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老爺子對身邊的醫生和看護也擺了擺手:「你們也出去吧。」

身為醫生,一直陪著司老爺子的葉瑜焦急地說道:「爺爺你說什麼呢,我們怎麼能出去!你這身體剛剛和西門老爺周旋,就已經損耗了很多精神力,現在每一秒都很危險……」

「出去!」司老爺子不動聲色地再次說道。

語氣毋容置疑。

穿越之醫妃不萌 葉瑜恨恨地看了顧立夏一眼,領著幾個醫生和看護走了出去。

房間內,就剩下顧立夏和司老爺子兩個人。

「坐吧。」

「是!」顧立夏莫名拘謹和緊張起來。

司老爺子嘆了口氣:「孩子,不用緊張。我留你下來,就是想和你聊一聊你親生母親的事情。」

「爺爺!」顧立夏驚訝地喊出聲。

她萬萬沒想到,司老爺子居然猜出了她的目的。

司老爺子布滿了皺紋的臉上,露出一絲慈祥的笑容:「這麼驚訝嗎?」

「當然。」

「從小霆一直讓人到處打探林嵐的事情,我就知道,你們應該是已經知道了林嵐和我之間的關係。」

「這麼說,我的母親真的是你的養女……對嗎?」

「嗯。」司老爺子看著顧立夏這張和林嵐像極了的臉,帶著幾分笑意說道,「是我的養女,不過,是過去式。她,十八歲的時候,就和我們司家斷了關係。」

「為什麼?」

顧立夏焦急慌亂地問道。

頓了頓,察覺自己這問的無厘頭,馬上將自己的問題解釋清楚:「我是說,為什麼她會成為你的養女,還有為什麼會和你脫離關係!」

「這個事情,就得從很多年前開始說了……」

司老爺子微微頜著雙眸,彷彿回到了久遠的年代,緩慢悠揚地對顧立夏講起了從前的事情……

原來,司老爺子曾經和林嵐的親生父母是關係非常好的好友。

年輕的事情,司老爺子也曾喜歡過林嵐的親生母親。

五十年前,林父林母出事,意外身亡。

留下來的遺孤林嵐,被司老爺子接回來,作為養女,養在身邊。

就這樣,養了十多年。

林嵐從小是個漂亮聰明的女孩兒,深得司老爺子喜歡。

她畫畫畫得好,鋼琴彈得好,極富藝術才能。

但到底是養女,司老爺子越喜歡,過世的司太太就越討厭她。

因為那是她情敵的女兒。

連帶著司溫妮,司家的正牌大小姐,更加討厭嫉妒她。

母女兩人明裡暗裡給林嵐吃了不少苦。

不過,這些對林嵐來說,並不是最大的打擊。

最大的打擊,是十八歲那年,林嵐不知道從哪裡得知,司老爺子是奪了林家家產,殺害她父母的兇手。

十八歲的她,衝動地拿把刀,直接衝進司老爺子的房間,一刀下去,差點要了司老爺子的命,為父母報仇。

當時的林嵐不過是年輕氣盛,從小寄人籬下,吃盡苦頭,受了人的挑撥,所以才會做出這樣衝動的事情。

其實在她的心底,她還是敬重喜歡這個司爸爸。

她一刀刺下去之後,害怕自己真的殺了司老爺子,嚇得跑掉了,留下一封和司家再也毫無瓜葛的隻言片語之後,就再也沒有出現過。

「爺爺,你說的這些都是真的嗎?」

這個故事讓顧立夏整個人震驚不已。

大段的回憶,讓司老爺子整個人越來越蒼老。

他緩緩深吸了口氣,雙眸稍稍睜大了一些,看著顧立夏那張神似林嵐的臉,微微點了點頭。

「基本,就是這樣的吧。」

「那你之後再也沒有見過林嵐了嗎?」

司老爺子搖了搖頭,聲音虛弱:「沒有,嵐兒從十八歲離開司家之後,就再也沒有回來過。因為她當時刺傷我的消息,被很多人知道,我怕有人找她麻煩,就讓人封鎖了消息。」 顧立夏雙手忍不住微微顫抖。

這段歷史對她來說,太訝異了。

她怎麼都沒想到,林嵐是這樣被司家收養,更沒想到,她離開司家,是那樣決絕。

「你……也沒有去找過她嗎?」

顧立夏嗓音顫抖地低聲詢問,

眼眸里,不知何時噙滿了淚水。

司老爺子長長的嘆了口氣,整個人顯得疲憊不堪:「怎麼可能沒有找過啊,那可是我親眼看著長大的孩子啊,可我讓人找遍了S市,也找不到她的一絲蹤跡。

她走的時候護照身份證都沒有帶,年紀輕輕,只有十八歲啊,那麼小的年紀,還是需要父親陪伴保護的年紀。

雖然她對我下手的那刻,我心裡很痛,但我從未責怪過她,她不過是被奸人誤導罷了,我……我……」

說道最後,司老爺子已經哽咽得說不下去了。

「爺爺,你別說了,我懂。」

顧立夏看著司老爺子這副樣子,心裡很難受。

她明白,司老爺子一定是從心底里疼愛林嵐。

不過,司老爺子也只是知道林嵐十八歲之前的事情,十八歲之後的事情,就連他也不清楚。

律師牆角不好撬 那她還能找誰打探呢?

