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缺,無瑕,完美。他的缺陷裂縫,跨入到了無瑕的階段。此刻的洪錚像是化為了真仙一般,全身不染一絲纖塵,通體如同琉璃。

原始陣胎中,蘊含了法則碎片,自主衍化諸多大陣,彌補極致孕骨身不能夠衍化大陣的缺陷。

他張口一吸,頓時,汪洋一般的生命能量湧入到了他的軀體中。他化為了一輪太陽,全身骨骼都散發出了金光。一根腿骨有金光時隱時現,而後完全的化為了黃金色,像是神金鑄造而成的一般。剎那間,洪錚的身上衝出了一股靈體大境一重天的氣息。他的背後浮現出了一條黃金古路。衛鍾離的身軀在遠遠的看著這裡,他不能靠近這裡,只能遠遠的看著。

極致孕骨依舊在進行,他那些細小的骨骼都開始有金光透發而出,而後完全的化為黃金色。。他的氣息也越來越強大,生命虛空中再次出現了異象。

地面上湧出了一株株的金蓮,虛空中,漸漸的有仙花如同雪花一般的飄落而下,密密麻麻。

「他在衝擊極致孕骨路,一旦衝擊完成,無人能是他的對手!」

「極致孕骨!」

「我的天,我看到了什麼,幾萬年了,都沒有人敢衝擊極致孕骨。」

中域小天帝也是在衝擊極致孕骨,但只衝擊到了一百零八塊骨骼,就斷了。現在沒有想到,洪錚居然在接續這條斷路。

半刻鐘之後,洪錚已經完成了一百三十塊骨骼了,完全化為了黃金色,極致孕骨路已經完成了一大半。

他的氣息也越來越強大,修為漸漸的在沖入到靈體大境三重天的地步。這是一種質的飛躍。

兩個時辰之後,洪錚全身一百八十塊的骨骼已經完成了蛻變!他眸子開闔間,有虛空在崩裂之景。

三個時辰之後,洪錚已經完成了兩百塊的骨骼,只剩下六七塊的骨骼了,幾塊指骨還沒有完成。

虛空中的異象越來越明顯,雲端上,浮現出了一道道的飛仙。人影憧憧,屹立在雲端上。

咚!

咚!

咚!

幾道浩蕩至極的鐘鳴聲出現了,東皇圖騰殿再次浮現在生命虛空中,一尊圖騰等神像出現了,冷漠的盯著洪錚。

「你之孕骨,符合東皇始祖所定法則,賜你東皇鍾!」

天空中,一尊巨大的東皇鐘敲動,飛入到了洪錚的手中。

圖騰等神像繼續開口:「你之孕骨,符合東皇始祖所定法則,賜你神威印記,可進入東皇圖騰殿祖地一次。」

圖騰等身像手對著洪錚一指,一道火焰型的印記融入到了洪錚的眉心中,消失不見。

所有人都沸騰了,整個東荒都震驚了。

「神威印記,可參悟東皇的心得!」

「天啊,居然賜下了東皇鍾,還有一縷神威印記!」

「太瘋狂,神威印記,當年只有李清風成功獲得過啊!」

「洪錚要逆天了,簡直要逆天了!」

東皇圖騰殿隨後消失,但天空中的異象,更加的驚人了。尤其是洪錚的身後,浮現了一方神土。神土中,一尊尊的真龍盤旋衝出,圍繞在他的頭頂。

一尊又一尊鳳凰橫空而過,在他的頭頂上面盤旋著。龍鳳飛舞,爭相鳴嘯,整個生命虛空都是在顫抖。

時間一點一滴的殺到,衡言測已經離他不過十里路了,在十息之後,就要殺到這裡。

洪錚依舊閉著眼睛,在進行最後的蛻變。

還剩下最後一塊骨!

他猛然張開了大嘴,張開了大嘴,截取天地精氣,生命長河在這一吸之下,幾乎都要乾涸了。

一瞬間,他極致孕骨路完成!

天地大變!

生命虛空不斷的震蕩著,宛若要裂開一般。一股驚天動地的氣息從洪錚的身上沖了出來,他周圍的虛空都是在扭曲,承受不住他全方位放開的威壓!

