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置了一個陣法,蘇瑾月和戰亦寒就進入了混沌世界。

剛剛進入混沌世界,兩人就被面前的變化驚的張大了眼睛。

「怎麼會這樣?」蘇瑾月不敢置信的打量著四周。現在的混沌世界和之前的完全不同,不僅變大了,仙靈氣也更加濃郁了,而且空間中的規則似乎也變的完整了一些。

「應該是那些元素星辰被吸收的原因。」戰亦寒淺笑道。在他將元素星辰收入混沌世界的時候,他就感覺到混沌世界正在發生著變化,當時也沒太在意,現在才知道混沌世界是可以吸收星辰中的元素的。

「我的金葉界里還有兩顆元素星辰。」蘇瑾月說話間,將元素星辰從金葉界中取了出來。這次的流星雨雖然規模很大,但是元素星辰卻只有寥寥幾顆。

元素星辰剛剛取出,就立即被混沌世界給吸收了,同時混沌世界中的仙靈氣又濃郁了幾分,規則再次完整了一些。

「真的可以。」蘇瑾月高興道。

戰亦寒微笑著點了點頭。

「亦寒,你說吸收了元素星辰珠中的元素,混沌世界會不會變的完整?」蘇瑾月問道,她覺得這個可能性很大。星辰元素珠中也有五形元素,或許他們可以找齊五行元素星辰試一下,那樣他們就不用滿世界的去找金靈珠了。

「我們可以試一下。」戰亦寒道。

「那我們就多留在這裡幾天。」蘇瑾月道。

「好。」戰亦寒微笑著點頭。

上仙初期修士剛剛回到自己的府邸,派去調查蘇瑾月和戰亦寒的手下就回來了。

「主上,這是那兩人的資料。」手下將一枚玉簡遞到上仙初期修士的面前。

上仙初期修士伸手攝起玉簡,用神識掃了玉簡一眼,皺了皺眉,「確定是他們?」如果是他們,那麼他根本就沒有報仇的機會。

「是的。」手下點頭道。雖然蘇瑾月和戰亦寒有易容,但是他們的情報網也不是吃素的。

上仙初期修士手微微用力將手中的玉簡捏成了虛無,不甘咬了咬牙,「下去吧。」他最近也聽說了一些有關於蘇瑾月和戰亦寒的事,可是他們不好好的留在自己的門派,來摘星城做什麼?

無奈的嘆了一口氣,上仙初期修士閉上眼睛進入了修鍊。不管是不是蘇瑾月和戰亦寒,只要他們在摘星城,他就絕對不出去,省的又與他們遇見發生衝突。

蘇瑾月和戰亦寒一直留在混沌世界中修鍊,直到第二天夜裡,兩人才出了房間。

此時的客棧和昨晚一樣,依然熱鬧無比。

兩人來到昨天的位置坐下,叫來客棧的夥計點了幾個菜和一壺茶。

「夥計,有看到魏三他們嗎?」戰亦寒問道。昨晚回來的時候,魏三他們說今晚還會和昨晚一樣,在這裡等著他們一起喝酒。 夥計看了看四周,小聲的說道:「魏三三人被方前輩的人叫走了,估計是凶多吉少了,你們也要小心一點。」昨天的事他也看到了,魏三他們得罪了方江嶼,方江嶼肯定是不會放過他們的。

「什麼時候叫走的?」戰亦寒問話的同時,神識也釋放了出去。

「魏三他們回到客棧沒多久就被叫走了。」夥計搖頭嘆了口氣。魏三他們住在客棧已經很久了,為人十分的大方,經常會給他一些小費。

戰亦寒此時的神識已經掃到了方江嶼的住所,他正摟著一名女修在喝著酒,不過他並沒有在他的住所看到魏三三人。

戰亦寒看向蘇瑾月,蘇瑾月點了點頭,站起身跟著戰亦寒向著外面走去。既然魏三三人是他們的朋友,他們自然不可能對他們不聞不問,而且這件事本來就和他們有關。

「爺,你再喝一杯。」女修再次給方江嶼倒了一杯酒,一臉嬌媚的將酒遞到他的嘴邊。

方江嶼哈哈笑著,握住女修的手就著酒杯,將一杯酒喝了下去,「小寶貝,爺等一下就賞你一塊元素星辰,你是不是應該表現一下,嗯?」

女修嬌羞的輕錘了一下方江嶼的肩膀,快速的在方江嶼的臉上啄了一下。

「哈哈哈…」方江嶼大笑著站起身,正要抱起女修。

就聽到門外傳來了幾道慘叫聲,臉色一沉,快步向著外面走去。竟然敢來他的家裡鬧事,真是活的不耐煩了。

走到門外,看到來人是蘇瑾月和戰亦寒,方江嶼的身體忍不住顫抖了起來,「兩位前輩大駕光臨,不知所為何事?」他好像沒有招惹他們吧?

