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很快被他發現,自己現在所處的什麼火炎山,只是道台中一處煮酒的火爐底而已,他一下找准出口跳了出去。

回到飛魚山莊空間,那些低級的儒厄魚查覺到他出現,馬上齊齊找地方隱去。

夏鴻騰此時注意力大都放在尋寶上,見此處沒有食人霧,他的五行之力瞬間放出去,幾息后他發現這個酒池肉林就是一個大器台。

「叮咚,發現道器——酒池肉林,是否收集?」

乘龍佳婿 「哈哈,收集!」夏鴻騰一聽殘圖有反應,馬上高興地叫它收走。

「叮咚,恭喜宿主收得一個道器,氣運加一千,魅力加一千,戰力加十萬!」

我靠,這回賺大了!

夏鴻騰大喜過望,他知道這個戰力加十萬,很可能把寄存在這裡的所有儒厄魚都算了進去,希望類人猿沒把這些美人魚都玩死了。

此刻,夏鴻騰沒急著回去找老猿,因為靈眼之下,他看到眼前好多地方,映入眼帘的是一大片彩旗飄飄的陣旗。

夏鴻騰反而不急著收走這些陣旗,這塊地盤不小,有過謀奪雷澤谷的經驗,夏鴻騰很想也把這塊地也變成自己的封地,不過,要走正規程序,除了一個好借口,怕是沒三年五載下不來。

「殘圖姐,可有秘法改變此陣?」

看到李夢媗和姬嫥在這陣中來去自如,夏鴻騰就知道此陣存在太久,已被很多人蔘悟出皮毛,現在自己要做的是,馬上改變此陣,讓這裡變成只有自己能玩的地方再說!

「叮咚,宿主若花一萬點功德值,我可以幫你簡單改造一下,保證威力提高三成,還能多出九支陣旗讓你去賣!外人想再進,即使九級靈陣師來,沒個百年摸索,也別想進來玩!」

「成交!」夏鴻騰對殘圖給錢就辦事的性格相當欣賞。

「叮咚,我這裡有一套『酒池肉林』改良版控制法,只要八千功德,宿主要了解一下嗎?」殘圖覺得還能再做筆生意,反正她收集的東西多的是,收八千功德只是象徵性的整理費。

「八千功德?不貴不貴,買了!」夏鴻騰現在功德都是按萬進帳的,功德賺來當然是用來花的。

一接收到『酒池肉林』改良版控制法,夏鴻騰就想到被天火和黑火快玩殘的酒火可是這裡的溫存了幾萬年的老住民,用新火靈代替它怕要有幾百年的磨合期,還不如收下來用它。

再說,用這種自帶酒香的奇火炒菜,完全是靈膳師的豪級標準。

正把神識搜尋向類人猿,就聽到那裡儒.帝酷.厄哭著喊道:「住手,我投降,我臣服,求求你別打了!」

不投降不行,現在他眼睛里流的不是淚,是血好不好?

一條魚,全身的血,被打的都從眼睛里慢慢流光而死,這痛苦,堪比極品酷刑。

「老猿,既然他願意臣服,就給人家個抱大腿的機會吧!還有,那個酒火,乘爺現在心情好,也給你個組織語言的機會!」夏鴻騰適時出聲。

「我臣服,我臣服!」酒火被天火和器火糾纏的狂啃,快只剩下火核,好不容易有逃過一劫的機會,馬上大聲地把意念傳向夏鴻騰,表示它也是有靈性的,能溝通的!

「好了,天火和黑火收隊吧,總要給人家棄暗投明的機會,以後大家就是隊友了!」

夏鴻騰一把三火全收走,再一招手,把類人猿和儒.帝酷.厄也帶回地飛魚山莊。

「咦,主上,你這是……會『酒池肉林』控制術?」

儒.帝酷.厄沒想到出秘境不是自己帶他們出來,而是被夏鴻騰帶出來,再看到原酒池肉林道台位置那個大坑,他如何不知道這傢伙已經把道台挖走了。

此時儒.帝酷.厄非常慶幸自己見風使舵的快,否則,這幫兇殘的狠貨,連挖地三尺的事都幹得出來,根本不會管自已死活的。 「恭喜主人成為『酒池肉林』的新主人……」儒.帝酷.厄不得不馬上接受這個現實,眼前這幫人都是狠人,我也要加入狠人俱樂部,為了提升自己在夏鴻騰的眼中的地位,儒.帝酷.厄想了想,又道,「對了,主上,我有秘法可以在天下所有《飛花令》上同時顯示你奪得酒魁一事,你看?」

「看什麼看?這種屁事還用得著詢問?馬上去做!」老猿一腳就踹過去了,他最討厭這種獻媚賊,會點小手段就以為很牛逼!

