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遠很生氣。

很憤怒。

很擔心。

他不知道自己的弟弟是得罪了什麼人,可是這樣的事情他絕對不允許發生。所以,他迫切的想讓蘇眉把一切都告訴他,把事情交給他去辦。 「大哥,」蘇眉第一次面對著呢認真嚴肅的大哥還真有點怕怕,可是這件事她也沒有頭緒,只能老實搖頭,「我也不清楚。」

就這麼一句話,讓徐遠從徐致的交際圈、人際關係再到自己的交際圈以及遠在大洋那邊工作度假的徐氏二老的交際圈一併查找……

既然他們身處商業戰場,不免會有對手,找不到他們下手,也很有可能會對阿致下手。

可是要從這個方面去分析的話,可疑的人還真是不少。

這就讓徐遠犯難了,只是身關弟弟的性命,徐遠也不能放鬆警惕,哪怕是再難,也得一個個查找出來。

另一邊,警方也在從那幾個人口中想要查處什麼有效的線索,只是那幾個人好像都是被誰給威脅了,只說是自己貪圖財產,想要搶劫綁架,只是被徐致識破,所以才心生歹念想要殺人滅口。

之後,無論警方再怎麼詢問,這些人都是一口咬定不放。徐遠知道,在這麼繼續下去,最多也只能判他們個殺人未遂,坐幾年牢。可是他們的幕後黑手卻在逍遙法外,無論是對於阿致還是徐家的其他人,都是未知的威脅。

相比徐遠的擔心,蘇眉卻十分悠閑。

她當然也知道那些人是絕對不可能把真相交代出來的,可是只要她還在這裡,對方就一定會再找機會向她下手。

也許一次兩次沒有什麼,可次數多了總會有破綻的。況且……經歷了這麼多的世界,蘇眉還是有不少本事的,至少普通人是奈何不了她的。

「大哥,不用擔心,」蘇眉一邊安慰這徐遠,一邊向她出主意,「幕後黑手的目標是我,也許還會有第二次,只要下次咱們做了準備,一定會有什麼破綻的。」

殊不知,她這一開口,讓徐遠更心驚肉跳了。

「還有下一次?」

「阿致,你是不是猜到什麼?」徐遠眉頭深深皺起,總覺得自己的弟弟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著自己。

「大哥,我只是瞎猜。」蘇眉這會兒真的是胡亂猜想,她的注意力都在案子和季清上,突然冒出來一個想要她性命的人,對此蘇眉也是一臉茫然。

只是直覺告訴她,這件事情不會這麼簡單就完了。

露出寬慰的笑容,蘇眉好不容易把自家大哥哄走,林華和陸明才敢靠近過來,「老大,都是我們昨天沒有堅持送你回去,否則絕不會出現這種事情的!」

陸明心裡愧疚,可同時又想不通,依著老大平日里也沒有得罪誰,況且身份也不簡單,怎麼會有人瞎了眼要對付老大。

還是說……

「老大,難道是你最近正在調查的案子那個兇手做的?」

因為害怕老大查到他,所以才想殺人滅口?

「不可能。」蘇眉直接否定了,「如果真的是兇手,絕對不會這麼明目張胆,他一向都是小心翼翼,連痕迹都不會留下,又怎麼會雇兇殺人?」

「那會是誰?」陸明想不通了,「難道真像那些人所說的……」

「不要在想了,現在我行動不便,有件事情還得你們幫我去辦。」 「什麼事?老大你儘管說。」雖然老大不讓他們插手這次的事情,可是就不代表林華陸明真的放棄。

一夜廢妃:別惹狂傲魔妃 既然老大不讓查,那他們保護老大也是可以的吧!

陸明自以為自己的主意很好,對於蘇眉所說的話也沒有這麼糾結了。

「你們幫我調查一下李薇薇吧。」蘇眉調出之前季清跟他「報告案情」時發送的其中一張照片,「諾,就是這個。」

「雖然不是什麼重要人物,不過她卻是最後一個見過受害者高楊的人,況且也和之前江朝華的案子有點牽連。也許……」

「從她身上會得到一些線索。」

「老大,就讓我們盯著她嗎?還是去跟她接觸接觸?」陸明想了想,如果要接觸一個女孩子的話,可以讓他的妹妹陸嬌試試,女孩子之間應該會比較聊得來。

「先看看幾天,實在沒什麼收穫就接觸試試。」蘇眉覺得自己腦子有點亂,吩咐了兩個以後,就將他們請出去讓自己清靜清靜。

案子的事情,好像不少線索都被理出來,現在還不知道的是,江朝華的前女友是個什麼情況,這個還要等季清聯繫上對方以後才能知道。

其次……就是自己的任務。

Boss兇勐:嬌妻,太難訓 季清這個任務的難度叫她有些煩躁,蘇眉還想要給季清下一劑猛葯,只是目前也沒個機會讓她下手。

還有就是莫名其妙針對她的幕後黑手……那就在簡單不過了,蘇眉唇角一彎,把自己的坑爹系統請了出來,嘿嘿嘿地壞笑,「7351,其實你是可以查到的對吧。」

「我記得你曾經說過有保護宿主生命的任務,這一次對方就沖著我來,你應該可以查到幕後黑手,剷除威脅,是不是?」

7351也很爽快的給出了答案,【簡淵】

就是那天主動來找過蘇眉的那個男人。

算是意料之中,也可以說是讓人驚訝。

蘇眉想不到自己有什麼仇人,除了之前見面時候那個莫名妙對自己散發敵意的男人,況且系統也曾經說過這個簡淵並非系統,還擁有讓這個世界面臨崩潰的力量。

那麼……

那個男人究竟是什麼?又為什麼出手對付她?

