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洛奇感覺到她時有時無的形體私處不斷汩汩分泌出晶瑩的體液,紫羅蘭的花瓣則承接這如露水般的液體,然後吸入,接著吐出芳香。

芳香更加濃郁了,那都是處子黛莉斯的體香——紫羅蘭的味道。

夏洛奇深吸一口氣,頓覺自己的靈魂力感知越發空靈了。

直入囟門!

暗黑之靈的芳香之力竟然是這樣修鍊的。

可黛莉斯的肉身哪裡去了呢?

夏洛奇明白了方丘祭台上的黛莉斯是處在修鍊狀態,下一步他就需要尋找到她的形體。

這樣,他才能問清楚這些天發生的事情究竟是怎麼回事。 夏洛奇並不知道自己被摩蘇雅給抽取了部分記憶。

之所以他觸摸不到黛麗斯的本體,很可能就是因為這部分記憶缺失的緣故。

在夏洛奇讀到《芳草萋萋》的最後一章時才知道這種修鍊狀態的虛擬程度是因人而異的,記憶缺失會導致出現虛影。

若是外人,跟黛麗斯沒有任何關係的人,沒有任何命運交集的人是不可能看到她的形體的,甚至連本命花紫羅蘭也看不見。

若是敵對的人,連方丘祭台也不可能看見。

具有巨大威脅的敵人,隨時可以毀滅自己的人,幾乎不會讓你進入這方時空。

這就是《芳草萋萋》暗靈修鍊的奧妙之處。

只要你進入芳香修鍊狀態,一切可能發生的事情會順從對你有利的方向發展,會引導對你提升靈力有幫助的人或物前來。

夏洛奇與黛麗斯的糾葛之深,可以說是因果纏綿,不可斷絕。

所以,當夏洛奇給鵬程萬里發出「時空切換」指令后,來到的這方時空就是黛麗斯修鍊暗黑靈力的時空。

還在第一時間發現了方丘祭台。

甚至在夏洛奇飛升到祭台上后還看見了巨大的黛麗斯修鍊暗黑靈力的本命花紫羅蘭。

不僅發現了紫羅蘭,還發現了黛麗斯的形體虛影,若不是夏洛奇的記憶缺失,看到了就應該是黛麗斯的本體存在。

這樣,夏洛奇就可以當面問清楚很多事情了。

可是,如今夏洛奇面對的只是黛麗斯的形體虛影,夏洛奇在知道這虛影對他意味著什麼時,不禁又一次鬱悶了。

自己怎麼會記憶缺失呢?

究竟是誰對自己的記憶動了手腳?

莫非是摩蘇雅?

那她是什麼時候做了這事呢? 豪門長媳 自己怎麼一點都沒感覺呢?

就在這時,猿猴分身傳音給他說:

「就在雙峪路網吧,當你發現摩蘇雅的時候,她已經洗掉了你部分記憶。」

「由於我本身擁有純粹的暗黑能量,能感知周圍時空中暗黑能量分子的波動。」

「我還沒來得及動手,你就已經發現了她,衝出去跟她幹上了,我還以為你知道怎麼回事,原來你並不知道。」

猿猴分身接上了夏洛奇的思維,夏洛奇終於恍然大悟。

「好你個摩蘇雅,我怎麼開罪你了,當真要與我不共戴天么?」

夏洛奇眼中露出一絲寒光,彷彿能刺穿這層宇宙時空。

當子夜來臨,紫羅蘭花朵忽然變成了暗金色。

頭頂那一圈方圓百米的星光一陣閃耀后,顏色也變成了金黃。

從紫羅蘭中再次顯現出黛麗斯形體投影時,夏洛奇感覺這次好像情況有了變化。

夏洛奇睜開眼,發現黛麗斯還是黛麗斯,可那絕美的臉龐上的神情卻不一樣了。

似乎有了一種遙遠與疏離,有了一種堅實、牢不可破的存在感。

這種存在感好像與自己生命的核心息息相連,夏洛奇的本能讓他心中不禁一動。

為何她卻會出現實體?莫非她與我的聯繫比那黛麗斯還要緊密么?