冷擎宇曾經說過,林嵐曾經在他小的時候,在冷家待過。

從時間上來看,應該是林嵐十八歲之後,還未生她和盛夏之前的事,那之後呢?

之後林嵐去了哪裡?

她的母親遇見了誰?

她的父親,難道真的是……

顧立夏的心臟,不由得劇烈跳動起來。

越來越快!

「……丫頭?丫頭?」

一陣蒼老的嗓音打斷了她的思緒,將她猛地從思緒中拉了出來。

「啊?爺爺,怎麼了?」

「你在想什麼呢?這麼出神。」

司老爺子面色發白,整個人看起來似乎有些不太好。

顧立夏看著司老爺子,心裡突然騰起一絲希望。

說不定爺爺會知道她的親生父親是誰。

她忐忑而又期待地說道:「我只是……在想我的親生……」

司老爺子冷不防地緊緊閉上了眼睛。

顧立夏頓時嚇壞了:「爺爺,你怎麼了?爺爺!爺爺!來人……快來人啊……嗚嗚,爺爺,你別嚇我……爺爺……」

司老爺子虛弱地睜開眼睛,抬起手,沖顧立夏比了一個「噓」的手勢。

過了好一會兒,他才恢復一點力氣,嗓音孱弱而又緩慢地說道:「我沒事兒,就是有點累了。」

顧立夏胡亂地抹了一把眼淚:「沒事兒就好,剛剛嚇死我了。」

這樣一嚇,顧立夏原本還想問司老爺子,她親生父親的事情,也被攪得忘了說。

「傻孩子。你出去幫我把小霆叫進來,我要和他單獨談談。」

司老爺子這是在下逐客令了。

顧立夏點了點頭,朝門口走了出去。

其實她還想問更多林嵐小時候的事情。

對於母親,從小她有太多的好奇。

如今,終於有一個認識,知曉她的人,她恨不得打破砂鍋問到底,將母親的形象,在她心中刻畫得更生動。

司傲霆進去了。

小北據說被趕過來看望爺爺的司傲媛牽出去玩兒了。

顧立夏一個人落了單。

她整個人還沉浸在司老爺子講述的林嵐的故事裡面。

身後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顧立夏還未回頭,已經聞到空氣中彌散開來的香水味。

這股味道,半個小時前她還曾聞到過。

不用回頭,她也知道,身後肯定是西門雪兒。

果真,西門雪兒傲慢的聲音在她腦後響起:「哼,居然一個人站在這兒,看來司老爺子都不屑見你。」

顧立夏嘴角直抽抽。

她到底是哪裡來的自信這樣胡說八道?

惟願時光不負婚 不過對於一個害了自己那麼多次的女人,顧立夏並不想搭理她。

她頭也不回,準備去找小北。

怎料,這個決定惹惱了西門雪兒。

她氣憤地命令道:「你給我站住!喂,我叫你站住,你沒聽到嗎?保鏢,過去給我攔住她,我看她拿什麼狂!」

一陣強而有力的腳步聲攔住了顧立夏的去路。

顧立夏氣得一口老血梗在嗓子眼,氣憤地回頭罵道:「西門雪兒,你是不是有病!」

西門雪兒一臉傲慢地站在身後的花園裡。

之前被小北弄髒的雪白皮草大衣,此刻又嶄新如故。

這麼短時間,肯定不是洗乾淨的,只有一個可能——她又換了一件一模一樣的大衣。

西門雪兒勾著唇角笑道:「這世界上,還沒有我西門雪兒做不到的事情。」

顧立夏聳了聳肩:「那又如何?」

意思明顯地表達出,你西門雪兒能力如何,和我無關。

「不如何。我只想讓你清楚明白地知道,自己和我之間的地位差距。」

她傲慢地說道。

「那也和我無關。好狗不擋道,讓開,我要走了。」

西門雪兒緩緩踱步,走到顧立夏的身後。

濃烈的香水味,刺鼻而來。

顧立夏不舒服地接連打了好幾個噴嚏。

西門雪兒說道:「我攔住你,是要警告你,你最好給我有點自知之明,自己儘早帶著你那個小野種,識相地離開司傲霆,否則,別怪我使什麼手段。」

「你!」顧立夏氣結。

緩了口氣,微微眯著雙眸,抬著下巴不屑一顧地說道:「我也警告你,我才是司傲霆的正牌妻子,你這三兒有點自知之明,儘早識相地別再纏著我老公,否則,別怪我對你不客氣。」

西門雪兒沒想到顧立夏居然會這麼張狂,被梗得面紅耳赤。

「哼!不見棺材不落淚。你以為你是個什麼東西,居然敢要挾我。」

「我嘛,剛好是你纏著的男人的正牌夫人罷了。足夠夠資格來要挾纏著我男人的不要臉女人。」

顧立夏張狂地看了一眼朝自己走過來的司傲霆。

該死的男人!

他怎麼就長了一張這麼容易沾花惹草的臉。

害得她自從和他在一起之後,總被前仆後繼想要睡他的女人給威脅。

西門雪兒看不到司傲霆朝這邊走過來的身影。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