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中午。

白扶蘇突然收到一封信。

是來自國安局的信。

「尊敬的萬詩閣老闆白扶蘇您好,鑒於萬古街居民林小鬼入職國安局,本局本著公平公正的原則入選,可是本局發現,國家各個部門都有萬古街的入職,如此事件,還請白扶蘇先生於本日下午來此說明情況。」

……

白扶蘇收起信,他苦笑一聲,「有必要這麼擔心嗎?」

青蓮這時走了過來笑道:「這也是沒辦法的事,畢竟妖怪滲透到人類的各個地方,肯定會引起重視的吧。」

「也是。」

當日下午,白扶蘇便來到了國安局的總部。

到了大廳,剛進門,門口的警報便響了起來。

頓時十幾個保安拿著槍就沖了出來。

十幾個人圍著白扶蘇,都拿著槍指著他。

那是妖怪探測器,除了持工作證的妖怪進入之外,別的妖怪進入都會觸發警報。

這裡是不用安裝任何探測器的,畢竟,也不會有暴徒傻到來衝擊國安局吧……

只會探測妖怪的地方。

白扶蘇撇了一眼,發現除了保安,大廳裡面的所有工作人員,身上都配著槍。

白扶蘇眯眼笑道:「我是收到信才來的。」

「請出示你的證明!」其中一個保安指著白扶蘇大聲喊道。他們只是普通人,就算是拿著槍炮,也不可能打贏妖怪。自從星會解散后,人和妖之間的衝突雖然變少了,可是沒有轉世者的存在,妖怪如果暴動,如同人類是沒法阻止的。

白扶蘇從袖子里掏出一封信遞給了那個保安。

保安看了一眼,發現是國安的章子,然後對旁邊的人點了點頭。

金主的橫刀奪愛:搶來的新娘 唰。

所有人同時收槍,然後給白扶蘇讓出一條路來。

白扶蘇點頭笑道:「謝謝。」隨後便朝著電梯走去。

剛到電梯門口,發現所有人都扭頭離開,讓白扶蘇一個人坐電梯。

因為他們還是很怕妖怪的……

白扶蘇就這樣一個人坐著電梯,來到了地下五十層。



電梯門一開,便看到門在站著幾十個特種兵舉起槍指著白扶蘇。

「請出示你的證明!」

白扶蘇苦笑道:「既然叫我來著,還用得著讓我出示證明嗎?」

那個特種兵沒有回答,而且繼續喊道:「請出示你的證明!」

白扶蘇只好把那封信再一次拿出來給他們看。

「請出示你的證明!」特種兵瞪著白扶蘇說道:「我們只認證!不認任何東西!如果沒有,擁有有權當場擊斃你!」

「哦?擊斃我?」白扶蘇突然睜開眼睛,一股威嚴迸發而出,震的那幫特種兵都往後退了幾步。

「國安局禁止使用妖氣!最後一次警告!不出示證明,我們有權當場擊斃你!」

白扶蘇突然踏出一步,身上的龍威不減反增。

那些特種兵又後退一步,在白扶蘇的威壓下,有些人都已經開始腿抖起來。

為首的那個特種兵咽了口唾沫,額頭的汗水都流了下來。

「最後一遍……請你出示證明!」

白扶蘇又是走出一腳。

他的雙眼突然變成金色。

「如果我沒有證明,你們想怎麼樣呢?」白扶蘇冷聲說道。

場面突然安靜起來,安靜的可怕。

那些特種兵沒有一個敢動的,甚至都能聽到別人激烈的心跳聲。

白扶蘇一臉嚴肅的說道:「我再問一遍,如果沒有證明,你們想怎麼樣?」 話音剛落。

啪!

整個房間的燈突然亮了起來。

所有特種兵立馬收槍退到一旁。

房間最裡面有一個大門。

哐哧。

大門緩緩打開,門口站著一個西裝革履的男人。

他看著白扶蘇笑道:「白老闆,你好啊。」

白扶蘇雙眼恢復正常,他眯眼笑道:「國安局局長,上官天騏,不知找小生來此,又為何要如此給小生一個下馬威呢?」

上官天騏搓搓手,壞笑道:「白老闆哪裡話,是我管教不周,怠慢白老闆了。」說著。上官天騏讓出一個身為,指著裡面的桌椅笑道:「請進來坐下來聊吧。」

白扶蘇點點頭,然後朝著那個小房間走去。

路過那些特種兵的時候,白扶蘇把身上的龍威取消。頓時讓那些特種兵鬆了口氣。

進到房間里,大門緩緩關閉。

這個房間大約有五十平米大小,只有一張巨大的圓桌和十幾張椅子。

白扶蘇隨便找了個位置坐了下來,然後上官天騏坐在一旁。

「那個,想必我叫你來是因為什麼,想必白老闆應該已經知道了吧?」上官天騏笑道:「關於你們萬古街,我方部門一直持放養狀態,從來不管。是因為我們相信在白老闆的帶領下,萬古街的居民能和我們人類達成一種穩定的共和。」

