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被撞了,不是眼睛有問題就是眼睛有問題!

「四公主,光顧著說話倒是沒看見。」舞舜粲裝作剛剛才看到的樣子,看若愚這說話的口氣就知道這個公主不是什麼善茬。

「四公主,這是我家父家母,剛剛達到京都。」

「舞清見過四公主。」

「舞藍氏見過四公主。」

鳳沐桐難怪他顧著說話了,原來是舞家夫婦來了,「舞相,舞夫人。」真不愧是京都第一美人的妹妹,這舞夫人根本看不出已經是二十歲孩子的娘了,這個舞清同樣,根本不像是人到中年。也不怪舞舜粲長得這麼的俊朗不凡了。

「不知道二位來京都是為了遊玩嗎?」她聽聞二皇兄提起,這北國來的使臣本是這舞相也是他親自向北皇要求的,哪知道中途換了舞舜粲過來,不知道這來京都到底所謂何事?耽擱了也還是來了。

「一則為了遊玩二則為了看望一下親人。」舞清草草而過。

鳳沐桐這時候倒是溫婉,「是嗎?那希望我錦國的大好河山讓二位能夠流連忘返。也希望你們一家和睦。」說實話她動過念頭,把舞舜粲招為駙馬也是不錯的選擇,畢竟名聲在外,貌秀英氣,的確有著讓人為之心動的資本。可是當初她最心動的人是赫連曦,他有一樣舞舜粲沒有的,太子之位。

不過父皇金口一開,她只能聽從嫁於那月國的大皇子,也不壞其實。畢竟那皇子是皇后所生,要說立儲他的機會更大,而且這月國的皇帝似乎兒子除了這大皇子還有一個活著的就是他們錦國的質子了。區區質子能有什麼作為,在他錦國一待就是十年,擁戴者?能力?呵,怕是讓他在月國皇宮裡都會迷路吧!

她鳳沐桐要做、必須做到萬人之上!母妃得不到的榮耀她必要得到,慕家該有的榮耀她鳳沐桐也會撐起。

「借公主吉言了。」

鳳沐桐看了看四周,「聽說六妹一向喜歡跑來這裡的,怎麼今個倒是沒見到?」

婚久情已深 藍若愚拍了拍自己的衣服,「六公主一向是和我姐姐她們在一起的,和我們這些大男人在一起做什麼?」他可是瞧見沐心自小給這個公主欺負不在少數的。「女孩子就是喜歡和女孩子在一起。四公主您說是吧?」

「女子在一起總是有較多的共同點的。」

「聽說藍家公子也是在這一字閣幫忙的,不知道聽說過煙火這個人沒有?應該和你姐姐很熟悉的。煙火那麼多的作品,製作的東西男女皆有,應該也是位心靈手巧的女子,不知道藍家公子知不知道她在哪兒?」

看樣子也不是多麼的蠢鈍,「公主這話下結論有些早了,這煙火大師,你可以說她是女也可以說他是男,畢竟我沒有見過他的真正面目。您要問我他在哪兒,只能說如風。」藍若愚說話一向這樣喜歡打啞謎,以前更甚說話打啞謎的時候都懶得說幾個字兒,這些年倒是好轉了不少。這回還說了好多來著了!

藍枝真的覺得她這大侄子也是長大了,這說話也利索多了。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這孩子跟他說話特別費勁,恨不得氣死你,這回見了倒是說話正常了不少。別說她二哥見這孩子想抽他了,就連她這做姑姑的手也不時的癢啊!

舞舜粲就看家娘親眼裡看著藍若愚滿是讚賞,這要是知道藍若愚這說話不利索的毛病是她女兒「傳授教唆」的,不知道會作何感想?

鳳沐桐腦子裡就一句話,這真是百聞不如一見!藍家藍若愚果然是個腦子不靈光的。之前聽說什麼在葉家舌戰裕親王都是傳言吧。這說話也太不著調了吧!立馬臉上就浮現了不屑的模樣,她大人有大量不和痴傻小兒一般見識。

「姐,你怎麼來了這兒了?」鳳沐靈就稀奇了怎麼鳳沐桐還待在這兒?按照她這皇姐的性格不是應該扭頭就走嗎?把她丟在這裡的才是。

「你去哪裡了?」鳳沐桐看著她倒是挺高興了,不免有些好奇,就是口氣不太好,聽得出一二。

「沒什麼就是遇到了一個多年未見的故人罷了!」鳳沐靈的的確確是高興,高興的終於找到了這個人了,千辛萬苦一點也不為過。這一次她要「好好地」找著他跟著他。真是沒想到在這裡找到了他。

