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要是不合大人胃口,香巧立刻去給大人重做一份,」香巧有些緊張,因為實在摸不透林玄仲的心情。

「不用,味道不錯,」說著林玄仲又繼續吃了起來,不管是否離開陳家,還是先填飽肚子再說。

緊接著,一旁的香巧見林玄仲並不覺得難吃,懸著的心慢慢放了下來。

一段時間后,吃飽喝足,林玄仲走到院子里來回踱步,不斷想著是否要借現在的機會離開陳府,結果依舊遲遲拿不定主意,既想走又想留下,矛盾間,林玄仲漸漸忘記時間的流逝。

香巧在收拾好東西后,見林玄仲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想幫林玄仲分憂卻不敢開口。

「林客卿,在陳府住的還習慣吧?」不知過去多長時間,一道蒼勁有力的聲音從門口傳來,驚的林玄仲陡然停下腳步。

「你是?」回過頭,一個精神奕奕的老者出現在視線中,還有一點面熟,但林玄仲想不起對方是誰。

「老夫是陳家的五長老,今日閑暇,特地來慰問一下林客卿,」帶著那淡淡的笑容,那自稱是陳家五長老的人邁著大步走了進來。

「多謝關心,」簡單回復一聲后,林玄仲已經在想著對方來此有何用意。

「我陳家客卿眾多,若是有照顧不周的地方,林客卿儘管直言,只要不是強人所難,陳家一律配合,」走到院子中間,五長老隨意地打量一番。

「沒有什麼不滿意的地方,五長老進來說話,」雖然不想用什麼敬稱,但對方畢竟是一個老者,總不能讓人在外面站著。

「林客卿不用客氣,我來是有兩件事同林客卿說一下。」

「請說,」見對方並沒有逗留的意思,林玄仲一點都不勉強。

「關於給林客卿報名鬥武大會一事相信林客卿已經知曉,雖然比賽時間定在初選之後,但老夫希望林客卿能好好準備一下。若是林客卿在比武期間表現優異,陳家一定不會虧待林客卿。」

「那就多謝了。」

「至於林客卿的身份問題,我陳家既然已經招攬閣下,閣下便不用再擔心,此次比武大會結束,林客卿是去是留,請自便。」

「多謝,」聽對方說可以讓其走,不像剛才,這一次林玄仲用了很長時間才回復一聲。

「林客卿不用客氣,若是無事,老夫告辭,」五長老依舊是一副不溫不火的笑容,一個轉身邁著大步徑直走出庭院,留下林玄仲一人在那愣神。

陳家五長老的話肯定有一定的可信性,既然如此,離開陳家的問題似乎已不必考慮,這樣一想,林玄仲乾脆把所有煩愁全都拋至腦後,轉而考慮起接下來的鬥武大會,那些神兵利器都是武修渴望得到的東西,若能弄來一件,一定不需此行。考慮到神劍會武所設獎勵正是當下所需,林玄仲那參賽的打算倒是增強不少。

好好調整一下心情后,不再去想去留之事,按照之前與陳文浩交流所得,林玄仲在院子里靜心專研體術,一直到陳文浩等人過來。

見林玄仲並沒走,原本還擔心林玄仲已經離開的陳文浩等人紛紛講述起會場那邊的大場面,以及今年從各地過來的一些新起之秀,只要是之前他們沒說過的,現在一律講給林玄仲聽,也不管林玄仲有沒有興趣。

而林玄仲一人練了一個下午的確有些無聊,雖然對陳文昱他們說的那些沒什麼興趣,但這麼多人聚在一起,如此熱鬧的氛圍還是讓其感覺到十分舒適。度過今晚之後,往後的三天里,因為陳文浩等人需要參賽的關係,院里清凈不少,每天基本上只有林玄仲一人。為了安心修鍊,林玄仲還特意將香巧支開,就這樣又過去三天。

說起來,林玄仲練功的目的是想藉此真正冷靜下來,而且在過去的三天里有一定的收效,心境已經恢復到離開藍國時那般,現在只不過還有一些問題在困擾著他。

三天後,那可以淘汰一半人員的初賽結束,原本的七千餘參賽人員,還剩下來三千左右,六百餘名七階武修,兩千四百名六階武修。初賽結束后,中期賽事緊跟著開始,還是六階武修與七階武修交差比賽的形式,至於比賽規則,在陳文浩等人反覆談論下,林玄仲已經理解的一清二楚。

