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異度空間的微弱光芒泄露了出來。

似乎再用點力,就能切割出一個窟窿。

「太過強大,不到必要時刻絕不能用。」

冥想間,徐茂公、李密等人已經走出了好遠。

茫茫大河上下已經沒有了人跡。

蕭紫瓊騎著棗紅馬,單雄信騎著炭黑馬,因為大家怕單雄信傷勢發作。

單雄信推了半天,無奈只好騎上。

與蕭紫瓊連轡並騎,大有英雄兒女笑傲山河的風情。

時空通道的能量波動終於停了下來。

夏洛奇小松鼠甩了甩大尾巴上的雪,用小爪子將頭臉上的雪抹掉。

一跳一跳的跟著前面快要消失的足印追了上去。

走了十多里地,夏洛奇聽到前方傳來的驚呼聲。

「嗯?難道遇險了?」

一波時空浪潮從大河冰凍的氣氛中蔓延過來。

不一會兒,就將前面幾人還有夏洛奇置換進了長滿高大樹木的世界。

「見了鬼了,怎麼會有時空錯置發生?」

「大哥,怎麼回事?」

「我哪知道?徐兄應該知道。」 執行長,您的嬌妻已到達! 單雄信回答程咬金道。

「讓我心驚膽顫了,從來沒遇見過這種情況!」

徐茂公「天機辯」如同雷達一般打開,四處搜尋能量分佈與波動情況。

「好濃郁的生命力!」

「嗷~哦~」

地面震動搖晃起來。

蕭紫瓊嚇得在馬上驚叫。

兩匹馬也顫抖起來,幾乎軟倒。

「快看,巨大的龍!」

從天邊飛過來一隻披羽蛇翼龍……

風雪早就不見了蹤影,這裡儼然是盛夏的季節。

大傢伙還來不及脫去棉衣,就被一群披羽蛇翼龍發現了。

「夥計們,快點過來,這裡有幾隻沒見過的小肉蟲,吃起來應該味道不錯。」

領頭的花斑桀桀怪叫著招呼後面一大片烏泱泱的龍群戰隊。

毒步寵後 「快跑!」

徐茂公發出了警報。

這可不是幾個人能擋得住的。

徐茂公、李密都算是隋唐時代有見識的人了,但也沒有見過原始世界的恐龍啊!

夏洛奇無奈的笑了笑,他知道,自從那眾香國崩塌后,這方世界的時空框架肯定有地方破裂了。

這才會造成這種時空亂入的情況。

應該是時間線並聯、空間切換的緣故。

單雄信不服氣,對著從天而降的巨龍翅膀一刀砍了過去。

那可是單雄信的本命兵刃——三尖陌刀!

一半是手柄,一半是刀刃,前面還開了三刃!