莫非是發現了自己的身份?

而……擁有強大的力量還要假於人手,這也說明他不能直接出手,或是遇上了什麼阻礙。那就好說了……這個男人跟系統和她是一樣的。都不屬於這個世界原本的生靈,就連嚴語也是一樣。

如果是因為嚴語的原因讓這個男人對自己充滿敵意,那是不是也因為嚴語的原因讓這個男人想弄死自己?

蘇眉忽然覺得渾身一涼,為嚴語妹子默哀三秒,被這麼一個變態的男人盯上還真是喪心病狂啊。

不過,既然搞清楚了是誰想要她的性命,蘇眉也有了防備的方向。或者……攻擊的方向。

她可不是什麼逆來順受的軟包子,這個男人上來就是想要她的人頭,這一次不成功還會有下一次,這樣潛在的敵人,蘇眉怎麼可能放任對方養虎為患!

只可惜的是,她現在才住院,不可能這麼快就能出去活蹦亂跳。想要報復簡淵,也得等她腿傷好了再說。 只是……

簡淵並不想給蘇眉喘息的時間。

他沒想到第一次的計劃失敗,想來這個徐致並不像他想象的這麼容易對付,簡淵眼裡嗜血的光芒更甚。隨即,他又想到了別的手段。

蘇眉早知對方不會放棄對付他,只不過這個簡淵來的太急,才在他住院的當晚,就在病房裡察覺到有什麼東西一直盯著自己,讓人毛骨悚然。

那個感覺,便是從窗戶傳過來的。

「系統君,是什麼東西?」

【狙擊手。】正經時候,7351還是很靠譜的。

「……還真是血海深仇啊。」蘇眉不得不佩服這個陰狠的男人,為了殺她,簡直不擇手段。

還真當她是軟柿子好捏的嗎!

蘇眉直接花了十萬積分給自己買了個永久性的防護罩,於表面看來不過也是一個不起眼的合金戒指,戴在食指上即刻生效,實則刀槍不入,可是每次開啟僅僅有一個小時的效用,還有二十四小時冷卻時間!

果然給自己開金手指不是一般人能做的來的……

就為了讓自己這幾天里過的安生,好好養傷,蘇眉覺得自己都快肉痛死了。

心裡要滅了簡淵的決心也更加強烈了……

就在蘇眉才買了戒指沒有多久,住院部對面頂樓的人也將目標瞄向她,隨後是一聲悶槍,完美收……擦?!

沒……沒死?

狙擊手有點懵逼,用望遠鏡看去,明明看到了住院部的玻璃上都有因為子彈穿孔的痕迹,可是那個傢伙竟然一點兒動靜也沒有!

真是見了鬼了。

不對……

應該是玻璃窗導致子彈減速,所以應該還沒將人射穿……個屁!

這理由扯的連他自己都不信。

他可是個專業的狙擊手,這距離速度衝擊力早已銘記於心,這樣的單子也接了不少,怎麼可能存在失手?

可是這個情況實在有些詭異……

狙擊手穩了穩心神,這好歹也是一個一百萬的單子,不管上一槍出了什麼意外,大不了他再補上一槍就是,這一次他要更加小心,就不信弄不死這個傢伙……

只是,蘇眉又怎麼可能讓他還有再射一槍的機會!

就在蘇眉兌換了戒指之後迅速給徐致發了信息,叫他偷偷潛入,地址上說得清楚。

原本蘇眉就是因為被人有意謀殺而進了醫院,是警察重點注意的目標,所以蘇眉的這一次信息,季清當即上報,隨後悄然出警。

在那個傢伙正瞄準時,對面頂樓大門一下子被撞開,一群穿著防彈衣全副武裝的特警直接將他當場抓住,人贓並獲!