中期比賽每場五十組人員共同參與比試,限定時間為一刻鐘,一天三十場比試,參賽人員依舊有三次比武機會,要贏兩次才能晉級,連輸兩次或是兩場平局的人將被直接淘汰,一勝一負一平的人需要參加補加的賽事,整個中期賽事將持續三到五天時間,不能說長,只能說參賽人員還是太多。中期賽事之後自然就是後期賽事,具體怎麼個比法,暫時林玄仲並不關心,因為目前只考慮到中期賽事。

一戟平三國 因為要參加比試,今天起個大早,不用人來敲門,簡單洗漱一下后,林玄仲到客廳等著香巧回來,結果把香巧和陳文浩他們給一同等來。陳文浩等人一個個身著勁裝,梳妝整齊,一副要在擂台上大顯身手的架勢。由於通過初賽,幾人看起來都是那樣的意氣風發,不過他們能否通過難度更大的中期賽事還真是兩說。

「你們都挺早的啊,要不要坐下來一起吃個飯?」笑著招呼幾人一聲后,林玄仲已經在打量著自己的早飯。

「林風,你是故意在逗我們的吧?就你這點東西說不定還不夠一個人吃呢?」指著桌上的幾盤食物笑笑,陳文昱知道林玄仲是在說笑。

「我又沒說讓你們吃我的東西,」搖了搖頭,林玄仲對於陳文昱的回應並不介意。

「沒想到林兄還挺幽默,」陳文浩笑了笑在林玄仲旁邊坐了下來,比賽規則他們之前都已經說過,現在就是關心林玄仲的狀態,「不知林兄可準備好?」 ?第1067章演武場

「比文昱好些,」旁邊的幾人當中只有陳文昱的實力最差,根據林玄仲推測,陳文昱可能沒有參加第三場比賽的機會。

「林風,文靜在這,你說話不能客氣一點嗎?」

「聽說參加比武大會有一定危險,要不你直接棄權,免得去自討苦吃,」不知從哪來的興緻,林玄仲今天有意找陳文昱麻煩。

「林風,你這樣就沒意思了吧,再說湊熱鬧的又不止我一個?」當陳文成與陳文濤等人不懷好意地向其看過來時,陳文昱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暗諷其他人一句。

「總歸比你強一些吧,」顯然不是每個人都很大方,陳文亭一句話就把陳文昱懟的夠嗆。

「好了,你們還能不能讓林風安靜地吃個飯,要是林風吃不飽輸了比試,說不定回來還要怪我們呢,」不耐煩地吼了一句,陳文昱伺機把注意轉移到林玄仲身上。

「我的比賽是在下午,不過還是早些隨你們一同過去看看,」搖搖頭,為了能好好吃飯,林玄仲不想再配合他們說笑。

「現在才是中期賽事階段,沒有什麼精彩的地方,說起來還真沒意思,」緊接著,陳文昱又在一旁自顧自地嘀咕起來,然後不出意外地引起一片轟笑。在那些笑聲中,林玄仲安靜地吃著自己的飯。

等其一頓早飯吃完,旁邊幾人停下議論。

「林兄,時間不早,若沒什麼事,我們儘早趕往會場吧,」本來陳文浩他們都起個大早,早就可以出發,但因為等林玄仲吃一頓飯,現在時間卻有些晚。

接下來,在幾人走出陳府期間,沒看到多少陳家族人,大多數人都已經出發。

離開陳府後,因為並沒有與陳家高層同行,林玄仲很自然地有了藉機出城的想法,可想了想又覺得不能走。今天是與陳文浩等人同行,若其趁機離開,可能會給陳文浩他們帶來麻煩。

另外,走在城中大道上,眼前的行人多如牛毛,男男女女,老老小小,一個個神采飛揚,暢言歡笑,盡皆往那會場方向走去,各種有關神劍會武的議論聲不斷刺激著林玄仲的心神,單單依據那些人的談論內容,林玄仲便想到今天的鬥武大會的確是萬眾期待。

處在如此激進的氛圍中,即便是一個與世無爭的人恐怕都會生出一種爭強好勝的心,何況那種爭強好勝的性格本就是林玄仲所有性格中的一部分。越往前走,周圍的人越是言語激烈,不是說自己要在演武場上如何表現,就是說要看到哪些人有哪些表現,有年輕人抒發志向,有年長的人叮嚀囑咐,當然還有更多的人在討論著今年的奪冠熱門,一些熟悉的名字不斷傳入耳中,刺激著林玄仲那因為受到衝擊正在衰弱下去的神經。