站起身來,走近她身旁,手出手,觸摸黛麗斯的臉龐,這回居然是實質化的形體,不再是虛影了。

「這是怎麼回事?花朵的顏色怎麼變了?黛麗斯虛影又怎麼實體化了?」

正當夏洛奇納悶的時候,花叢中的黛麗斯突然睜開了眼,開口說:

「你來了?她走了?你覺醒了沒有?傻瓜?」

夏洛奇腦袋上的黑線很快就下來了,什麼情況啊?

「你是?」

「哎,跟你說,你也不明白。」

方丘上的星光再次閃耀,夏洛奇彷彿看見了一條巨大的黑龍從上方游過。

方丘頂部忽然成了虛空,星光籠罩下,夏洛奇跟隨著這叢巨大的紫羅蘭花朵沉了下去。

猿猴分身、大鵬鳥也跟著夏洛奇一起朝下方墜落。

花叢中的那個展露笑意的黛麗絲漸漸淡出了夏洛奇的視線,紫羅蘭也開始虛化,終於不見。

夏洛奇以及猿猴分身、大鵬鳥四周全是拖著火焰飛速下墜的星辰隕石,似乎被人給一拳轟碎了洪荒宇宙的核心。

夏洛奇不禁回頭看去,只見頭頂上方的穹頂宇宙閃露著一方超強的亮光,一個暗黑巨人手中揮舞著上百個流星錘。

每一個流星錘都是一個巨大的戴森球——燃燒的恆星外以高科技手段圍成一圈吸收能量的金屬套。

每一錘的轟擊讓巨人身邊的時空轉瞬塌陷,巨大的衝擊力與壓迫力直接傳導到夏洛奇的身上。

那種感覺簡直就是要將自己碾壓成粉塵,碾壓成虛無。

還在下墜,無休止的下墜。

無人能阻止那巨人的進攻也毀滅。

這方宇宙不斷的被他瘋狂的攻擊,眼看著就要徹底破碎成為可怕的虛空。

就在這時,夏洛奇看見了兩個人閃電似的來到那巨人的身旁。

一個男子白衣黑髮,手中軒轅,腳踏巨大的吞噬獸,正是夏洛奇本人;

一人女子波浪形的長發飛揚再腦後,三點式暗黑魔神女皇鎧甲勒緊在極致性感的軀體上。

血染江山:妃傾天下 她手持巨大的靈淵暗黑神劍,腳踏一條黑色游龍,正是摩蘇雅。

兩人與巨人戰在一起,每一次撞擊都是驚天動地,每一次抵擋都能看見部分軀體的虛化,然後再度凝實。

那個揮舞著數百個戴森球的巨人手中的流星錘不斷的被虛像中的夏洛奇與摩蘇雅斬斷。

每斬斷一顆戴森球,那巨人就狂吼一聲。

似乎他的能量與那戴森球息息相關。

接著,又出現了一個揮舞戴森球的巨人,巨大的流星錘呼嘯著熾熱的燃燒虛空的火焰砸向夏洛奇與摩蘇雅……

之後,畫面就消失了。

美人蛇蠍 下墜停止了,夏洛奇的心終於不再往下沉,這是怎麼回事?

為何自己會和設局陷害自己的摩蘇雅並肩戰鬥?

夏洛奇感覺腦袋中一陣劇烈疼痛,像是針扎一下,彷彿有一道光要破腦而出。

時空淡出一方草原,夏洛奇、猿猴分身、大鵬鳥三人緩緩降落在巨大的草原上。

風無盡的吹拂,夏洛奇忍住腦袋中切割般的疼痛。

抬眼一望,遠方赫然有一座圓形祭台,也是高達百丈。

上面亦是一圈閃亮的星光圍繞,布下光輝。 圓丘祭天,方丘祭地。

這是不是表明,這個靈力修鍊者應該是外來者?

