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曼兒四處觀賞,時不時能看到有小魚從水裡跳出來。

沈曼兒心想,在這裡閑來無事還可以釣魚。

這裡的人們都已經進入了退休階段了,都在享受生活。

經歷了魔界和異世,沈曼兒都快要相信生活本來就是這個樣子了。

可惜並不是。

這裡只是幻境,自己總有一天會回到現實,現實生活中節奏就會快很多。

魔尊現在那裡半天,沈曼兒也沒有過來和他說句話。

魔尊有些生氣:「王后!」

什麼事

沈曼兒一時沒反應過來是在喊自己。

以前覺得這個稱呼特別尊貴霸氣,現在被這樣喊,只覺得把自己喊老了。

沈曼兒走近魔尊,問道:「您叫我?」

魔尊說道:「王後有些不把本尊放在眼裡。」

沈曼兒心想,剛發生了什麼?自己做了什麼?魔尊怎麼會這樣說?

沈曼兒討好的說道:「怎麼會呢?魔尊,我哪敢忽視您呀?」

魔尊懷疑的看著沈曼兒。

沈曼兒這才反應過來,試探道:「我剛剛只是被這景色吸引了。」

魔尊的臉色這才好了一點,嘴裡說道:「這景色我已經看了幾萬年了,沒有一絲新意。」

沈曼兒心想怪不得跟你交流這麼費勁,咱倆年齡差的有些多呀這之間得多少條溝呀?

沈曼兒問道:「您可去過人界?」

魔尊說道:「人界太過弱小,我倒是沒怎麼如果去過。」

沈曼兒心想,這裡的人界應該就是古代吧。

自己去過異世,不過那裡和古代還是有很大差別的。

沈曼兒很想去這裡的人界看一看。

魔尊揮一揮衣袖,兩人就來到了人界。

人界很是熱鬧。

沈曼兒覺得還是在這裡自在。

魔尊這身裝扮走在這裡太扎眼了,沈曼兒讓他換身衣服。

魔尊有些不高興,但還是換了。

沈曼兒但是不在意,因為自己來了之後,魔尊好像就沒有高興過。

沈曼兒也換了身衣服,不過是換了身男裝。

這樣行動比較方便嘛。

魔尊對這裡到時不感興趣,不過也沒說掃興的話。

沈曼兒挺怕和別人出來玩,朋友一直在旁邊說一些掃興的話了。

她以前有一個朋友就這樣,兩人逛街還沒二十分鐘,朋友就已經開始說累,說還不如不出來這樣的話。

沈曼兒覺得這樣特別沒有意思。

出來玩一次,自然還是要開開心心的。 前輩

雖說炎龍宇在陣法造詣上不是很強,但是他的陣法可是接受的上古天聖宗的傳承,陣法強度可不是現在的陣法可以的。

那老頭一揮就破。

這讓炎龍宇察覺出出對方讓自己感到非常棘手,是敵是友不好說,反正對方不是他現在能對付的。

少說對方也是大乘期的強者。

只見那邋遢老頭破陣後進來,雙眼直瞪著炎龍宇和沈曼兒喝過的酒杯。

突然那邋遢老頭就出現在了酒杯處,炎龍宇和沈曼兒正在防備著老頭,但是也完全沒有反應過來他究竟是怎樣過來的。

唯有一個可能,瞬移,那可是渡劫期強者的標誌啊!

整個大陸在不知道陸地仙人還有沒有存活的情況下,渡劫期就相當於神了。

那老頭自言自語的道:「哎呀! 一世情深:逮捕豪門臥底妻 猴兒酒啊!暴殄天物啊!」

說完還流露出一臉可惜的表情。

渾然不顧周圍存在的炎龍宇和沈曼兒。

那老頭像是發現什麼是的,原來炎龍宇酒杯還有一滴猴兒酒,只見老頭興奮的滴到嘴裡。

吧唧吧唧嘴,露出一副非常滿足的神情,本就通紅的雙臉更加紅了。

這猴兒酒果然是好酒,真的是一滴也不能浪費。

這時,這老頭好像突然想起什麼來,轉身放光的看著炎龍宇和沈曼兒。

興奮的說到:「小娃子,還有猴兒酒嗎?老頭我可以用東西跟你交換!」

炎龍宇這時說道:「我看前輩實力高強,為何不去猴群去取幾杯?」

那老頭一聽猴群,頓時來氣了,說道:「我以前去都去取一樹來喝,所以那猴王還不算生氣。」

「可是,不知道,那個天殺的,把酒都拿走了,只剩下還沒釀好的了。」

「哎!想喝又要等幾十年了!」老頭感慨的說道,還是覺得很是可惜。

這是炎龍宇看向沈曼兒,彷彿在說你竟然把酒都拿光了。

沈曼兒一副無辜的表情,彷彿再說與我無關。本來就是,那裡的酒原本就沒有那麼多了。自己也就取了一點點,恰好取沒了而已。

炎龍宇回道:「前輩,這猴兒酒可是不可多得的靈物,晚輩也是機緣巧合下得到的!」

「只是晚輩手中也無多少,只有一杯的量,如果前輩想要,便贈予前輩了!」

那老頭一聽,心想,這小子也算人才,順水推舟也很不錯。

老頭說:「我是無崖子,我也不白要你的東西,這個令牌就給你了,以後有事可以去天陽宗來找我。」

無崖子結果猴兒酒,小心翼翼的喝了口道:「好酒啊!」便珍藏起來了。

逍遙小村長 無崖子對炎龍宇和沈曼兒說道:「老夫還有事,便離去了!」

說完,整個人就消失了,彷彿從未出現過。

炎龍宇對沈曼兒說:「這個前輩也是個性情中人啊!只是這個天陽宗卻沒聽過!」

「是啊!也沒個現成的好處。」沈曼兒說道。

畢竟,這是他們九死一生獲得的酒,沒分出一點,都肉疼。

如果無崖子知道的話,肯定會吹鬍子瞪眼睛,也就你們沒見識吧!

