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道閃電層出不窮,朝著林雲劈擊而去。

在眾多壯漢們的眼裡,林雲已經是氣喘吁吁,奄奄一息,幾乎下一刻,就要被這頭妖王擊殺了。

「真是可惜了!」

眾多苗神谷的壯漢們都嘆了一口氣。

能在一頭武王級青蒼狼的手下堅持這麼久,這少年也算是足夠天賦異稟了!

不過,他們也並不打算救,畢竟一頭青蒼狼王,就算是他們,也很難擊殺掉。

可就在下一刻。

不遠處的林雲,卻停止了活動,他站在那裡,從儲物戒中拿出了一把刀子,竟然和青蒼狼搏鬥了起來!

「這少年瘋了!」

「不,這是他最後的機會,如果不和這頭青蒼狼戰鬥,想必他也活不成。」

眾多壯漢們,見到這一幕,其中一些人,瞳孔一縮。

而至於更多的人,則更是嘆惋。

畢竟能和武王級妖獸搏鬥的人,在他們苗神谷當中,也沒有多少。

在他們的視野當中,林雲正在和青蒼狼王不斷的戰鬥!

他的身上到處都是傷口,身上處處都帶著焦黑之色,可是卻始終咬著牙,在和青蒼狼王戰鬥。

農門巧廚娘 青蒼狼王不斷的發出怒吼,可是在林雲的搏鬥之下,竟然漸漸的陷入到了困境!

「吼!」

青蒼狼發出怒吼,身上閃電出現的更多,整頭狼彷彿化成一股颶風,想要將林雲碎屍兩段。

但是下一刻!

在它的身體撲擊到林雲身上時,林雲的一刀,直接穿過了它的腹部,將它的腹部捅破!

而後,林雲悶哼一聲,乘勝追擊,竟然將這頭青蒼狼直接殺死掉了。

不過,他也明顯很不好受,奄奄一息,倒在了地上,朝著苗神谷方向攀爬過來。

嘴中還在喃喃自語著什麼,最終暈倒在地。

「天啊,那少年,一位武尊,竟然擊殺了武王!」

「這,這真的是一個少年嗎?」

不遠處,在苗神谷圍牆上的眾多壯漢,見到這一幕,心中的滋味都難以言說。

這少年,竟然將這武王級青蒼狼王殺死了!

要知道,他們苗神谷,捕獵一頭武王級的妖獸都比較困難,而且還會有比較大的損失。

這時候,其中一位壯漢道:「這少年能殺死青蒼狼王,也是個不多得之才,不如將他救下算了?」

一邊說著,這壯漢還一邊在打量周圍人的神色,畢竟苗神谷的一向宗旨是,不允許外人進入谷中。

「哼,何必要這麼麻煩?直接將那頭青蒼狼拿走,然後把這少年囚禁在谷中,不就行了?」說話的人臉上帶著陰險,同時眼中有貪婪之色閃過。

一頭青蒼狼王!

