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手掌摩挲著,開口道:「那我不問你先前那個問題了,我重新問你,你到底什麼來歷,為什麼能知道這麼多?」

而且所行所言與她這年齡實在太不相符,哪怕是京城那些女學裡面出來的貴胄子女,也不見得幾個能有她這樣的靈動和淡然。

沒想,女童側過頭來看著他,還是那句話:「因誰株連?」

好吧,宋二郎敗了,不想再問,說道:「那你走吧。」 羅小冬認真點頭,心想,這樣以來,就不僅是我羅小冬的恩怨了,而是牽扯到了九幫十八派和東方家族的恩怨。

東方龍,是所謂的東方家族的人,那麼這個家族,很牛逼嗎?

這時候,白珊珊替羅小冬問了這句話,說道:「東方龍很厲害嗎?他們東方家,除了東方龍和東方上,還有人才嗎?」

金老二嘆口氣,說道:「我之前忽視了,以為我們的恩怨到此為止了,所以我也沒有一個好徒弟,替我報仇或者替我堅守,現在,東方上也好,東方龍也好,其實都不是最強大的敵人。」

羅小冬思緒萬千,說道:「那麼,還有誰呢?」

金老二說道:「這個人叫東方夜。是東方龍的同父異母的弟弟,今年五十歲,正當年。」

白珊珊奇道:「東方夜,從沒聽說過這個名字。」

金老二說道:「東方夜,是東方家的最強的人,但是,已經隱居了三十多年了,當年,十九歲的時候,和白老大交過手的。」

大家都驚愕了。

金老二說道:「三十年前,白老大四十來歲的時候,他去挑戰最高峰的白老大,白老大那天沒有輸,但是卻是贏的最艱辛的一場戰鬥了,那場戰鬥比試,打了半個小時,這是以前從來沒有過的。」

接著,金老二做了個手勢,說道:「現在,你的名氣越來越大,我知道,你可能是為了你的飯館打出名號來,所以故意戲耍了一下熊似錦,是吧?」

羅小冬心想,這人真的懂自己,連自己戲耍熊似錦都看的出來,其他的人就很難看的出來了。

羅小冬實話實說,說道:「是,我是想增加一下話題,話題性,增加一下廣告效應,我畢竟要盈利賺錢的,我的員工們要靠這個飯館吃飯的,不是嗎?」

金老二急道:「可是,你這樣相當於激怒了東方龍,你知道嗎?」

羅小冬說道:「激怒就激怒吧,也沒辦法,現在說後悔已經晚了。」

金老二聽了羅小冬這段話,反而愣住了,他沒想到羅小冬膽子如此大,一下子愣神了,過了大概三分鐘,才說道:「好,好,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你今年多大了?」

羅小冬說了歲數,金老二說道:「好,好,果然是英雄出少年,英雄出少年。」咕噥了兩句英雄出少年,忽然,金老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一下右勾拳攻擊了過來。

羅小冬趕緊閃躲,但是已來不及,心想,好狠辣的招數。

但是隨即明白,這金老二是在實驗自己的武功呢,於是使用兩成仙力,然後往前一拉一帶,化解了這一招數。

兩個人開始噼噼啪啪的對招拆招。

五分鐘后,已經過了數十招了,兩個人疾風驟雨一般,雙拳虎虎生風,衣服獵獵作響。

羅小冬抓緊看好每一招的來勢和去路,然後對招拆招,然後,說道:「好樣的!」

這一句話,既是誇獎了金老二,也是給自己打氣,兩個人拆了二十三招之後,羅小冬處於上風了。

金老二畢竟年老體衰,只撐不住,往後便倒,羅小冬趕緊上前,扶著金老二。

金老二哈哈大笑,說道:「厲害厲害,我甘拜下風。」

羅小冬說道:「您年紀大了,我沒有打好。」

金老二說道:「你剛才從容淡定,拆招的過程中,處處透露出哲學的智慧,有白老大的風範啊!」

羅小冬說道:「我拆招的方法,其實都是來自白老大的三招九變!」

金老二微笑,說話道:「是啊,是啊,這看出來,是白老大的影子。不過,你的力氣,似乎在白老大之上啊,比四十歲,也就是三十多年前的白老大,力氣更大一些,這是怎麼回事?」