披羽蛇翼龍花斑的翅膀呼嘯撲下帶來的惡風「呼」的一下就把單雄信給吹的倒飛了出去。

好一個徐茂公,一回首,雙手撈住單雄信的腰帶。

順著披羽蛇翼龍吹起的風浪往前用勁一送。

神醫毒后種田忙 單雄信以更快的速度竄了出去,遠離了披羽蛇翼龍有十多丈的距離。

徐茂公飛身一躍,騰至半空,想騎上披羽蛇翼龍。

手中大槍一舉,照著龍頭狠砸下去。

花斑沒想到這個沒見過的小肉蟲竟然能跳這麼高,直接沖著自己的頭顱殺了過來。

一聲怪叫,雙翅猛然一合。

將徐茂公夾在中間。

徐茂公被兩隻翅膀兜住的風勁擠得冒了出去。

一展眼功夫,徐茂公的大槍扎在了花斑的翼根上。

花斑吃痛,慌忙撤掉夾擊的翅膀,身子一沉,往下滑翔。

徐茂公落空,就勢一個跟頭翻了出去。

追擊著花斑,一個千斤墜,加快速度,正好騎在了花斑的脖子上。

花斑嘎的一聲怪叫,調頭要用長長的尖嘴來戳徐茂公,徐茂公毫不客氣,一槍從上往下扎了下去。

那兩人合抱般粗細的脖子竟然十分堅硬。

戰神境初級初階的實力只在脖子上戳出了一個白點。

但這一戳讓花斑憤怒了。

脖子往下一縮,在空中翻起了跟頭。

徐茂公無奈,雙腿緊緊夾住花斑的脖子。

可花斑翻滾的速度越來越快,簡直像一個滾石一般在空中甩了起來。

這可是披羽蛇翼龍的絕活——飛滾如球。

巨大的離心力終於將徐茂公沿著切線給甩了出去。

這時,龍群已經將這些人給團團圍住了。

「嘎嘎」的怪叫不斷。

披羽蛇翼龍紛紛落地。

圍住徐茂公、李密等人。

「你不用說話,按照我說的做。」

忽然,蕭紫瓊的腦海中又出現了夏洛奇的影子。

「嗯,知道了,夏大哥。」

蕭紫瓊太驚訝於如此與夏洛奇見面了,好夢幻啊。

兩人從一開始就是在夢中相見,這樣一來,弄得更加是如夢如幻了。

「聽著,你讓大家靠近。」

於是,蕭紫瓊趕緊招呼大家向她靠攏。

這一波披羽蛇翼龍應該有四五十隻,逃肯定是逃不掉了。

但蕭紫瓊就是相信夏洛奇有能力將大家給救出去。

徐茂公、李密等人正在面面相覷,聽到蕭紫瓊的呼喚,疑惑的移動腳本,向她靠攏。

「好,伸開你的手,不要運功,有任何反應也不要運功,聽到沒有?」

「嗯,聽到了。」

蕭紫瓊點點頭,十分配合的伸出右手。

不一會兒,蕭紫瓊的右手小臂就變成了漆黑的顏色。

蕭紫瓊臉色都變了,但她記住了夏洛奇的話,不能動,不反應。

就任自己的右小臂如此變黑。

夏洛奇的專屬右手忽然取出一塊幽黑的三角碎片,閃著詭異的光芒,好像不屬於這個世界。

蕭紫瓊的身形忽然以極快的速度繞著眾人飛了一圈。

之後,這些越來越近的流著口水的披羽蛇翼龍就與他們無關了。

憑著對時空能量分佈的記憶與感覺,夏洛奇的時空切割完成的非常準確。

出來的地方正好是風雪漫天的黃河冰川。

而那亂入的原始世界時空如同一個奇怪的破洞般逐漸消失在眾人的頭頂。

那抹詭異的綠色讓茫茫的風雪看起來更加熟悉與安全。

正當眾人長出了一口氣時,一隻暴龍不知怎麼的被帶了進來。

張著滿是尖刀般牙齒的大嘴,一口咬向程咬金。 這隻暴龍肯定是在夏洛奇切割時空時突然在岩石后跳出來的。

暴龍這傢伙最喜歡躲在岩石后偷襲。

它沒想到被夏洛奇圈住來到了另一個世界。

大嘴咬向程咬金,程咬金猝不及防,屁股上挨了一嘴。

幸好他穿的是皮內褲,這一下只是咬破了些皮肉,沒有傷及骨頭。

程咬金巨疼之下,不知哪來的神力,一板斧搗進了暴龍的嘴裡,用勁一擰,把那暴龍的牙給全部絞碎了。

暴龍失去了牙,疼得是滿地打滾。

巨大的尾巴在雪地里狠命的拍打,冰面都開裂了。

這隻暴龍長約十米,高約三米,重約三噸。

一隻龐然大物就這麼在黃河冰川的風雪中翻滾著,嘶吼著。

眾人被那如雷的吼聲嚇得面面相覷。

蕭紫瓊更是臉色發白,她從來沒見過這樣的怪獸。

要不是她知道夏洛奇就在附近,肯定會癱軟在地。

兩匹馬兒在暴龍的吼叫聲中屎尿齊下,渾身發抖。

程咬金怒氣衝天,繼續揮舞著板斧猛砍那隻驚慌失措又巨疼無比的暴龍。

暴龍在翻滾中前爪用力一拍,程咬金的斧子就飛得不見了蹤影。

程咬金也嚇了一跳,這暴龍怎麼這麼大的力氣啊!

召回本命板斧,繼續猛磕暴龍。

旁邊幾位看見這暴龍牙沒了,危險係數已經降低了很多,也就袖手旁觀,讓程咬金單挑暴龍。

翻翻滾滾的揍這暴龍約有一個多時辰,這暴龍又嚇又怕又疼,終於躺在地上不動彈了。

程咬金提著板斧,用腳踩在這暴龍的頭頂,對它說:

「畜生,今日讓你認識程爺爺的厲害,還咬我屁股不?還咬不?」

頭條專寵:老婆第一甜 眾人聽了,大樂。

就這樣,程咬金馴服了一隻暴龍當做坐騎。

暴龍休息了半晌,站起身來。

嗬,那個高度讓程咬金頗為得意。

睥睨群雄啊!

夏洛奇在蕭紫瓊體內,看著也樂了。

這程咬金還真是一員副將呢,竟然能收復一隻巨大的暴龍!

「老程,下來,讓我騎騎。」單雄信看著羨慕不已,說道。

「可以,但你那匹馬得讓我騎,你旁邊的美人得歸我,怎麼樣?」

「去你大爺的!」單雄信朝程咬金啐了一口吐沫。

「哈哈哈……」程咬金在暴龍背上爽朗得意的笑的十分開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