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拭目以待。」話畢,鳳星汐轉身離開場地。

鳳星汐並沒有像其他人那樣來到休息室休息,她只是兼職,打了這一場對戰,時間已經不早,她必須趕回家與家人吃飯。

「你好,我叫舒茵,你叫鳳星汐?剛才我看了你的對戰,本以為你一個新人打不過曹米軍那個傢伙,沒想到對戰很精彩,你贏了他,老實說,我很驚訝。」一個約三十多歲的女子突然出現在鳳星汐面前,一臉笑意的看著鳳星汐。舒茵也曾和曹米軍上場對戰,對曹米軍頗為了解,對戰剛開始,她認為曹米軍必勝無疑,然而曹米軍竟然輸了,沖著這一點,她便想認識認識鳳星汐這個人。

「運氣而已。」若非曹米軍執意使用全方位攻擊來對付她,曹米軍的機甲便不會耗盡能源,以曹米軍的豐富經驗,她想輕易贏他,不易。鳳星汐說話的同時,眯著眼打量著舒茵,舒茵有著和善的面孔以及精明的眼神。

「運氣?呵呵,那你的運氣真好,生死對戰隨時都會沒命。」舒茵露出笑臉,接著道:「希望日後有機會和你對戰。」

「大家都在同一家對戰館工作,對戰總是有機會,抱歉,我有事要做,先走一步。」鳳星汐說道。

舒茵聞言,當即讓出路:「嗯,期待下次的見面。」

剛離開機甲對戰館,鳳星汐便收到消息,一百多萬已經划進她的賬號,除了周二嵐給付的一百多萬,她還格外得到觀眾們的不少打賞。 「鳳星汐,今天便是季度考試,你有沒有把握?」一如既往,楚謹翰每天都在門口外等著,當鳳星汐走出家門口,楚謹翰便走上前。

「六七成吧。」鳳星汐一邊往學校的方向走去,一邊應道。

「嗯,你要是有不懂的問題儘管找我,我一定會教會你。」楚謹翰看著鳳星汐,小心翼翼的說道。

「你的心意,我心領,不過我沒什麼需要請教你。」鳳星汐不是故意拒絕,而是考試結束后,老師們都會把題目分析講的清清楚楚,到時候她只需要認真聽課就行。

「有一件事,我想和你解釋,其實,我和王敏沒什麼,你別誤會。」楚謹翰有些後悔宴會那天他沒有為鳳星汐說話,同時害怕鳳星汐誤會他和王敏的關係,他不願看到鳳星汐誤會他和王敏。

「哦。」鳳星汐漫不經心的應聲,楚謹翰和王敏是什麼關係,她一點也不關心。

「難道你沒什麼要說或者要問?」看著鳳星汐絲毫不在乎的模樣,楚謹翰的心情不禁低落,若說他之前害怕鳳星汐誤會他和王敏的關係,那現在他寧願鳳星汐誤會他們,起碼證明鳳星汐是在意他。

「沒有,你和王敏之間的關係,我不感興趣。」鳳星汐搖了搖頭,不解楚謹翰為什麼要這樣說。

聞言,楚謹翰不禁苦笑,這算不算是報應,之前鳳星汐熱情,他冷漠,甚至排斥討厭鳳星汐,而現在,呵呵,他開始對鳳星汐上心,鳳星汐卻已經不在乎他,楚謹翰不知該用什麼詞語來形容他此時的心情,看著走在前面的少女,他多麼想衝上去和她表白,希望她能做他的女朋友,然而,他膽怯,他怕她會拒絕。

鳳星汐和楚謹翰每天一起上學的事情早已傳遍整個學校,兩人同時出現在學校已經是司空見慣,那些暗戀著楚謹翰的女生們得知鳳星汐如今早已不再喜歡楚謹翰,儘管羨慕鳳星汐能和她們的翰出雙入對,但已經沒有當初的嫉恨,甚至有些女生故意接近鳳星汐,藉此機會出現在楚謹翰面前,希望能引起楚謹翰的注意。

「鳳星汐,我是登山社團的團員,在季度考試后的第一天將會組織一次登山旅行,不知你們有沒有興趣參加?」蘇沫瑤一早就在校門口派發宣傳單,見鳳星汐和楚謹翰出現,立即走上前,同時把宣傳單遞給鳳星汐。

