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無疑問,王婷婷已經完全消失在了這個世界上,而洛熙也在海水的激流中失去了身影。

遠在A市的雲言君突然心頭一悸,不祥的預感越來越強烈。

「雲少?」

蕭奕看著突然站起身的雲言君,都兩天了,他們還是沒有發現洛熙的任何線索,原本讓他們引以為傲的黃雀卻派不上什麼用場,這種無能的窒息感壓在他們的心頭。

與此同時,一個電話打了進來。

手機上顯示的是蒼霓煙。

雲言君接通電話就聽見蒼霓煙急切地聲音。

「阿言,你找到洛洛了嗎!我和葉子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蒼霓煙的聲音非常的焦急,隱約還可以聽見蒼葉靈詢問的聲音。

常言道,雙生子之間都是存在心靈感應的。

「還……沒有。」雲言君聲音顫抖,洛熙消失了四十二個小時零三分,他已經到達臨界點了,「你們有沒有辦法找到她。」

蒼霓煙聽出了雲言君深深的無力感,面色焦急,「我也沒有什麼辦法。」

隨著蒼霓煙話音落下,雲言君眼中的光芒漸漸消失殆盡,金色的眼瞳黯淡無光。

「對了,禁術!禁術!」蒼霓煙突然喊道,「你去查查最近有沒有什麼特別的事情發生,如果洛熙和禁術的使用者對上,一定會有巨大的能量波動產生。」

能量波動!

雲言君抓了抓頭髮,根據宮芊瑜轉達的話,洛熙要去的地方並不是非常的遠,但如果不遠,他為什麼又一點能量波動都感覺不到!

「雲少!雲少!」蕭瀧突然破門而入,因為奔跑而氣喘吁吁,額頭上還有些許汗水。

「怎麼了?」

「快,快,有消息了。」蕭瀧喘著氣。

雲言君急切的抓住蕭瀧的胳膊,「快說!」

蕭瀧被雲言君抓著有些疼,卻也沒在意,「芊瑜剛剛探測到,A市南邊,大概三千海里的位置,有過極其強烈的能量碰撞。」

「快,我們快點出發。」

「是有洛洛的消息了嗎!」

手機里傳出蒼霓煙的聲音,雲言君這才想起來他還沒有掛電話。

「大姐,有消息了,我現在馬上就去。」

「你小心一點。」

「嗯。」雲言君掛斷電話,急切地走出房間。 「嘖,真會添亂。」

「不要命了嗎!」

「還要我救你!」

洛熙在墜入海中之前好像聽到了什麼人在說話,但是接著就失去了意識,只感覺到一股冰冷的氣息向自己襲來,再接著她就什麼也不知道了。

「她怎麼樣?」

「情況不是很好。」

「洛洛,醒醒!」

「我求求你……」

洛熙彷彿聽見有人在耳邊說話,她想要睜開眼,但是卻沒有任何力氣,眼皮就像是黏在一起了一樣。整個人感覺疲憊不堪,嘗試了幾次依舊無法睜眼,洛熙又再次失去了意識。

不知過了多久,洛熙意識朦朧,緩了一會才完全回神,美麗的雙目緩緩睜開,入眼的是深藍色的床帳。

洛熙眯了眯眼,剎那的光亮使眼睛有些不適,但很快就適應了。

她明明記得自己是掉到海里了,現在她又在哪?

洛熙想要起身卻發現身體虛弱的厲害,身體只能輕微的顫抖,這就已經是極限了。

即使洛熙的動作很輕,但依舊驚醒了趴在床邊的雲言君。

「你醒了,還有沒有哪裡不舒服?」雲言君緊張的盯著洛熙。

洛熙這才注意到床邊的雲言君,此時,雲言君沒有一點矜貴溫潤的公子形象,濃濃的黑眼圈可以看出他已經很久都沒有睡過了,頭髮凌亂,不像平時打理的一絲不苟,就連胡茬都冒了出來,金色的眼珠周圍布滿了血絲。衣服明顯也沒有換過,身上這件她記得很清楚,是她離開那天穿的。

