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她將敲碎下來的碎石放入一個隨身溶液中,然後鏈接好便攜設備,興奮的對匡世勛說了一句。「樣本分析這石頭裡面有礦石的成分,而且,似乎這岩石裡面含有一些火山岩石的特製,天呀,難道這雪山下面埋葬的是一個火山?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匡世勛也覺得離譜,當初他就懷疑這石頭之所以發熱一定是岩石內部有熔岩,現在讓程琳給證實了,當即笑了一下。「大自然鬼斧神工,誰也搞不清楚這裡面究竟是什麼,即便是火山,也是可以理解的。」

「我對這些岩石做了年齡分析,你想不到吧,這些岩石竟然有了上億年的歷史,沒想到我們海洋城竟然有這麼古老的岩石。」

程琳一邊分析一邊跟匡世勛彙報。「沒準是宇宙大爆炸是史前文明呢。」匡世勛調侃了一句。

忽然從一隊的方向傳來爆豆子一樣的槍聲,程琳非常緊張立即拿起對講機。「一隊,發生了什麼事?」

「隊長,我們發大了,遇見了雪豹,哈哈哈……」

「立即停止射擊,雪豹是國家保護動物,不想吃官司給我老老實實呆著。」程琳沖裡面的隊長吼了一句。

一隊剛靠近的時候就驚嚇住了雪層下面酣睡的雪豹,雪豹開始朝他們靠近,準備攻擊,所以他們放出了槍聲警告雪豹。

「隊長,他正看著我們呢,我們不打死它,它就要吃掉我們,你說怎麼辦。」雖然說稀有動物是必須保護的,但是一旦這保護的動物要你的命,你還會保護嗎,會的那才是傻子呢。

「不要鳴槍,放催淚瓦斯,記住,人永遠比豹子聰明。」

嗤嗤……

幾道煙霧從雪地上擴散,催淚瓦斯的味道和著狂風在雪地蔓延,這煙霧之中,傳來雪豹悲傷的鳴叫。

「一隊,情況怎麼樣,豹子退了嗎,實在沒有退,準備麻醉槍,實施射擊。」

「隊長,它早跑了,果然是一個膽小鬼,沒事了,虛驚一場。」

程琳有這種法制意識,匡品沒有,匡品等獵人通常都會偷偷摸摸跑這裡來獵殺幾隻豹子,然後回去做衣服穿,豹皮做的衣服,那是非常暖和的。

風越來越大,雪也越來越大,視線非常的小,大家都只能靠著對講機來交流。

「二隊,你們搜索完了嗎?二隊,如果聽見回答,請回。」匡世勛拿著對講機呼喚二隊。

對講機裡面只有斯斯的風吼聲,沒有聽見隊長的回答。

「二隊,你們聽見了嗎,請回答,暴風雪馬上就要來了,大家集中在山下的洞窟躲避風雪,二隊。」放下對講機之後,匡世勛一臉懵逼,心中生出了一種不祥之感。

