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了帝土,必定生不如死,探究了他所有的秘密之後,等待他的就是一場圍殺。」

「真的是大快人心啊。」

「等會黑夜她們回來了,告訴她們不要傷心。」洪錚說道,夜陀看著洪錚,眼中出現了敬佩之色。

而後,在萬眾矚目之下,洪錚邁入到了葵水黑蓮大陣中。一面面古鏡從東荒與南國中升起,告知眾人這一幕幕。南國一片沸騰,而東荒,則是大都是悲戚一片。

洪錚一進入到大陣中,釘頭七箭書從天而降,七口長箭咻的一聲,落入到了洪錚的身上。第一道箭,徑直的沒入到了洪錚的眉心中。

「吼!」劇痛傳來,洪錚爆發出了一聲怒吼,血花綻放,全身的經脈,九段體都是被封鎖了。第二道長箭與第三道則是沒入到了他的太陽穴兩旁。剩下的幾道,則是沖入到了他的眉心中,鎖困了他的元神,三魂七魄!

他的修為在瘋狂的褪去,眨眼間就成為了一個凡人。

他髮絲狂舞,全身爆發出了血霧,身軀不斷的顫抖,九段體甚至有了崩裂的徵兆!這是外界的產物,對付體內世界的生靈,有著難以想象的效果。

「洪錚。」東荒中無數生靈透過了古鏡,看到了這一幕,一個個眼眸含淚。這是怎樣的氣魄,才能做到如此?

南國眾人則是興奮到了極致,很是瘋狂與高興。這個心腹大患,終於要死了,成為了南國的魚肉。

釘頭七箭書完全打入到了洪錚的體內,但這還沒完,葵水黑蓮交織在了一起,化為了一顆拳頭大小的黑蓮,傾瀉出成片的烏光,落入在了他的頭頂之上。

轟!

洪錚徹底被壓制了! 第九百八十九章身陷南國

他嘴角不斷的淌血,什麼九段體,元神,不朽腦,在這一刻全部被壓制。他髮絲披散,但眼神凌厲,盯著南國諸帝。

黑暗牛魔大帝哈哈大笑:「洪錚啊洪錚,你終於落到了我們的手裡!」

「大快人心啊!」蛟魔大帝也是非常高的興奮。而東荒中,眾人都是握緊了拳頭。洪望天,白晚賢,東皇軒等人準備衝上前來,但是卻被洪錚喝止。

洪錚看向眾人,道:「我已經入了,快點放掉洪家眾人。」

「放回去吧,東荒除了洪錚,其他人死活都沒有什麼太大的區別。」蛟魔大帝說道。

「還給你。」牛魔大帝右掌一翻,紫金葫蘆中噴薄出了一縷長河,萬竅仙巢在東荒中浮現。洪家眾人出現在了無盡海的邊沿。

黑夜衝出,一眼就看到了在葵水黑蓮大陣中的洪錚。她眼眸瞬間赤紅了起來:「洪錚!」

「黑夜,回去,照顧好洪家,帶著洪亞瑟,進入到北域。現在北域無人敢動你們了。」洪錚說道。

「我不要。」黑夜眸子中出現了驚慌失措之色,她一眼就能夠看出來,洪錚全身的修為都是被封禁了。南國這是想活捉他!

「回去,聽話,洪家還要你照顧,我沒事,放心。」洪錚說道,眼中出現了柔和之色,「還有,將我們的寶寶培養好。」

這一去,鐵定是回不來了。

洪錚嘆息一聲,視線停留在洪龍騰等人的身上。洪龍騰則是平靜的看著他,古井不波,平靜的如同一汪死水。而白玉涵,蘇慕婉則是尖叫著:「洪錚,快點回來啊!」

爹地5塊錢,放開我媽咪! 就在此時,天空中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漩渦,接著,一隻大手從漩渦中出現了,極速放大,一把將洪錚抓在了手中,縮回到了南國腹地深處。

黑夜雙眸含淚,看著洪錚,癱軟在了地上。她想去追,但已經負創,面色蒼白一片。

南國腹地深處,一個個大帝將洪錚圍困了起來。他的身軀中,釘頭七箭書已經完全的融入到了他的肉軀中,頭頂上還懸浮著一顆黑色蓮花,正不斷的釋放出烏光,垂落在他的天靈蓋上,鎖困了他全身。