鳳星汐停下腳步,接過宣傳單,低眸看了一遍:「什麼時候截止?」

「這次活動本來是我們登山社團內部活動,但由於得到學校的贊助,我們將由人數三十名增加到一百名,人數滿就停止報名,現在有六十三個同學已經報名成功。」蘇沫瑤解釋道。

「報名?你們在說什麼?」

楊薇兒剛走進學校便見鳳星汐三人正說話,本想上前打招呼卻沒想到聽到報名二字,當即好奇的問道:「星汐,剛才你們在說什麼報名?」

「嗯,登山活動。」鳳星汐點了點頭,順手把宣傳單張遞給楊薇兒。

楊薇兒把宣傳單張看了一遍,興緻勃勃的看向蘇沫瑤:「要交錢嗎?」

蘇沫瑤搖了搖頭:「學校已經安排了車和住宿的地方,一分錢也不需要交,但期間所花費的開支則由自己負責,比如餐費或者買的東西,一律由自己負責。」

「感覺不錯,星汐,我們一起報名?」楊薇兒有些心動,考試過後放鬆心情也是不錯的。

「嗯,我們報名。」鳳星汐本就打算和楊薇兒這個好姐妹一起登山。

楚謹翰見鳳星汐報名,當即說道:「算我一個。」

「好,我馬上為你們報名。」蘇沫瑤立即為鳳星汐三人報名:「到時候八點在學校門口集中出發,你們別遲到。」

網游之九轉輪回 楊薇兒看了楚謹翰一眼,挽著鳳星汐的手臂往教室走去。

季度考試分為語文、數學、政治、歷史、地理、生物、化學、機甲理論、計算機實操、機甲實操八項,考試時間為三天。班上大部分同學安排到其他班級進行考試,楊薇兒看了看鳳星汐手中考試的編號,當即嘟著嘴:「你運氣不錯,留在本班考試,我要去其他班上考試。」

「加油。」鳳星汐對著楊薇兒做了一個加油的手勢,她留在本班考試,但考試的座位不是她的座位而是其他同學的座位。

「嗯,我們一起加油。」時間不早,不少其他班的同學陸續走進來準備考試,楊薇兒立即拿著考試編號往外走去。

順著桌子找到自己的考試座位,鳳星汐意外的發現,陳永明以及楚謹翰竟然和她一樣留在本班,微微愣了一愣,隨後坐下來等待監考員的到來。陳永明同樣注意到鳳星汐也是留班考試,臉帶笑容的揮了揮手,而楚謹翰也不例外,沒想到他們三人都留在本班,他本想上前和鳳星汐說話,卻又覺得太不好,最終楚謹翰還是打消這個念頭,繼續坐在座位上等待考試的來臨,然而身在曹營心在漢,他的人是坐在座位上不錯,但目光卻情不自禁的落在鳳星汐身上。

楚謹翰炙熱的目光,鳳星汐豈會察覺不了,楚謹翰如今的態度著實讓她鬱悶,要是原主說不準高興得睡不著,但對現在的她而言,這並非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情,只是楚謹翰沒有做出出格的事情,她選擇視而不見。

「請在五分鐘內把與考試不相干的東西收好,否者一經發現,視為作弊處理。」一個機械人捧著一大份電子試捲走了進來,這個機械人正是監考員。

電子試卷很快發下來,當試捲髮到每一個同學的手上,考試正式開始,監考員立即為這場考試進行倒計時,鳳星汐把整份試卷認真的看一遍,拿著筆開始作答,電子試卷屬於電子類產品,猶如一張紙的厚度,考生用來作答既環保又方便。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季度考試比平時的月考難度更大,就連年級第一的楚謹翰臉上也露出凝重之色,由此可見季度考試的題目有多難,然而正當同學們皺眉苦惱為試卷上的難題暗暗叫苦之際,鳳星汐在試卷上寫寫畫畫,半個小時不到,鳳星汐便把筆放下,仔細檢查一遍,沒地方需要修改後便舉起手來。

