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了一下鍋里的辣子雞楊風對況天佑說道。

「你自己慢慢享用吧。」

況天佑抬起手捂著鼻子走到了一旁將窗戶打開讓辣椒的味道散出去看的楊風哈哈笑個不停,妖魔鬼怪的嗅覺很靈敏聞到太辣的東西會不停的打噴嚏。

顯然況天佑是上過當的存在不然也不會第一時間捂著鼻子走到窗戶旁,將窗戶打開了辣子雞素炒小白菜外加一碗雞蛋湯楊風覺得自己的廚藝是進步了的至少沒有老婆在身邊的時候不會餓死也不會淪落到只能和路邊攤、酒店為伍的地步。

吃著飯菜,楊風看著況天佑問道:「說吧找我幹嘛的別告訴我又是因為那個小倩你破案的精神還真是不錯啊。」

「我們大廈的玄武童子你知道的。」況天佑回了一句在楊風點點頭后,繼續說道,「他等下會幫小倩媽做一場法事,免費的幫忙召回小倩的鬼魂,我想去看看你呢。」

「咳咳!」

結果讓況天佑感到愕然的是楊風停了直接咳嗽了起來明顯的被嘴裡的雞肉給嗆到了。

「咕嘟!咕嘟!」

連忙喝了一大杯果汁楊風才緩和過來。

「差點被你嗆死,能不能別在我吃辣子雞的時候說這種好笑的事情?招鬼魂?你找馬小玲還差不多,金正宗,我看是鬼魂找他可能性還比較大。」

「你的意思是金正宗是騙子?」

況天佑從窗戶旁走了過來坐在距離餐桌比較遠的椅子上避免自己被辣椒的味道給嗆到身為殭屍鼻子比鯊魚還靈敏,在這種時候果斷會遭殃。

翻個了白眼,楊風聳聳肩膀,繼續吃飯。

「這不是明擺的嗎?什麼鬼的玄武童子我還白虎童子青龍童子呢,不過去看看也好反正沒事做。」

「能幫一把嗎?」

「你出錢?」楊風抬起頭問道。

況天佑點點頭道:「我出錢。」

「那你先說服小倩媽比較好一點,其實我覺得呢最好別讓別人母女見面了,頭七一過小倩自然會去看她媽最後一眼然後離開這個世界何必去多此一舉的折騰呢。」

微微點頭況天佑沒說話了,打算等楊風吃完飯兩人一起去金正宗家裡看看。

「話說你還沒給況復生找學校嗎?」

「還沒,今天直接發生了命案,上面要我和高保一個禮拜時間查清楚一切時間太緊急了已經過去了一天。」

「今天都算你的上司真沒人性,話說你就不能改變一下? 致命索情:男神強勢奪愛 嘖嘖,總署警官眼看就要提升一步了,結果亂說話被一擼到底弄到了這個小警局來還那麼敬業。」

吃飽喝足雖然身邊還坐著一個觀眾,楊風也沒搭理他這麼多年早就習慣了換成別人的話可能真吃不下去。

你好好的吃飯一個大男人坐在你身邊望著你邀請他一起吧,他不餓但就這樣看著你是個人都會覺得不舒服。

「楊風、太好了我正想去找你呢。」

吃完飯兩人正準備搭乘電梯,結果電梯門才打開就看到裡面站著的王珍珍準備要出來,看到楊風和況天佑不由的露出驚喜的笑容,她正準備要去找楊風呢結果就在電梯里碰到了。

「你找我?」

楊風指著自己況天佑暗暗一笑,直接走進電梯里一副我什麼也不知道,什麼也沒看到的表情,你們繼續當我不存在就行。

「對啊。」

王珍珍笑著和況天佑點點頭算是打了招呼。

「我想邀請你陪我一起去買衣服呢,你之前說再漂亮的人也要懂得搭配漂亮的衣服才好看。」

影帝重回十八歲 楊風額頭上出現一連串的問號出來,「我有說過這種話?」

額,好像有吧。

「對啊,在倭國的時候你還說會陪我逛街買衣服幫我搭配算是補償呢,你準備賴賬?」

王珍珍那漂亮的左眼睛一閃一閃的盯著楊風,讓楊風汗顏了一個。

我靠!我居然將這事情給忘記了失敗太失敗了。

「咳咳!」

況天佑很不想打斷他們但今天楊風真不能去逛街沒辦法他只好做個惡人咳嗽著提醒一下這兩人,王珍珍不是笨蛋烏溜溜的大眼睛在兩人身上來回打轉。

「你們有事情?」

這個鍋不能背直接甩!