儒.帝酷.厄被金剛獸玩出陰影了,這種比牛頭人還野蠻的傢伙,簡直完全沒有道理可言,他相信夏鴻騰會看在眼裡的,下一刻,儒.帝酷.厄祭出秘法手訣,啟動帝酷的『春城無處不飛花』秘法,發布超級信息:

「經飛魚山莊酒池肉林權威認定,今年來斗酒的李夢媗、姬嫥、夏鴻騰三人中,最後以夏鴻騰的超級靈酒勝出,特告全酒界!」

與此同時,逃出飛魚山莊的姬嫥和李夢媗剛達成協議,此次酒魁由姬嫥摘得,所有名面榮譽都由黑水流域享受,做為補償,姬嫥願暗中拿出四塊贏來的洪荒渾石贈於李夢媗。

這樣,大家都不算空手而歸,回去都能對上面有交待。

李夢媗對此還是相當滿意的,此番斗酒失敗,她原本血本無歸,搞不好連她老爹也要跟著倒大霉。但是眼下若能暗中得到四塊洪荒渾石,自己截留一塊,其她三塊上交,完全能邁過這一斗酒失敗的大劫。

更別提,李夢媗還從帝酷那裡搶到一塊玉扳指聖器。玉扳指可是好東西,其外壁精鑄詩句和戰紋區,可收錄五道戰詩,有此加持,完全可以瞬發。

而且,玉扳指還有一個神奇特效,佩帶此物射箭,能加持三成威力。

有這兩樣好東西到手,她在家族中絕對能贏得一席之地。

非愛契約 兩人回到飛魚山莊五千里之外的眾人聚集處,便被許多人紛紛圍上,黃河飛花宮宮韓食毅做為東道主,見只有兩女回來,馬上上前問道:「發生了什麼事,怎麼只有你們兩人回來?」

長江流域飛花宮宮主慕容撈月和李夢媗老爹李常青,也相當關心地圍上來,李常青見女兒神色似是不對,皺眉問道:「媗丫頭,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難道你們沒找到飛魚山莊的斗酒池?」

「遇到了,我們還在那裡斗過酒……」

「那誰勝出?」

「慚愧慚愧,小妹略勝一籌!」姬嫥跳出來接過主場。

「不可能!那夏鴻騰呢?」韓食毅根本不接受這個結果,要知道在外面比酒時,以他的經驗,夏鴻騰完全技壓這兩女。

「我們在裡面遇到怪獸,我和夢媗見機跑得快,夏鴻騰當時還傻獃獃地落在最後……」

姬嫥點到為止,眾人齊齊明白,許多秘境法則大多這樣,你只要比同伴逃得快,則生存的機率完全能大八成。

食人霧的厲害這幫人深有體會,包括韓食毅,也不得不接受這個事實。

黑水流域飛花宮宮主完顏烈心情甚好,居然真的截糊到長江流域那幫人所謀甚久的桃子,不由大笑著接過主場:「哈哈哈,現在,我宣布……」

正說一半,忽然在場眾人身上的《飛花令》和幾座靈塔,玄光大盛,有高級塔靈齊齊現身背書道:

「經飛魚山莊酒池肉林權威認定,今年來斗酒的李夢媗、姬嫥、夏鴻騰三人中,最後以夏鴻騰的超級靈酒勝出,特告全酒界!」

「哇哦,居然能得到酒池肉林論證,太棒了!」五座對賭的飛花宮塔靈不用眼前三個飛宮宮主再宣布,直接各自捲走一塊洪荒渾石,興奮地飛向夏鴻騰方向。

那三塊對賭的《飛花令》同樣按捺不住自己興奮的神情,忽然『噴』的炸開,所有靈氣快速在空中重組,形成一塊詭異無比的《飛花令》,然後也跟著五座塔飛去的方向消失不見。

之所以說它詭異無比,是因為圍觀眾人齊齊發現,眼前這塊新令的體積,比他們手中的要整整大五六倍。

長江、黃河、黑水三流域飛花宮宮主看得倒吸一口氣,以他們的見識,也從沒見過《飛花令》是以這種方式凝結而出的。

一般正常操作,都是三塊令靈同時開花,然後相互交~配,最後形成一塊小令靈好不好?

現在,他們連唯一的安慰獎——老蚌生珠后的母令靈,也沒有。

這……這讓他們回去后如何交待?

會不會被長老團的那些太上宮主直接當場杖斃呀?

夏鴻騰沒想到儒.帝酷.厄這傢伙,還會玩這種全地圖的流氓式粗暴形廣播,更沒想到,沒十息后,五座靈塔和一個超大型的《飛花令》自動飛過來找他收留。

他一揮衣袖全部收到歸藏空間后,心情大好地對儒.帝酷.厄道:「要是我沒看錯的話,你這貨是不是乘帝酷原魂被杜康酒迷醉之時,噬主倒吞下他?」

儒.帝酷.厄聽得直接跪下,不管在哪個地方,噬主都是主流大忌,他忙道:「回主上,不是這樣的,是原主帝酷快魂消時,他想出用這個秘法試試……對了,我這裡有他的親筆遺言,說是留給下一任酒池肉林繼承者的!」

說著,儒.帝酷.厄祭出一幅畫稿來。

畫稿玄光大放過,呈現出原主帝酷偉岸的身姿,見過儒厄魚冒充的后,夏鴻騰清晰地感覺到這位爺獨有的上位者氣息霸氣逼人。

「想必你就是這一任的酒池肉林繼承者,孤獨留精魂十八萬年,原本想待靈力復舒時再重生的,奈何這世界靈力越來越乏,孤也等累了。臨散前,孤一直有一個執念,自收留儒厄魚后,孤一直在想,若是儒厄魚吞噬聖魂軀,會變異成何種模樣?今,孤就以身做一個試驗,不管儒厄魚變成何種模樣,是滅是留,全由酒池肉林繼承者決定,特賜聖權!」

說完,一道玄光射向夏鴻騰……殘圖適時幻出一雙玉手,把這道玄光捉住,然後搓啊搓成一團玉珠,遠古聖族的小把戲她見多了,直接截糊。

「叮咚,三萬點功德的聖帝魂念珠,有沒有興趣了解一下?」 夏鴻騰聞之嚇出一身冷汗,看來自己還是太小白,差點著了這幫老怪物的道,還是殘圖靠得住,三萬功德一點都不貴,光光救命之恩就值這個價。

「多謝殘圖姐,我買了!」

「叮咚,恭喜宿主得到一粒聖帝魂念珠,用此珠培育某些靈威類奇草,有奇效哦!」

夏鴻騰因禍得福,心情不錯,功德值果然是好東西,看來自己還要狂賺才行。

儒.帝酷.厄不知道差點好心辦壞事,小心地問道:「主上,我沒騙你吧?」

你是沒騙我,你是差點被帝酷騙,這幫老傢伙們為了長生,都是不擇手段的。

當然夏鴻騰為照顧新收小弟的情緒,自然不能這麼說,他看了看儒.帝酷.厄的聖魂體后道:「很好,你沒有騙我,那本公子就賜你一段機緣!」

夏鴻騰拿出五劫封魔筆道:「我觀你甚難消化聖魂體,來,本公子免費幫你改造一下,讓你能融合它?」

「主上,你,你是說你有辦法讓我真正融合聖魂體?」

儒.帝酷.厄激動的說不出話來,她融合帝酷的聖魂體近萬年了,除了剝離下來一點點能量,基本沒多大進展,已經完全死心放棄了。

最近後遺症越來越厲害,有時變得人不像人,魚不像魚,她都開始嚴重懷疑到底是誰奪舍誰。

現在,她聽到什麼?