「魏三他們呢?」戰亦寒冷聲問道。

方江嶼的身體顫抖的更厲害了,「他…他們已經…」魏三他們得罪了他,他自然不會放過他們。他沒有想到蘇瑾月和戰亦寒竟然會來找魏三他們。

「他們人呢?」看方江嶼的神情,戰亦寒就已經知道,魏三他們應該已經被方江嶼滅了。

「他…他們離開摘星城了。」方江嶼顫聲道。他真的不敢說實話,不然他可以肯定自己絕對沒有好下場。

「是要我搜魂嗎?」戰亦寒的聲音更冷了一份。

方江嶼雙腿一軟,跪倒在戰亦寒的面前,哀求道:「前輩!我知道錯了,我把我這些年摘到的星辰都給你,求你放我一條生路吧。」他以為魏三他們和戰亦寒只是萍水相逢,並沒有什麼交情,真的沒有想到戰亦寒會特意找來。

戰亦寒冷哼一聲,抬手一揮,方江嶼連慘叫都沒來得及發出就化成了虛無,消失在了原地。

淡淡的掃了一眼身體抖得猶如篩糠的女修,戰亦寒和蘇瑾月抬步走出了方江嶼的住所。

戰亦寒慢慢的走著,眼中有著一絲自責之色。此時他的心情有些沉重,若不是因為他給了魏三他們三壺酒,魏三三人也不會死在方江嶼的手中。

蘇瑾月伸手握住戰亦寒的手,無聲的安慰著他。

戰亦寒轉頭看向蘇瑾月,對著她搖了搖頭,「我沒事。」從修鍊以來,他經歷過太多的事了,這件事是對他有些影響,不過他很快就可以調整好自己的情緒的。 在黑暗的街道上,蘇瑾月和戰亦寒靜靜的走著。

「我們今晚就離開這裡吧。」蘇瑾月開口道。留在這裡只會觸景生情,她不希望亦寒不開心。

女總裁的桃運兵王 戰亦寒停住腳步,伸手將蘇瑾月攬入懷中,溫柔的目光凝視著她,「放心,你的男人沒有這麼脆弱。」

蘇瑾月淺淺一笑,將頭靠在戰亦寒的肩膀上,「我知道,只是我不希望你不開心。」

戰亦寒抬起手輕輕地揉著蘇瑾月柔軟的髮絲,「好,我們離開。」她不希望他不開心,他同樣也不想她不開心。

「嗯。」蘇瑾月點了下頭。在她的心中,任何事都沒有亦寒重要。

戰亦寒拉著蘇瑾月的手回到客棧,跟掌柜結完房錢,與蘇瑾月向著摘星廣場走去。他們打算在離開之前,再收取一些星辰。

摘星廣場上人頭攢動,除了中心的那一片位置,別的地方連一條縫都擠不出來。

蘇瑾月和戰亦寒來到中心位置,只見今天這裡一個人都沒有,但是周圍的那些修士卻還是不敢越雷池一步。

在中心位置站定,蘇瑾月和戰亦寒抬頭看向天空。此時已經快要到子時了,馬上流星雨就會落下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在眾人的期待中,天空中開始閃爍起了一道道亮芒,不多時,密密麻麻的流星便從天際落了下來。

眾人爭先恐後的飛向天空,生怕晚了就搶不到自己想要的流星了。

蘇瑾月和戰亦寒飛上天空,神識同時釋放而出,將自己周圍的一片流星統統的掃入自己的空間中。

一波流星雨過去,蘇瑾月和戰亦寒的空間中已經有了數百顆流星。

兩人沒有落下去,在天空中繼續等待著第二波流星雨的到來。

很快的,第二波流星雨再次落下。

待到三波流星雨過去,蘇瑾月和戰亦寒的空間中,已經有了上千顆流星之多。

兩人緩緩的落在摘星廣場上,在周圍眾人又妒又羨的目光中離開了摘星廣場。

祭出獸車,蘇瑾月和戰亦寒向著城外而去。

兩人剛剛離開摘星城沒多久,上仙初期修士就收到了他們離開的消息。

「他們真的離開了?」上仙初期修士有些不相信的問道。

「是的。」手下確定的點頭。

上仙初期修士長長的鬆了一口氣,開心地大笑了起來,「離開了就好,免得在這裡礙眼。」

「主上,我們還要按計劃行事嗎?」手下問道。

上仙初期修士冷冷地掃了一眼手下,「你是不是傻,好不容易才等到那兩個人離開,誰還會再去招惹他們。」他原本已經想好了對付蘇瑾月和戰亦寒的方法,雖然有些冒險,但是他不可能不去摘星廣場,不可能一直將資源留給蘇瑾月和戰亦寒。現在他們離開了,他當然不會再沒事找事。之前他是擔心他們會一直留在摘星城不走,才會出此下策。