心裡暗暗決定楊風馬上就說道:「是這樣的,況天佑他是警察嘛,今天發生了小倩的命案,他正忙著調查線索知道玄武童子打算請小倩的鬼魂回來於是就請我一起去看看他說他自己害怕。」

我靠!你確定這樣說真的合適!

況天佑那隱藏在墨鏡後面的眼睛瞪得老大,難以置信的看著楊風,臉上表情直接獃滯沒想到轉眼間楊風就給自己扣上這麼一口黑漆漆的大鍋,還很沉重。

「啊?」

王珍珍驚叫一聲有些害怕的朝著楊風靠近兩步,在倭國她可是被嚇過了不想再經歷一次。

「要不還是別去了吧很可怕的,我和我媽咪我都不敢去!」

「很抱歉我不能陪你去逛街了,要不改天吧我們要上了,你呢?」

楊風對王珍珍做了一個遺憾的表情,不能陪你逛街很抱歉反正鍋不是自己的使勁甩,千萬別客氣,況天佑是殭屍,銅頭鐵骨,也不怕鍋沉重壓斷了脖子。

王珍珍有些害怕見楊風不能去逛街感到有點小失望猶豫了一下,她還是按了頂樓的數字。

「我還是陪你們去看看吧人多壯膽嘛。」

況天佑滿頭黑線,楊風看著電梯天花板很想笑。

「噗哈哈哈!」

可安靜只持續了三秒鐘,唉!我可是受過專業訓練的人不論碰到任何事都不會笑除非是真的忍不住。

你們兩個夠了!太過分了甩鍋給我就算了,還笑我,弄得我好像是個膽小如鼠的人一樣。

一旦,這事傳出去了名聲都毀了,碰到楊風這樣一個損友的存在,況天佑感到很心塞,只能期盼王珍珍不會隨便亂說話不然在嘉嘉大廈他可就真的糗了。

「唉,來了歡迎歡迎,還有楊先生歡迎你們前來觀看玄武童子做法珍珍也來了,快進來坐吧很快就開始了。」

金姐很熱情的招呼著三人進屋休息,時辰一到她兒子玄武童子就會開始做法。

現在才十點,能招魂?

況天佑看了楊風一眼,楊風回了一個我不知道的眼神就不搭理他了,和王珍珍一起小聲說著小倩鬼魂回來會不會很可怕的悄悄話,看的況天佑眼皮子直跳。

「小倩媽你也別太傷心了,誰都不希望發生這種事。」

樂文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 余微微那邊先退了一步,緋傾傾也表現得鬆了一口氣的樣子來。

