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嚶嚶嚶老公你表醬紫倫家害怕~~」

「老公話說倫家只是出來散心散心……」

蘇眉你簡直夠了!

心中默默對自己比了一個中指,表面上還得笑嘻嘻的掂著自己的小命。

羅池這才滿意了般,「夫人這樣迫不及待,那就現在回去吧。」

……

卻說羅池還算是守信,不曾為難了南夷聖姑與浮廷二人,把蘇眉捉了去卻沒動此二人,就連曲柳步也不明白羅池的用意。

「尊上,為何放過南夷聖姑?」

魔宮漆黑一片,唯有蘇眉那處散發著暈暈柔光。羅池在魔宮裡眺望遠方,看向的正是蘇眉那處。不知那個瘋女人又在做什麼……聞言凝色,羅池一聲輕笑,「她不會走。」

同為仙人,南夷聖姑決計不會獨留蘇眉一人逃跑,況且他將南夷聖姑放到蘇眉身旁這麼久,二人應當有些交情,如此一來,南夷聖姑定然不會走。

只要蘇眉還在魔宮,還在他手中,南夷聖姑就不會輕舉妄動。

「她……在做什麼?」想了想,羅池還真覺得,或許與那女人在一起,也挺好的。

曲柳步嘴抽了抽,看尊上的模樣,明顯是墮入情網。「回尊上,蘇姑娘才睡下不久。」

垂下眼眸,羅池嘴角還有些許的笑意,那女人自從變了之後,他就不曾留宿在自己寢宮之內,另換一處。這會……他倒是懷念了那暈白之處。

一個瞬間,羅池身影便出現在蘇眉床前。

蘇眉也是困極,擔驚受怕羅池追究她偷了假的黑鏤玉牌,沒想到等了半天不見一個人,乾脆躺在床上補眠。

羅池看著這恬靜熟睡的人兒,竟然會有一種瞌睡的念頭,想了想,他也褪去衣衫躺在蘇眉身旁。

在蘇眉醒來之前,羅池又悄然起身離去。

這種現象,一直持續到大婚前一天。蘇眉那個緊張啊!這幾天里羅池看她看的緊,她每天也只能遙望魔宮內外蓄勢待發,一百個嬰鬼已經集聚,在煉爐之中,嬰鬼撕扯著被煉入黑鏤玉牌。

自從知道了蘇眉第一次偷黑鏤玉牌失敗之後,羅池就將黑鏤玉牌放在大殿之中,每天抱著蘇眉議事,聽著那些嬰鬼的尖叫讓蘇眉頭皮發麻,愣是沒敢去碰。

話說你敢在眾魔面前去偷他們打破封印的希望嘛?!羅池真是險惡用心! 蘇眉默默垂淚,看著大紅蓋頭和美奐絕倫的嫁衣,內心無比緊張。尼瑪她今天要嫁人了,嫁給一個深井冰……

嫁就嫁吧,可為她梳妝的妹紙為神馬是月露?!

蘇眉瞪著銅鏡里蓬頭垢面……呸,頭髮如雞窩的人慾哭無淚。她忍了又忍,忍了又忍……

「我……可以自己來嘛?」蘇眉憋著淚,看月露一個頭兩個大,蘇眉也是痛、心、疾、首、啊!這尼瑪都是她的頭髮啊!

月露看蘇眉憋得快崩潰的表情,猶豫了會,還有些難為情,「這……我……眉姐姐……我……」說罷,還不好意思紅了臉……嗯!沒錯,就是紅了臉,黑里發紅,「我還是……第一次……梳頭呢。」

蘇眉:「……」你、你、你特么在說什麼實話?!

「那、那你以前……」蘇眉也開始顫巍巍了。

月露一擺手,倒是豪氣雲天,「那是我哥乾的玩意,我負責守衛魔宮。」

蘇眉整個人都斯巴達了,月露竟然有哥哥!好吧她有哥哥,她家哥哥專給妹妹梳妝,妹妹專守國土……果然喪心病狂的一家子。

「眉姐姐,吉時快到了!」月露忽而又想起來,趕緊掰正了蘇眉,一手搭上蘇眉發頂又要辣手摧花,蘇眉一個偏頭趕緊躲開,哆哆嗦嗦不敢再讓月露碰著。

「還是……我自己來吧!」

無比苦逼的把秀髮梳順,簡單綰了一個鬏,連鳳冠也不帶了,直接披個大紅蓋頭就走,把月露都看呆了。

果然女神成親就是不同凡響!鳳冠神馬的不是重點!