「洪錚,這下子你插翅難飛!」一個古帝惡狠狠的看著洪錚,眼中溢出了殺機。如果不是蜈尊者親口說要活捉洪錚,他現在必定會盡全力將洪錚擊殺在此地。

這裡就是中央關域,原本至尊圖騰所盤踞之地。見到洪錚被活捉,四周畏懼了眾多南國魔修,一圈又一圈,將洪錚圍住,可謂是群情激奮。

「殺了他,不能給他成長機會!」那是一個大成聖王,抬起大手就向洪錚拍擊而來,將洪錚拍飛。 豪門第一長媳 如果不是他的肉軀強大,方才那一擊,就能夠將洪錚給完全的拍碎。但饒是如此,洪錚也是大口的在咳血。

「還敢用這種眼神看我。」那個大成神王是一尊骨魔,是遠古強者身死後屍身所化,見到洪錚冷漠的看著他,衝上前來,一隻腳狠狠的跺在了洪錚的腹部。

「好了好了,不能打死了,不然蜈尊者要找我們麻煩。」牛魔大帝說道。

眾人聽到牛魔大帝口中的蜈尊者,一個個皆是打了一個寒顫。那可是一個惹不起的存在,可謂是南國的起源者之一。

「我兒就是他殺的嗎?」一道冷漠的聲音傳來,接著便看到一個高大的身影走來。他眼神冷漠,髮絲狂舞,一股濃濃的帝威在擴散。

天機大帝,南國的初代大帝之一。初代大帝之上,就是起源者。天機大帝,玄機大帝,因果大帝,都是南國最強大的大帝之一。

「是我殺的,你來殺我啊。」洪錚笑著說道,雖然深陷南國,但是他依舊沒有絲毫的懼意。反正都已經到了這個境地了,還不如洒洒脫脫的。

天機大帝眼神如刀,俯視著他,沉默了半晌,而後嘴角露出了一縷笑容:「放心,想死還沒有那麼容易,我們有一萬種方法,讓你生不如死。」

「帶他過來。」無盡遠的深處,傳來了一道冷漠的聲音。諸多大帝身軀一震,而後恭敬的遵從。幾個大帝壓著洪錚,向無盡遠的深處走了過去。

天空中浮現出了一塊黑色的大陸,被黑色的霧氣遮籠了,根本看不清楚裡面有什麼。那就是帝土深處,曾經的葉知秋來過一次,但並沒有攻打進去。

牛魔大帝一手抓著洪錚,一邊進入到了帝土中。出現在眼前的,乃是一個乾坤小世界,非常的穩固。當中人影憧憧,半步大帝諸多。日月星辰,江河山川皆是存在。那是一處獨立的虛空,遠處三十六座山峰矗立在天空中。每座山峰上,都有不少的半步大帝在忙碌,煉製著什麼。

那是一艘巨大的黑色戰艦,正在被鑄造,已經有了雛形。不少的煉器師正在忙碌著,還有陣法大師手持圖紙,在刻畫著大陣。

洪錚看著黑色戰艦,眼中出現了思索之色。南國如此的大動干戈,是想做什麼?

「怎麼樣?」洪錚正疑惑間,一道溫和的聲音從背後響起。他回頭,只見後方緩緩醒來一個十六七歲的少年,唇紅齒白,很是俊秀。笑起來很明媚,乃是人形生靈,放在東荒,就似乎是純正的東荒生靈。

牛魔大帝看到此人到來,後背的汗毛都豎了起來,急忙躬身行禮:「蜈尊者!」

因為他就是南國的起源者之一,蜈尊者,跟皇公子有密切的關係。如果大茶壺在此,一定會認出他的真實身份。當年的大茶壺就是被他一劍斬成了九世身,分裂九次最後才活了下來。

「還行。」洪錚笑著說道,二人就像是一個老朋友。

蜈尊者揮了揮手手,牛魔大帝退下,此地只剩下了二人。二人站在山巔上,風吹來,將二人的衣衫吹的獵獵作響。

「這艘戰艦,我取名為諾亞方舟,用來橫渡到外界所用的。大帝已經能夠適應外界的金光,但這具巨大生靈與外界,還隔著一片海洋。沒有強大的戰艦,根本就難以橫渡。」蜈尊者笑著說道,依舊很溫和。 第九百九十章逼問

洪錚沉默不語,只是聽著。

「並且體內世界已經綻放到了極致,黃金大世徹底的開啟到了巔峰。有沒有下個紀元,下個紀元能不能安然的開啟,誰也不知道。這艘戰艦,也是保全實力的最好辦法。」蜈尊者繼續開口。

「你來自於外界。」洪錚說道。

蜈尊者點點頭:「那是自然,否則我如何能夠創建如此大的南國,成為他們的起源者?」

洪錚笑了起來:「真是大手筆,耗費如此大的代價,創建了整個南國,進攻東荒,只為了那虛無縹緲的東西。」

蜈尊者笑容非常的燦爛:「看來你果然知曉那件東西在哪裡,告訴我。」

他說的就是雙魚玉佩!