這段愛情有點冷 眾人一看,那裡還不明白啊。

人家雙方都已經不打算繼續下去了。

既然是這樣,其他吃瓜群眾也沒啥好說的。

都散了,各自回了各自的宿舍,該幹嘛幹嘛。

顧安安雖然對緋傾傾這麼息事寧人的做法很不滿意,不過,說到底緋傾傾一直就是這麼和事佬又怕事的性格,所以,她也懶得管了。

三人進了宿舍關上門之後,緋傾傾就叫住了余微微。

「微微,我能不能求你一件事?」緋傾傾小心翼翼的說道。

余微微其實真不想甩她,不過想想剛剛的事,如果現在就一副懶得搭理緋傾傾的態度,萬一緋傾傾做點什麼,不好的還是她。

所以余微微擠出一個笑,說道:「當然了,只要我能做到,我肯定不會推辭的。」

這話說得漂亮,能做到,也就是說,如果余微微不想答應的,完全可以推到不能做到那一條上面去。

不過,沒關係,緋傾傾覺得,余微微會答應的。

「微微你,能不能和我換一下床位?」緋傾傾一副不好意思的說道。

然後瞅著余微微露出一點不願意的神色之際,緋傾傾飛快的看了余微微一眼,說道:「我知道這個要求有點過分,但是,醫生說,讓我最好在能透氣的地方休息……」

緋傾傾的床位是在靠門的地方,不僅不通風,而且還有一個最主要的就是……還是在燈開關的地方。

說起這個,緋傾傾突然想起了,緋傾傾這個床位多吃虧。

余微微每天都要護膚弄好久,但是她從來不主動自己關燈。

每次緋傾傾都睡著了都要把緋傾傾叫醒關燈。

余微微真想一口拒絕。

但是看了看顧安安看過來的眼神,余微微還真說不出來。

她怕她立刻拒絕,顧安安保不準怎麼說她。

但是她真不想換。

那地方要關燈,而且還正對著洗手間的門,一點也不好。

「傾傾算了,等小童回來,和小童換吧,某些人,表面一套心裡一套,能讓給你就怪了。」顧安安看余微微的樣子,撇嘴道。

要不是她的床位就在緋傾傾對面,是在窗戶那邊的話,她就直接和緋傾傾換了。

余微微聽到顧安安這話,心裡想了想,決定還是換!

其實忍一忍,那就像顧安安說的那樣,讓緋傾傾和林小童換就是了。

不過如果真這樣了,到時候,保不準林小童和顧安安這兩個女人在外面要怎麼說她呢。

不就是個床位嗎?換就換唄!

「好啊,換吧,就換個床位,沒關係的。」想到這裡,余微微臉上掛起了笑,柔柔的說道。

緋傾傾聽到余微微答應換床位,也揚起一個笑容,驚喜道:「真的嗎? 盛世寵婚:早安傅太太 太好了!謝謝你,微微!」

兩人愉快的換了床位。

因為之前緋傾傾已經收拾過了,所以,換得可快了。

很快就換好了。

余微微看著屬於自己的床位上,換上了緋傾傾一套果綠色的床單被套,心裡感覺老不得勁兒了。

她把這歸結為不爽,而此時,緋傾傾腦海里,一道聲音響起。 【氣運值+1】

系統小白的聲音在緋傾傾的腦海里響起。

緋傾傾嘴角翹起一個愉悅的弧度,心情,非常的好!

換床位事件,圓滿解決。

接下來,就要開始準備……去會會夏木忝這個氣運男主了。

在此之前,緋傾傾覺得她可能需要吃個飯。

想到這裡,緋傾傾也不耽誤,拿上錢包,和顧安安以及余微微打聲招呼,就直接出門了。

現在是中午放學的時間,食堂就可以吃飯,不過緋傾傾並不想嘗試。

活了千年之久,緋傾傾自然也曾混進過學校。

而學校食堂的食物,迄今為止,是除了她自己廚藝之外,食物最難吃的一個地方。

所以,即使有原主的飯卡,緋傾傾也不想去吃學校的食堂。

好在原主的學校並不是封閉式的那種,不然緋傾傾都不知道,她要如何度過這不短的時間。

緋傾傾出了學校大門后,就搜索了一下原主的記憶,試圖找出原主關於這周圍有什麼好吃的的記憶。

然後,緋傾傾失望的發現,原主對學校周圍有什麼好吃的一無所知。

唯一和好吃的掛上勾的,居然是原主媽媽做的酸菜魚。

沒辦法,緋傾傾只能自己找了。

以緋傾傾仗著不會老,混了好幾個學校的經驗來講,一般學校的周圍肯定會有好吃的。

果不其然,在學校周圍找了半圈,緋傾傾就看到了一條繁華的美食街。

一眼看過去,小吃,主食,西餐都應有盡有!

不過,緋傾傾卻發現問題來了。

吃什麼呢?

這是一個大問題!

其實在掃到某火鍋的時候,緋傾傾就想去吃的。

但是一個人吃火鍋非常沒意思,所以緋傾傾放棄了吃火鍋,然後站在美食街的街口,看著各種各樣的招牌糾結。

「緋傾傾?!」身後傳來了一個好聽的聲音,聲音有點耳熟,不過總感覺這聲音悶悶的。

緋傾傾有點疑惑,扭頭一看,眼睛頓時一亮!

叫她的不是別人,可不就是今天上午沒等到,惹她生了好大一會兒氣的容西決嘛!

緋傾傾臉上明晃晃的驚喜笑容,在想到她今天早上還在生氣時,逐漸的消失。

是了,她還生容西決的氣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