「咦,怎麼五皇兄也在這裡?」鳳沐靈光顧著高興了也沒看見這邊上這麼多都是認識的人。

「舞使者,藍公子安好!」至於後面的人是…鳳沐靈來回看了幾下,這舞舜粲和那兩人親切的樣子,還有這個實打實的樣貌,「這二位相比一定是北國舞相和一品誥命夫人舞夫人,沐靈有禮了。」

不得不說鳳沐靈就是要比鳳沐桐來得聰明,可是也有些過於鬼靈精怪了。

「這相比就是八公主了吧,公主好眼力。」舞清鮮少誇讚,不過這次破例也是做給某些人看的。

「八公主,一看年紀尚小沒想到已初有美人模樣了。」藍枝自然知道自家夫君的意思。

鳳沐靈腦筋一轉就知道了,鳳沐桐必定是給這幾位留下了不好的印象,這也正常。「二位說笑了,沐靈看穿二位不過是舞公子的相貌和而為一樣的出眾,一看你們就是一家人。」她不好意思的撓撓腦袋,她可不想讓鳳沐桐覺得她蓋過了她。

「姐姐,你人找到了嗎?」

「還沒說是可能不在這裡。」鳳沐桐有些煩躁。

「那咱們是在這裡等著還是如何?」她想著要是鳳沐桐回宮了她還想呆一會的,辦點事情。

鳳沐桐也有些猶豫,「還是……」

「就說了相信我沒錯的,改明尺寸改改就好了…」舞依炫和唐希夫婦有說有笑的上樓了,「是是是,你最厲害了,咱家小舞兒是第一大厲害的人,煙火的大名誰不知道啊!」唐希也是給這孩子念的。唐蕭和鳳沐英就是在一邊偷偷地笑著,都是兩個長不大的孩子。

臨近中午了,這會子一字閣也沒什麼人了,五樓的人格外的少只有他們這些人。而他們上樓梯說什麼這樓上聽得一清二楚。

「煙火?」鳳沐桐念著。

「這麼多人…哪!」舞依炫有些糊塗了,這都是看著她幹什麼?難怪她沒看見舞家夫婦原來是在這裡。

舞家夫婦看見女兒依舊激動的很就跟頭一回見似的。舞舜粲:二老,淡定!舞家夫婦:你才老!

舞依炫正想走進鳳沐璃呢,哪知道一道艷麗的身影晃住了她的眼,誰呀這是? 大叔寵嬌妻 一抬眼,來者就說,「你是煙火?」口吻極度的懷疑,表情更是有些難以置信,嫌棄的眼神,上下的打量著舞依炫,從頭到尾。就如在皇宮初見一般。

「我不是!」

鳳沐桐明顯有些鬆口氣,覺得畢竟不可能。

「難道這位小姐你是?」反正這裡沒人,說說也無妨,在座的該知道的都知道了瞞著做什麼。

「放肆,敢和公主這麼說話!」珠兒一如既往地狗仗人勢。鳳沐桐挺直了脊背證明她那冠冕堂皇的身份多麼的高大。

「公主?我一介平民那裡認識什麼公主?你說你就是!」舞依炫知道鳳沐桐的性子,反正這又不是在皇宮。有事情小璃子給她頂著,怕啥?

「小璃子,那邊有人說我不是煙火,還人自稱是公主?」舞依炫越過鳳沐桐走到鳳沐璃跟前說著這件好笑的事情,「公主?我倒是見過高貴優雅的北國長公主,不過她又不在這裡。你說要是錦國的話,可是這個人和我家可愛的沐心一點都不像啊。真的是公主嗎?」天真的口吻,話語更是頭頭是道。

「小舞姐姐,你覺得那邊的那個人是不是和沐心更像一些?」小愚兒今個鐵了心根鳳沐桐過不去。

舞依炫一眼認出那是盛典上次的八公主雖然未打過照面但是她還是有點印象的,「是像,長得真是可愛,長大以後一定是個美人。」招牌動作,摸著木有鬍子下巴娓娓道來。

鳳沐璃這才明白,原來炫兒的這個動作是遺傳的,這不就是剛剛舞相打量他的時候做的嗎?果然是有其父必有其女!

