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爽快!」

大漢大笑一聲,一步就邁上了擂台。

「小夥子厲害啊!我是真心佩服!在你這個年紀,我功夫才會那麼一點點呢,苦練幾十年才有今天的成就。可惜,無法再進一步。我不欺負你。我就站在這裡,你只要讓我動了地方,我就認輸!」

少年眼睛一挑。

重生之影帝大叔的小嬌妻 『這人說話倒是爽快,不過嘛心機也挺深。他應該是看的出來,比速度絲毫沒有勝算,而他又是體修,等我去打他,他在找機會反擊,不得不說,這個策略很好。』

少年點了點頭。

大漢大吼一聲,原地扎了一個馬步。

身體外圍出現了一寸多長好的光芒。

少年一看就知道,這人在SSS級中絕對是頂尖實力的。

「看拳!」

少年眨眼就到了大漢的身前,直接就是一拳擊打在大漢的胸脯之上。

大漢紋絲沒動,少年迅速撤了回來。

『不愧是體修!我這一拳力量雖然有限,但是這麼實打實的一拳,一般的SSS級多少也會有點反應的。 總裁勾你入局 看樣子,要盡全力了!』

少年面色變得肅穆起來。

腳步慢慢的移動起來,越來越快,最後變得跟一陣風一樣。

好像滿擂台上都是少年的身影。

大漢心裡一樂。

『我的防禦在SSS級中絕對頂尖,就不信你能破得了。跑的挺快,弄點加速度,也沒什麼用吧!』

就在大漢正想著的時候,少年出現在了大漢的背後,離大漢還有好幾米。

一掌辟出,好像有個虛影出現了,直奔大漢打了過去。

大漢就覺得背後傳來一股驚天巨力。

如果不卸掉的話,自己就危險了。

大漢幾乎連想也沒想,本能的往前猛跑了幾步。

這才停下,趕緊回頭。

少年已經收拳了。

「你剛才用的什麼功夫?」

少年微微一笑。

「家傳絕技!恕無法奉告!」

大漢哈哈大笑起來。

「好一個家傳絕技,你那一掌有宗師的力量了吧!我輸的不冤!哈哈哈!再會!」

少年對著擂台一拱手。

腦袋一昂,笑呵呵的下了擂台!

「爺爺!我表現的怎麼樣?」

「也就六十分,剛好及格!」

少年翻了個白眼。

「爺爺!你不公平!您那麼大的時候,還不如我呢?」

老者捋了捋鬍鬚。

「年紀輕輕未免心氣高,到也正常!但你知道我為什麼帶你來這裡嗎?」

少年眨了下眼睛。

「不是來參加宗師宴嗎?」

「對!誰的?」

「你不是說叫地玉嗎?」

「地玉年紀多大?」

「您沒說啊爺爺!但您對他評價很高,還說什麼絕世奇才,應該年紀不大,我猜四十!」

「呵呵!再猜!」

少年也是一愣。

『六大宗師可是秦國最高戰力,但是每一個人成為宗師,都是四十歲以後的事情了。難道這個地玉還不滿四十?』

「爺爺?他三十幾?」

老者呵呵一笑。

「華兒!不要小瞧天下英雄,地星之大,無奇不有,能人異士數不勝數,只不過是不顯山露水而已。我說地玉今年只有十八歲,你信嗎?」

「十八!!!」

少年一下子愣住了!

半天回不過神來。

爺爺說自己是難得的練武奇才,堪稱萬里挑一,百年一遇。

極有可能會在三十歲晉級宗師。

可是誰能想到,在一個小小的卧龍市,一個緊比自己大一歲的人居然已經成為了宗師。

震撼!

不可思議!