這個便宜的主上居然說能幫她融合,真的的假的?

「放鬆些,我只須在你身上畫點高級道紋即可,絕對不會疼的!」

夏鴻騰祭出一點鯤獸的血,磨了一塊高級補神墨。

這個在《妖魔鬼怪一萬改裝方法》里可有指導要求的,狂暴的鯤獸血可以很好地打壓一切神魂,而補神墨卻能很好地讓原神魂殘意緩和鎮靜。

原理跟給聖魂體先打一針鎮靜劑,然後用高效藥物鎮壓吞噬差不多。

片刻后,儒.帝酷.厄上半身,已經被夏鴻騰密密麻麻地畫上了很多詭異的蝌蚪道紋。

儒.帝酷.厄正想說沒多大感覺時,卻見合攏的道紋突然大放光芒,把她的精血和血肉快速燃燒,正當她痛到骨髓發出呻吟時,聖光慢慢收斂隱去。

夏鴻騰先一刻發現,眼前的儒.帝酷.厄原本帝酷的模樣消失了,變成了一條美到極點的美人魚。

她的皮膚,她的頭髮,她的身材,無不是美到極致。

夏鴻騰即使見過狐族三姐妹的媚艷,也不敢說能完勝眼前的美人魚,人家是遠古四海八荒中,唯一一種能正面硬扛狐族的存在。

也許是真正融合聖魂體的緣故,眼前美人魚其氣質,其霸威,相意得彰,要不是意種本能的一動,夏鴻騰差點看得心神蕩漾。

儒.帝酷.厄也感覺到身體發生了變化,手指輕動,面前馬上玄出一面水霧玄鏡,她不由跟著對鏡拂發,鏡中那條美艷到極點的人魚,真的是自己嗎?

「多謝主上賜我無上真身,讓我進化成一條有史以來最純粹的人魚公主,以後請叫奴婢——儒厄帝姬。」

「你喜歡就好!」

夏鴻騰一收驚艷的神情,瞬間恢復如初,想了想,把那把箜篌也拿出來還給儒厄帝姬,美人舞箜篌才是唯美畫面。

「對了,這飛魚山莊怎麼回事?還有你們儒厄一族又是怎麼回事?」

「回主上,此處飛魚山莊有一泉脈,剛好連通遠古封印有我們儒厄一族的魔海。當年帝酷就偷偷用秘法召喚來我們,想修鍊不死術,結果失敗了,就變成如今這模樣!」

「古來聖賢皆寂寞,惟有飲者留其名。他被長生誤道,失敗再所難免。好了,我也應該走了,對了,你有沒有興趣跟我到外面挑戰洪荒酒?」

你把酒池肉林道台都挖走了,我能說不去嗎?

「沒想到主上連遠古洪荒酒的配方也有,帝姬願陪主上釀酒!」儒厄帝姬也不知道夏鴻騰說得是真是假,若是真的,她就發達了,有這種聖級美酒加持,她再活個幾萬年絕對沒有問題。

夏鴻騰也沒有再磨蹭,叫她隨便收了幾十隻儒厄魚就走。剩下的飛魚山莊,叫那個假冒的酒奴掌管,給了它一面控制進出的陣旗,讓它一切照舊,隨便玩!

他現在首要任務,就是快速找到李夢媗和姬嫥兩人,在這兩女沒有把這裡順走的兩樣寶貝上教前,想辦法拿回來,否則他的酒池肉林威力怕要少三成。

飛魚山莊外圍眾人聚集處,夏鴻騰一出現,前來圍觀的眾靈龜師馬上齊齊大聲道:「恭賀聖王子獨攬群芳,摘得《飛花令》!」

人氣一時飆出新巔峰。

若說何馨墨是以美艷俏皮的形象,得到洛域眾靈龜師愛戴。

那麼夏鴻騰,則是以實力突圍,讓洛域眾靈龜師黑轉粉的。

誰叫長江流域費計心機玩的幾齣大戲,都成了幫夏鴻騰出道搭的舞台。

若不是有夏老太君的身份擺在洛域,很多人都會覺得長江流域,是夏家請來的讓夏鴻騰順利出道的托!