整個魔宮一片火紅妖嬈,而蘇眉只能看著蓋頭下的幾寸方地。月露在一旁扶著,高大魁梧的身材完全遮住了蘇眉,二人連著進殿,左邊的大臣紛紛看到了月露而不見新娘……

眼神那個驚悚!

相比得右邊的大臣們,看著蘇眉那嬌小身材對比月露,簡直就是母女搭配!眼神更驚悚了!

然而反射到左邊的大臣來說,正是「跟尊上成親的是月露!」

尼瑪!

他們接受無能!

群臣跪哭!

嚶嚶嚶尊上您不要想不開,其實那稱作世間最後一位原神的湊表臉那女人挺好的……想想尊上會怎麼壓倒月露或是被月露反壓,眾魔將就一陣心肌梗塞!

三觀盡毀啊!咦?三觀是什麼玩意?

好吧不用在意這些細節!

於是諸位魔將已各種內心馬拉個幣的崩潰面不改色崩於泰山……看著羅池如此邪魅的臉龐,恨不得自己以身替嫁……咳咳!

曲柳步也是第一次出現在眾人面前,看著月露扶著嬌小的蘇眉,也忍不住抽了抽嘴角,「一拜天地……」

「等等。」羅池雖仍是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樣,可嘴角的笑意卻是藏不住的。

「不拜天地。」

曲柳步有點愣神,「那二拜高堂?」可尊上您和蘇姑娘哪裡來的高堂?!

羅池直接甩了一個眼神給他,「夫妻對拜。」然後便自己拜了……自己拜了……

曲柳步:「……」所以他就是個打醬油的?

蘇眉愣了愣,還是緊跟著羅池步驟,偏頭一低,順利完成拜堂。

【推兩本書,新人寫作,希望大家能夠包涵,多多幫助喲~

《逗比神醫:王爺,要聽話》作者:艾櫻然

《凌天霸劍》作者:一劍西樓

前面一本是找不到自己風格的作者,大家踴躍去她書評區變態吧!後面一本是男頻的,小夥伴們可以入坑試試水,不說了桃花要去覓食了,一天沒吃了又】 鸝煙好不容易支開了墨濯與雲術二人,又獨自返回那石洞。石洞上灰灰暗暗,好似總有一層薄霧遮擋,薄霧後面若隱若現的石板倒是沒什麼特別,可為什麼墨濯看著它的眼神遲遲不對?

就在一個小時前,他們三人循著一個小鬼的蹤跡跑到這地方,本以為能夠找到魔界封印之處,沒想到只看到了這一個空蕩的石洞,小鬼也不見蹤影。

墨濯是青丘的帝君,最擅洞穿之術,自然這石板的秘密也攔不住他。開始他只覺著奇怪,只是越看下去,墨濯的臉色就越是難看一分,隨後墨濯及說離開此地。

雖然墨濯面無表情,但他始終緊捏的拳頭與舒展不開的眉頭……

鸝煙覺得奇怪,想要上前去詢問,墨濯卻不曾給她機會,就連雲術也是一副嚴肅的樣子,急匆匆要離開這裡。

「魔界封印已經鬆動了,我們快走!」她還記得,雲術的原話是這般的。 娛樂圈之老祖駕到 魔界封印……難不成,這石洞中透出的信息是魔界封印之處?