「這位同學,有什麼事?」監考員來到鳳星汐跟前。

「交卷。」鳳星汐淡然的吐出兩個字,渾然不知這兩個字令班上正考試的同學們不約而同的把目光吸引過來。

「你要交卷?」監考員問道。

鳳星汐點了點頭:「嗯。」

「好,試卷我收了,你離開教室。」監考員把桌面上的試卷收走。

試卷被收走後,鳳星汐無視眾人驚訝的目光,瀟洒離場。

校園內一片安靜,所有學生都忙於考試,除了一人——鳳星汐,此時的她來到湖邊的涼亭中感受著涼風輕輕吹過的快意,這裡是同學們私下約會的好地方,綠樹成蔭,似乎與學校隔絕,坐在涼亭中,鳳星汐發現這裡的魔法元素竟然比其他地方要充裕,不由自主的盤坐修鍊把魔法元素吸納體內,直到第二場考試即將開始,鳳星汐才急忙走回教室進行考試,然而考試開始不到半個小時,鳳星汐再一次在同學的目光下交卷離場。

再次來到涼亭中,鳳星汐沒有繼續修鍊,看著湖中的魚,突然嘴饞起來,暗想著要是把它們燒著吃,不知道味道如何?心動不如行動,掃視四周一遍確定附近沒有人之後,鳳星汐舉起手對著湖中的魚一揮,幾條魚瞬間離開水面凌空升起,隨後跌落在涼亭中。

看著肥胖的大魚,鳳星汐嘴唇微翹,雙手對著那幾條魚劃了幾下,要是有人在必定嚇了一跳,隨著鳳星汐的手動了幾下,魚鱗竟然從魚身上分離出來,魚肚劃破,內臟流出來和魚鱗一起掉到湖裡,地面不見一絲血跡。

鳳星汐再來一個水球把魚洗的乾乾淨淨,伸手對著身後的樹一握,幾支樹枝落在手中,烤魚行動即將開始。

「你們記得當年我們是怎樣認識?」

「呵呵,當然記得,我們是不打不相識。」封繼佑回想當年和李穩見面的情形,他們的兄弟情是打出來。

「很香,這是什麼味道?」李穩嗅了嗅,一股香味撲面而來。

「是烤魚的香味。」宋博也聞到這股香味,只是,皺了皺眉,不解的說道:「這裡怎麼會有魚香味?」

「飯堂離這裡有點遠,按理不應該把香味傳到這裡來,走,我們看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封繼佑順著香氣傳來的方向快步走去,宋博和李穩對視一眼,跟著封繼佑的腳步走去。

湖邊堆放著一堆火,火堆上正擺放著兩條魚,一個女生正低著頭一邊吃著手中的烤魚,一邊把撿來的干樹枝丟在火堆里,而女生身後正是一個涼亭。

封繼佑三人順著香味一路走來正好看到這情形,這個時候應該進行季度考試,她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封繼佑皺了皺眉,心生疑惑。

「你是哪個班?中的魚是用來觀賞而非用來吃。」封繼佑走到火堆旁,神情嚴肅的看著鳳星汐:「還沒到考試結束的時間,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李廣延繼續道:

「另外,待會兒你回宮時替我帶五千兩銀票給宋公公,就說今日父王心情不佳才會不小心傷了他。」

「我代父王向他賠罪,讓他拿了這些銀子買些滋補的東西好好補補身子,也算是我對他的一點心意。」

小徐子聽到五千兩銀票時,心中忍不住生出羨慕來。

他們月俸銀子一個月也才不過二兩,而宋公公之前雖然狼狽,可瞧著那模樣也只不過是擦破了些油皮。

婚色撩人:部長,前妻不承歡 可就這麼點傷勢,就換來了五千兩銀票,這可足足是他一輩子都掙不回來的,要換成是他狼狽些就能換來這些銀子,叫他抱著自己宮裡滾上一圈撞上十回都成。

李廣延似乎是瞧出了小徐子的羨慕,繼續道:「今日你替本世子傳話,也有功勞,待會兒自己去領三百兩賞錢。」

「只要你往後好生替我辦事,留意本世子之前吩咐你的事,少不了你的好處。」

小徐子聞言眼睛瞬間亮了起來,連忙急聲表著忠心:「世子爺放心,奴才對世子忠心耿耿,定會好生替世子爺盯著宮中。」

等說完之後,小徐子有了賞錢,對於李廣延那面上的懼怕也少了些,忍不住抬頭道:

「世子爺,宋公公那頭應該沒事,可是王爺那裡……」

他頓了頓,低聲道:

「王爺近來脾氣越發暴躁,旁人都近不得他身前,而且但凡是與豐陽宮那頭有關的事情,王爺聽后定會動怒,若無人規勸一二,奴才怕王爺哪一日真會忍不住脾氣直接衝去豐陽宮,到時候怕會惹來麻煩。」