再加上一個可以長期為他們捕獵妖獸的奴僕,簡直不要太賺。

眾人看著不遠處那暈倒在地的少年,開始爭吵不休。

就在此時,一位少女走上了圍牆。

她穿著一身粗糙的獸皮草裙,但卻難掩姿色的修理,姣好的身材顯露出幾抹雪白,緩緩道:「看守叔叔們,你們在爭吵什麼呢?」

「苗苗。」

看到這少女后,眾多剛才還在爭吵不休的人們,立刻停止了爭吵。

彷彿對這少女,他們都有些忌憚。

這少女名為伍苗苗,是族中大長老的孫女,雖然還年輕,但一直以來在族中有著極高的威望,比起他們這些看守來說,身份尊崇多了。

「苗苗,是這樣的,我們看到谷外有一位武尊少年和青蒼狼王戰鬥,用盡全力殺死了那頭青蒼狼王,不過人也奄奄一息了,我們在討論該怎麼處理那個少年呢。」

一位看守壯漢說道。

「哦?」伍苗苗發出一聲驚呼,然後靈動的大眼睛,看向了這名看守指向的方向。

她馬上看到了地面上躺著的林雲。

此時林雲雖然躺著,但是神念卻還在觀察著四周,見狀,他的心中,不由冷笑了起來。

他知道,他的計謀,即將要成功了。

「呵呵,根據我的妖獸奴僕們的消息,這苗神谷一向防範心極強,我若是直接拜訪,一定不能引起信任,可惜了我的這頭青蒼狼王,不過這也是必要的。」

林雲現在,手底下只有幾頭武王級妖獸,分佈在妖獸山脈中。

這樣損失一頭青蒼狼王,他也心痛,不過對比這苗神谷中吸引他的東西,卻算不得什麼。

「去救救他吧!我們如果不管,他應該會傷勢嚴重而死的。」

在一眾看守們的敘述下,苗神谷內的伍苗苗,小臉上出現一絲不忍。

同時,心中也產生了好奇心。

這武尊境界的少年,竟然能夠殺死一頭武王級妖獸,她也不想這樣的天才,死在她們苗神谷外。

「這……」

聞言,眾多看守們,面面相覷。

「哼,這少年明顯已經快死了,還浪費資源救他幹什麼?我看,如果把他用蠱法控制,當做奴僕還差不多。」

其中一位看守,眼中出現陰冷之色,他名為伍大牛,一直不主張救下這名少年。

隨便救下一個外人,那算什麼事?

「大牛叔叔,這少年這麼可憐,拚死一搏,怎麼能不救他呢?還當奴僕,他這麼強,真心為我們所用不好么?」

「大不了,我擔責好了!」

伍苗苗兩眼淚汪汪的,兩隻秀嫩的小手,抓住伍大牛粗壯的手臂搖搖晃晃。

最終,伍大牛長長嘆了一口氣,和其他的看守們對視一眼,還是咬牙接受了伍苗苗的提議。

畢竟伍苗苗的爺爺,可是谷內的大長老!

有伍苗苗擔責,他們救下這少年,倒也不會出什麼亂子。

很快的,谷門開啟,幾位壯漢,朝著不遠處的林雲走去。

躺在地上的林雲,嘴角不為人知的揚起一抹笑容,整個人的氣息,變得更加內斂,看起來更似奄奄一息。 「傷的真慘。」

帶著一群看守,伍苗苗走到林雲的面前。

當看到林雲身上那深可見骨的傷勢后,她感到內心一揪,張開小嘴。

「苗苗,這很正常,畢竟,他可殺死了一位武王級妖獸。」

旁邊有看守道,心中倒是感慨,這少年殺死一頭武王妖獸,竟然還能存活下來!

將軍的美味娘子 真的是天縱之資。

而伍苗苗聞言,點點頭后,就立刻吩咐旁邊的看守們,將林雲救了起來,而後帶著林雲前往谷內。

這個時候,林雲的氣息內斂,如同一汪波瀾不驚的湖泊。

這些武尊級別的看守們,根本就無法看穿他的真實情況。

而且他身上的那些傷,也確實存在,更是讓眾人難以懷疑。

一個看守抬著林雲的時候,伍苗苗還一直打量著林雲的情況,看到流了一地血后,立即吩咐這看守慢點。

伍大牛見狀發出冷哼道:「這少年傷得這麼重,我們願意救他已經不錯,還管他舒服不舒服?」

「大牛叔,不能這樣想,這少年看起來也不像是惡人,肯定會知道感恩戴德的,擁有武王實力,我們苗神谷也會變得更強一些呢。」伍苗苗道。

「那可不見得。」伍大牛繼續悶哼一聲道。

見狀,伍苗苗的小臉上不由出現了些懊惱,看了眼被抗在肩上的林雲,只希望這少年不要有事。

很快的,眾人就進入了苗神谷!

