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空有些驚愕,兩個女孩,能吃五盤菜嗎?

有點扯!

「怎麼,嫌棄我能吃啊?」

曲玲瓏看到他的眼神,直接沒好氣的說道。

刁蠻的樣子,頗有些可愛。

「不是,不是。能吃是福。給我來盤三黃雞,鐵鍋燉大鵝,西紅柿牛腩,外加三瓶五糧液!」

姬空連忙擺手,隨即點了三個硬菜,又點了五糧液。

點完之後,服務員和曲玲瓏兩人,全都傻愣愣的看著他。

連城的菜盤子是十二寸的,一般三個人吃飯,只要兩盤菜,就差不多了。

他們三個人,點了八盤,尤其姬空一個人吃三盤硬菜,真是刷新人們想法。

「去啊?楞著幹什麼?不夠再添費時,這就不用等了!」

姬空見服務員不動,還催促一句,希望能快點。

「是是,我就去!」

服務員恍然,帶著看飯桶的表情,轉身離去。

她是走了,可三人面前卻依然多了一個人,臉上帶著冰冷,定定的看著姬空。

「小子,這個座位不是你能坐的,給我滾!」

他發出了冰冷的聲音。 「一個不仁不義,視百姓性命如無物的君王,誰肯真心替他賣命?」

蔡大勇被兩人的質問說的臉色難看,他想起之前城門前的哀嚎,想起那個跪在他們軍前磕頭磕的滿腦袋是血,求他們暫時退兵的南梁丞相。

那時候他就在陣前,自然知道周圍那些人的反應。

君璟墨未曾下令退回之前,大軍便已經停了下來,不肯再進。

怕是他們就算強行攻城,也會失了軍心。

蔡大勇緊緊皺著眉毛,瓮聲瓮氣的說道:「不是還有皇後娘娘,那李廣延指明了要娘娘。」

「蔡大勇,你瞎放屁什麼?」

孟文峰和孟祈、孟淮都是臉色劇變。

蔡大勇卻是說道:「我怎麼了,那李廣延說了只要皇后一人,陛下不肯傷那些南梁百姓,又不能退兵,那不如讓皇后前來,反正只是個女人而已……」

「砰!」

蔡大勇的話還沒說完,原本居於上首一直未曾出聲的君璟墨就突然一揮衣袖,一道勁力直衝蔡大勇身前,將他掀飛了出去,接連撞在了帳中的樑柱之上,力道大的撞斷了兩根柱子。

蔡大勇「砰」的一聲落在地上時,張嘴就吐出一口血來。

帳內諸人都是嚇了一跳。

「陛下……」

余郡賢連忙道:「蔡副將只是一時失言,他不是那個意思……」

「那他是什麼意思?」

「叫朕用朕的妻子去換南梁皇城?」

君璟墨眼裡瀰漫起寒霜,那雙眸子更是如同九幽寒泉,讓得蔡大勇臉色慘白。

「朕告訴你,別說是這十餘萬人,就是百萬千萬,哪怕死了天下所有人,朕也絕不可能用皇後去換他人性命。」

「你剛才的話朕不想再聽到第二次,若有人膽敢再提起此事,朕必定要了他的命!」

君璟墨眸子里的殺意毫不掩飾,冷冷看向帳中所有人時,那眼中所傳來的凌厲之意直叫所有人都背脊生寒。

而他這般從未有人見過的狠絕,更是讓所有人都明白,姜雲卿在他心中便猶如逆鱗。

君璟墨寒聲道:「此事你們給朕爛在這南梁境內,誰若敢傳回大燕叫皇後知曉,朕滅他九族,斷不容情!」

「聽清楚了沒有?!」

蔡大勇趴在地上,被君璟墨氣勢壓著,只覺得骨頭都快斷了。

他顫顫巍巍的說道:「末將……末將清楚了……」

君璟墨抬頭看向其他人。

其他人都是心中一凜,紛紛低頭:「臣等明白。」

君璟墨見狀這才收回了氣勢,冷然開口:「李廣延的事情朕自會解決,余郡賢,孟文峰、薛厄和唐恆留下來,其他人先回營帳,各自約束整頓麾下之人,莫叫人鑽了空子。」

「是,陛下。」

帳內那些人鬆了口氣,連忙陸陸續續的離開,有人上前扶著蔡大勇起身一起走了出去。

等到了帳外,回了蔡大勇自己的營帳之後,扶著他的人才小聲責怪道:「你說說你,明知道陛下有多看重娘娘,你何必哪壺不開提哪壺?」

「怎麼樣,可還要緊?要不要我去替你請南宮大夫過來?」 姬空三人目光全都看向他,緊皺眉頭,充滿怒氣,覺得想吃一頓消停飯怎麼這麼難了呢,到哪哪有臭蟲。

這人長得眉清目秀,雙眼皮,大眼睛,留著乾淨利落的寸頭。

身穿白色義大利手工製作的襯衫,白色西褲,腳下鋥亮的黑色皮鞋。

看起來二十六七歲,精英人士。

但由於說話難聽,周圍幾張桌子的人,視線都集中在他身上。

「我去,羅天良,羅氏集團最年輕的CEO,據說資產四十億。」

「他還是海歸呢,從常青藤大學畢業的,年紀輕輕成績就快趕上她父親了!」

「唉,經常上電視的大拿,想不到跟我們一個酒店吃飯!」

「好帥啊,可惜他只喜歡秋佩雲,據說都追求三年了!」

議論聲,瞬間響起,說明他的不簡單。

「羅天良,我與誰吃飯,用不著你管!誰該不該坐在我面前,更不需要你管。我不想看到你,你馬上滾!」