羅小冬見金老二向著自己,想說實話來著,但是一說實話,恐怕就要傳出去被科學家怪叔叔抓去做科研了。

所以,羅小冬說道:「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我天生神力。」

其實,我國歷史上真的有天生神力的人,比如大唐名將薛仁貴,薛仁貴一個人能吃四個人的飯,干五個人的活,薛仁貴徵東,薛丁山救父,薛剛反唐,薛雷掃北,等薛家將系列中,薛家凡是像薛仁貴的子孫,都是力拔山河。

羅小冬說完,比劃了一下,而那金老二指示旁邊的人,一個保鏢,大塊頭大概不到兩百五十斤的一個華人,說道:「你和羅小冬掰腕子,試試看。」

那人點頭,說道:「是!」

兩個人在亭台的一個餐桌上,石頭桌子上,放下手腕,開始掰腕子。

這一掰手腕,就顯出來了那人的肌肉了,十分的厚重,高高鼓起來。

羅小冬說道:「好大塊的肌肉啊!」

那人也十分驕傲,他知道羅小冬打敗了蛇王手下的四天王,也聽聞羅小冬打敗了獨孤天,這個董啟山手下的第一高手,但是論掰腕子,他在整個江湖上,未逢敵手。

羅小冬淡漠的看著他,然後開始掰腕子。

倒數三二一,然後開始!

這時候,那人才發現,羅小冬小小的胳膊,很普通的一米七五的身軀,如此有力量,他怎麼掰腕子,也不能把那羅小冬的腕子掰彎!

嘗試了五次之後,羅小冬用了兩成仙力,然後,一下子把他擊倒!

金老二在旁邊看,連呼:神力!然後又去摸摸羅小冬的肌肉塊,說道:「這,這不科學,這真的不科學。」

那人也露出一臉驚愕的表情,竟然無語了。

試愛迷情:萌妻老婆別想逃 金老二驚嘆:「羅小冬,你真的厲害,難怪白老大親自教你了,白老大一生不收徒弟的。」

胖子問道:「為何白老大從不收徒?」

金老二說道:「這和他早年在南方的經歷有關的。」

然後轉移話題,說道:「說說這東方家族吧,當年我們幫派中,有一個排名不錯的幫派,叫做炭幫,你們知道炭幫是做什麼的么?」

這下,大家都知道了,胖子說道:「賣炭的,就好像賣炭翁一般。」

金老二點頭,說道:「炭幫就是賣炭的,很簡單,後來也轉做磚窯生意。開磚窯廠。基本上和賣炭似乎一脈想傳承!」

羅小冬點頭。

大家也都點頭,羅小冬想,這下終於該有答案了,東方家族和炭幫的人,究竟有什麼矛盾,這都三十年了,還是無法化解呢? 金老二說道:「三十年前的事了,不提也罷,不過,我可以告訴你的事,我的哥哥金老大,就曾在炭幫待過,然後,由於東方家族的恩怨,我哥哥枉死,後來,我為了幫派利益,為了不引發幫派大戰,加上改革的春風吹滿地,所以,導致了我們的仇恨,假裝,或者說,偽裝的煙消雲散,但是其實,他們一直不認為我們這種行為是一種寬恕。」

胖子說道:「也就是說,你認為的寬恕,他們根本不領情,是這個意思嗎?」

羅小冬也有同樣的疑問,那金老二說道:「不錯,就是這個意思,所以,東方龍也好東方上也好,都是仇恨仇視九幫十八派的後人的,而你羅小冬,巧合的得到了白老大的十分鐘的指點,成就了一段佳話,也在江湖上有了自己的地位,不管這個地位你是否願意得到,但是現在都已經是讓大家認為你是江湖人了。」