光這塊令牌多少人求著要,我都不給,要不是看著你們還算不錯,還不給呢!

當然,兩人也是說說,這個令牌的品質一看就不是普通材料。

兩人接下就開始了漫長的修鍊。

修真無歲月,這不,兩人一修鍊便忘了時辰。

這天,黑暗森林中部,傳來接連迎來兩次天劫。

面對天劫的力量,很多妖獸都匍匐到地上瑟瑟發抖。

此刻兩道人影沖向天空,向天劫迎去,如果有人看到他們這麼經歷天劫肯定大吃一驚。

天劫代表上天的意志,修鍊者本就逆天而行,試圖與天同壽。

任何嘗試挑釁天劫都會迎來上天的憤怒,天劫的威力會極大的提高。

只見天空中的劫雲愈發濃厚,天空中肆意激蕩這紫黑色的天雷。

一道道天雷從天而下,朝炎龍宇和沈曼兒擊去,可是卻沒有接近,就被炎龍宇和沈曼兒擊破。

似乎是上天感受到了威脅,劫雲變成了淡金色,威力也是轟然提升。

炎龍宇和沈曼兒立刻被劈落在地,兩人卻是沒有受太重的傷。

不知過了多久,天空中的劫雲慢慢散去,妖獸們如同大赦,轟然離去。

炎龍宇和沈曼兒在地上盤坐,內視體內,幾乎沒有任何雜質,晶瑩剔透。

兩人的皮膚也愈發白嫩,兩人的氣息比起以往大大的提高了。

元嬰期,已經步入了強者的行列。

兩人的識海內一具小人盤坐著,自動吸收著天地中的靈氣。

修理上速度也大大提高,要是在碰上陸家堡的大長老,他們也能很快擊殺。

兩人也不知道在黑暗森林中呆了多久,算了下時間,是該出去了。

李氏王朝的範圍的地方是去不了了,兩人應該還在通緝中。

兩人想了想決定去天外樓,天外樓是這片大陸上最為神秘的勢力。

他在全大陸上都有著分佈,沒有人知道樓主是誰,但是都知道惹天外樓的人都死了。

以前有一個合體期的散修強者挑釁天外樓,打殺天外樓分部的樓主。

結果沒過幾天這個強者變死了,合體期強者可是非常強大的存在,擊敗一個合體期強者對於高手來說簡單。

可是擊殺就沒那麼容易了,畢竟合體期的自爆沒人敢觸動,哪怕大乘期也會受傷。

那個散修強者明顯沒來的級自爆就死了,有人猜測天外樓樓主為大乘期,也有人猜測為大乘期,可是沒有人能夠證實。

總之,大家只知道了天外樓是不能夠招惹的存在。

兩人決定前往天外樓也不無目的。

天外樓作為一個龐大的勢力,也經營著重大的產業,要不沒有資源的支持,這麼一個龐大的勢力很難存在。

天外樓主要經營的便是情報,情報對於這個大陸上的人來說可是極為重要的。

其次便是殺手和酒樓。

在這個世界上殺手雖然不受待見,可是天外樓的殺手除外。

天外樓殺手只殺那些惡人,不殺好人,因此收到大多正道修士的支持。

只是邪修對此抗議,當然他們也不敢找天外樓議論,說:「你是不是歧視邪修!」

各大宗門解以名門正派,正道修士為排面。 選親

這裡好像在慶祝什麼節日。

街上都裝扮了起來,看著特別喜慶熱鬧。

沈曼兒拉住一個人問道:「大哥,這是有什麼節日嗎?」

那個路人說道:「你還不知道?公主要選駙馬,大家都去圍觀了。」

沈曼兒心想,哇塞,自己一來就有熱鬧可看。

轉頭看向魔尊,想讓他一起去。

魔尊一直克制著自己,不要出手,把這些弱小的人殺死。

這些人見到自己,沒有敬拜,居然還碰到了自己。

沈曼兒沒有去猜魔尊大人又怎麼了。

直接說道:「咱們去看公主招親。」

魔尊說:「小小的人族公主,有什麼可看的?」

沈曼兒有些無語,就你是老大好吧。

沈曼兒說:「走吧,我想去看,我還沒看過呢。」

魔尊只好跟著去了。

果然招親的檯子那裡圍著許多人。

沈曼兒猜測道,這是比武招親還是文學較量?

沈曼兒來的正是時候,檯子上的人敲了敲鑼鼓,說道:「大家都安靜下來。」

見大家都不出聲了,台上的人說道:「公主殿下選親的規矩大家都知道了,我再強調兩句。」

台上的人應該是公主身邊的大宮女,因為她面上就有一些蠻橫,讓人一看就是惹不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