李廣延聞言沉聲道:「此事我自有分寸,你不必多管,晚一些我會入宮去見父王。」

小徐子聽著李廣延要進宮,這才放心下來。

天知道他這段時間跟著宋公公在御前當差,時不時便要對上暴怒的獻王。

那獻王往日里有陛下壓著時,尚且還有些分寸,可如今他住進宮中,已然將自己當成了新皇,那暴戾脾氣就全部暴露了出來。

這段時間光是御書房裡就打死了好幾個宮人,如今就連宋公公也出了事,他真怕哪一日一不小心就輪到了他自己。

如今世子爺肯入宮,獻王又最是聽世子爺的話。

若真能勸住了獻王,到時候總要讓他們這些下人好過一些,不至於成天都提心弔膽的怕丟了小命。

李廣延開口:「行了,你去帳房領了銀子就回宮去吧,別叫人起了懷疑。」

小徐子心知他口中這人指的是誰,連忙道:「奴才明白,奴才這就回宮。」

李廣延點點頭,叫來外間的管家,讓他領著小徐子去拿銀票,而小徐子離開之後,一直站在李廣延身旁不遠處的人才上前低聲道:「主子,獻王那邊怕是靠不住了,要不然乾脆……」

他伸手朝著脖間一劃,顯然對獻王起了殺心。

李廣延卻是搖搖頭:「不行,他現在還不能死。」

那人聞言皺眉:「可是主子,他分明已經對您起了疑心。」

「自從紅雁帶著豐陽宮那位回來之後,他便對您越發不滿,行事也越來越狂戾,甚至不願與您商量,咱們若是一直留著他,我怕他早晚會惹來大禍。」 該死的,一時大意竟然沒注意有人來,鳳星汐暗罵一聲,優雅而又快速的把手上的那條魚吃完,鎮定自若的看向封繼佑三人,絲毫沒有做錯事被發現的慌張:「你們又是誰?」

話雖如此,鳳星汐早已認出封繼佑三人,當初他們曾在飯堂引起轟動,沒想到卻在此時此刻遇見,垂眸看了看火堆上的魚,鳳星汐微微尷尬,不過神色依然一片平靜。

「我叫李穩,他們是宋博和封繼佑。」李穩說話的同時暗暗觀察鳳星汐卻發現鳳星汐聽到他們三人的名字后異常平靜,似乎不認識他們,心中不禁鬱悶,難道他們太久沒回校導致學弟學妹們都不知道他們三人的身份?

「哦。」鳳星汐漫不經心的應了一聲,火堆上的魚已經熟透,鳳星汐連忙把烤魚拿起遞給李穩:「你們要吃嗎?」

「你這是要收買我們?」李穩接住烤魚,狡黠的看向鳳星汐:「別以為請我們吃烤魚,我們就不揭發你。」

「隨便。」鳳星汐絲毫不介意,火堆上的火仍然燃燒,要不是李穩他們在場,她只需要一個水球就能熄滅,沒辦法,現在她只能先把火撲滅,然後伸手把湖邊的荷葉摘掉裝上水把燃燒著的碳淋濕。

「哎,小學妹,你要去哪?」鳳星汐把火滅后,打算離開,然而宋博卻攔住鳳星汐的去路:「你還沒回答我們的問題。」

鳳星汐挑了挑眉看向宋博。

「現在全校都在進行季度考試,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宋博見鳳星汐眼露疑惑,把剛才封繼佑所提出的問題再說一遍:「你是哪個班?」