「二隊怕是出問題了,程琳,一隊你召喚回來了嗎?」程琳也攤攤手,表示沒有,匡世勛的眉頭立即皺了起來。 外面的風雪越來越大,隱隱還有雪豹的嚎叫聲。

對講機裡面發出來的是風雪的嘶吼聲,整個氣氛壓抑到極點……

滋滋,滋滋……

對講機裡面傳來電流的信號的聲音。「我們,我們遭遇……遭遇了雪狼圍攻……圍攻……」二組隊長發出了斷斷續續的求救聲。

小隊長等人遇見的動物並不是雪豹,而是雪狼,因為特徵非常相像,所以,他們犯了一個低級錯誤。

雪狼是一種群體性動物,在他們確認嚇走了雪狼之後,其實危險才開始來到。

兩個小隊繼續搜索,風雪卻越來越大……

忽然,從雪地裡面搖搖晃晃走出上百隻雪狼出來,兩個小隊才意識到自己壓根就認錯了,不是雪豹,是雪狼。

可能是因為天氣緣故,信號在這關鍵的時刻中斷了……

程琳一把搶過對講機,直接對對講機裡面的人下命令。「現在,我不管是不是國家保護動物,一旦有生命危險,開槍射擊。」

滋滋,滋滋……那邊並沒有回答,而只是信號流動的聲音。

「信號很不好,我估計他們遭遇的不是雪豹,而是雪狼,看來我們得走一趟了,你們幾位原地待命,程琳,你跟我來。」

最愛陽光下的你 匡世勛帶著程琳朝兩個分隊的位置走去。

情況果然很嚴峻,兩個分隊被雪狼擠壓到靠近山體的地方,雪狼在一步步縮小著包圍圈。

匡世勛一把將蠅貓扯出來,蠅貓對著雪狼發出了警告聲。

這個聲音將所有雪狼的注意力全部轉移了,幾百頭雪狼紛紛朝這邊圍了過來,匡世勛和程琳背靠背,程琳已經端起了輕機槍準備射擊。

「程琳,不要……」

幾百頭雪狼紛紛朝天嚎叫著,但是也不敢貿然靠近。

兩個小分隊也悄悄散開,準備對雪狼進行圍剿。「大家都別動,這些不是雪豹,是雪狼,也是國家二級保護動物,我有對付它們的辦法。」

所有人都子彈上膛,但是都不敢輕舉妄動。

匡世勛解下蠅貓,但是沒有解開蠅貓的嘴籠子,他親了一口蠅貓,然後一鬆手。

蠅貓得到命令,跳到雪地上,開始對群狼發出了刺耳的嚎叫聲。

它叫,雪狼也叫。

「靠它行嗎?」程琳沒有見識過蠅貓的厲害,雖然關於蠅貓有各種各樣的傳言,其他人更是沒見過。

「貓跟狼斗,開什麼玩笑?」其他小隊的成員終於有沉不住氣的。

「上……」

匡世勛一聲令下,只見蠅貓身體撲射出去,迎著一匹雪狼,直接用身體生生的撞了過去。

雪狼也預感到危險來臨,當即身體撲了過來。

嘭!