鸝煙莫名心裡不寧,心中老是有個聲音再說著,一定要看看,親自看看……

一抬手,流光傾瀉,白色柔和的光完全覆住石洞上方,將那灰黑色的塵霧一點點吞噬。

鸝煙目不轉睛,那塊光滑平坦的石板露出來,並沒有任何信息,鸝煙又將自身的靈力注入其中,才看到那石頭漸漸顯示……

女媧之心,玲瓏之玉。

鸝煙睜大了眼睛,心中轟的一聲,炸的她腦袋欲裂。驚慌之餘,手中白光徒增消泄,那石板竟是承受不住,啪嗒斷裂開來。

才顯示了一秒不到的八個字卻是刻在鸝煙腦中。

所以,這就是墨濯為什麼會露出那樣表情的真正原因?鸝煙暗暗咬住下唇,她不敢相信,為什麼她會是玲瓏玉?如果她真是玲瓏玉……那麼……

不敢再想下去,鸝煙只覺得煩躁,內心一片混亂,她要好好的想一想,想一想……

……

蘇眉做在喜床上無比糾結,低著頭一隻數著自己的手指頭,直到上方傳來一聲輕蔑,「夫人,你很緊張嗎?」

蘇眉心裡一咯噔,連呼吸也提起來了,又故作鎮定,「沒有。」

羅池一把掀開她的大紅蓋頭,淡雅的髮飾妝容,一瞬間就讓羅池的臉變得鐵青。

她根本不在意這場婚事?!

眨眼間,羅池又掐住蘇眉的脖子,漸漸發力,「你是想要嫁給我,還是想要得到黑鏤玉牌?」

眼神中的嗜血冰冷,就連蘇眉都嚇了一跳。可現在,特么的這深井冰又怎麼了?!蘇眉不知他哪裡受的刺激,被他掐的說不出話來,只能微弱的掰著他的手指頭,臉色越發的難看。

眼淚不自覺流出來,在羅池看來分外刺眼,蘇眉這是什麼意思?懇求自己放過她?那誰又來成全自己?

想罷,羅池眼色更是寒冷,「怎麼。不說話?」

蘇眉:「……」你特么快被人掐死了說話試試?!

「既然你這麼想要得到黑鏤玉牌……」

「只要今晚讓我滿意了,它就是你的。」

【推兩本書,《獸妃不當寵》作者:樓君拂,《夢靨御座》作者:非墨即白

一本女頻一本男頻,但作者都是妹紙???】 月露不知羅池這話是什麼意思,看尊上不悅的表情,又不敢多問,只得點頭答應。

羅池懷抱蘇眉,直徑去了那南夷聖姑所在的花樓。看到南夷聖姑還防備著的模樣,羅池一個手勢,曲柳步從身後一個劈刀手將其打暈,隨即一同來到那封印處。

「尊上你……」曲柳步欲言又止,他當真不敢相信,尊上竟然會做這樣的決定。

羅池淡淡一個眼神就讓曲柳步閉了嘴,放下蘇眉讓她斜靠著自己,一隻空閑的手抽出黑鏤玉牌,捏了個訣,黑鏤玉牌隨之旋轉,凌空而起,飛至封印上方,烏光大作,將羅池蘇眉二人籠罩其中。

「好好輔佐你妹妹。」曲柳步最後還只聽到這麼一句話。

曲柳步咬了咬牙,點頭稱是,一把將南夷聖姑也扔進烏光之中,眼睜睜看著幾人身影消失不見。

黑鏤玉牌由原魔尊的精魂所制,吸收了千百萬年的魔尊神力,卻只為打開一個封印缺口,徹底破碎!

若說一個足以地方三大至寶的魔器如何這樣不堪一擊,那是假的,只因羅池拼盡畢生功力,才讓黑鏤玉牌撐裂。

散盡功力,也就意味著,羅池會被打回原形,甚至……消失。

曲柳步被黑鏤玉牌碎裂餘威震傷,而封印卻是完全合上,再無裂縫,也是將魔界徹底封印。

極品辣媽萌寶寶 跪下向封印處一拜,重重磕頭,曲柳步也不知自己是拜別尊上,還是祭奠尊上。男兒膝下有黃金,男兒有淚不輕彈……他想,大約只能做到第二個。

尊上,這樣做是否值得?