蘇瑾月和戰亦寒對於上仙初期修士要對付他們的事並不知曉,此時兩人已經離開摘星城有上千里了。

「亦寒,混沌世界有變化嗎?」蘇瑾月轉頭看向從混沌世界中出來的戰亦寒。之前他們得到的星辰,包括從方江嶼那裡得到的星辰都放入了混沌世界。

戰亦寒微笑著點了點頭,「有一些變化,只是那些星辰中並沒有金元素,所以混沌世界的規則還是沒有完全完善。」那些星辰對混沌世界是有改變的,只是他們得到的元素星辰中還卻少紫金星辰。

「我想起來了,之前魏三他們有提過紫金星辰,他們說紫金星辰是所有星辰中最難得到的,三四年也未必會有一顆落下。」蘇瑾月說道。

「嗯。」戰亦寒點了點頭。之前魏三他們說,在他們來之前有一名修士得到過紫金星辰,也就是說他們就算留在摘星城,也不一定能得到紫金星辰。看來他們還是需要去找金靈珠。

蘇瑾月伸手握住戰亦寒的手,「我們四顆元素靈珠都找到了,剩下的一顆一定很快就可以找到的。」

戰亦寒揚唇淺笑,伸手將蘇瑾月攬入懷中,「只要你在我身邊,能不能找到金靈珠都沒有關係。」對他來說沒有什麼是比瑾月更重要的。

蘇瑾月幸福的一笑,「亦寒,我們要個孩子吧。」她突然很想要一個他們的孩子。

戰亦寒低下頭看向蘇瑾月,眼中有著一絲激動的光芒,「好!」他早就想要一個他們的孩子了,只是瑾月覺得還早,所以他尊重她的選擇。

「你喜歡女孩還是男孩?」蘇瑾月微笑著看著戰亦寒。

「只要你生的,我都喜歡。」戰亦寒笑道。

「那我們就生一男一女,男孩像你,女孩像我,你說好不好?」想到那一幕,蘇瑾月臉上的笑容更加深了幾分。

「好。」戰亦寒笑著點頭,心中滿是嚮往。

獸車快速的向著前方賓士著,載著無盡的甜蜜,奔向了遠方。

時間快速的流逝著,轉眼又是幾個月過去。

蘇瑾月和戰亦寒一路遊山玩水,離恆天城也是越來越近。

「前面就是恆天界的第一天險死亡森林了。」蘇瑾月神識中出現了一片森林。

戰亦寒想了想,「瑾月,要不你先進入金葉界,等出了森林你再出來。」這片森林上方有著一個天然的禁空禁制,任何人到這裡都無法飛行,只能步行穿過森林。等過了這片森林,他們就到恆天城了。

「我不,我要和你在一起。」蘇瑾月撒嬌道。她才不要和他分開,不管遇到什麼危險,她都要和他在一起。再說這片森林對他們也沒有什麼危險,不然他們就直接選擇另一條路去恆天城了。