雪狼身體直直的飛了出去,十幾米外,雪狼站起來,搖搖晃晃兩下,忽然倒地,幾秒后爬起來,不停的嚎叫,聲音中充滿憤怒。

其它三匹雪狼開始從三個方向將蠅貓圍在中間,蠅貓在雪地上走動著,嘴中不停發出那種蒼蠅一樣的噪音。

嗷嗷嗷……

雪狼沉不住氣了,三匹雪狼從三個方向撕咬過來,蠅貓腳下一蹬,整個身體拔地而起,一下子躥出十幾米高。

三匹雪狼也不是等閑之輩,身體跟著躥起了十幾米高,在空中,蠅貓大爪子啪啪啪對著三匹雪狼的面孔一陣猛抓。

嗷嗷嗷……

三匹雪狼落下來的時候,臉上多了好幾道血痕,蠅貓落地后捲起小尾巴,在地上滑動著舞步,這是在嘲笑雪狼呢。

雪狼群立即慫了,蠅貓身體在地面蹦躂著,好不快活……

狼群裡面,忽然轉出一匹雪狼,全身通紅,和其它雪狼明顯不一樣,其它的雪狼皮毛都是白色的。

「這個,是狼王吧?」程琳壓低著聲音問,她今天是看見了這蠅貓果然厲害,不要說三匹狼,怕是是幾十條狼同時上它都不會畏懼。

「嗯,就算是,它也不是蠅貓的對手。」匡世勛說得很有自信。

狼王轉出來之後,懶洋洋的朝著蠅貓走去,距離蠅貓越來越近,蠅貓立即停止了舞蹈,開始嚴陣以待。

嗷嗷……

喵嗚……

兩畜生就這樣開始叫陣,比著誰的士氣高。

「幹嘛不動手啊,這樣叫有什麼意思?」

程琳自然看不懂這動物裡面的門道,但是匡世勛卻知道,表面看起來這兩畜生就是在無聊的比嗓子,其實,這也是一種搏鬥。

動物跟人一樣,要干架的時候總是先來一番士氣比較,人可能選擇謾罵之類,但是動物不一樣,動物沒有語言,只有嚎叫。

這番嚎叫其實是在試探對方的修為呢。

狼王的嚎叫有破風之勢……

蠅貓的嚎叫則有卷雪之態,好像那聲音要將地面的積雪全部席捲起來一般。

嗷嗷……嗷嗚……

喵喵……

幾分鐘后,狼王敗下陣來,垂頭喪氣的帶走了狼群,蠅貓還在它背後繼續示威,瘋狂的叫囂著。

「怎麼沒有開打就走了?」

匡世勛看了一眼那小隊長。「生死之戰已經打過了,狼敗了。」

小隊長摸著腦袋瓜子半天沒有說話。「畜生行事真是看不懂。」

在場的人,除了匡世勛能夠感知到方才聲音之戰的驚濤駭浪之外,其它人都是肉眼凡胎,自然感覺不到這場氣場之戰有多麼恢弘……

「風雪太大,我們先找一個地方躲避一下風雪……」

「不行,留給我們的時間不多了,這場風雪一下肯定就是好幾天,不會停的,大家繼續搜索,記住我們的搜索線路,一個鐘頭后大家在這裡匯合,不要相隔太遠,否則,對講機沒有信號。」

風雪雖大,但是可見度還是非常高的,而且,匡世勛自小也擁有了一張識別天氣的火眼金睛,目前這個風雪狀態還算是雪風暴來臨前的熱身而已。

這些雇傭兵雖然在極端的環境裡面訓練過,但對於天氣的識別還是沒有多少經驗,根據他的判斷,最多三個時辰,真正的雪風暴即將來臨,如果不在那之前乘直升機離開,恐怕短期之內,是無法離開的。

「程琳,你先帶兩個人在直升機上等候,其他小隊跟我一起走,我們必須在兩個時辰之內做出決定。」程琳看了匡世勛一眼。「我要留下,既然人手不夠,幹嘛我要特殊對待?」 幾十個人就沿著山脊線下方搜索著,雪峰入山口兩處裸露出來的山體稱為大紅岩。

因為岩石是紅色的,而且不管多大的風雪,這地方都不會有積雪,所以有了這樣的稱呼。

大紅岩全長有十幾公里,匡世勛臨時做了決定,已經沒有時間去管其它地區了,當初自己就是在這片範圍發現的商錯田,所以,他將所有人都召集過來。

蠅貓到了這段距離,卻顯得非常的躁動不安,它的叫聲引起了匡世勛的注意。

但是仔細看著大紅岩,並沒有發現其它生物,所以他就下了決定。「從這裡開始,大家行動吧。」

情況很不樂觀,走了一個多小時了,還是沒有發現商錯田。

當初發現那株商錯田,的確是在很偶然的情況下發現的,匡品說他狩獵這麼多年,從來沒有發現過這麼奇特的植物,那就說明,這種植物非常罕見,要知道,匡品那時候一年四季大部分時間都潛伏在這山野中,狩獵。

大紅岩岩體上面蒸發出來的水汽越來越濃,甚至有的形成了小水滴滴落下來。

靠近山體的地方有一些常見的爬藤植物,唯獨就是找不到商錯田的影子。

從這裡放眼外面的世界,已經一片白茫茫,鵝毛大的雪花四處飛揚,來時的痕迹已經讓白雪覆蓋。

看著下得越來越大的雪花,匡世勛心中也很焦急,這樣下去,留給自己的時間不足一個小時,一個小時之後,他很清楚結局是什麼,那時候即便能夠走出雪峰,但是直升機要飛出這個區域,還是非常困難的。

