秒,電光散去,原本穿著打扮很正常的劉猛,瞬間換上了一套深綠色的皮甲,不僅如此,他的手裡還多了一把寒光閃閃的匕首。 連遊戲里的裝備都可以在現實中巨現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