番外小劇場

小劇場之關於舞家夫婦知道了藍若愚這說話不利索的原因

舞舜粲:娘,你大侄子的異於常人的說話方式是你女兒教的。

藍枝眼如牛鈴:是嗎?從小言傳身教就這麼厲害了,不愧是我女兒。以後夫君估計難逃手掌心了。

舞清撂下書:成效長久,這說話簡短難懂才是能夠存活於世的大男人。果然是我女兒好樣的!道理那麼小就懂了,御夫之道深得真傳。

舞舜粲:……鳳沐璃,大舅哥我同情你。 274

「小小的平民竟然這麼詆毀本公主!」鳳沐桐本就是急性子,還有人說她不像個公主頭一回兒,要說不像,那鳳沐心最不像才是,「看來你在娘胎就沒有長好眼睛!」

「也難怪小小年紀,沒個娘教爹養得,看你可憐本公主也就不與你計較了。」鳳沐桐廣袖一擺,略長的后擺托在一邊端著身子倒是有幾分威嚴,對舞依炫那個眼神那叫一個可憐,「至於你,還是與你見識不得,否則旁人可要說我欺負一個…算了那個詞兒不說也罷。」她多好心可是為了藍家的顏面也就作罷了。

旁人不知道,他們還不知道嗎?去了葉家的人那個不知道,裕親王當著那麼多人的面在一邊指著藍若愚是痴傻、愚鈍之人,林家本就是皇親國戚,鳳沐桐會不知道?整個皇宮會沒有聽聞?

「不知道四公主想說什麼,,倒是直說的好。犬子不懂事,不知道惹得公主哪裡不滿了?」藍石和藍夫人正站在樓梯口,唐希的後面。

「藍大人。」鳳沐桐笑臉盈盈的,「令公子倒是說話有趣,不過本公主也未放在心上,也就算了。」

「是嗎?」藍石波瀾不驚,「犬子說話一向有些口無遮攔,倒是實話說得經常不討喜了。若是剛剛犬子多有得罪還請公主見諒了。」

藍夫人更是看得鳳沐桐不太順心了,這林家的人也太過分了,之前剛剛詆毀過他家孩子了,這回又輪到這個公主了?怎麼他林家是想要鬧得滿城風雨嗎?堂堂裕親王竟然和小輩這般的過不去!這氣度可是「大得很」吶!

鳳沐靈在一邊的椅子上早就坐下了,幹什麼?看戲!這種事情她從來懶得攪合,她那個姐姐愛折騰就折騰好了。反正不會吃虧的。雖然是她親姐姐,可是她就是喜歡不起來她,或許是因為她那個姐姐從來沒有把她當做妹妹吧。

「小風,坐下,一天到晚的站著不累啊!」鳳沐靈拍拍旁邊的位置。

「屬下不累。」唐風答,一臉的嚴肅。

「你啊~」鳳沐靈搖搖頭。

鳳沐桐廣袖下的手攥得略緊,皮笑肉不笑的說道,「大人客氣。」她萬分不用給藍家多大的面子,畢竟她林家和藍家從來都不是什麼世交。

舞依炫暗笑,小愚兒的確愛說實話!

「既然你是煙火,那麼本公主有事情找你。」鳳沐桐不想和這些人瞎攪和了,一臉「威逼」的樣子看著舞依炫,「過來。」鳳沐桐找了個地兒坐下,招呼著舞依炫過去。

這可是把舞依炫差點逗樂了,事實上差不多。這個人還真是逗了!剛剛罵完了,這邊還叫她給她辦事兒,真以為自己面子多大!

「我家公主叫你過去還不過來?」珠兒第一次見到對她家公主這樣不害怕的人。

「這位公主,你剛剛不是說我不是煙火嗎?」舞依炫略帶著無奈看著鳳沐璃,你家的人還真是一個比一個奇葩。跟在身邊的人更是!

鳳沐璃聳聳肩,他可是宮外長大的,不算數的。

「小舞姑娘,有句話叫做敬酒不吃吃罰酒的。」

「小英子,過來一下,別給我裝死。」舞依炫即可召喚鳳沐英。

鳳沐英老早就背過了身子假裝和唐希夫婦聊天,他和鳳沐璃不一樣,做不到真正的無視鳳沐桐,但絕對不能拆舞依炫的台所以只好這般,『「啊~你叫我?」一臉的如夢初醒,指著自己別提多無辜了。

「咦?四皇姐也在。」鳳沐英又朝後面看了一眼,「八妹也在!」和鳳沐靈招手,不知道什麼時候變成包子臉的鳳沐靈也和他打招呼,「七哥!」不小心噴出了不少,看得鳳沐桐一陣噁心嫌棄。