在陳家住了幾天後,林玄仲又有了當初在軍營裡面對各種危機時,那種意志不堪重負的感覺,好似整個人都失去信心,連保持內心平靜都做不到。

「林風,等會我們要到不同的區域,不知分開之前,你有沒有什麼取勝的秘訣要對我們大家說?」參賽人員和觀戰人員不在一個位置,而參賽人員中六階武修與七階武修同樣不在一個位置,等進入會場后,只有陳文浩與陳文靜兩人能繼續與林玄仲同行,陳文昱等人則要與林玄仲分開。

「沒有秘訣,你還是看運氣吧,」搖搖頭,對陳文昱這種實在可笑的問題,一直在承受外界干擾的林玄仲實在沒有心情好好回答。

「林風,我只是想問一下怎麼打贏比自己厲害的對手,」陳文昱沒有接受林玄仲的答案,而且並不死心,只好又換個方式把剛才的問題重複一遍,配上那一臉認真的神色,還真有一副煞有其事的派頭。

「不妨藉助你的身份優勢,」當林玄仲想到陳文昱擺明是沒事找事,想要好好讓陳文昱接受事實時,結果陳文濤等人也湊了過來,一個個一副聆聽教會的模樣,讓林玄仲詫異到都快忘記剛才想對陳文昱說什麼,不過努力地想了想后,林玄仲還是把剛才想對陳文昱說的話說出來。

「身份優勢?」咕噥一聲,陳文昱一臉認真地考慮起來。

「林風,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沒多久,在陳文濤等人自覺尷尬地撇過頭時,還沒考慮清楚的陳文昱一臉疑惑地詢問一聲。

「哥哥,林大哥的意思好像是讓你用陳家公子的身份欺負別人,」可能林玄仲的回答把氣氛變得過於尷尬起來,陳文靜為了緩和氣氛,趕緊湊到陳文昱耳邊小聲替林玄仲解釋一下。

「林風,你戲弄我,」等到會意了陳文靜的意思,陳文昱面色一變直接沖林玄仲叫了一聲。

「去證明你自己吧,」陳文昱的反應很大,但林玄仲還能接受。

在林玄仲這樣回應后,陳文昱不再多言,而且一行人已經走到會場的入口前。陳家的地位果然不同凡響,城中的交易中心與演武場簡直像是坐落在陳家門口般,如此近的路程更加凸顯了陳家的家大勢大。

放眼望去,正對著他們的三個入口下面全都是正要入場的人,入口上面還貼著標識語,普通通道、參賽人員通道、貴賓通道,標識簡單,關鍵是那些字寫的大氣,讓人看著就覺得非同一般。

從那參賽人員通道進去后,一根根圓形石柱印入眼中,每根石柱都有林玄仲在毒龍嶺里看到的那些參天大樹的寬度。

根據陳文浩的介紹,現在他們經過的地方正是交易市場所在,只不過神劍會武期間停市,沒有賣東西的人。

越往前走,石柱的高度越低,根據以往見識,林玄仲不難想到這是因為石柱上面是那層層往下的階梯。

等走到頭,一個圓形的演武場直接呈現在視線中,一眼看去,那宏大的規模除了讓人驚訝外還是讓人驚訝,眼前的這個會場是林玄仲有史以來看過的最大會場,再看看那一排排石砌的階梯上到處都坐著人,沒有多少空位。再想想之前陳文浩他們說過整個會場可以容納十萬人,林玄仲現在只覺得那一點都不誇張。

「林風,我們往那邊走,」在林玄仲觀察演武場時,陳文浩等了一會然後直接朝著一處離他們不遠的位置指去。

「林風,今日是你守戰,預祝你旗開得勝,」臨別之前,陳文濤等人很客氣地說了一聲。

「多謝,」點點頭,林玄仲直接跟著陳文浩往前走去。整個演武場分為多塊區域,每個區域都由一條通道分隔開,很是方便。

沿著邊上走然後從一條通道上去后,三人走到一排已經坐著許多人的地方。不知道座位排列有無講究,但一看周圍坐著幾百名高階武修,林玄仲還是被嚇個一跳。確定自己沒看錯后,林玄仲一臉驚訝地掃視一下周圍的人,男男女女,基本上都與其年齡相差無幾。此刻站在他們中間與站在幾十萬名大軍面前的感覺完全不同,想必不管是什麼樣的武煉天才在這裡也會收斂一些。

