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要留的字留好,他便發動虛無狀態,直接從牢里穿了出去。牢外面是山丘城的冷僻街道,本傑明一邊易容,一邊觀察著周圍守衛的東西,慢慢地就遠離了監獄這一帶。

沒一會,他就變成了一個黑髮的年輕人,和山丘城內的居民一樣,若無其事地走在街上,沒有人認得他。

不過,城裡的情況倒是讓他有些吃驚。

明明是一座剛剛被打下來的城市,居民的樣子卻出人意料的淡定。各條街道雖然算不上多麼熱鬧,但也絕對沒有冷清或是肅殺的感覺,人們有些小心翼翼的,來去都很有秩序。

本傑明知道這些城市基本沒有抵抗過,都是直接投降的。但是剛被佔領,城內治安就能維持到這個地步,沒有掠奪,沒有引起混亂,伊科爾那邊恐怕下了不少功夫。

——女王是真心想要佔領卡瑞特斯,把這裡當做她的領土在治理。

本傑明不由得有點擔心把這些領土奪回來的事情。

以國王的能力,真的做得到這一點嗎?

最終,他還是搖了搖頭,把這個問題拋到腦後。教會才是擺在他們面前的一座大山,先把教會解決了,再想著要如何把領土奪回來吧……

就這樣,計劃順利完成。本傑明找了個機會,從山丘城混出去,很快飛離了伊科爾的勢力範圍。

與此同時。

山丘城的市政廳里,女王皺眉看著身邊的一位法師護衛。

「你剛剛為什麼要一直給我使眼色,不讓我對他動手?」她的聲音聽上去似乎有些不滿,「一個使者,殺了就殺了,教會拿他來做文章又如何?不值一提的小伎倆罷了。」

法師搖了搖頭,開口道:「不……這個人,我可以隱隱感覺到,他的精神力非常強,起碼是主教級別的人物。把他留在這裡,絕對比殺了他有利用價值。」

女王聞言,臉色微變。

「主教級別……怎麼可能?派這麼一個人過來,教會的目的何在?」

「我也不清楚,但陛下還是小心為上。萬一剛剛陛下執意要殺了他,恐怕他會奮起反抗,甚至可能傷到陛下!」

女王深吸一口氣,一臉凝重地點了點頭。

「……我明白。」

她只是依然有些想不通,教會如果真的打算拒絕她的條件,隨便派一個使者過來不就行了,為什麼要派一個主教級別的人物過來?

而且……那個人,對於主教級別的精神力來說,似乎有點太年輕了吧?

沉默片刻,她忽然一怔,意識到一件非常嚴重的事情——一個主教級別的人物,她準備的「房間」恐怕關不住對方。頓時,她有些急切地把侍衛叫過來,詢問那個「使者」的情況。

侍衛不明白情況,但還是說:「陛下,沒出什麼事啊。我們一直守在門口,他就關在最深處的牢房裡,可安分了。」

……可安分了?

那一刻,女王忽然生出一種想要打人的衝動。

「好,你帶我過去,給我展示一下他到底有多安分。」她深吸一口氣,壓抑下怒火,用平靜的聲音說道。

侍衛一臉困惑,但又有些惶恐地點了點頭。

大約十幾分鐘后。

「這就是你說的安分?」

只見牢房中,門還鎖得好好的,裡面的人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而且,更令人驚訝的是,牢房的牆上還刻了一句話。

——愚蠢的老太婆,等待聖光的審判吧,你會死得很慘的。

看到這句話的那一刻,幾個侍衛的臉色都變得煞白。他們不明白人究竟是怎麼跑的,但此時此刻,他們卻只能慌張地低下頭,甚至不敢去看女王的反應。

至於女王本人……

她的表情看上去還算平靜,嘴角甚至還微微彎起,有點要笑的意思。但你如果靠近了仔細去看,能發現她僅剩的那隻眼睛邊上,似乎有青筋在跳動。 本傑明沒有急著返回長河鎮,而是在格羅瑞到山丘城之間停留了一段時間。

教會肯定還是會派使者的。萬一他們派出的使者口才比較好,或者女王被激怒的程度不夠,真正的使者過去解釋一番,可能就會導致整個離間計劃的失敗。

本傑明當然不會允許這種事情發生。

因此,在一條山道上,他找到了教會派出的使者。

沒有多說什麼話,本傑明躲在暗處,直接一槍把這個使者給幹掉了——對方身上可能有監聽十字架,所以本傑明也不好現身,只能採取這種手法。

之後,他便揚長而去,不再在這一帶停留。

幹掉使者,肯定又能把教會的行動拖慢一陣子。而再過個幾天,女王的軍隊攻到格羅瑞附近,矛盾激化,他們想聯合也不可能了。

做完這一切,本傑明便又花了半天時間,順利回到長河鎮。

邁爾斯依然沒有消息,不過本傑明已經不指望什麼了。這傢伙向來神出鬼沒,一直不現身,其他人也沒什麼辦法。

而在長河鎮內,一切似乎都在朝著好的方向進展。

「很多地方的村莊都寄來信件,表示願意支持國王陛下,卡爾莫、安格斯村……短短几天時間,其實已經有不少地方歸降,一些城市也派人過來探查情況,似乎有歸順的意向。」

十人精英法師小隊已經進駐了長河鎮,托尼對著本傑明這麼彙報道。

本傑明聞言,也不由得點了點頭。

這麼看來,國王似乎可以兵不血刃就把卡瑞特斯的很多地方收復回來啊!