……

鸝煙趕來之時,卻見墨濯雲術以及諸仙誅神都在其中,更有持著其餘兩大至寶的上仙。只為等玲瓏玉,集齊三大至寶重新封印魔界。

墨濯眼神尖利,一把就將鸝煙攔下,「你回去吧,我怕封印之威會傷到你。」

鸝煙直視他的雙眸,「怎麼會傷到我,我明明……」話未說罷,墨濯一口封住她的下半句,鸝煙大力推搡,卻是推不動,只有耳朵聽得周圍人竊竊私語。

「青丘帝君倒也性子淡漠,還不曾見的他這般……」

「這你就不知道了吧,卻說那女子可是他萬年前逃跑了的帝后……」

「你放開我!」鸝煙皺眉,一巴掌甩在他臉上,一時衝動下來,又是心疼和愧疚,「我……」

墨濯毫不在意,只是鉗住她的肩膀,「回去,乖?」

「我……」鸝煙咬著唇瓣,似是下定決心了般,「你不能這樣!你知道了,我也知道了!」

「你不能替我做決定,我也逃避不了。」說著,鸝煙直接越過墨濯,不再回頭一眼,上了前去便道「熾旬上仙,古玥上仙,玲瓏玉我已找到,我們開始吧。」

「大家看,那是……什麼?」還未等幾人施法,封印處一道烏光直接吸引了眾人視線。

「不好,那是黑鏤玉牌……」一人說道,急急就要催促上仙作法封印,「上仙啊,那可是能與三大至寶比肩的黑鏤玉牌!封印要破了!」

「等等!」

為神馬會有兩個女人?!

「妙夷姐姐?!」

「還有一個女子……那是……那是……」

「那是蘇眉!」古玥上仙曾經見過蘇眉,自然一眼看出。 卻說那日封印處烏光大作,最後只出來南夷聖姑以及蘇眉兩個人,著實讓人奇怪。待眾仙再去查看時,卻發現封印完好無損,就連當初那一點裂縫也是不見。

眾人面面相覷,不知所措。

最後還是古玥上仙遣散眾人,鸝煙同著雲術一起將南夷聖姑送回南夷仙林,墨濯和鸝煙也算有情人終成眷屬。只是蘇眉……

想了想,既然蘇眉是同著南夷聖姑一起出來的,乾脆也送到南夷仙林再說。

大約一天之後,蘇眉才和南夷聖姑雙雙醒來。看著完全不同的溫暖明亮,蘇眉愣神許久,才知自己這是到了南夷仙林。

眼前的女子見蘇眉睜眼了,竟然還有些驚奇畏懼……又不敢端看蘇眉模樣,只能低著頭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阿妙呢?」蘇眉一陣頭疼,脫口而出便是阿妙,想了想,又怕這小女仙不明白,又改了口,「南夷聖姑呢?」

「回、回尊上,聖姑正在沐浴……」小女仙聽說眼前的女子正是世間最後一位原神,原神的法力更要比的上仙醇厚,縱然蘇眉品級不高,法力不敵,但憑著原神的身份,在仙界之中,也算的是與古玥上仙一個等級……甚至更高的存在。

沒錯,瀕臨滅絕的物種就是這麼任性!

蘇眉點點頭,表示自己瞭然,「這裡是阿妙的地盤吧,我還是第一次來,想想也人生地不熟,不如你帶我去逛逛吧。」

「啊……是。」小女仙驚訝了一下,如同被驚喜砸中,急忙應下。「尊上且隨我來。」

南夷仙林的景色是仙界里出了名的優美,除開漂亮的山谷起伏如畫,便是百花穗香風吹柳綠。更有竹樓小座看茶,妙齡女子嬉水玩鬧,或是采粉撲蝶,隨處可見絕世佳人。

「那便是南夷之中的百香谷,南夷盛產花蜜瓊露,偶爾也有凡世俗人求得一滴,便可益壽延年……」

「聽說御蜂之術也是南夷的秘笈?」蘇眉還未曾聽過這些新奇,南夷所御之蜂,叫魔蜂,乃為上古魔界蜂將後裔,也不知南夷是如何能收為己用的。

「正是。」小女仙說到此處,也自豪起來。

魔界啊……聽說魔界已經被徹底封印,只是為什麼她的心也落空了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