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偏偏自認為吃定了葉天,所以公然的站出來,直接將無影刀完全暴露在葉天的神念中。

這種情況下,縱使到依舊能夠來去無影,但卻沒有辦法徹底的無蹤了,所以葉天才能夠輕鬆的用飛劍擋下。

心想著,葉天將無影刀收起,雖然這無影刀對他沒什麼用,但留給手下人也是不錯的。

特別是慕容霜,是修鍊完整版太上忘情劍錄的她,那情絲化作的劍芒更加威力巨大了,而且變化詭異,配合上做無影刀,絕對有奇效的。

回過頭,看著滿臉惶惶不安,表現得比以往更加恭敬的姜秋和徐流蘇,葉天搖了搖頭,嘆了口氣。

終究他們已經不再是一路人,也許以後少往來,對姜秋才是好事吧! 心想著,葉天讓姜秋和徐流蘇離開,獨自回酒吧,直接叫來慕容霜。

這時候,修鍊了完整版太上忘情劍錄的慕容霜,氣勢變得越發的冷漠無情,讓人感覺面對的不是一個活生生的人,而是一把冷冰冰的劍。

葉天無奈的搖頭,之前他也就這個問題問過系統,那太上忘情劍錄既然是完整版,為什麼慕容霜怎麼會表現出沒有任何感情的樣子。

不是說太上忘情宗的真正功法,是極於情而忘情嗎?

作為完整版的太上忘情劍錄,應該有相關的記載,為什麼反倒使慕容霜變得更加的冷漠無情了。

系統的回答則是,一來慕容霜之前修鍊的殘缺版太上忘情劍錄太久,基本上將所有的感情都斬斷,所以修鍊這完整版的太上忘情劍錄並不能夠恢復他已失的感情。

二來太上忘情劍錄和其它太上忘情宗的功法不同,講究極情如劍,而劍的本質實際上便是冷冰冰的鋼鐵,所以慕容霜的表現並沒有什麼異常。

只是這樣子無情無欲的表現,實在是讓葉天有些接受不了,所謂再將無影刀交給慕容霜之後,葉天也沒多留,轉而去看愈秀兒了。

此時,愈秀兒氣息更加飄渺,如夢似幻,給人的感覺是不在此界之中,而且她的實力也在穩步的增長,不過仍舊沒有醒過來的跡象。

感應了下愈秀兒的情況,並沒有什麼異常,葉天這才放心,繼續去修鍊了。

幾天的時間一晃而過,很快便到了寧傲雪爺爺生日的那一天。

雖然寧傲雪爺爺寧天宇是寧家家主,但因為並不是恰逢大壽的歲數,所以這次的生日並沒有大操大辦,只是叫來了自己的子女們一起聚一下。

因為寧傲雪的原因,葉天自然要過去了,只是因為寧家的根據地並不在江陵市,要走二百多公里的距離,所以一時也沒有那麼快。

另一邊,這時候的寧家已經無比熱鬧,雖然說不是大壽,並沒有大操大辦,但寧家家主的身份擺在那裡。

特別是寧天宇一系,更是從各個城市中趕回來。

這些人家都會趕回來,除了參加寧天宇的生日之外,也有寧家族會在即,正好一併趕回來的原因。

除此之外,許多聽聞消息的達官貴族、富豪老闆,也必然要紛紛過來賀壽,以此拉近關係。

只見在寧家下人的高聲喝唱中,一個又一個不是董事長就是總經理之類頭銜的西裝革履之人,走進了寧家的大堂。

可這些所謂的成功人士到來,並沒引起寧家人的太過注意,只是派了寧家一些年輕子弟招待,將這些人們帶來的禮物收下,並將他們引進最邊緣的酒席位置坐下。

對於這樣的待遇,那些往日是人群中心的人們也沒有任何不滿,反倒一個個無比榮幸的樣子。

因為和寧家相比,他們實在是微不足道,能夠在寧家家主壽辰上入位,已經是無上的榮耀了。

這時,在偏廳之中,葉天已經到了,正和寧傲雪說著什麼。

正在這時候,遠處走來一個年輕人男子冷道:「我說傲雪,你們兩在嘀咕什麼呢?