當然,都是些邊邊角角的地方,重點還是中心地帶和格羅瑞。如果他們能把格羅瑞打下來,其實也就相當於復國成功,卡瑞特斯剩下的地方也都會自行歸附。

不過,他們肯定沒那麼容易做到。

「魔法人才的事情,弄得怎麼樣了?」想了想,本傑明又問道。

「挺不錯的。」托尼看上去很振奮,答道,「陛下在鎮上給我們畫了好大一塊地方,還把名單上的人才都找了過來。現在聚起來的有三四十個人,再加上那群學徒也都陸陸續續趕了回來,我們現在教的學徒快上百了。」

「……才快上百啊?」然而,本傑明對此卻不是特別滿意。

畢竟只是學徒,短時間內都是不可能上戰場的。他在這種時刻發展魔法交易,也是想找出那種天賦比較優秀的,快速培養成法師,然後成為對抗教會的中堅力量。

而這種優秀的天賦,可能幾十個學徒裡面才會有一個。因此,一百來人對他們而言還不夠。

「還會有更多人過來的。」托尼卻一臉肯定地說,「陛下在公告全國的時候,也提了我們的事情。所以現在,全卡瑞特斯都知道我們這裡有魔法可以學,那些曾經受《自由魔法宣言》啟發的人都會趕過來的。」

「但願吧……」

本傑明點了點頭。

「所以,本傑明法師,我們這邊就這麼些人,夠嗎?」托尼卻又一攤手,道,「喬安娜昨天就已經開始抱怨學徒太多,她教不過來。法師大部隊還留在草原里,該把他們也叫過來了吧?」

本傑明聞言,想了想,說:「不,還是讓大部隊留在草原,另外再叫十幾個人過來幫忙吧。我們在草原里的地位已經非常穩固了,不能隨隨便便就放棄。」

「好吧……」

就這樣,詳細情況彙報了一堆,本傑明對長河鎮也慢慢熟悉起來。他跟著托尼來到國王分給他們的地方——位於鎮西的一片住宅區。改建還在進行中,不過一個法師聚居區的樣子已經初見雛形。托尼則指著這裡最大的那個房子,告訴本傑明那就是國王分給本傑明的住宅。

本傑明見狀,也不由得點了點頭。

不錯……起碼是個知恩圖報的國王。

在這片「法師區」的中心,有一片較為寬敞的廣場,從前很冷清,但在整理之後,現在成為了學徒們聯繫魔法的絕佳場所。

本傑明剛走進這片廣場,無數人的目光便匯聚到他身上。

「那個人……就是那天晚上召喚出天空城堡的法師!他真的好厲害,我們也能學到那種水平嗎?」

「他就是我們的頭啊,之前帶著我們,一路從卡瑞特斯西境走到東境。」

「本傑明老師,你終於回來了!」

這些人里,有長河鎮的本地人,只在那天夜裡見過本傑明與主教交手的場景,卻並不是真的認識本傑明;也有跟著本傑明跑過無數個村子的學徒,看見本傑明,立刻露出崇敬的眼神;還有那十位法師顯然已經指導得有些焦頭爛額了。

無數人朝著本傑明圍上來,搞得本傑明也有點吃不消。

「那個……大家該幹嘛幹嘛,我就是隨便過來看看。」

之前的熟人也就算了,那些新加進來的學徒,全用好奇的眼神看著他,搞得他也很不好意思。

「本傑明老師,您那天晚上用的到底是什麼魔法啊?」有新人這麼問道。

「嗯……是碎冰術。」本傑明猶豫了一下,還是說了實話。

頓時,眾人一陣沉默。

十位法師露出無奈的神情,顯然已經習慣了本傑明式的「入門級魔法」。至於那些學徒,他們有些茫然,可能覺得自己學到的是假碎冰術。

「大家不要灰心,所有魔法都有可以被挖掘的潛力。」本傑明見狀,只好乾咳幾聲,開口鼓勵道,「重要的是找到你適合的方向,多多思考,努力鑽研,大家一定都能變強的。」

他感覺自己跟個班主任似的,不過……有什麼辦法,想當老大,肯定得學會怎麼灌雞湯。

而看那些學徒的表情,貌似還挺憧憬的,本傑明也鬆了一口氣。那樣子,這些老套的雞湯對於這些剛入魔法圈子的學徒依舊非常有效。

因此,他點點頭,又隨便說了幾句話,打發眾人回去練習魔法,自己便從廣場偷偷溜走。

在新家休息了一陣子,他便再次前往鎮中心去見國王,把他這一趟打聽到的消息也知會國王一聲。

然而,本傑明沒想到的是,他剛從大門走進去,就發現國王在會客。

「本傑明法師,你終於回來了!來來來,見見這位霍克將軍。在聽到了我的消息之後,他立刻奔赴了這裡,準備帶著他的軍隊重歸我的麾下。」 在大廳中,本傑明見到了這位投誠的將軍。