「季警官,這件事就不要告訴我家人了。」蘇眉在病床同著帶著人在房裡檢查的季清道。

「好。」徐致的想法他大概也猜的出來,只是不想家裡人擔心。只是面對徐致這樣生命收到巨大威脅還沒有一點惶恐,季清看向蘇眉的眼神多了幾分深意。

「你怎麼知道對面有狙擊手?」

蘇眉眨眨眼,指了指床腳邊被放下來的子彈,意思很明顯。「以及發現了對面頂樓的身影,就這麼簡單。」

季清:……

「第一顆子彈沒打中你?」季清這會兒有些驚奇了,「徐致,你到底是得罪了誰,怎麼對方非要至你於死地不可。」 「不清楚。」蘇眉露出森森白牙,哪怕是躺在病床上的她,也沒有缺少一絲肆意。

只不過,帶上了蒼白的面孔,就顯得安靜不少。也不具備攻擊力,更讓人覺得清雅。

「你知道,如果你不說實話,警方沒有辦法找出幕後黑手,你就還是危險的。」季清自然不會相信這短短的三個字,徐致的每一個眼神都在告訴他,自己已經清楚了究竟是誰,可他卻不願意配合。

「就算告訴你們了,也沒有證據,又怎麼能夠抓人?」蘇眉一心為他們著想的模樣,「季警官,警方辦事講究的是證據,所以……就算我知道真兇是誰,也只是我的一面之詞,並不能證明什麼。而且我相信,他也不會留下紕漏讓你們查到蛛絲馬跡的。」

季清還是第一次被人這麼否認警察的辦事能力。

「你不說,又怎麼知道我們查不到?」

蘇眉:……

傻孩子,就算她說了也沒用啊,簡淵跟系統一樣來去無蹤,能力超乎平常,季清和他的差距那就是警察對抗超人,怎麼可能辦得到?

搖了搖頭,蘇眉決定閉口不提,露出一個意味深長的微笑,「季警官放心吧,雖然你們抓不到他,但是他也殺不了我。」

季清愣是被她的笑感到越發蹊蹺。

「既然你不肯說對方是誰,那你總該告訴我,對方為什麼要殺你?」季清不是一個輕易放棄的人,既然從這個方面不能入手,他就委婉一些。

「大概是他以為我搶了他的心上人。」

這其中還有好大的誤會,她才不要背這個鍋。

季清再次滿頭黑線。

隨即,他想到了之前一直跟徐致傳有不正當關係的嚴語。

「是關於嚴語?」

「季警官真聰明。」蘇眉笑眯眯地誇讚他。

季清:……

再詢問其他的話也沒有的出什麼實質性的內容,他們再檢查了窗戶玻璃之後,截取了證據以後再次離開。

從醫院裡出來,季清想想又覺得不太對勁,讓同事們離開以後他再度返身。

蘇眉也沒想到季清還會回來,才閉上眼睛休息,聽到季清叫他,蘇眉還有些意外。

「季警官,你怎麼又回來了。」

「嚴語,好像已經很久沒有她的消息了。」季清目光灼灼的看著她,「我記得上次去你家的時候,聽你和徐遠先生說起過,是那個……簡淵嗎?」

蘇眉微微眯眼,嘴角的弧度越發燦爛,「嚴語去簡淵家裡當保姆,所以也跟我沒有聯繫了。具體情況我還真不知道。」

不過大概也是沒消息的了吧。

因為不敢百分百的肯定,所以蘇眉也沒有開口。

「我知道了。」季清得到了肯定的回答,大概也知道問題在哪了。不過確實跟徐致所說的一樣,這些都只是猜測,而沒有什麼實質性的證據,他們根本束手無策。

在跟徐致有矛盾並且勢力不小的人,也就簡淵這麼一個是符合的。而因為之前那伙人打死也不鬆口。眼下這個狙擊手更是專業組織的人,更是不可能開口。

所以目前為止,他們也是空著急。 蘇眉這邊並不想讓警察插手,只是想著就算給了目標他們也查不到什麼,所以蘇眉才無所謂開口一些邊邊角角。

如她所料,季清的主要目標還是放在殺人碎屍案上,跟進蘇眉被襲的案子則是交給其他分隊。江朝華的前女友聯繫上了,可她也是對於前男友的死亡一概不知,只是分手之後就沒見過,誰又知道他究竟是在什麼時候出的事情。

那麼,排除江朝華前女友之後,剩下唯一和兩件案子有著微妙聯繫的,就只有李薇薇了。

和蘇眉猜想差不多,破案的關鍵還得在李薇薇身上。

蘇眉只是因為之前跑到脫力肌肉拉傷,在醫院裡休息的時候,她也不忘利用五行練體決得到的力量進行自我修復。

沒個兩三天就能夠出院。

蘇眉如此急切的原因只有一個……之前簡淵陰了他這麼多次,也時候讓簡淵自己嘗嘗滋味。

想是一回事,做又是另一回事了。

雖然報仇心切,可也得小心對方的再三攻擊。蘇眉從醫院裡出來之後,一路上就在和系統分析弄死對方的成功率。

但7351都算不出來,讓蘇眉覺得這條路有點懸。

關鍵是他們根本不知道簡淵到底是個什麼東西。

想來想去,也只有嚴語和簡淵有點牽扯,或許嚴語知道也說不定。

或許對於別人來說找到嚴語並不容易,可是有了保護宿主為隱藏任務的7351來說,一切消除潛在威脅都是任務目標,也就不存在導航失靈的狀況。

他們輕鬆找到了嚴語被軟禁的別墅。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