這又是什麼?這裡可是寧家,不是隨隨便便帶個阿貓阿狗來的!

我可告訴你,到時候出亂子,你們父女可擔不起責任。」

這人說話的那語氣之中帶著輕蔑,看向葉天的眼神更是不屑,傲然無比的樣子。

寧傲雪頓時氣急,指的對方說道:「寧正輝,你這話什麼意思?」

「這話裡面的意思!」被稱作寧正輝的年輕人冷笑道。

說著,他又看向葉天,冷道:「別以為攀上了寧傲雪,就能借到我們寧家的勢,還是省省吧!

今年的族會上,他們父母說不定要被逐出我們寧家的主支了,你的如意算盤恐怕打錯了!」

葉天淡然一笑,倒是不生氣,以他現在的身份地位,哪裡需要跟這種人生氣。

只不過葉天不回應,卻被這個寧正輝視作慫了,更加得意,冷哼一聲,昂頭而過。

「葉天,對不起……」寧傲雪滿是歉意。

葉天笑道:「又不是你的錯,你向我道什麼歉!這人是誰,氣勢挺足的啊!

這實力就不怎麼樣,比你都遠遠不如,是什麼讓他有這樣的底氣!」

寧傲雪解釋道:「他是二爺爺的孫子……」

原來寧家家主寧天宇有個弟弟,名叫寧天宙,是寧家有名的武痴,一身實力已達內氣後期,可以說僅次於寧家老祖宗了。

宇天宇能憑著不過內勁境界的實力,坐上寧家家主之位,主要便是因為有寧天宙的支持,所以寧天宙在寧家的地位可想而知。

因為寧天宇的家主身份,缺不了寧天宙的支持,加之寧天宙的性格屬於比較自視甚高的緣故,所以導致寧天宙及子女在寧天宇一系面前,都一向自覺高人一等。

特別是寧國鋒,因為曾經受傷,境界修為不進,更是讓寧天宙一系的人看不上眼,所以自然便看輕他們了。

剛才的寧正輝,是寧天宙的長子長孫,這人的武道資質不行,但脾氣性格卻得了他爺爺個十成十的真傳。

一向出言不遜,在寧家也是個惹人厭煩的角色,卻一點沒有自知之明,反而沾沾自喜。

因為兒時寧傲雪的過人表現,讓寧正輝非常的嫉妒,所以在後來寧國峰跌落後,寧正輝自然不會放過任何嘲諷他們的機會。

就是因為這樣,才有了剛才那一幕。

聽完后,葉天笑道:「原來是這樣,難怪那人實力如此之弱,卻敢在你面前那麼狂了,簡直可笑!」

「誰說不是!」寧傲雪也是無奈,「要不是因為他爺爺的關係,我早就揍她,哪裡容得他這麼狂妄的!」

葉天輕笑道:「算了,不提這種衰人了,你帶我到處走走吧!好不容易來你們寧家一趟,上次來的匆忙,沒能好好的參觀一下,這次可不能算了!」

寧傲雪一笑,也不再提林振輝了,帶著葉天在寧家轉著。

眼見已經轉的差不多了,壽宴也即將要開始,寧傲雪變得和葉天來到了宴會大廳。 這時候,之前寧正輝跟著幾個人一起說著什麼。

寧傲雪見狀,便大致的給葉天介紹了一下,這些人都正是寧家的年輕一代。

這時,寧正輝突然看到寧傲雪,帶人過來攔住,神情輕蔑的問道:「我說傲雪,這次大爺爺過壽!