衡言測首先殺來,眼眸冰冷:「讓開!」

那把椅子給洪錚帶來了難以想象的好處,生命能量如同汪洋一般,支持著洪錚的蛻變。

洪錚猛然睜開了眸子,眸子中綻放出了兩道金光。他雙眸中,像是有兩輪太陽在炸開,光芒太璀璨與耀眼了。照耀的眾人簡直睜不開眸子,兩道金光注視在了衡言測的身上。

他依舊沒有站起來,盤坐在那裡,在提升自己的生命層次。

衡言測身軀一頓,居然在洪錚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恐怖的威壓! 第四百三十八章玄極境生命層次

衡言測難以置信,瞳孔狠狠的收縮。他是當世最強大的年輕人之一,有著同階無敵之勢。但現在他面對洪錚的時候,居然感受到了一種顫慄感!

洪錚只是睜開了眸子,冷冷的盯著衡言測,面無表情。眼眸中吞吐赤紅光芒,他此刻陷入到了一種奇異的境界中。感覺自己的元神在升華,那是一種高高在上的感覺。心中的一部分情緒在泯滅。

那是生命層次的提升,視眾多生靈為螻蟻。

他看向了衡言測,此刻衡言測在他的視線中,與螻蟻,蛇蠍,豬狗,都並沒有什麼區別。就如同人類俯視著畜類一般。

他的身上升起了一股氣息,那是高等級生靈才有的,體表上有淡淡的金色紋路在閃耀。腦海中突兀的接受了一道意念——生命階梯,玄極境!

「玄極境的生命層次!」衡言測終於知道了,他面色漸漸的扭曲,「這本來屬於我的,屬於我!」

「玄極境的生命層次,我的生命階梯才是黃極境!」衡言測爆發了,他雙眸也漸漸的赤紅起來。玄極境的生命層次,太難得了。 每秒都在升級 這一切都是因為這把交椅,他覺得他如果能夠坐上去,也能夠達到這樣的層次。

「玄極境!」中域小天帝面色也極為的嚴肅,那是比他們的生命層次還要恐怖。

「殺!」衡言測一聲怒吼,全身發光,體內響起浩大的誦經聲,退後百丈,張開大口,吐出一大片的黃金符文。他盤坐一方虛空中,化為了一尊蓋世戰神,吞吐百家經文,烙印虛空中。

「西山經!」衡言測高坐九天,打出了西山經,化為一片山河,壓蓋而下。

「北山經!」北方虛空中,一大片巨大的山脈橫空而來,碾過虛空,夾擊洪錚。

「南次三經!」南方虛無伸出,地面上突兀的升起一尊巨大的黑色魔山,壓塌的虛空,快速的撞向這裡。

衡言測極盡爆發,一出手,就是驚世神通大術。

各種山嶺從天而降,從四面八方衝擊而來,撞擊的天宇都是要炸開。洪錚終於從椅子上站了起來。他全身綻放耀眼的金光,黃金神骨透體發光,像是神金鑄造而成的。他看著那些山脈,平淡的轟出了幾拳。

根本沒有動用任何的法力,只是肉體的力量,每次出拳間,都將山脈硬生生打爆。而後,洪錚撕裂了那些烙印在虛空中的符文,與衡言測激戰在了一起。

「衡言測,我忍你很久了。」洪錚眼中出現了殺機,無論是當初的衡一,衡皓,還是衡家的老怪物,都對自己出手過。

他憑藉著蓋世無雙的肉身,徑直殺向了衡言測。根本沒有動用任何法力,一拳轟向了他。

一口大鼎從天而降,鎮壓向洪錚的頭顱。卻是被洪錚一拳擊飛,火花四濺,剛猛無雙。他衝到了衡言測的身前,一拳轟出,直接將虛空轟的扭曲。

衡言測身為最強天寵,手段眾多,手一招,手中出現一桿戰旗,猛力搖動,旗面像是鋒銳至極的刀片,切割開了虛空,斬在了洪錚的身上。

叮!撞擊出了大片的火花,卻沒能斬破洪錚的皮膚,被洪錚殺到了身邊。衡言測一愣,面色漸漸的凝重起來,想不到手中的玄黃旗居然斬不破洪錚的防禦。

「我來助你!」中域小天帝面色冰冷,背後浮現出了十桿巨斧,每一桿都釋放出了不朽神光,有開天闢地之勢。一桿神斧融入到了虛空中,再次出現的時候,臨近洪錚的眉心,將他一縷髮絲斬落,飄到了地上。

「你們這是在找死!」洪錚怒了,而後瘋狂咆哮一聲,吼出了龍吼功,幾人交戰的區域一下子炸開了,。洪錚崔東了諸神的符文,展現出了三頭六臂的恐怖神通。

六隻手臂都捏拳印,鎖困周身要害,轟了出去。

轟!他六隻手臂擊碎了衡言測的身軀,硬生生的將他抓在了手中,而後衝上了天空。千百道拳印瘋狂的轟在了衡言測的身上。

轟!