洛熙張了張口,卻發現嗓子干啞,火辣辣的疼,根本發不出來聲,只好用眼神示意。

雲言君不愧是極為了解洛熙的人,一個眼神就知道對方的意思,將枕頭放正讓洛熙靠在上面,轉身就給洛熙倒了杯溫水。

因為洛熙渾身無力,只好由雲言君給她喂水。

雲言君小心翼翼的照顧著洛熙,就像是對待瓷娃娃一樣。

洛熙連喝了四杯水才感覺自己的嗓子好了很多。

「這是哪裡?」洛熙的聲音聽起來非常虛弱。

「這是我的一座私人島嶼上的別墅。」

「我為什麼會在這裡?」

「我們查到了一片產生劇烈能量碰撞的海域,之後在那附近小島上的沙灘上發現了你。」

小島的沙灘上?

大概是被衝上去的。

洛熙也沒有在意。

「我的衣服是誰換的?」

「當然是我。」

洛熙看了看雲言君的樣子,並沒有什麼異樣,她很擔心被人看到自己右肩上的血色符文。

既然雲言君沒有說,那她也不提。

「洛洛,」雲言君低垂著頭,緊緊握住洛熙的手,「不要……再離開我的視線。」

洛熙垂著眸子,雲言君的手很寬大,她的手被完全包裹,感覺……很溫暖。

已經多久沒有過這種感覺了。

洛熙能感受到,雲言君的后怕和恐慌,寬大的手在輕微的顫抖著。

洛熙抿了抿唇,「……睡一會吧。」

雲言君猛地抬頭,好像沒有明白洛熙的意思。

「你已經很久沒有睡過了不是么,眼圈那麼重。」

雲言君還是盯著洛熙一動不動。

洛熙嘆了口氣,瞟了眼身邊的位置,「這床很大,你上來睡吧,我不會離開。」

洛熙話音一落,雲言君動作迅速的就爬上了床,同時還將無法動彈的洛熙摟在懷裡,閉上了眼睛。

很快,洛熙就聽到了雲言君均勻而緩慢的呼吸聲。

雲言君這幾天肯定累壞了,否則他不可能這麼快就睡著了。

雖然雲言君已經熟睡了過去,但他的雙臂卻將洛熙抱的更緊。

「雲少,額,抱歉,你們睡吧。」

蕭瀧突然推門而入,下一秒就見洛熙冷漠的視線射向自己,下一刻立馬關門離開。

洛熙收回視線,看向雲言君。

雲言君睡得很沉,就連蕭瀧進來都沒有感覺到。

這才幾天沒見,雲言君的臉看起來消瘦了很多,唇瓣也蒼白了許多,雙目緊閉的躺在這裡看起來異常脆弱。

洛熙動了動腦袋,找了個舒服點的位置,漸漸的感覺有些睏乏,於是又睡了過去。

在洛熙閉上雙眼之後,原本睡著的雲言君卻睜開了雙眼,細細的看了會洛熙才又閉上眼睛,真正的睡了過去。

接下來的這幾天,雲言君就像是一塊牛皮糖一樣一直粘著洛熙,怎麼都甩不掉,洛熙走到哪裡雲言君就跟到哪裡。

於是別墅里就出現了這樣一幅景觀,一個俊美溫潤的男人像一個尾巴一樣跟在絕色女人的身後,什麼事都親力親為。

洛熙也是無可奈何,畢竟是她理虧,而且她的命是雲言君救的。

但是,在雲言君三番兩次要跟著洛熙進衛生間的時候,洛熙終於發飆了。

「雲言君,你給我出去!」洛熙冷冷的看著站在衛生間里的雲言君。

「為什麼要我出去?」雲言君可憐兮兮的看著洛熙,就像一隻被拋棄的小狗。

洛熙額角抽了抽,自從雲言君把她救回來之後,這黏人的功力比起之前更上一層樓,就連臉皮都比之前厚多了,膽子也變大了。

「你出去,我要上廁所!」洛熙的臉頰隱隱有些泛紅。

但,這不是害羞,而是被氣的。

雲言君笑的一臉人畜無害,「那你就去吧,不用在意我。」

洛熙真的很想給上他一拳,但是自己的身體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最近這兩天一直都很虛弱,現在站起來走動已經是最大限度的活動了,更不要說動用武力。