你們父女這次找了什麼大人物來給大爺爺拜壽呢?總不至於你們實力沒有,人脈也沒有吧!」

邊上一年輕人得意道:「切!我看差不多吧!想他們父女被放逐到江陵市,能認識什麼大人物?」

又一個年輕人冷道:「對呀,你沒看三叔都沒出來嗎?我看是在擔憂沒有相識的大人物過來給大爺爺拜賀,害怕臉面會掛不住,所以不敢出來見人咯!」

寧正輝假模假樣的訓斥道:「正東,怎麼能跟傲雪這樣說話,什麼臉面不臉面的,傲雪和三叔能來給你爺爺拜壽,已經可以了。

至於結識的人物來頭再大,來拜賀的時候,能有咱們寧家自己人真心嗎?不要浮於表面嘛!」

「是,大哥說得是!」寧正東連忙陪著笑臉。

這人的父親和寧傲雪的父親是親兄弟,按理說應該和寧傲雪這邊更親近,但偏偏有些兄弟不如鄰里親這樣的事情發生。

特別是在利益瓜葛深厚的大家族,這樣的情況更是比比皆是,所以這寧正東反而和寧正輝一系親近了。

他們都知道寧國峰受傷之後,實力降下嚴重,早不被家族看重,甚至被派到了江陵市,管理一個區區小集團。

可以說是在寧家,寧國峰完全沒有任何實權,存在感極低。

實力不濟之下,寧國峰若是再沒有結識什麼大人物的話,可以在寧家的地位只會越來越差。

甚至等到族會開始時,寧國峰都未必能錄入主支族譜,而是淪為一個新的支系,徹底的失去了地位。

如此一來,他們更加得意,不將寧傲雪放在眼裡。

雖然寧傲雪如今實力已經達到內勁境界,在寧家地位大大的提升,可以說是寧家的天才人物。

可寧傲雪終究是女人,以後還是要嫁人的,所以對寧國峰一系在寧家的地位影響有限。

這時候,面對堂兄弟們的輕蔑,寧傲雪無比生氣,卻突然被葉天拉了一下。

只聽葉天淡然說道:「夏蟲不可語冰!傲雪,無需這種待死愚人一般見識!

你和他們終究是兩個世界的人,螞蟻挑釁你,你會去罵它們嗎?」

寧傲雪一聽,愣了一下,隨即不再生氣了,心道葉天說得沒錯,有著葉天在,自己便和這些堂兄弟註定是兩個世界的人了。

隨著時間推移,差距會越來越大,跟這些人計較,反而失了自己的身份。

可寧正輝他們不知道,聽到葉天這般不將他們放在眼裡的話,自然一個個憤怒不已。

特別是寧正輝,好不容易找到能夠損寧傲雪的機會,那裡可這麼輕易放過。

再一看葉天渾身上下,並沒有什麼名貴的衣服,完全就是一副窮酸樣子,完全將葉天想攀寧家勢力的小白臉。

當下,寧正輝頓時不將葉天當回事,冷聲叫道:「小子,你個小白臉,算什麼東西?老子給你臉了,讓你插話了嗎?給老子跪下!」

這話一出,邊上的寧家年輕人紛紛附合,一個個嫌熱鬧不夠大的樣子。

寧傲雪臉色劇變,葉天是什麼人?那可是殺過練氣八層修真者的恐怖存在,而且還不止一個。

而練氣八層的修真者是什麼觀念?那是能將他們寧家的老祖宗,如殺小雞輕易幹掉的恐怖存在。

寧家能位列海西十三家之一,而且排名靠前,全是因為這位老祖宗的關係。

可這樣的人物在練氣八層的修真者面前都只是小雞,那在葉天的面前只能說是螞蟻,而寧正東總能走,連螞蟻都算不上。

可這時候,寧正輝居然敢說出這種不遜之話,這完全是在找死啊!

果然,不等寧傲雪出聲,葉天臉色一冷,直接揮手而出,將正得意的寧正輝扇飛了出去。

這一飛,就是十來米遠,重重地撞在了大廳的柱子上,落地之後,頓時便昏迷過去。

這還是葉天看在今天是寧天宇大壽的日子,不好見血和死人,否則這寧正輝哪裡還有命在。

葉天雙手背負,冷道:「輕輕的螻蟻,還敢和我叫囂,要不是看在傲雪的面子上,哪有你命在!」

「叮!裝逼成功,逼格+10。」

系統的提示音讓葉天很是無奈,你們這些人實力太弱,弱得在他們面前裝逼,得到第一個也是少得可憐啊!