轟!

轟!

拳印如同雨點一般的落下,片刻之後,居然將衡言測硬生生打爆了!

所有人都驚呆了,心中發寒。

「卧槽!衡言測被硬生生的打爆了!」

「狀元衡言測居然被硬生生的打爆,這個洪錚,如同野獸!」

「他修為現在達到了什麼樣的程度,居然將衡言測打爆!」

漫天血雨灑落,一枚拳頭大小的湖泊出現了,攜帶著衡言測的神魂與本命精血出現在了遠處,落入到生命長河中,再次化為了衡言測的本體。

衡言測借卵而聲,但臉色蒼白了不少。再次衝殺而來,與此同時,一尊金色的神禽鋪天蓋地,一雙利爪洞穿了虛空,抓向了洪錚的天靈蓋。

神禽朱雀鳥。

而後,一道劍氣衝天衝起,崩碎雲朵,攪動無邊風雲,像是擎天之柱,剖開了虛空,橫斬向這裡。 豪門巨星:老婆V5! 劍谷傳人,劍二出手了。

洪錚打出了逆亂三招,手推山嶺,撞擊在了那巨大的劍氣上。而後猛然回頭,轟出了龍拳,與神禽朱雀鳥撞擊在了一起。

超能悍妻:拐個總裁當備胎 衡言測從背後殺來,手中出現一尊翻天印,打穿了虛空,擊在了洪錚的背上。

洪錚的身軀猛然的炸碎,血肉紛飛,神禽朱雀鳥被龍拳轟飛,但那無堅不摧的利爪也抓在了他的肩膀上,撕扯下來一大塊的碎肉!

他身軀被打了一個踉蹌。

這還沒完,他推出的山嶺被劍二一劍剖口,碎石翻滾間,劍二化為了一道天外飛仙,手持明晃晃的仙劍殺來。那口仙劍,明晃晃的,劍光璀璨,照耀的洪錚雙眸眯在了一起。一劍刺在了洪錚的眉心上,將他額骨差點剖開!

「洪錚要敗了!」

「三大年輕至尊的殺招,就算是靈體大境六重天的高手都要飲恨!」

「驚世之戰啊。」

洪錚身軀被打的殘破,跌落回了椅子上。他冷靜的可怕,一言不發,打出了補天術!

補天三式,熔爐,因果,天意。

洪錚只領悟了第一式,熔爐。 第四百三十九章激戰群雄

他雙手捏印,一尊古爐包裹自身,身上流轉火焰流轉,熔煉自身。一瞬間,他全身的傷勢全部癒合,氣勢更加深不可測。他重新站了起來,手中出現了仙魔龍齒棍,天羅傘,白帝額骨矛,青銅古鉞等,像是蠻荒之龍復甦。

這一幕,鎮住了所有人。

「這是什麼神通,居然剎那間痊癒。」

「很可怕的神通。」

「此人今天必須要死。」

人皇身與真龍神依舊在進行蛻變,洪錚激烈的廝殺著。

仙魔龍齒棍化為水桶粗細,有百丈長,像是星辰沉墜了下來,轟在了衡言測的身上,一下子將衡言測半邊身子打碎!而後,青銅古鉞被他持在了手中,劈砍在了神禽朱雀鳥的身上,斬碎了他的鳥喙,鮮血翻滾著。