當然,眼下連黑水流域也跳出來,夏家再有面子,也不會把這兩流域的人請來當托吧?

「咱感謝的廢話就不說了,明天中午,本莊主在通吃山莊設流水宴,還請眾位賞臉!」夏鴻騰雙手抱拳,乘機刷了一波廣告,只要到時這些靈龜師發現了天然居的聚靈陣,絕對會多很多客戶的。

眾靈龜哪裡知道夏鴻騰的小心眼,看到人家很豪地請客,頓時好感度又大增,這種有實力又大度,還很接地氣的聖家門閥,才是咱們洛域的表率,頓時齊齊拱手回禮感謝,各人心中暗自思付著如何跟夏鴻騰交上關係……

長江流域和黑水流域的兩位飛花宮宮主,在自己飛花令接收到流氓酒靈彈音后,看到靈塔輸飛掉,就再也沒有臉面留下來,帶著眾手下早早溜走。

這讓打聽到消息的夏鴻騰大急,這兩幫人馬難得突然現身,賭輸幾局后,難保不會繼續潛回暗中,那自己的玉扳指和帝冠到哪裡去找? 夏鴻騰正追她們而去,卻被跟來的韓食毅拉住,雖然黃河流域此次大勝出,但是由於他的立場不堅定,沒有聽南宮木的話,被夏鴻騰一刺激,也輸掉一座塔,讓這次衝天的榮譽跟他擦肩而過。

悔的快吐血的他只能找夏鴻騰磨感情,否則,彈劾他下台坐牢的指令很可能已經在路上了!

超級資源大亨 「夏公子,你行行好,讓我贖回自己的靈塔吧!」

「我說韓宮主啊,咱們可是簽過天誓靈契的,雖然我也知道你的處境有點糟,但是恕我愛莫能助,賭搏就是這樣,一秒生,一秒死,願賭就得服輸!」

「爺,我叫你爺還不行嗎?五百萬兩!我希望贖回我宮的那座靈塔!」

「把靈塔還給你是不可能的,那是對天誓靈契的不尊重。 醫諾千金,現任前妻別耍賴! 看在你這麼有誠意的份上,嗯,這樣吧,我划條道給你。

本莊主名下的通吃山莊地盤還算大,劃一塊地給你建新的飛花宮,然後把那座靈塔就安置在你的飛花宮旁邊,我還可以把使用權劃撥給你,但是所有權必須是我的。

要是你同意,就按你現在報的價,五百萬兩,考慮一下!」

「我……」韓食毅啞口無言,人家劃出的這條道的確仁至義盡,誰叫自己不看好他,一咬牙地扔出一堆金子道,「成交!但是我有個小要求,必須馬上劃地給我,我明天就帶土系靈龜師去建宮!」

「爽快!」夏鴻騰一下收走小金山,然後拿出一張小紙條道,「你憑此條找我主管族奴夏奴赤,他會幫你安排妥當的!我現在還有急事,明天中午前,會回山莊,就此告辭!」

說著夏鴻騰頭也不回地去追……很可惜,兩幫流域的人就像憑空消失了一樣,夏鴻騰路過一處酒樓時,裡面飛快跑出一個小二道:「敢問這位爺可是通吃山莊的莊主夏鴻騰?」

「對,你是?」

「對就太好了,有個女客官說你下午會經過這裡,給錢叫小的候在一旁等你,來,這位就是那個女客官叫我給你的東西!」說著,遞上一封粉紅色的信箋來。

夏鴻騰有點懵逼地接過信,難道有粉絲給我遞情書?

「能收到這封信,想必你已經安然脫險,本尊讓我給你留只傳信紙鶴,好方便聯絡,年後本尊可能會去崑崙聖公幹,也許會去吉光領地轉轉也不一定,你若想弄好的天馬,到時再約……還有,不準再想酒池肉林中的事!」

夏鴻騰沒想到最後一句被姬嫥反撩了一把,要不是自己一直想著回家,不想在這裡牽扯太多因果,信不信我日魚日鬼日狐狸?

倒是這隻傳信紙鶴有點意思,做為紙魁的他,一下子就看出了此中的秘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