相對於其他人的崇拜和喜歡,秋佩雲臉色陰沉下來,冷冷呵斥道。

曲玲瓏白了他一眼,拿起桌子上的手機,輕輕打開,隨意的瀏覽,好像沒看到他似的。

「蒼蠅真多!唉,什麼天啊? 獨家霸寵:市長的頭號新歡 餐廳就不能好好管理一下嗎?」

姬空掃視著繞在自己頭頂的蒼蠅,意有所指的說道。

下一刻,他手一晃,直接將蒼蠅抓住了。

「你罵誰呢?你才應該立刻給我滾出餐廳,秋佩雲身邊不需要其他男人!」

妖孽王妃耍流氓 對於抓蒼蠅的姬空,羅天良十分不客氣的暴吼。

不僅將他當成了蒼蠅,更是抓住了,要按死的模樣,最主要的是在秋佩雲面前,他受不了。

「你們說,蒼蠅是弄死了好,還是就這麼放到外面去?」

姬空把抓住蒼蠅的手,放在兩女面前,隨口問道。

對於旁邊人的亂叫,完全無視。

「哎呀,你真噁心,快扔了!」

宮先生又來撒狗糧了 曲玲瓏一把推開他的手,滿臉嫌棄的說道。

哪有正常人玩蒼蠅的?

「扔出去吧,噁心!」

秋佩雲深深看了眼姬空,淡淡說道。

應該說的就是身邊的羅天良吧,打扮的人摸狗樣,一肚子的男盜女娼,床伴超過兩位數了。

還來追求自己,什麼玩意啊!

「小子,你是在找死知道嗎?既然你不聽話,那我就打到讓你聽話,李叔,將他給我扔出去。」

羅天良知道,他們兩個把自己當成蒼蠅,而且還無視他。

他不好動秋佩雲,但是一個垃圾男,還是能輕輕鬆鬆扔出去。

旁邊一個魁梧的中年人,無聲無息的接近姬空,帶著繭子的大手,狠狠抓向胸口衣服。

「蒼蠅,給你吃吧!」

就在此刻,姬空動了,右手一甩,手中的蒼蠅直接落進羅天良的嘴裡。

正在說話的他,感覺嘴裡真的多了東西,瞬間趕到極度噁心,一口吐出來,真是一隻死蒼蠅。

霎時間,臉色慘白,乾嘔不止,雙眼跟死了爹一般的看著姬空。

發現抓向他的李叔,不知道什麼時候,手上插著兩根筷子,鮮血緩緩滲出。

「你真噁心,吃蒼蠅,連同類都吃。至於你更噁心,沒事兒練什麼鐵砂掌呀,沒有那本事就別出來混,看看被一根木棍都能扎中,趕緊滾遠點吧!」

姬空一巴掌打飛李叔的右手,指著羅天良數落一句,又指著李叔鄙夷道。

輕描淡寫之間,把紈絝子弟狠狠教訓了一頓。

周圍人看得眼神發燙,他有點狠啊!

那是擁有四十億資產的羅天良啊,身邊的保鏢據說殺過殺手,實力恐怖。

現在一個被餵了蒼蠅,實力雄厚者更是被筷子扎的透透的。

姬空,到底是什麼人?

敢得罪羅天良的人,絕對不簡單,難怪敢跟秋佩雲一起吃飯。

「你看你,怎麼弄得這麼噁心,都扔出去吧。看著都眼暈!」

曲玲瓏撅著嘴,十分難受的說道。

儘管知道姬空很厲害,卻也沒想到如此厲害。

「就是,他們這樣多影響食慾呀,扔出去吧!再說要是吐一地怎麼辦,味道都受不了!」

秋佩雲在旁邊直接複議,嫌棄的在鼻端扇了扇。

眼睛落在姬空身上,充滿了好奇之色。

他到底是什麼樣的人?

學生,高手,世外高人?還是神醫?

據調查明明是個很簡單的大四學生,怎麼接觸多了,反而看不清了,成了一個謎團。

好奇心前所未有的提起來。

「你看看你們,叫什麼天良,真是沒天良的,打擾我跟女友吃飯,是都給我滾呢!還是我動手?」

姬空臉色沉下來,因為他們兩個,影響了兩位美女吃飯的心情,就是罪無可恕!

「少爺,是高手,立刻走!」

左手握著右手的李叔,臉色慘白,聲音有些沙啞的說道。

而且也不管他,自顧自的轉身離去。

如此可怕的人,耽誤一秒,都可能出現意外。

「小子,秋佩雲不可能是你女友,你給我等著!必定殺你!」

羅天良見自己最得力的保鏢都跑了,哪還敢在這裡停留,惡狠狠的丟下一句話,踉踉蹌蹌的站起身,準備離開。

「等等!你既然喜歡吃蒼蠅同類,我在給你抓兩隻,讓你吃個夠!」

姬空臉上露出惡趣味的笑容,雙手在空中連連擺動,似乎真有蒼蠅被抓住了。

周圍的食客都看傻眼了,明明是高檔酒樓,怎麼就有蒼蠅呢?

而且,姬空雙手舞動,就能抓住?

正疑惑中,只見他右手一把扣在羅天良嘴上,直接將東西全都塞進他嘴裡。

家有農女初長成 感覺不解恨,把左手中的也給按進他嘴裡。

「咳咳咳……」

羅天良真的感覺有東西進入了嘴裡,甚至還到了嗓子眼,想猛烈咳嗽,將他們全都咳出去。

只是嘴巴被姬空死死抓住,根本吐不出來,反而全都咽了下去。

甚至周圍的人都聽到他吞咽的聲音,一個個內心極度噁心。

「滾!」

「別再讓我看到你,不然繼續喂你蒼蠅,讓你吃同類!」

姬空滿意的在他後背一推,讓他踉踉蹌蹌的跑出五六步,被李叔扶住,立刻走出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