接著,他手持白帝額骨矛,洞穿了虛空,與劍二瘋狂激戰在一起。

劍二修為難以揣測,但依舊被洪錚一矛釘在了地上。洪錚隨後沖了上去,一拳轟在了他的頭顱上。頓時,劍二的頭顱被他打爆。

「還有誰來。」洪錚渾身都是鮮血,全部都是三大至尊高手的。他站在那裡,有一種睥睨天下的無敵氣概。

中域小天帝轉身飛走,不再大戰,佔據在一條河流中:「等我蛻變完畢,再來斬你。」

小白帝冷冷的掃了洪錚一眼,一言不發,進入到了生命長河中,自身開始蛻變。其餘人見狀,也紛紛如此。但有一人未動,他就是散修吳浩。

散修吳浩在這一刻表現出了驚人的戰力,一瞬間將自己的修為推動了極顛。眉心中衝出了一根手指,足有千丈大小,血光閃爍。手指如同山嶺一般,從天而降,撞向洪錚。

洪錚轟出了太祖神拳,三尊太祖虛影出現,一個比一個年輕,最終融合在一起,化為一個金光閃閃的拳印,與那個手指撞擊在了一起。

生命虛空震顫著,似要被打碎,各種衝擊波肆虐,漣漪向四周蔓延,沖碎了眾多的山峰。

洪錚雙眉如劍,眼眸凌厲如刀:「是你,指紋聖子!」

吳浩就是指紋聖子的一縷化身!

他冷笑的看了一眼洪錚:「你逃不掉!」

一擊未得手,指紋聖子開始退走,進入到了生命長河中,退而求其次,進行最後的終極一躍。

洪錚重新坐回到了椅子上,他準備在生命虛空中,鑄造出屬於自己的帝器!

刀槍劍戟,斧鉞鉤叉,都不適合自己。忽然,他響起了那浮屠塔,神異無雙,眼中出現了堅毅之色。那就鑄造出一尊塔。

想到此處,他眉心中的帝道黃金泥與七彩神泥飛出,懸浮到了虛空中,吞吐生命能量。而後,他神念延伸了出去,開始勾勒出一尊七級神塔的模樣。

帝道黃金你與七彩神泥融合在了一起,釋放十萬神光,帝道的氣息在瀰漫著。帝器的鑄造,不是一蹴而就,而是要主人的不斷孕養。他指尖連連彈動,十幾滴黃金色的精血飛了出去,融入到了帝道黃金泥中。

大日如來焰出現,噴出火焰,開始錘鍊著。

那團帝器粗胚漸漸的熔煉成了一尊塔的模樣,更有七級,漸漸的成型。帝道氣息開始瀰漫,覆蓋了整個生命虛空。

中域小天帝等人身軀一震,眼中出現了不可思議之色:「他在……鑄造帝器!」

「鑄造帝器!」

帝器的鑄造是一個繁複的過程,但洪錚盤坐在椅子上,不斷的感悟著,打出了一道道的手印。在上面勾勒刻畫出額骨上的諸神符文。

離生命大進化結束只剩下兩個月了,洪錚一直在錘鍊著寶塔,寶塔已經在成型。不時的頭髮出了七彩神光,沖入到了虛空中,化為一道長虹,消失不見。不時有帝道威壓瀰漫,很淡,但是卻真實的存在。

他不斷的在寶塔上刻下大陣,什麼太虛大陣,九重天,恆河大陣,三才大陣等。

虛空中漸漸有雷劫開始出現,似乎不允許帝器誕生。每隔幾天都會有雷電降落而下,劈在帝器寶塔上,但都被洪錚撕碎。寶塔越來越完整,在虛空中沉浮著,吞吐十方精氣,日月精華。

修鍊無歲月,洪錚陷入到了沉寂中,但手中的印訣越來越快,開始在寶塔上刻畫經文。有補天術,光明古經,金猊天功等。離生命大進化的結束,還有一天,此刻,生命長河中,一道道恐怖的氣息升起。

玄極境的生命氣息衝天而起,不如洪錚的那般濃厚,但卻是真真切切摸索到了這個境界。

衡言測,劍一,中域小天帝,小白帝,小東皇,吳浩,上官墨苔,陸吾等人終於完成了最後的終極蛻變。

「殺!」衡言測此刻已經跨入到了靈體大境六重天的層次,當先向洪錚殺來。他的目標,是摘取那懸浮在九天中的神塔。

「摘塔!」中域小天帝氣吞山河,極致孕骨路雖然沒有完成,但也跨入到了靈體大境六重天的層次,伸出右手,化為五指大魔神陣,鋪天蓋地,向洪錚抓來。

另外兩尊椅子上,真龍身猛然睜開了雙眸,目中兩道金光洞穿虛空,有丈長,仰天發出了一聲龍吼,迎擊中域小天帝。他此刻也化為了靈體大境六重天的高手,並且已經跨入到了半步祖血的程度!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