少年第一次感覺到了巨大的壓力。 轉眼宗師宴的舉辦時間到了。

地點設到了帝豪大酒店的至尊包間。

今天的至尊包間格外熱鬧,上千平米的大廳,人流洶湧,幾十張大餐桌是座無虛席。

卧龍市市長李強也到了,還從京城來了一位專門負責此類事情的局長。

卧龍的各大家族武館門派的人,凡是夠資格的幾乎全到了。

主桌上現在就坐了四位,地玉坐在最中心位置,左右分別是李強市長和特管局長鄭泰,然後是地振。

其餘各大家主做到次桌了。

時間定到了九點十七分。現在是九點整。

門口的司儀大聲喊道。

「宗師宇文天歌到……」

聲音一閉。

一個老者帶著一名少年緩步而入。

老者笑呵呵的,少年則是一臉的驚奇。

一進來就把目光盯在了地玉的身上,上看下看,左看右看,就好像地玉身上有花一樣。

大廳里所有的人都趕緊起身。

地玉也站了起來,往前一步。

「宇文宗師大駕光臨,真是讓我蓬蓽生輝啊!來這邊請!」

幾人都熱情的寒暄著。

「宗師朱順到……」

一名老者款步而來。

「我沒遲到吧!哈哈!」

「宗師關達到……」

「宗師姜貞到……」

「宗師巴扎爾汗到……」

一會的功夫,六大宗師就到了五位。

特管局長鄭泰對著地玉一笑。

「東方凌雲宗師本來是要來的,但是有緊急軍務,來不了了,剛打完電話,讓我代他祝賀地玉先生,榮登宗師之位。」

地玉笑著一點頭。

「客氣!改日我在一一回訪!感謝各位宗師!」

九點十七分一到。

司儀大聲宣布,宗師宴第一項祭祀禮……

在大廳的正東方有一個桌子,上個面有個牌位。

地玉起身,從司儀手中接過三支高香,每一支都有一尺多長。

香煙裊裊,緩緩而上,香氣四溢,讓每一個人都彷彿置身仙境。

所有人的身心都很愉悅。

地玉拜了三拜。

準備要插進香爐的時候,一個聲音響了起來,傳遍了每一個人的耳朵。

「好大的場面!我卧龍飛虎門不知道能不能討杯酒喝啊!」

話音未落,大門口出現了四個白髮蒼蒼的老者。

五大宗師一看,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

居然又是四個宗師。

『卧龍飛虎門!沒聽說過啊!』

一個小小的卧龍市,滿打滿算也就一千萬人口,這還要把下轄的區縣都算上才行。

居然又出現了四名宗師,卧龍市還真是卧虎藏龍啊。

地玉微微一笑。

「酒!這裡有的是,管夠!」

四名宗師哈哈一笑。

「不忙!有件事還是先搞清楚再說。」

「請講!」

「胖子和瘦子是不是栽到你手裡了?」

地玉一聽就明白了。

『這四位是來攪局的,看來是想出山了啊!』

地玉看了看面色不善的四個宗師。

「你們自稱卧龍飛虎門,那就是卧龍的門派嘍!」

四名宗師點了點頭。

「自先祖算起,我們在卧龍也有幾百年了,我們四個也算土生土長了。」

地玉點了下頭。

「嗯!很好!胖子和瘦子是栽到我手裡了!各位有何見教!」

四名老者一聽。

「哈哈哈!年少得志! 鬥珠 就是不知天高地厚,少不得要出手教訓一下你這個殺人如麻的狂徒了!」

地玉冷哼一聲。

「胖子和瘦子以人肉為食,手段殘忍,讓人髮指。我手下不死無辜冤魂。只殺該殺之人,你們幾個不好好約束門下,還敢大言不慚。奉勸諸位一句,回家好好養老,不要搞事,否則多行不義必自斃!」

「哈哈哈!果然狂妄!」

四名宗師對著宇文等五名宗師一拱手。

「五位宗師久仰了。這是我飛虎門的私事,也是卧龍的家事,還請諸位一旁觀看。一會我飛虎門做東,再給大家接風洗塵!」

五名宗師眉頭一皺,都沒有表態,沉默不語了。

飛虎門四老微微一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