「這位公主,我這沒爹沒娘的人說的話你不信,這七皇子的話你總信了吧。」這句話說的叫一個分得輕重緩急,舞依炫不想惹禍上身,「小英子我叫什麼名字?」

這話說得舞家夫婦心裡一陣複雜。

這話也聽得鳳沐桐有些驚訝,堂堂皇后之子竟然對一個小小的孤女言聽計從的,聽慕思思說她的容貌已經恢復了莫不是鳳沐英看上這小孤女了?聽聞可是天人之姿。

「舞依炫!」鳳沐英一臉的詫異,「你腦子沒事兒吧?自己名字都不知道!」

「這位公主,你聽到了,民女的名字是叫做這個的,還請別叫錯了。」舞依炫這話一出,情緒最波動的不是鳳沐桐而是舞家夫婦。

這孩子是間接承認了她是姓舞的了嗎?不管是不是他們都當做是,剛剛他們要是不是藍石的出現早就反駁了,先下又想想,女兒本就是不承認的要是貿然說了估計情況會惡化的,可這她又自己說了,這……

「剛才唐九公子分明喊了你煙火!」睜眼說瞎話,她越是不承認她倒是越相信她是了。

「可是唐希哥哥當時身邊又不是只有我一個人。」舞依炫就是要叫的這麼親昵,你說他們會站在誰的邊上呢?可是她就是想逗逗這個四公主。

鳳沐桐才看清楚唐希身邊站的是誰,又安心的笑道,「唐蕭姑娘又怎麼會是煙火的?人家可是明鏡公子身邊的人。」

就知道她說這句話!耶!

「四公主這話就不太妥了,唐蕭什麼時候是明鏡公子的人了?怎麼,在公主的認知里志同道合的男女便是誰的誰嗎?我夫人可不想被冠上是旁的人。」

就知道唐希哥哥最給力了!這個萬年梗她給滿分!

「夫人?」鳳沐桐和其他人當時一樣的表情。「你們?」她怎麼沒聽說唐九公子成親了,還是和唐蕭?

「誰是誰的夫人?」

又來了一個人,確切的說是個男人。

藍家夫婦和舞家夫婦坐在一起,小輩們除了舞依炫和鳳沐英沒坐下都一件愜意地在一邊坐著,他們覺得舞依炫不會吃虧的,除了唐希一副瞭然看了眼舞依炫,人小鬼大!

這個男人的聲音也算的嚴厚,更有些傲氣不過有些過頭了。鳳沐景在宮裡坐不住了,就想著出宮走走,順便到一字閣看看,他來可不是為了買什麼東西的。而是看看這鳳沐清是不是早就提早回來了?還有就是這裡遇到的人也是有趣多了,說不定還能遇到有趣的人。

不過他這一上來就聽見了四皇妹的聲音,鳳沐桐也在?她不是最不屑這地方的嗎? 我撞壞了異世界重生卡車 故作那副清高的樣子。 275

「二皇兄!」鳳沐桐彷彿看到了同伴了。鳳沐景來的正是時候,她一個人面對著這些人實在是有些壓力(舞依炫:其他人可是半句話都沒說呢,這就不行了。怪不得其他人都懶得出手了!),她可是沒指望她那個妹妹的,真不知道當初那些人都說鳳沐靈要比他們想象的聰明,她可是一星半點都沒瞧出來!

「大家都在呢!」鳳沐景沒想到這一字閣倒是比天下第一閣都來得「熱鬧」!

「唐蕭姑娘,有禮了。」

「二皇子多禮了。」

「二皇子。」這是藍家大小,今天是怎麼,都遇到一起了。

「藍大人,藍夫人。」人多的鳳沐景有些瞧不過來了,「舞使臣也在,真是巧了。」真的是熱鬧。

舞舜粲介紹道,「二皇子多禮了。這是家父家母。」

舞清和舞夫人也算是客氣地站了起來,「二皇子,久聞大名。」旁人或許不知道,舞清可知道這位二皇子可是個心狠手辣的主兒。

「舞相舞夫人竟然也來了京都,今日有幸見到真是榮幸之至。」鳳沐景是真的沒有想到,他和鳳沐桐一般,覺得這舞家一定是為了什麼而來的。

「剛才聽聞這裡似乎說話說得倒是起勁,不知道在說些什麼?」其實他早就聽見了,他也不相信這個小舞,也就是舞依炫,她會是是煙火。她才多大呀,煙火的名氣可是好些年前就傳開了的。最多是個煙火的徒弟什麼的,她是?不可能的。

「皇兄,我聽聞這煙火地名聲在外,此次來就是專門找煙火的。怎料得人家不領情?」鳳沐桐覺得自己的面子難道不夠大嗎?真是裝也有個限度啊!