不過驚訝之餘,林玄仲心底還被激發出一種爭強好勝,凌駕在所有人之上的心意。設想在萬眾矚目下,誰不想脫穎而出從而備受矚目,讓別人記住、崇拜你的名字相貌,從而獲得所有想要的榮譽,畢竟來參加神劍會武的人不都是想當眾證明自己的實力。

坐在陳文浩旁邊,那些高階武修說話的聲音,不斷刺激著林玄仲的心神,讓林玄仲想要變得與眾不同,而要達成這種目的就需要證明自身實力。總而言之,比武大會還沒開始,林玄仲的內心已經激動難抑制。

過了好長時間,林玄仲才讓自己平靜一些,同時把注意轉移到其他位置。 我快沒流量啦 再一看下方的巨大擂台,雖只佔了空地的一半面積,但那大小同時容納幾千個人不成問題,所以一次有一百組人員同時比試根本不是問題。

就在那擂台上,幾千個來自各地的武修要一決雌雄,決出最終獲勝的二十個人,難以想象,對於那些獲勝者而言究竟是一種怎樣的殊榮。不過那份榮耀到底有什麼意義,林玄仲還想不明白。究其原因可能與林玄仲的出發點有關係,因為有時林玄仲會把自己當成是事不關己的觀眾,有時會把自己當成是爭強好勝的參賽人員。

「林兄,神劍城的演武場沒讓你失望吧?」在林玄仲的心神不斷因為自己的所見所聞受到衝擊時,一直想給林玄仲介紹一下的陳文浩看了過來。

「不錯,」發自內心地給個滿意回復后,林玄仲的注意轉移到接下來的比試上:「我們什麼時候參賽?」

(太監是不可能太監的,這輩子都不可能太監的) ?第1068章鬥武

「應該要到中午以後。」

「那我們似乎來的太早了些?」

「難道林兄不想看看那些經過一輪篩選的人實力如何?」

「沒想過。」

「那我現在送林兄回去?」不知道林玄仲為什麼會突然表現地很不耐煩,陳文浩臉上浮現一抹疑惑。

「不用,」既來之則安之,察覺到自己的心情受到會場影響后,林玄仲趕緊搖搖頭。

「林兄,要不我給你逐一介紹一下之前說過的那些厲害武修,幫你打發時間,」見林玄仲搖頭,陳文浩無奈地想著有時候還真難和林玄仲相處。

「不必,我先自己看看,」與陳文浩說上兩句后,心裡無端萌生出的一種與當前處境格格不入的感覺,讓林玄仲感到很不自在。

「那好吧,」沒奈何,對於這個了解不多的朋友,陳文浩實在是沒什麼辦法,因為真的猜不到林玄仲在想什麼。

慢慢閉上眼睛,四周的聲響越來越大,持續刺激著林玄仲的神經,讓林玄仲想起獨自在外風餐露宿時的情景,還是那種安靜更得其心。

另一邊,見林玄仲這個樣子,陳文浩不僅不好和旁邊的陳文靜說話,甚至連坐在林玄仲旁邊都覺得壓抑。

與陳文浩的感覺類似,陳文靜此刻同樣沒好到哪去,聽了兩人那尷尬的對話后,陳文靜同樣對林玄仲越發不解。

不過兩人可以閉口不言,但周圍的人卻不能保持安靜,離他們不遠的一些陳家族人在看到林玄仲來后,一個個竊竊私語地談論起來,談論林玄仲的實力究竟有多強。

他們好歹見過林玄仲出手,但其他人知道的都是些傳聞。「林風」,那些人沒什麼顧忌,不斷說著有關林玄仲的傳聞,以一敵四還能取勝,在他們看來,林玄仲的實力在七階武修這個層次里至少能排到中上。

不過他們還沒見過林玄仲出手,所以到底是怎樣一個程度,還得看了之後才能知道,至少那些人現在是這樣想。當然陳家的人與他們不一樣,一個個對林玄仲的了解更多一些,尤其是在林玄仲以一敵四教訓陳文斌等人後,在他們心裡,林玄仲的實力已經排到上等行列,至於具體有多強,他們倒不清楚,但至少可以肯定的是林玄仲的確有資格直接參加第二輪賽事。