羅小冬嘆口氣,心想,這也許就是人們所謂的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了。

金老二接著做了個手勢,說道:「現在的情況是,東方龍可能不會親自出手,但是他的徒弟羅光,還有陳北冥,還有東方上,肯定都在,都在金海市。獨孤天可能也會來幫忙,到時候,有兩個事情你是一定要面對的,你之前一直隱瞞說你是賭石贏了五千萬,現在如果對方提這一點,那麼可能瞞不住了,如果對方不提也好,另外一點就是你要比武了而且這次的比武,比你打黑拳要驚心動魄的多了。」

羅小冬點頭,說道:「我想,我要說兩點吧,第一點是感謝您,感謝您提前通告,讓我有一個心理準備。」

金老二擺擺手,說道:「這就不必了,應該說,雖然我已經不是九幫十八派的人了,九幫十八派也不存在了,但是我還記得二三十年前的輝煌。而且,我們在港城也好,在澳城也好,在江南省份也好,都還有一些後代,這些後代,包括白老大的小女兒白若彤,都長大了。雖然說,現在是一個沒有大俠的年代,不似民國時代或者七八十年代那麼風起雲湧,但是卻也是有一些高手的,你要小心應對。」

胖子和郭大路在旁邊聽著,見金老二對羅小冬態度不錯,都為羅小冬感到高興。

郭大路說道:「金老太爺,您對羅小冬真好!」

金老二笑道:「後生可畏啊,何況,你是受過白老大指點的人,白老大神龍見首不見尾,我幫你,其實相當於維護白老大在江湖上的名聲,當然了,現在也沒幾個人還懼怕或者說敬仰白老大了。因為白老大離開江湖太久了。」

羅小冬笑道:「謝謝金老爺,我說第二點吧,第二點是,我真的不想做一個江湖人!但是現在,事情發展到現在,似乎逼到牆角了,趕鴨子上架了,我也無所畏懼。」

羅小冬說完無所畏懼四個字,居然在平靜之中,透露出一股子堅毅之氣。

羅小冬一說完,那金老二摸著羅小冬的肩膀,說道:「果然有一股子英雄氣,白老大沒看錯人,再加上你的神力,你只要應用得當,基本上,我覺得可以單挑東方上,也就是獨孤天的師傅!」

換句話說,對於其他人,羅光,陳北冥,還有東方夜,則不一定了。

胖子聽出來了,說道:「羅小冬的武功,我對他有信心,就算是東方夜,也不一定會輸的!」

羅小冬點頭,說道:「到時候看吧。」

金老二說道:「時間到點了,你們也餓了吧,在我這吃頓便飯吧?」

羅小冬笑道:「這怎麼好意思?」

金老二說道:「以後就是自己人了,你是白老大的半個徒弟,雖然說現在白老大已經不屬於江湖,但是白老大的一些有關係的人,依然會把你看作白老大的傳人,所以,你就安心吃一頓飯,出去之後,江湖上立馬就知道,你是我金老二宴請的人,加上白老大的傳功,基本上,大家都會把你當成九幫十八派的後代了。」

羅小冬心想,這也不知道該高興還是悲傷,騎虎難下了。

羅小冬一行人,包括胖子等人,在金老二的府邸,吃了頓飯。

金老二說道:「這頓飯過後,出去之後,你就是九幫十八派的後代了。你知道,現在在港城和江南市區,多有活躍。」

羅小冬點頭。

心裡不知道是何種滋味。

羅小冬說道:「那我告辭了!」

金老二說道:「還有一件事,你可能不知道。」

羅小冬奇道:「什麼事?」

金老二說道:「你還記得你去化肥廠拿千袋子化肥的事嗎?那個化肥廠是我開的!」

羅小冬吃了一驚,但是羅小冬十分聰明,轉眼就明白了,原來那天在車上看到的那個側影,就是金老二!