然而,這並不是他第一次見到這個人。

卡瑞特斯所有握著兵權的將軍,本傑明都在暗地裡觀察過一遍。那個時候,剩下幾位將軍都被教會用十字架控制起來,而眼前這位霍克將軍也不例外。

雖然從外面看不出來什麼,但他可以清楚感應到,這位將軍的左胳膊上被烙了一個十字架。

也因此,本傑明的臉色當時就是一沉。

「小心點,陛下。」他沒有顧忌那位將軍的臉色,直接道,「這位將軍已經被教會刻上了十字架,我們現在說了些什麼,都會被教會的人知道得一清二楚。」

然而,國王的表情卻不怎麼意外。

「我知道,將軍已經告訴過我了。」他揮了揮手,一臉鄭重地道,「但是為了幫助我複位,霍克將軍願意犧牲自己。他已經將軍隊的信物交給我,之後,他便會遠離我們,躲到山野之中,不再參與到我們與教會的對抗之中。」

「這樣嗎……」本傑明挑了挑眉,又看了那個將軍一眼。

說實話,教會控制人的手段,他也了解得不多。不過單從這種交兵權然後自身退隱的方式來說,應該不會有問題。

「很抱歉,霍克將軍,我剛才失禮了。」他再次開口,緩緩道,「可是……你向陛下投誠,這件事情恐怕教會也會通過十字架知道。你想退隱山林,恐怕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

霍克將軍也終於開口,聲音極為低沉:「我知道。從那個神父在我的營帳里施法,把這個玩意刻進我的血肉之中的時候,我就已經做好了隨時為推翻他們而犧牲的準備。能為陛下而死,這是我的榮耀所在。」

聽完這樣一段話,本傑明也不由得感嘆,這些當將軍的都是一個模子里印出來的嗎?說死就要去死,腦袋裡也是一根筋。

「將軍的精神,真是令人敬佩。」

他沒察覺到什麼可疑的地方,因此,他也就沒再發表什麼反對意見了。

就這樣,在本傑明進來之後,這位將軍匆匆離去。而本傑明也開始告訴國王他在格羅瑞附近以及伊科爾軍隊那邊了解到的事情。

聽完之後,國王也陷入沉思。

「這麼說來……格羅瑞現在應該很混亂。」他這麼說道。

本傑明點了點頭。

國王一拍扶手站起來,接著道:「那我們應該趁機出手啊!趁著格羅瑞裡面叛亂四起,教會控制不住局勢,我們直接殺過去,和城內忠於我的子民一起,裡應外合,把教會從我的王宮徹底趕出去!」

「……」

本傑明一時無言。

「陛下,您知道教會現在手裡握有多少兵力嗎?」

「這個……大概有七八萬吧。」

本傑明嘆了口氣,說:「即便加上霍克將軍給我們帶來的士兵,他們的人數依然是我們的兩倍。而且更重要的是,教會偷渡到卡瑞特斯的神父恐怕已經有四位數了。」

——數量上千的施法者,這可不是鬧著玩的。

聞言,國王也一時間沒了主意。

雖然佔領長河鎮之後,一切似乎都很有希望,他也重回從前受人崇拜的地位,可以指揮鎮里的一切。可是終究,他們仍然要面對擋在他們眼前的教會。

就更不用說伊科爾的入侵大軍了。

「那……我們該怎麼辦?」

「我們要聚集更多力量,同時想盡辦法削弱教會的力量。」本傑明答道,「別忘了,伊科爾要打過來,肯定會和教會產生衝突的。我們等他們彼此削弱之後再動手。」

國王卻有些不甘心,說:「可是等到那個時候,卡瑞特斯的大半國土恐怕都要被伊科爾占走了!」

「那就讓他們佔領。重回王位后,我們再奪回來就是了。」本傑明勸道,「陛下,我們現在的處境很微妙,如果貿然出手,很可能好不容易擁有的一切都會在轉瞬之間煙消雲散。」

「……好吧。」

最終,國王還是點了點頭,不再說什麼。

「對了。」想了想,本傑明又道,「那些重新歸附於陛下的地方里,有沒有什麼易守難攻的城市?長河鎮畢竟只是個鎮子,萬一教會要來圍剿我們,這裡不太方便防守。」

國王搖頭,有些遺憾地說:「目前只是一些小村莊,城市的話……成分比較複雜,哪有那麼容易歸附於我?」

「既然如此,那我們就只能在長河鎮周圍先建立一些防禦工事了。」本傑明若有所思地點頭,然後說,「我這邊現在有很多法師學徒。陛下如果有需要,他們的簡單魔法能幫上不少忙。」

國王聞言,悶悶不樂的臉色也終於開心了不少。

「那就拜託你們了。」

本傑明點頭。

大概又商量了一會長河鎮建設的事情,他也與國王告別,從大廳離開,回到了鎮中的法師區。亂七八糟的事情就留給國王,本傑明自己也有事情要處理。

他回到了自己在長河鎮中的新家。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