這讓正紛紛叫好的寧家年輕人,頓時僵在那裡,這些人大部分都只是普通人,或者煉體境界的武者。

根本感受不出那是殺氣,但也有種如從炎炎夏日進入到了三九寒冬一般,心臟似乎都要停掉一般,滿臉驚恐。

寧傲雪見葉天出手,也沒有阻止,正所謂強者不可輕辱,寧正輝完全是咎由自取了!

可這時,就有人發現了這裡的不對,頓時一個中年人衝上了,一看到倒地不醒的寧正輝,便上前將他扶起,檢查情況。

那個寧正東連忙上前,指著寧傲雪和葉天,在那中年人耳邊耳語著什麼,怎麼沒有什麼好話。

果然,那中年人將寧正輝交給下人帶下去,滿臉殺意的走了過來,對著寧傲雪冷道:「傲雪,翅膀硬了,敢帶外人來打傷你的哥哥!這事沒完,等我處理完了這事,我會向大伯要個交代!」

說完,這中年人也不等寧傲雪說話,轉身看向葉天,滿是殺意的說道:「小子,就是你打傷我兒子,還說他是螻蟻的嗎?那你看看,我是什麼?」

說話間,中年人身體猛的一震,釋放出全身的氣勢,那是內勁境界中期的實力。

這一下,引得年輕一代的寧家人紛紛叫好,只覺得無比的霸氣。

趁著這個時候,寧傲雪略微的給葉天介紹了下這中年人的身份。

這人正是寧天宙的長子,如今在寧國峰受傷之後,最有希望成為寧家家主人選之一的寧國英。 有時候面對的,釋放全部的實力展現出內動中期的寧國英,葉天對此只是一笑,淡然說道:「你嗎?比你兒子好一些,算是個頭大點的螻蟻吧!碾起來同樣不費勁!」

「叮!裝逼成功,逼格+20。」

這寧國英確實要比那寧正輝好一些,至少在他面前裝個逼,得到逼格要多上那麼一點。

不過寧國英顯然不這麼想,聽到葉天這話后,頓時憤怒,只將葉天當做狂妄無知之徒。

當下,他大喝道:「好小子,果然夠狂!我倒要看看你的狂妄,究竟有多少實力來支撐!」

說著,腳下一踏,便直奔葉天而去。

與此同時,這邊的紛鬧也引來了賓客們的圍觀,一個個議論起來。

「什麼情況?怎麼有人敢在寧家鬧事?這不是找死嗎?」

「這可是寧家家主的壽宴,雖然沒有大操大辦,可也不是能讓人鬧事的地方啊!」

「我覺得這年輕人很眼熟,我像是在什麼地方見過?」

「是嗎?他居然敢去挑釁寧國英,這樣的年輕人太無知了!」

……

在眾賓客看來,葉天絕對是要慘,畢竟寧國英的身份和實力擺在那裡,葉天這麼年輕,怎麼也不可能是對手。

可不想讓寧國英來得快,去得更快,重重地撞在了寧正輝撞到那根柱子上,同樣的昏迷不醒。

這下,頓時驚得所有賓客都呆了,一個個不知道該怎麼回應。

寧傲雪也無奈,她剛才很想告訴寧國英,關於葉天的身份,可寧國英根本不給她機會。

就在這時,一道黑影衝擊而來。

那是一個老人,看上去60來歲的樣子,扶起了昏迷的寧國英,回頭怒視著葉天。

這讓葉天很無奈:「這是葫蘆娃救爺爺,一個一個來嗎?」

聽到這話,寧傲雪不禁笑出聲來,解釋了一下這突然出現的老人的來歷。

實際上不用寧傲雪解釋,今天從這老人出現的身手便能夠看出他的身份,便是那內氣後期的寧天宙了。

這時候,寧天宙上前,深深的打量著葉天,臉上露出了驚懼之色。

他不同於寧國英和寧正輝,達到內氣後期,有著內氣,他便有感應別人實力的能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