雖然許多陳家族人並不能接受一個實力如此出眾的客卿,但對另一些人來說,林玄仲做他們陳家客卿算得上是一種寬慰,畢竟他們陳家公子、小姐的身份總會比一個客卿高,所以他們的那點安慰是來自於雙方身份的差別上。

由於大會還沒開始,周圍的人不停說著,有的人還說起林玄仲的來歷不明。總之,林玄仲的到來給那些人帶來不少話題。不過這種情況並沒有持續多久,最終被一些入場人員打斷。

「那是我們四方國的嫣紅公主,果然傾城傾國。」

「那是我們四方國的飛雲皇子,果然一表人才。」

男聲、女聲,諸如此類的聲音交織在一起,持續刺激著林玄仲那因為心境不穩而顯脆弱的意志,時不時地,林玄仲便會因為好奇想睜開眼睛,結果卻又因為不想與其他人隨波逐流又忍著沒有睜開,只是矛盾的心理已完全讓林玄仲失去思考能力。

混亂的聲響持續不停,不知過去多長時間,閉著眼睛的林玄仲才注意到周圍的聲音漸漸減弱。當林玄仲睜開眼睛時,下面演武場上已經站著一些人。

「今日是中期賽程開始的第一天,多謝遠道而來的諸位貴賓,還有會場所有人員的參與,」那沉著有力的聲音似乎有著靜人心神的作用,從演武場四散開后,整個演武場直接安靜下來。

再次觀察一下周圍,林玄仲驚訝地發現整個會場已經坐滿了人,在過去的時間裡,各方人員似乎全部到齊。當目光回到演武場上那正在說話的陳家大長老身上時,林玄仲想聽聽對方還要說什麼。

接著在萬眾矚目下,做為此次神劍會武的總負責人陳家大長老開始了一段激動人心的演說,先是說此次神劍會武有多隆重,然後又說來自各地的參賽人員有多出色,最後便說到爭奪名次的意義所在。

從前到后,陳家大長老的言語一直牽動著絕大多數人的心,即便是一些觀戰人員都因此激動起來。在這之後,藍國太子代表皇室進行一場說話,明示如期舉行神劍會武的意義所在。用的口吻與戰場上統帥訓話時有些相似,*而又隆重,讓人不能分神。

認真聽完兩人的演說后,林玄仲的心緒完全沉靜下來,像是找到了歸屬般,忽然明白了自己該做什麼,至少在其意識到自己不是四方國子民之前是這樣,但在這之後,林玄仲那剛剛轉好的心情又開始崩潰,轉眼又和剛進會場時沒了區別。一想到自己該往南面去,林玄仲怎麼都想不通他來參加武比有什麼意義。結果就在這樣的矛盾中,比武大會正式開始。

第一場比試是由六階武修開始,只見一百名武修從相對方向走到那偌大的擂台上,一一對應的排列開來,如林玄仲預想中那樣雖然站的很開,但並沒佔去多少面積。五十組人員隨意配比,被分到的對手強弱全憑運氣,所謂的中期賽程同樣是一個淘汰過程,後期賽程才最精彩。

與初期賽程不同的是,中期賽事的規則有些變化。三場比試中若有兩場平局,同樣將會遭到淘汰,因此比賽的激烈程度會有一定提升。

一場接著一場,許多人都感覺不到時間的流逝,一轉眼到了下午,那貴賓區的人員早就走了一半。顯而易見,許多人今早過來只是走個過場,不到最後的決賽階段,他們不會再來,那邊很長時間都不會再坐滿人,當然這與林玄仲並沒什麼關係,林玄仲還沉浸在參與武比的意義所在。

「林風,該我們上場了,」當一輪比試結束,相關人員把擂台上清掃乾淨后,上面裁判宣布下一組選手入場時,陳文浩提醒林玄仲一聲。

「恩,」點點頭,林玄仲與兄妹兩人一起起身往會場上走去,暫時放下了一些想法。

與對立位置的五十人走上擂台期間,林玄仲他們那些七階武修的身影光彩奪目,讓那些觀戰的普通武修羨慕、嫉妒,每個人身上都匯聚著許多目光。 特級廚師 許多人都在想著為什麼站在擂台上的不是他們,即便會被對手打個半死,他們依舊希望站在上面的是他們,只可惜那只是他們的一廂情願。