見洛熙的怒氣值已經快要到達臨界點,雲言君立馬變了個臉,自主走出衛生間還帶上了門,卻沒有離開,而是直接坐在了門口。

洛熙摸了摸自己的右肩,神情有些無奈,她知道雲言君這樣跟著她,是害怕她又給消失了。

過去,因為一直沒有找到她的消息,所以雲言君還可以保持鎮定,但當他親眼看著自己無聲無息的躺在他的懷裡,那種恐懼感足以將他吞沒。

雲言君這麼黏她,全都是源自於恐懼。

她……要不要對他好一點?

洛熙的眼神有些複雜。 洛熙作為一個傷患,被雲言君禁止一切危險的活動,於是她只能坐在客廳看電視,而雲言君則在一旁給她削蘋果。

不得不說人長的好看就是好,雲言君就是削個蘋果也看起來賞心悅目。

雲言君內心有點小得意,因為洛熙在盯著他看!盯著他看!盯著他看!

重要的事情說三遍!

洛熙接過雲言君削好的蘋果,咬了一口,清脆爽口,酸甜適中。

「我消失的這幾天有沒有發生什麼事?」因為跌落海里的時候手機不知所蹤,雲言君也沒有再給她配一個新的,所以洛熙基本沒有辦法得知外面的情況。

「沒發生什麼事,」雲言君微笑,隨後又突然想起什麼,「對了,翊辰在找你的時候失去了蹤跡。」

「他不會在部隊里聽到了什麼吧?」

雲翊辰是部隊里的人,會得到她的消息也不是沒有可能。

「翊辰為了探聽你的消息潛進了總部……」

接下來就不言而喻了,雲翊辰十有八九是被抓到了。

洛熙捏了捏眉心,如果可以她一點都不想軍部知道關於她身邊人的消息,那隻會成為他們的把柄。

現在那些老東西礙於她的能力而不敢動洛茵,如果他們順著雲翊辰這條線查到什麼足夠威脅到她的東西,那就真的糟糕了。

「行了,我會讓他們放人的。」

雲言君目光炯炯的看著洛熙,但是什麼也沒有說,既然洛熙不想說,他也就不會問。

洛熙沉靜的看著電視,完全將雲言君無視。

「電話。」洛熙向雲言君伸出手。

雲言君笑著將自己的手機交給了洛熙,他如果想要給洛熙配一部手機也是個很方便的事,但如果是這樣,洛熙就會以各種工作為理由不理他,為了能多一點相處的時間他也是不容易啊。

至於雲翊辰,因為是弟弟所以還是要稍微關心一下的,而且他也有其他的目的。

洛熙避開雲言君的視線撥出了一個八位的號碼,這是總部與她的暗線。

電話撥通響了一秒就被接通,看來他們對洛熙還是相當忌憚的。

「我去執行任務的時候,你們是不是抓了一個潛入基地的特種兵。」洛熙看門見山。

部隊里的人所有人都是有身份檔案的,雲翊辰作為部隊里的人被抓到,想要調出他的身份也是一件非常簡單的事。

「確實抓到一個。」

「名字呢。」

「……雲翊辰。」對方猶豫了一下,還是說出了名字。

「放了他。」

「放,放了!」對方的聲音有些不可思議。

「不要讓我說第二遍。」說完洛熙就掛斷了電話,同時刪除了手機上的通訊記錄和號碼,然後還給雲言君。

雲言君挑了挑眉,沒有說什麼。

這邊總基地里,幾位高層有坐在了一起,只因為洛熙的一通電話。

「你們說我們真的要把雲翊辰放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