「我是哪個班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提前交卷。」鳳星汐說道。

封繼佑接過李穩遞來的烤魚,坐在鳳星汐對面,咬了一口烤魚,雙眸一亮,這味道太美味,再吃一口,封繼佑才開口問道:「不說班級,那你總可以說說你叫什麼名字吧?」

「鳳星汐,我的名字。」

「鳳星汐,這個名字似乎在哪兒聽過,有點耳熟。」聞言,李穩皺了皺眉思考,片刻,瞪大雙眸,一臉驚訝的看著鳳星汐:「鳳星汐,原來你就是堂妹口中的那個沒用鬼!」

可是,眼前的鳳星汐一點也不像沒用鬼!李穩心中不禁古怪。

鳳星汐挑了挑眉,危險的眯著雙眸:「沒用鬼?」

「呃,呵呵,我也不過是無意中聽到堂妹說的。」李穩尷尬地呵呵笑道,暗地裡恨不得甩自己兩巴掌,哪有人像他那麼笨,吃著人家的東西竟然不知死活地說人家是沒用鬼。

「你堂妹是誰?」 一品毒後 李穩,姓李,鳳星汐心中隱隱猜到是何人說她沒用鬼。

「李蓉,前天我去醫院探望她,她對你似乎有些誤會。」李穩倒是老實,同時毫無愧疚的把李蓉出賣。

「誤會?」鳳星汐譏笑一聲,在李穩的八卦眼神下,淡淡的冷笑:「誤會倒是沒有,恩怨卻不少。」

「什麼恩怨?」李穩好奇的問道。

鳳星汐把吃剩的魚骨扔到湖裡:「這就要問她為何處處針對我。」

好吧,看來鳳星汐不願多說,李穩咬了一口烤魚,當即驚訝的看了鳳星汐一眼,這烤魚未免太好吃,她是怎樣做到?

「其他學生還在考試,你卻提前交卷,該不會隨意作答?」宋博把魚吃完,打了一個嗝,這烤魚真好吃。

「我沒忘記季度考試的重要性,怎麼可能隨意作答。」鳳星汐不容他人懷疑的說道,她是個好學生,考試這麼重要的事情豈會隨意糊弄,再說,這可是季度考試,跟普通考試的性質不一樣,季度考試的成績直接影響到她將來報讀的大學,她豈會隨意對待。

這裡所有的學校是沒有升學考試,初中、高中以及大學都會根據平時的季度考試而招收學生,成績好與壞足以在平時的季度考試中體現出來,同時也避免某些學生因為一次超水平發揮考上本不該考上的學校或者失水準而去了較差的學校。

「可是你交卷的時間未免太快。」封繼佑並沒有別的意思,只是本該考試的學妹卻出現在這裡著實讓人意外:「祝你好運。」

「謝啦,我的運氣一向都不錯。」鳳星汐笑著道。

「呵呵,到時候別拿倒數第一。」宋博不相信鳳星汐能考個好成績,不過對於鳳星汐,他是有好感,當然這僅僅是學長和學妹之間的好感,與男女之間的好感無關。

「想我人品這麼好的人怎麼可能拿倒數第一。」鳳星汐自戀的露出笑容,隨後站起來:「好了,我要走了,拜拜。」

「你這就走?難道就這麼放心我們不揭發你偷魚?」李穩狡猾的一笑:「別以為請我們吃魚,我們就不揭發你。」

「嚇唬我?」鳳星汐呵呵一笑,渾然不擔心:「去啊,你們要是去揭發,我在這裡等你們回來。」

「學妹,偷魚可是要記大過,同樣影響升學的選擇。」宋博好心的提醒:「學業生涯留下污點可不好哦。」

「你們揭發,誰會相信?」鳳星汐反問一句。

「你覺得老師他們不會相信我們的話?」李穩不由覺得好笑。

「相信又如何,凡事講究證據,你們能拿出證據嗎?」鳳星汐挑了挑眉,哪怕有證據,她也不認為他們三個會揭發她,這是莫名的相信。

「誰說沒有。」封繼佑看了鳳星汐一眼,眸中不經意露出笑意,把衣領上的鈕扣拿下來,不,正確而言,這是一枚微型的錄像器,把錄像器放在掌心:「這就是證據。」

宋博見狀,笑著拍了拍封繼佑的肩膀:「好樣的。」

「你要拿給老師?」鳳星汐依然一臉平靜,沒有絲毫的慌亂。

封繼佑見狀,不禁暗暗讚許,這個學妹的心境不錯:「不,我不會揭發你。」

「我們嚇唬你而已,沒想到你和其他人不同,一點也不擔心我們揭發。」李穩無趣的說道,本以為鳳星汐會害怕緊張,沒想到冷靜得彷彿不是她做似的。

「你的烤魚挺好吃,看在我們不揭發的份上,再烤幾條給我們吃,如何?」宋博搖了搖手中已經吃掉肉的魚骨。

「吃貨。」鳳星汐鄙視一眼,話卻是這樣說:「下午第一場考試交卷后,我再來這裡,你們要是想吃就抓好魚在這兒等我。」

「行,我們不見不散。」宋博揮了揮手,一想到下午有烤魚吃,不禁期待。

看著鳳星汐瀟洒離開,李穩把目光落在湖面上,湖面離地面約有一米,眸中露出疑惑:「她到底是怎樣做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