無論是杜麗巴族,還是洪行簡,都在尋找那塊雙魚玉佩。並且有不少人已經找到了,但都無法取出,因為那裡有濃濃的因果包圍了。就算是洪行簡都沒有成功的摘取,只是複製出了一個魔性而已。

「告訴你了,你也取不走。」洪錚說道。

蜈尊者笑容漸漸的收斂,取而代之的乃是一股冷漠:「我再問你一遍,說還是不說?」

神醫帝凰:誤惹邪王九千歲 洪錚笑著看著他,也不開口。

「不說是嗎?」蜈尊者徹底的變換了模樣,凶焰滔天,探出右手,將洪錚抓在了手中,掐住他的脖子,將他釘在了虛空中。右手緩緩有力,將他的喉骨捏的嘎吱嘎吱作響。

洪錚依舊一言不發只是,眼眸中越發的冷漠了。

「不說我吃了你!」蜈尊者終於展現出了他那恐怖的一面,他身軀一晃,化為了一尊巨大的黑色蜈蚣,長有千丈,渾身都爆發出了烏光,百足划動間,掀起滔天的腥風,將虛空都是震裂。他一隻足猛然綳直,就如同一桿戰矛一般,釘在了洪錚的身上,將他的胸膛都是擊穿,釘在了虛空中。

一對眸子就如同血色的湖泊一般,橫貫在天地間。

遠方的諸多神匠正在忙忙碌碌,感應到了蜈尊者發飆的氣息,一個個瑟瑟發抖。

「我有的是辦法讓他說,不要打死了,打死了就沒用了。」遠方有兩三股氣息傳來,一個黑袍人出現了,身上的邪惡氣息壓蓋的虛空都要崩裂。

邪惡的魂魄,三魂七魄之一,正是他當初逼迫黑夜前去堵住歸墟漩渦。並且此人的身上有濃濃的輪迴氣息,與閻廣王座下的氣息很是相似。

「原來你是從輪迴古地中逃出來的。」洪錚看著那黑袍人,冷笑著說道。閻廣王當初告訴過洪錚,輪迴古地中曾經逃出過幾個強大的魂魄,現在看來,就是此人了。

「見識挺廣的啊,還知曉這種事情。」他冷笑著說道。

蜈尊者冷哼一聲,將洪錚摔在了地上,黑袍人走上前來,俯視著地面上的洪錚,拍拍他的臉頰:「我很好奇,你一個本紀元生靈,是如何能走到這一步的?」

蜈尊者道:「他可不是本紀元生靈,他是瘋子的兒子。」

黑袍人一愣,而後眼中出現了精光:「原來是瘋子的兒子,我說呢。」

而後他就興奮起來:「瘋子要是知道了他兒子被我們抓來了,會不會更加的發瘋?」

從他們的話語來看,他們的背後有大人物撐腰,根本就不忌憚洪行簡。

「動用極刑,必須要在一年內完成,他的虛弱期還有兩年,若再問不出什麼,就殺了他吧。」蜈尊者說道,「時間很近了,必須要儘快探知出雙魚玉佩的下落,要不斷的去爆發戰爭。那位說了,只要極限的戰爭,才有可能叩開因果。」

洪錚忽然想起了密布在雙魚玉佩之外的那黑色齒輪。黑色齒輪不斷的收集著各地死亡修士的元神之力,用來將因果光幕給切割開。而大量獲得元神之力的辦法,就是發動戰爭。

「看來大人物有兩個,讓南國與東荒不斷的爆發戰爭。一個大人物送出了黑色的世界種子,一個大人物送出了太始靈根,這是一場遊戲。這兩個大人物,到底是誰?」洪錚心中閃過了諸多疑問,但還是一無所獲。

「交給我吧,我有的是辦法讓他說。」黑袍人說道。蜈尊者點點頭,而後將洪錚留在了此地,自己再次化為了人形生靈,開始走遠。

「小子,只要你告訴我雙魚玉佩在什麼地方,我就讓你死的痛快一點,否則……嘿嘿。」黑袍人冷笑著說道。

洪錚一臉平靜,閉上了眼睛,一句話也不吭。

「茅坑裡面的石頭,又臭又硬。」黑袍人說道,手中出現了一口黑色的丹爐,裡面跳躍著黑色的火焰。一看就是專門祭煉別人的元神之火,偏偏還不傷及肉軀與性命。

丹爐放大,他將洪錚放入到了其中,黑色的火焰覆蓋了洪錚。

哼!