方丘盡地主之誼,其中隱晦的暗喻已經告訴了夏洛奇一些事情。

在這一切還沒有清晰之前,夏洛奇還是保持警惕的。

系統的攻擊隨時都會發生,剛才那紫羅蘭顏色的變幻讓他一頭霧水,黛莉斯的身世成謎,摩蘇雅敵友難分。

這裡遇見的又是誰呢?

是被遇見的?

還是偶然遇見的?

安排其實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那意味著一種掌控,意味著你應該服從。

可夏洛奇不願意被外在的不明所以的力量控制的感覺。

若是陷入這種狀態,夏洛奇體內像極釋天的部分就會爆發,像火山一樣爆發。

憤怒、抗爭、戰鬥到底!

冷血三公主的復仇計劃 所幸,當夏洛奇靠近那圓丘時,感覺很安詳,有種友愛與憐惜的感覺油然而生。

這會是誰呢?

夏洛奇展翅高飛,如一根羽毛般躍升至圓丘祭壇頂部。

一叢翠綠的青竹,眉清目秀的靜靜佇立。

不一會兒,青竹中顯現出安若梅的形體。

白衣繡花連衣裙,還是當初從邏各斯小城逃出來跟隨夏洛奇時的裝扮。

安若梅靜靜的站立著,閉著雙眼,眉宇間沒有絲毫的不安與痛苦。

夏洛奇看著面前顯現的安若梅,想起《芳草萋萋》中的精意。

這形體應該是真實的?還是虛幻的?

夏洛奇上前一步,拍了拍安若梅的肩膀。

果然,這形體是真實的。

這說明,安若梅將夏洛奇當作了自己生命中最親近的人中的一個。

小小年紀的安若梅,也就高中生的年紀大小。

在家裡除了父親,並沒有更加親近的人了。母親在她出生后不久就離開了這個世界。

安若梅從小經常纏著父親追問母親的事情,母親的死是什麼原因。

可是安德烈並沒有告訴安若梅。

認識夏洛奇后,少女的心早已被夏洛奇給打動,英俊瀟洒、內心溫柔的夏洛奇早就走進了安若梅的內心深處。

那在偶像的黃昏中背著自己飛行的後背,那不顧一切的將自己營救出來的畫面……

那冰雪故人來的初次交往,那擊敗阿爾發的兒子小征澤爾的快樂……

那在粒子宇宙中的創世經歷……

等等,等等……

安若梅將夏洛奇當作自己最親近的人,對於經歷很少的她來說,是再自然而然的事情。

少女的心事難以隱瞞,尤其是在這靈力修鍊的過程中。

夏洛奇不僅感動,這小丫頭當真是看重自己的很。

是啊,本來就是想帶她出來逛逛星際宇宙,看看繁華如星的璀璨萬象,找一找人生生命的極點真諦。

沒想到這小丫頭竟然在心裡將自己看成了與她父親安德烈一樣重要的人。

又怎麼能辜負這冰雪一樣聰明的安若梅呢?

夏洛奇將安若梅輕輕抱起來,下一片刻就陷入到了安若梅的竹海心事本源的時空中去了。

萬象推衍是安若梅賴以安生立命的家學,在這紫月神殿中修行暗黑靈力,安若梅倚仗的還是這萬象推衍。

夏洛奇看見每一道靈力都被安若梅的潛意識給無限推衍……

經過演繹之後的靈力反而變得十分質樸。

當真是萬物修鍊殊途同歸呢!

夏洛奇驚嘆這小丫頭的悟性與修為精純。

安若梅這十幾年來哪一天不是在萬象推衍的修鍊中度過的呢?

遇見夏洛奇,是她生命繽紛的開始。

還沒來得及陷入紅塵的愛恨情仇,還沒來得及遇上那大悲大喜的跌宕起伏。

安若梅的靈力一道一道如絢爛的煙花般射向無盡的遠方,最後匯入到青翠的竹海深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