「真拿你沒辦法。」戰亦寒寵溺的一笑。

蘇瑾月做了個鬼臉,躍下獸車,等戰亦寒收起獸車,拉住他的手,與他向著死亡森林內走去。

走入森林,一眼望去,除了高聳入雲鬱鬱蔥蔥的樹木外,只有偶爾跑過的一兩隻低級仙獸。

兩人向著森林深處走出,隨著漸漸深入森林,偶爾也會遇到幾名來這裡歷練的修士。 在黑暗的街道上,蘇瑾月和戰亦寒靜靜的走著。

「我們今晚就離開這裡吧。」蘇瑾月開口道。留在這裡只會觸景生情,她不希望亦寒不開心。

戰亦寒停住腳步,伸手將蘇瑾月攬入懷中,溫柔的目光凝視著她,「放心,你的男人沒有這麼脆弱。」

蘇瑾月淺淺一笑,將頭靠在戰亦寒的肩膀上,「我知道,只是我不希望你不開心。」

戰亦寒抬起手輕輕地揉著蘇瑾月柔軟的髮絲,「好,我們離開。」她不希望他不開心,他同樣也不想她不開心。

「嗯。」蘇瑾月點了下頭。在她的心中,任何事都沒有亦寒重要。

戰亦寒拉著蘇瑾月的手回到客棧,跟掌柜結完房錢,與蘇瑾月向著摘星廣場走去。他們打算在離開之前,再收取一些星辰。

摘星廣場上人頭攢動,除了中心的那一片位置,別的地方連一條縫都擠不出來。

蘇瑾月和戰亦寒來到中心位置,只見今天這裡一個人都沒有,但是周圍的那些修士卻還是不敢越雷池一步。

在中心位置站定,蘇瑾月和戰亦寒抬頭看向天空。此時已經快要到子時了,馬上流星雨就會落下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在眾人的期待中,天空中開始閃爍起了一道道亮芒,不多時,密密麻麻的流星便從天際落了下來。

眾人爭先恐後的飛向天空,生怕晚了就搶不到自己想要的流星了。

蘇瑾月和戰亦寒飛上天空,神識同時釋放而出,將自己周圍的一片流星統統的掃入自己的空間中。

一波流星雨過去,蘇瑾月和戰亦寒的空間中已經有了數百顆流星。

兩人沒有落下去,在天空中繼續等待著第二波流星雨的到來。

很快的,第二波流星雨再次落下。

待到三波流星雨過去,蘇瑾月和戰亦寒的空間中,已經有了上千顆流星之多。

兩人緩緩的落在摘星廣場上,在周圍眾人又妒又羨的目光中離開了摘星廣場。

祭出獸車,蘇瑾月和戰亦寒向著城外而去。

兩人剛剛離開摘星城沒多久,上仙初期修士就收到了他們離開的消息。

「他們真的離開了?」上仙初期修士有些不相信的問道。

「是的。」手下確定的點頭。

上仙初期修士長長的鬆了一口氣,開心地大笑了起來,「離開了就好,免得在這裡礙眼。」

「主上,我們還要按計劃行事嗎?」手下問道。

上仙初期修士冷冷地掃了一眼手下,「你是不是傻,好不容易才等到那兩個人離開,誰還會再去招惹他們。」他原本已經想好了對付蘇瑾月和戰亦寒的方法,雖然有些冒險,但是他不可能不去摘星廣場,不可能一直將資源留給蘇瑾月和戰亦寒。現在他們離開了,他當然不會再沒事找事。之前他是擔心他們會一直留在摘星城不走,才會出此下策。

蘇瑾月和戰亦寒對於上仙初期修士要對付他們的事並不知曉,此時兩人已經離開摘星城有上千里了。

「亦寒,混沌世界有變化嗎?」蘇瑾月轉頭看向從混沌世界中出來的戰亦寒。之前他們得到的星辰,包括從方江嶼那裡得到的星辰都放入了混沌世界。

戰亦寒微笑著點了點頭,「有一些變化,只是那些星辰中並沒有金元素,所以混沌世界的規則還是沒有完全完善。」那些星辰對混沌世界是有改變的,只是他們得到的元素星辰中還卻少紫金星辰。

「我想起來了,之前魏三他們有提過紫金星辰,他們說紫金星辰是所有星辰中最難得到的,三四年也未必會有一顆落下。」蘇瑾月說道。

「嗯。」戰亦寒點了點頭。之前魏三他們說,在他們來之前有一名修士得到過紫金星辰,也就是說他們就算留在摘星城,也不一定能得到紫金星辰。 太子妃她命中帶煞 看來他們還是需要去找金靈珠。

蘇瑾月伸手握住戰亦寒的手,「我們四顆元素靈珠都找到了,剩下的一顆一定很快就可以找到的。」

戰亦寒揚唇淺笑,伸手將蘇瑾月攬入懷中,「只要你在我身邊,能不能找到金靈珠都沒有關係。」對他來說沒有什麼是比瑾月更重要的。

蘇瑾月幸福的一笑,「亦寒,我們要個孩子吧。」她突然很想要一個他們的孩子。

戰亦寒低下頭看向蘇瑾月,眼中有著一絲激動的光芒,「好!」他早就想要一個他們的孩子了,只是瑾月覺得還早,所以他尊重她的選擇。

「你喜歡女孩還是男孩?」蘇瑾月微笑著看著戰亦寒。

「只要你生的,我都喜歡。」戰亦寒笑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