洪錚只感覺一股難以名狀的劇痛傳來,牙齒都是咬的咯吱咯吱作響,雙拳緊握,面容都是扭曲起來,額頭上的青筋直跳。那是一種刻在骨子裡面的痛苦,比洪錚這輩子所受的痛苦都要多。他面容都是漸漸的扭曲起來,一剎那間,就想自我了結。

但洪錚還是忍住了,雙魚玉佩絕對不能讓他們知曉在什麼地方。最起碼現在不能,壁障已經裂開,若是這些人過去了,引發什麼不可挽回的後果就不妙了。

「說不說?」黑袍人問道,見到洪錚還不開口,眼中漸漸有殺機出現。

「不說是吧,那你就在這裡待上一段時間吧,忘記告訴你了,越到後面,火焰的威力也就越強大,也會越來越痛苦。就是外界的金仙,都難以抵擋。若是說了,我就給你一個痛快,反正都是要死的,何必呢?」黑袍人說道。

洪錚不語,意識都是漸漸的模糊起來,腦袋一震的暈眩,眼前一陣的發黑。

「好好待著吧。」黑袍人說道,隨後就離開了。

丹爐中,洪錚就那麼盤坐在其中,面色蒼白如紙,髮絲披散,眼窩深陷。每天都會有人來詢問他肯不肯說。但洪錚就是不開口,讓蜈尊者與黑袍魂恨的牙痒痒。

「怎麼辦,他就是不說,現在都三個月了,再不說,恐怕就要將他給熬死了。」黑袍魂說道。

蜈尊者面色也是有些不好看,沉吟了一番,隨後開口:「將他扔到萬靈囚牢中,就不行他還能抵擋那種痛苦。」 第九百九十一章萬靈囚牢

萬靈囚牢……

黑袍人打了個寒顫,那裡面都是來自於外界的奇詭生靈,被流放在此地。就是蜈尊者都不敢輕易的進去,傳說蜈尊者在其中有一尊天敵,唯一的一個天敵,當年差點將他給吃掉。黑袍人在其中曾經看到過有一隻拳頭大小的鐵甲蟲,黑不溜秋的,絲毫不起眼,但是卻輕易的夾開了一個大帝的顱骨,吸食了他的腦髓。

黑袍人將洪錚帶了出來,此刻的洪錚披頭散髮,就是一個階下囚。

「等等。」蜈尊者轉過頭來,看向洪錚頭頂上的黑蓮,眼中出現了厲色。

黑袍人問道:「怎麼了?」

「三個月後,如果他還不說,復甦葵水黑蓮,在他的身軀中紮根,結出道果,給我兒服用。」蜈尊者說道。

黑袍人一驚,想起了葵水黑蓮的恐怖之處。這是來自於昊天無上神界的至寶,是當年的皇公子親自交給蜈尊者的。一旦復甦了,就能截取他身上的全部道果。什麼九段體,什麼法則,什麼血肉精華,都將會被吸收,然後結出道果。

「你是想讓你的兒子,成為第二個洪錚?」黑袍人問道。蜈蚣子的兒子也是處於虛弱期,並且在重塑真身,與洪錚的虛弱期相差無幾,幾乎是在同一天進行。

「對,我要讓蜈天成就十二道仙氣,汲取洪錚畢生的道果!」蜈尊者眼中出現了驚人的亮光,他活捉洪錚,除了要知曉雙魚玉佩的下落,更是讓洪錚成為他兒子的墊腳石!