「上官大人言重了,小生並沒有起到帶領作用,只不過我萬古街的人們,都性情溫和,喜歡和人類待在一起罷了。」

「誒!這什麼話!白老闆那可是為了人妖和諧做出了很大的貢獻,那可是居功至偉啊!」上官天騏拍了拍白扶蘇的肩膀,然後說道:「不過,最近我們卻發現……」

「發現了什麼?」白扶蘇看著上官天騏疑惑道。

豪門寵婚:蜜愛小萌妻 看到白扶蘇裝不知道,上官天騏立馬嚴肅起來。

「我國安局的首要任務,就是維護國家安定。而現在這個社會,也就只有你們妖族會破壞社會和諧穩定。所以我們隊於你們的監管,還是一直持續著的。」上官天騏手放在桌子上,手指輕輕敲擊著桌面。

「你也知道,萬古街是京城唯一一個國家承認的妖怪聚集地。所以你們萬古街的居民,我們國安也一直都在調查監視。」上官天騏隨後冷聲說道:「只不過白老闆你很不地道啊?我們對你們如此寬大政策,結果到頭來你們還是在偷偷摸摸的搞一些小心思。」

「不知上官大人說的什麼小心思呢?」白扶蘇靠在椅子上,他眯著眼笑道……「能否跟小生仔細討論一下。」

「哼!」上官天騏隨後說道:「你們萬古街,據我們調查,當代的已經妖怪滲透到京城各個部門之中。」

白扶蘇突然很驚訝道:「我的天啊!」

上官天騏一愣,疑惑道:「怎麼了?」

白扶蘇突然紅著眼睛欣慰道:「沒想到我萬古街的年輕一輩,居然這麼努力。為了人妖和諧共處,努力學習,奮發圖強!參與到京城的各個部門來幫助人類工作,我身為年長者,真是喊道欣慰啊。」

「你……」上官天騏咬咬牙,無奈的看著白扶蘇。

白扶蘇繼續說道:「上官大人你放心,我回去一定好好嘉獎那些小妖怪,我也希望他們能為了人妖和諧而奉獻自己的青春!」

說罷,白扶蘇居然從袖子里掏出一張手帕,那是青蓮綉給他的。

高冷上司強制愛:祕書,你好甜! 擋著上官天騏的面,居然擦起耳邊的眼淚起來。

「我靠!這老妖怪這麼能演?」上官天騏心裡真是想罵人。

「大人,你是不知道。我們萬古街那群孩子們,從小就受到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影響,自然知道民族團結的重要性!而且,我們每年都會組織青少年,關於dang的宣傳!我們一直在努力!一直沒有鬆懈!」白扶蘇梨花帶雨的說著:「天啊,大人你想想!我們萬古街的孩子,上學不方便,一年就出那麼幾個學生,政府也沒有補貼,那些孩子們,既要隱藏身份,又要和同學搞好人際關係,有時候……有時候都會受到校園霸凌!!!」

上官天騏實在是看不下去了,他連忙打斷說道:「不是,我想說的是……」

「不!大人您不懂!」白扶蘇伸出去捂著自己的心臟,十分激動的說道:「我們萬古街的孩子,不怕苦,不怕累!堅持了這麼久,才能在京城任職,他們處於各個部門,只是為了讓萬古街能更好的和人類社會融合在一起。正所謂團結一致,其力斷金!」白扶蘇突然站了起來,他指著天花板大喊道:「大人您放心,我!白扶蘇,一定會帶著萬古街的孩子們,為了社會主義和諧!奉獻一切!」

……

咕嘟。

上官天騏咽了口唾沫,他現在已經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了。

「那個,你們有這份心就好了。」上官天騏從口袋裡也掏出一張手帕,擦了擦額頭的汗,隨後說道:「已經沒啥事了,那個關於萬古街林小鬼入職的……」

啪!