苗神谷,佔地面積極大,其中滿是各種各樣的茅房木房。

各種素樸的婦人、扛著獵物的壯漢們走來走去。

而此時,這一頭碩大的青蒼狼王屍體,也被眾多看守們叫人一起扛進了谷中,頓時間,也在人群中引起了好一陣驚呼。

畢竟這樣大的一頭狼王,基本很難捕獵到。

其餘的看守們繼續看守谷口了,伍苗苗,則是帶著兩位看守前往谷內深處。

她打算帶著林雲去找自己的爺爺。

腳下生風,她還一直督促兩位看守快一點,生怕慢了,林雲就救不活了。

「苗苗,這是?」

沒過多久,伍苗苗帶著兩位看守走進了一個大茅屋當中。

茅屋當中,中央部位正坐著一個白髮白須的老年人,這老者目露精光,一雙眼睛在林雲身上打量,聲音低沉。

「爺爺,爺爺,這是苗苗和看守叔叔們在谷外救下的一個外人。」伍苗苗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後走到大長老身前,俏皮道:「爺爺,你就救救他嘛,他一個武尊,竟然還殺死了一頭青蒼狼王呢,不過也太可憐了,你要不要救救他?」

「你!哎。」大長老看了伍苗苗一眼,滿臉溺愛的神色,道:「這出了亂子,可是要爺爺擔責的啊,不過一位武尊而已,想必,也引不起什麼風浪。」

隨後,他轉頭望向林雲,一臉嚴肅,整個人的氣質,瞬間大變!

轟!

他一揮手,從那茅屋外面,立即湧來一道驚人的靈氣,這靈氣成團,在其面前不斷旋轉。

感受到這氣息。

裝作重傷的林雲,心中立即一驚。

沒想到這位苗神谷大長老,竟然是一位半步武帝!

雖然實力肯定不如他,不過境界,竟然和他相當了。

「這苗神谷,能在妖獸山脈立足,還真是藏龍卧虎。」

林雲心中不由感慨,江海城,實在是太小了,許多人,一輩子都沒能見到大長老此等強者。

靈氣團騰空在大長老面前。

他從空間戒中抓來了無數藥草,敷在了林雲的身體上,而後,隨著大長老雙手的舞動,一縷縷靈氣直接就飄進了林雲的身體中。

靈氣入體后!

林雲身上的傷勢,竟然出現了好轉,不再流血。

而且傷口竟然很快就恢復了部分,綻放的血肉之間開始相連。

「這大長老,還挺厲害。」

緊閉雙眼的林雲,感受著外界的一切,對這大長老的實力,也有些許認同了。

這算是他重生以來,第一個能看得過去的武者。

當然,那也只是相對於武者而言!

和他對比,根本不值一提。

「好了!少年,別裝睡了,醒來吧。」

就在此時,當林雲身上傷勢好的差不多的時候,這大長老,突然悶哼一聲。

「啊……」

伍苗苗發出一聲驚呼,這少年,竟然在裝睡?

「咳咳……多謝大長老,小生林雲,來自江海城,不知不覺歷練間,竟來到這山脈深處,如有冒犯,請包容大量。」

林雲緩緩睜開了眼睛,半蹲著身子,乾咳兩聲,虛弱道。

「嗯,原來是江海城的武者,少年武尊,不錯。」

「哼,不過,你說你是來歷練的,你一個武尊,又如何能走到這裡?」

伍老點了點頭,江海城這個小小城池,竟然能誕生林雲這樣的少年武尊,還能擊殺武王級妖獸,實在是難能可貴。

不過,他的眼中卻也有著懷疑。

到這裡,各種強大妖獸層出不窮,一位武尊能走到這裡,實屬罕見。

掛名新妻 「我也不知道為何……我一路走來,都沒有什麼強大妖獸,不知不覺,就走到此地了……我,能走么?」

「您救下我,我必定好好報答。」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