而走上擂台的一眾七階武修一個個都盼著裁判能給他們分個實力比他們弱些的對手,這樣輕鬆取勝后,不會影響到明日他們的下一場比試,當然有些實力出眾的人根本沒有這種想法。

由各個城池的代表擔當的十名裁判對著林玄仲他們一陣指手畫腳,很快五十組比試人員排列整齊。

也是走到擂台上林玄仲才發現腳下有一條條交差的線路,由那些線圈出來的地方才真正算是他們的擂台。根據比賽規則,一刻鐘時間內,打的對手毫無還手之力或是將對手逼出邊界便算獲勝。細細想來,神劍會武的比賽規則的確有些意思。

在那裁判嚴肅的目光下,林玄仲沒來由的一陣緊張。別說是不是第一次參加如此規模宏大的比武大會,就算是依靠其他經歷,林玄仲也不至於緊張,可面對那些裁判時,那種緊張的感覺明顯是真實存在,連林玄仲自己都不明白,那正欲拔劍的手為什麼為輕微地顫抖著。

「在下武安,幸會,」當陳家大長老宣布可以開始后,對面男子一個拱手,直接拔劍攻來。

「當……」站在原地,根本沒進入狀態的林玄仲僵硬地揮著劍一次又一次擋開對方的兵器,不斷地被對方逼至近前,那種被壓迫的感覺讓林玄仲感到很不舒適,可是身體就像反應遲鈍般無法配合著意識行動,連連擋下對手幾次攻擊后,林玄仲只覺得越發吃力。

一輪攻擊未果,那叫武安的男子又變換著招式攻擊,可惜他的招式套路與之前沒太大區別,林玄仲雖然在反應上慢半拍,但總能及時做出反應,所以武安的兵器多次離林玄仲很近,但每次都會被林玄仲擋下。

接著在武安用盡氣力下,情況有所變化,林玄仲不僅反應及時,而且氣力在不斷增大,總是比武安更勝一籌。於是呼,在林玄仲毫無破綻的防守下,武安無奈只能放棄主攻的優勢,從而使得林玄仲出手。

當周圍那些分出勝負的人一個個停了下來時,不知道還剩多長時間的林玄仲擔心以平局收場,如武安預想地發起一輪反擊,長劍變化著招式攻向對方,在八荒步的輔助下出招速度越來越快。 ?第1069章閉門謝客

另一邊,武安起初還覺得林玄仲的招式沒什麼特別之處容易應付,但很快就感覺到來自林玄仲的壓力變大,而且想躲都躲不開。

在林玄仲那如狂風驟襲、無孔不入的攻擊下,武安只能不斷地向後退著,一直到退出邊界。

「停,」不知林玄仲的速度為何如此之快,在氣勢完全被壓制下,武安退出圈子,但見林玄仲並沒有停手的意思,只好大喊一聲。

武安這麼一喊,林玄仲才注意到自己已經踩在邊線上,再想想剛才對打的情景,林玄仲只覺得自己精神恍惚,然後趕緊退後一步。

「你叫林風?」就在這時,一名裁判走了過來。

「是,」點點頭,林玄仲等著對方往下面說。

「你勝他負,」低著頭在一個冊子上鉤上一筆,然後那裁判又接著道:「你們兩回到原來的位置,等到這一輪比試結束,再與其他人員一起離場。」

「好,」答應一聲,林玄仲又往圈子中間走了走。與此同時,那連反擊機會都沒有的武安跟著走了過來。

「多謝閣下手下留情,」儘管第一場比試碰壁,武安還是強忍著尷尬向林玄仲道聲謝。

「承讓,」四目相對,林玄仲同樣是一臉的尷尬,剛才不知怎的打著、打著就贏了。贏了之後,心情有所轉好,比剛上擂台時好太多,連臉色都不再像之前那樣陰鬱。

「不知閣下尊姓大名?」站在一起不說話更是尷尬,沒奈何,武安只能表現地更大方一些。

「林風。」也是這時林玄仲才想起來方才對方自報名諱時自己卻隻字未提。

「你是陳家新招的客卿林風?」眼中一驚,武安像是從新認識林玄仲般地用目光好好打量一番林玄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