嗚嗚……嗚嗚……

大紅岩因為是丹霞地貌,岩體上面坑坑窪窪,風從裡面吹過,就好像戰鼓在擂打一樣……

忽然,一株奇特的植物映入了匡世勛眼中,他微微一笑。「找到了,真是老天開眼。」

順著他的視線,只見一株半米高的奇特植物呈現在大家面前,果然是商錯田。

匡世勛上前一步,一把抓住了商錯田就準備拔。

商錯田是生長在一塊突出的岩石上,那岩石看起來很像某種動物的腳趾。

也就是那一個瞬間,只見那岩石忽然動了,只見那腳趾一樣的岩石忽然抬了起來踢中了匡世勛胸口,匡世勛身體急速朝著下面滑落,而他手上還死死拽住了那半截商錯田。

商錯田應聲折斷,只見那岩石懸停在空中,好像怪獸的大腳。

所有人都被這一幕驚嚇住了,這是什麼鬼東西,蠅貓撲上去,對著那隻怪腳不停嚎叫。

忽然,那大腳一腳朝著蠅貓踩踏下去,氣勢之猛,超出了所有人的預料。

從大紅岩的岩體裡面,隱約浮現出一個龐大的身體,身體高達三四百米,好像浮雕一樣。

十代掌門 匡世勛一把拉住了程琳,對周圍的人喊了一句。「跑」

實際上還沒等他們反應過來,只見那岩石踩踏之處,山體晃動,周圍的雪體紛紛崩塌,崩塌下來的雪流將眾人的身體推向了雪峰外圍。

眾人是連滾帶爬,眨眼的功夫,已經被雪流衝擊到了停放直升機的地方。

「馬丹,那是什麼怪東西,太恐怖了。」

那是什麼東西匡世勛自己也不知道,他只知道,似乎這株商錯田和那個怪物的腳是連為一體的,那怪物之所以發怒就是因為匡世勛折斷了商錯田的上面部分,而且看起來,那玩意是隱藏在岩體之中。

「先上飛機,我們的時間不多了。」匡世勛提醒著眾人,眾人上了直升機,直升機升起的時候,程琳還拿著一個望遠鏡。

「沒有想到,這雪峰竟然藏有妖物,你們看……」順著程琳的方向,只見大紅岩之前採摘商錯田的地方,竟然出現了一個龐然大物,在風雪之中跳動著,好像舞蹈一樣,只是看見了一片流動的紅色,因為視線並不是很清晰……

「我們海洋城這是怎麼了,現在……想想都可怕……這些玩意究竟是什麼東西,一號隧洞出了怪物,這雪峰也出了怪物……」

「是不是怪物還不敢下結論,好在,商錯田是弄到手了,總算不虛此行。」

匡世勛還在捏著那株流出白色漿液的商錯田,他伸手摸了一把那白色漿液送入嘴中,忽然整個人徹底傻住了。

這株商錯田和很多年前自己遇見的有點不一樣,這株商錯田竟然有體液,而且,這體液送入嘴中之後,一種暢快的感覺瞬間遍布全身。

「咦,這漿液很怪……」其他人也紛紛來抹了一些漿液放入嘴中,結果並沒有特別的感覺。「很一般啊,就是一般植物的感覺。」

匡世勛微微一笑,他明白了,這株商錯田並非普通之物,這流出的漿液裡面蘊含著大量的靈氣,這足以說明,那個怪物很可能只是這株商錯田的守護使者。

這個結論也是從路巔峰的一篇雜論裡面學來的。

路巔峰認為,世間萬物,有的有靈性,有靈性的成為了靈物,比如說一號隧洞碰見的蚜蟲,又比如說現在碰見的商錯田。

普通人並不能感受到這種靈氣,但是他不一樣,自從高道玄一絲殘魂激發了他體內的修習體系之後,自己對靈氣的渴求越來越大。

蠅貓忽然伸手過來,用爪子抓了一下那白色的漿液,送入鼻子口,聞了一下,蠅貓原本灰色的毛髮瞬間變得油光紅亮,將程琳給嚇了一跳。「你的貓是不是中毒了?」

蠅貓那是接受了更高級的靈氣,所以修為大大增加了,這個匡世勛自然不會跟程琳說。

「它自己都是毒,還怕什麼毒。」雖然這樣說,他心中其實暗自偷著樂呢。

每一個靈氣之物都會有一個奇特的守護使者,其實說是守護使者,那是一種好聽的說法,難聽一點就是靈氣的寄生蟲。

這些怪獸都藏匿在靈氣之物的後面,一邊守護靈氣,一邊吞噬靈氣,增加修為,一號橋洞的怪物大概也是如此。

匡世勛心頭亂七八糟的想著,此刻直升機已經離開了雪峰,回到了回春醫館。

匡世勛搖晃著手上的商錯田,笑眯眯的走到魏春天身邊。 學霸重生:女神嬌養手冊 「大哥,東西搞到了。」魏春天那小眼睛忽然就蹦出了驚喜的小火花來。「這就是傳說中的商錯田?」 雖然是半株商錯田,但卻是來之不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