也就是,金老二給自己面子,才讓那化肥廠的經理給自己送了幾千袋子化肥!

羅小冬再三感謝了金老二。

然後和眾人告辭。

大家靜候第三天,也就是明天的比武了。

偵探阿福,晚上七點鐘,又來了電話。

羅小冬說道:「阿福,什麼事?」

阿福說道:「羅兄弟,我已經打聽到了明天,是羅光親自來,就是東方龍的二弟子,和你一個姓氏,叫羅光。」

羅小冬點頭,說道:「行,我知道了,謝謝你!」

接著,阿福嘆口氣,說道:「羅光有一個表弟,武功也很高,叫羅達,他是一個小幫派的首領!」

羅小冬奇道:「現在也有幫派嗎?」

阿福說道:「是啊!」

羅小冬說道:「我明白,也就是明天他表弟羅達,也可能來,是吧?」

阿福說道:「而且他們幫派中的幾名人員,可能都會過去看熱鬧,看戲,他們以為明天你的飯館是肯定要被砸爛的。這個幫派的名字叫死狐。」

羅小冬驚道:「死狐?」

阿福說道:「這是一個十分隱秘的組織,裡面的人不多,一百來個,現在也基本在做正經生意了,少有涉黃賭毒的!」 女童沒再發問,便真的走了。

看著小身影坐在馬背上離開,後邊的衛兵下馬走來:「郎將,真的讓她離開嗎?」

「你覺得攔得住嗎。」宋二郎說道,「這女童不像尋常人家的孩子,身手也不差,若執意要走,遲早的事,她也沒犯什麼,我們不能拘著她。」

「但這地方,危險啊。」

「你是她爹還是她娘?」宋二郎看他一眼,「我們管不了那麼多事,給過她安全選擇,她不要就罷。」

說著,轉過身去:「走吧,大半日了就這些收穫,繼續誅賊去。」

馬車在平野上行著。

與前幾日不同,一直坐在馬車裡的少年郎現在騎馬走在前頭,本有些擁擠的馬車剩下沈諳一人,變得空蕩不少。

車簾都打起卷,窗外水綠山青,華林芳景,沈諳靠著一壁車廂,望著對面的茫茫蔥野,神情安定。

遠處隱隱有慘叫聲和拼殺聲,沈冽舉目望去,一片綠海。

「少爺,大概是宋郎將他們。」旁邊的護衛戴豫說道。

沈冽點頭,沒有說話,俊美白皙的側顏似冰玉般,在陽光下反著光。

日頭漸漸西斜,他們已繞開了曠野,在一個破敗的水車前停下。

護衛們架火燒水,沈冽同石頭一起捕魚,沈諳坐了一陣,下了馬車,站到水邊看著。

削的尖銳的長矛噗的一聲,破開水面,直接刺入水裡大魚腹中。

願你今生無長情 沈冽提回長矛,大魚還在撲騰掙扎,他往旁邊的竹簍扔去,朝沈諳望去一眼:「怎麼下來了。」

「坐煩了。」沈諳淡淡道。

沈冽看回水面,清澈河水淌的飛快,魚兒暢遊來去,成群結隊。

沈冽又舉長矛,一刺,魚兒逃走了。

「哈哈哈,」沈諳低笑,笑聲朗朗,「萬物皆有靈,魚也曉得逃生和反抗。」

「它如何反抗?」沈冽說道。

情緣 「不給你飽肚子,就是它的反抗。」

沈冽沉著臉,冷冷道:「只有殺了我,對它們而言才是反抗。」

說著再舉長矛,刺下去時,又帶起一條大魚。

沈諳看著沈冽將魚拋進竹簍,說道:「有些魚有毒,能把人毒死。」

沈冽眉頭一皺,黑眸一斜:「你能不能說些好聽的?」

「能啊,」沈諳笑著伸手指去,「這些魚沒毒。」

「不想理你。」沈冽說著,提起竹簍,朝那邊架好的火堆走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