「我倒是想知道誰是煙火了?」

「不就是你面前這位京都無人不知的小舞姑娘嗎?」她的名氣的確大,她那丑顏依舊是京都人們不時議論的談資。

「真的嗎?」鳳沐景微張嘴巴卻不失分度,拿捏得很好。「煙火的名氣已經在幾國之內早就傳開了,至少也得有個七八年了,要是小舞姑娘真的是,那真是後生可畏啦!沐景佩服佩服!」他鷹眼看向舞依炫,又看向鳳沐璃。

鳳沐桐一細聽這話,轉念一想,對啊,這小舞明顯就是年紀對不上的,七八年前她才多大!「怪不得了,她一直左右顧盼而言其他,原來本就不是,在這裡打腫臉充胖子的。」她藐視了舞依炫一眼,「也是,一個孤女那裡有什麼能耐的!爬上這管事的位置,想必你們閣主一定很疼你吧,小舞妹妹。」

她想說什麼?「這位公主,你說的不錯,我們閣主的確疼愛我。」她自己不愛自己做什麼?

「想來你就不是煙火了,怪不得多番推搪的。」簡直浪費時間。

「四妹,這你就不知道了。就算是你找到了煙火人家也沒必要會答應你的要求,聽說當初的江湖中景閣之主也曾經要求過煙火為他們做一件東西,但是人家還是拂了這事兒。」鳳沐景也不知道哪裡聽來的,反正是有傳言。

舞依炫和鳳沐璃默契的會心一笑,真是個聽風就是雨的人吶!

「一個江湖混混的,一國公主怎麼抵不上?」

這話一出,在座的人都是緘默不語,只以旁的動作來掩飾他們的嘲笑。

「我說小舞姑娘,以後還是不要騙人的好,不然招來不必要的是非就不好了,畢竟無依無靠的時候還是收斂一點的好,不然總有人覺得你的後面一定有靠山的,這傳出去你家閣主的名聲也實在是不好聽。」鳳沐桐倒是好心的勸阻。

能做到這個位置上,就憑她?藍若昕他們或許因為藍家的勢力,畢竟藍家人脈廣是公認的事實,藍家人要是真的認識一字閣閣主並不奇怪,這小舞算是怎麼回事兒?

「我從來沒說我是啊!」舞依炫一副拽的不成樣子,可是人家就是有理啊!還有靠山,她的靠山可不就是她自己嗎?對了,還有鳳沐璃。那位公主口中的江湖混混!

鳳沐桐慢條斯理的走了下來,伏在舞依炫的耳邊輕聲說,「這種事情你應該知道的。一些大富之家的人,不愛窈窕女子,卻偏愛那嬌小的童女。」她莞爾一笑。

「嬌小軟弱的孩子似乎對一些人總會產生一些不一樣的情愫,也會做出一些非常出格的事情,小舞妹妹你知不知道這當中的事情呢?」舞依炫的瞳孔急劇地收縮,似乎是想到了什麼。

鳳沐桐看著反應八成是給她猜對了,她繼續貼耳說道,「聽說你的容貌好了,不知道你的閣主是什麼時候知道的呢?或許在你幼年的時候。」

幼年?情愫!出格的事情…舞依炫最恨這些詞了,她從來不喜歡這些詞聯繫到一起的,甚至是害怕。

鳳沐璃覺得有些不大正常,炫兒怎麼像是愣在了那裡?不光光是鳳沐璃其他人似乎也覺得不對勁了,而鳳沐璃也已經走到了她們身邊,把舞依炫護著,「我看四皇姐也是時候該回去了。」

鳳沐桐一直以來沒有觸及過鳳沐璃的正面,這寒氣刺骨的眼神讓她打了個哆嗦,可是硬撐著,笑得有些蹊蹺卻妖艷,「今日沒見到該見的人,真是浪費時間了!」 藥王侯爺姑娘不稀罕 馬上換了副有些哀怨的臉。

直覺告訴她,這個鳳沐璃似乎不好惹,剛才那個眼神她要是再不離開活扒了她的都像是有可能,她絲毫不誇張!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