白扶蘇突然抓住上官天騏的手,把上官天騏嚇了一跳。

白扶蘇含情脈脈的看著上官天騏的眼睛,他的手輕輕摩擦著上官天騏的手。

「大人,小鬼那孩子,可是我們萬古街的最美青少年啊!他從小看過警犬工作,所以勵志想長大當一個好警察!他費盡千辛萬苦,好不容易通過了國安測試,大人,您就這麼忍心,破壞一個孩子的夢想嗎!!!」

上官天騏張著嘴,一臉獃滯的看著白扶蘇。

「哈士奇不能當警犬。」

「不!這不重要!」白扶蘇用手帕捂著嘴,看起來跟快要哭出來一樣。

「那是他的夢想,成為哈士奇,不是他的錯,那是上天的安排!」白扶蘇淚眼婆娑的看著上官天騏,「希望大人,能給他一次機會,給萬古街一次機會,最重要的,是為了人妖和諧!給次機會。」

……

十分鐘后,白扶蘇哼著小曲離開了國安大樓。

上官天騏一臉生無可戀得坐在椅子上,他隨後打了個電話。

「喂,是我。給九佬董事會那邊說一聲!頒一個最佳妖怪演員獎!對!沒錯!給萬詩閣的白扶蘇!!!」 「朗朗晴天日,微風伴耳鳴,蒼茫天涯皆笑我,笑我不懂情——」

白扶蘇躺在太師椅上,手中羽扇輕輕扇動,他正閉著眼睛唱曲兒,十分悠閑自在。

噔噔噔!

突然外面傳來了一陣高跟鞋小跑的聲音,白扶蘇緩緩的睜開雙眼,看向了大門。

砰!

一聲巨響,大門被撞開,一個女人倒飛而入,門口站著黃喵喵,她皺著眉頭一臉歉意的看著白扶蘇說道:「對不起老闆,我沒攔住這隻妖精!」

白扶蘇看向院子中躺著的女人,嘴角微微一笑,他對黃喵喵說道:「你先回去吧,免得引起街上平民的疑惑。」

我家世子妃不簡單 「是,老闆。」黃喵喵瞪了那個女人一眼,然後退了出去,並關上大門。

那個女人立馬站起來,恭敬的說道:「小女子花無芳,見過白公子!」

「姑娘可否是來求解詩妖?」白扶蘇一眼就看出那個花無芳身上的詩妖氣息。隨後花無芳點點頭,她咬著嘴唇說道:「希望老闆能幫助我,解決我的煩惱!」

既然是妖怪,白扶蘇也就不會隱藏什麼。

一揮手,萬詩錄出現在桌子上,隨後出現的,還有兩個倒滿酒的酒杯。

「本店規矩,入門先喝酒,酒後言情意。」白扶蘇指了一下桌子旁邊的石凳,「請!」

「嗯吶!」花無芳點了點頭,然後走到石凳旁坐了下來。

拿起酒杯一口飲下,酒入喉腸過後,她直接顯現了自己的本體。

兩隻耳朵舒展開來,變成花瓣,額頭也出現了一個眼睛,頭髮變成金黃色,身上也長出了粗細不一的枝蔓。

「小女子花無芳,是一隻百年菊花妖。今年剛好百歲!」花無芳低著頭說道:「希望白公子,能幫助我,解除煩惱。」

「來到本店便是客,姑娘請講,小生一定儘力幫助姑娘。」白扶蘇也喝下酒,然後說道:「還請姑娘,講一下自己的故事。」

……

「快看快看,這邊有一片菊花的花海啊!」

幾個女工人來到這座山谷裡面,發現裡面居然有一片上百平米的花海生長在這裡。

三個女工人站在谷口。

「李果果,你說咱們要不要跟老闆說啊?」其中一個工人對身旁一位皮膚白皙的女人說道。

李果果蹲下身子,白皙的手觸碰了一下地上的菊花。

纖纖玉手一碰,花兒也嬌羞起來。

「走吧,咱們跟老闆說一聲,把這片山谷留下來。」李果果微笑道。

「好!」

說罷,三個人便離開了山谷。

微風吹過,花兒隨風搖動。

這裡,是一家服裝工廠的選址地。

李果果她們幾個工人,都是車間比較優秀的紡織工,這工廠準備重新建廠,所以老闆派李果果她們來這裡勘察一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