「好。」黑袍人沉聲說道。

蜈天從後方走來,他不似蜈尊者那般清秀,反而身材高大,滿頭都是濃密的黑髮,眼神迫人,身穿錦衣華服,有種高高在上的氣質。這是他唯一的子嗣,也是一尊強大的帝子幾乎與洪錚在同一時間成帝,但是成就遠沒有洪錚那麼強大,更沒有洪錚走的那麼遠。只是相當於本紀元普通大帝,修鍊出了三道仙氣。

他看向洪錚頭頂上的葵水黑蓮,眼中出現了激動之色:「洪錚一生的道果,如果我截取了,必定會成就完美大帝!父親,現在就復甦葵水黑蓮吧,我需要。」

「不急,再等三個月,三個月後他還是這麼嘴硬,就復甦吧。」蜈尊者說道。

黑袍人隨後提著洪錚,來到了一處黑暗的大深淵,步入了下去。這裡也就是帝土最深處了,沒有緊要的事情,蜈尊者也不願意經常踏入。

風呼聲傳來,吹動了洪錚的髮絲,將洪錚驚醒,他抬起頭,下方漸漸出現了亮光。一道光幕橫貫在那裡,將深淵之底與帝土割開。

黑袍人連連變換法印,將光幕叩開了,步入到了其中。

出乎洪錚意料的是,下方並不是那麼黑暗,反而像是普通的山村。茅屋一座座,旁邊還晾曬著衣衫。但黑袍人看到這些茅屋,眼中卻是出現了忌憚之色。他知曉裡面居住的都是一些什麼生靈。全部都是外界的奇詭生靈,可謂是窮凶極惡。 初戀算個鬼 有的是被流放到了此地,有的則是當年巨大的生靈收入到體內留下。總之沒有一個好人。

遠處,一隻土雞緩緩邁步走來,肥碩的身軀在地面上挪動著,人畜無害。看到這隻土雞,黑袍人更加的警惕了。

因為這隻土雞,就是蜈尊者的天敵,先天克制蜈尊者,當年差點將蜈尊者一口叼走。

土雞挪動而來,歪著腦袋看著洪錚,然後沖了過來。來到洪錚的身前,一口啄在了洪錚的腿上。

難以言語的疼痛傳來,洪錚瞪大了眸子。雖然他現在修為不再,但是這具身軀就算是大成聖王都不一定能撼動,但在這隻土雞的一啄之下,居然被切開了一個大口子,血流如柱!

土雞呸了一聲:「不好吃,沒有蜈蚣好吃。」

而後便走開了,黑袍人將洪錚放在那裡,隨後就退開了,盯著那裡。

洪錚站在那裡,一剎那間就像是一盞明燈一般,被眾多生靈感知到了。茅屋門開了,從其中走出了一隻拳頭大小的鐵甲蟲,緩緩爬行而來。

它只有拳頭大小,頭顱上還有兩跟鋼鐵鑄造而成的鐵角一般,咔咔夾動著,口器探了出來,尖銳無比。嗡嗡,嗡嗡,一隻只頭顱大小的蚊子飛來。發出了嗡鳴聲,它們成群結隊而來,翅膀上生有諸多黑色的紋路,很是可怖。口器上還閃爍著幽藍的光芒,一看就是劇毒之物。

「不要弄死他,還有用。過些日子攻破了東荒,我們會投遞大量的生靈進來。」黑袍人說道。眾多生靈抬起頭,看向黑袍人,眼中亮起了光芒,很是渴望。

一隻蚊子落在了洪錚的肩膀上,鋒利的口器探入到了上面,一下子紮根在了他的血肉中。

哼!

洪錚悶哼一聲,一巴掌拍向那蚊子,當的一聲,火花四濺,居然沒有撼動這蚊子。他退後幾步,後背劇痛傳來,卻是那拳頭大小的鐵甲蟲已經爬到了他的背部,鐵角夾動間,輕易的叩開了他的肉軀,狠狠的夾在了他的脊背大骨上。頓時,洪錚身軀劇烈的顫抖著,一下子癱軟在了地面上。

「滾開!」他右手探入到了後背上,猛然抓在了鐵甲蟲的身上,想將它給移開。但鐵甲蟲紋絲不動,咔咔咔的啃食著,瞬間將他的一塊脊背大骨給啃食了大半!

他眼前一黑,暈死了過去,萬毒龍蚊衝上前來,叮咬在了他的胸膛上,截取著他的血液。

第二天,洪錚醒了過來,只感覺自己的身軀都快要散架了。在他的四周,已經布滿了諸多蟲子,面帶渴望之色的看著他。

「如果有機會,我從此地出去,必定要將你們全部都毀去。」洪錚冷冷的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