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骼斷裂聲響起,虎腿直接炸裂,何塵一掌去勢無阻,拍在猛虎身上,體內真氣瘋狂運轉,又是五重勁道打出。



一聲悲吼,血液流淌,第二隻猛虎——死亡!



心頭一震,腦子清醒,何塵腦門再次浮現一行字:「三碗不過崗,闖關成功,是否領取戰利品。」

「領取。」

何塵化身老虎,先是沒有眼睛的,老虎完全是憑藉本能撲殺,也會五氣金剛手,也有真氣,而且真氣也是筷子粗,不比他差。

同樣是以真氣帶動身軀,發出五重勁道。

另一隻猛虎也是一樣,他化身了猛虎,獲得了一切,讓自己的領悟更加鞏固,實力更加可怕。

接收完這些,何塵退出了考驗空間,酒勁再次襲來,雖然這次只有三瓶,依舊頭暈,先睡了再說。

一覺不知睡了多久,迷迷糊糊中,何塵好像聽見了什麼呼喊聲,還有雞叫聲……雞叫?

何塵猛地坐起,房門被打開了,一道人影站在門口,面無表情地看著他。

「陳江?」何塵看著人影,皺眉道:「你做什麼?」

「很濃郁的酒氣。」陳江淡淡道:「普通如你,也只能酗酒度日了,無力么?」

「你來這做什麼?」何塵從床上下來,穿好鞋,站定身子,冷漠地看著他。

「你想要在地球福貴一生,還是在異界平安過一輩子,你選一個。」陳江走進房間,淡漠道。

「哦?你有這般好心?」何塵嗤聲道。

「當然有,只要你做一件事,很簡單的一件事。」陳江低聲道。

「什麼事?」何塵眉頭緊皺。

「殺了方圓,或者云然,任何一個,都行。」陳江淡漠道。

「我若沒記錯,方圓和你是一夥的,你讓我殺他?你究竟想做什麼?」何塵面色陰冷下來。

「不殺他們也行,江河學校的老師,你隨便挑一個。」陳江再次道。

「我可沒那本事,你讓我殺人是幾個意思?普通如我,殺個人,你會保我富貴一生?」何塵冷冷道。

「你確實不值得,楊紫玧值得,我真的想不明白,普通的你,楊紫玧為何會那麼在乎。」

陳江不屑地看著他,冷聲道:「十八歲真氣頂峰,這在異界也是極強天才,只要你殺了人,她會敵對其餘人,我陳家,在異界勢力不凡,可以給楊紫玧一個極好的未來,甚至,孤影。」

「你是孤影的人?」何塵面色陰寒:「算計楊紫玧?」

「算計?嚴重了,只是不忍心,天才流落在外,應該加入我們,一起追尋武道奧秘,而你,去異界多半死路一條,還不如富貴或者平安一生。」

陳江道:「珍惜我賜你的這個機會,云然他們已經昏迷,你可以直接動手。」

「我還有一個選擇。」何塵冷冷道。

「哦?」陳江饒有興趣地道:「說說看,我說不定會考慮一下,至於打電話給楊紫玧,放棄吧,她現在自顧不暇。」

「我的選擇就是,打死你,或者,被你打死!算計她的,我都弄死!」

何塵冷喝一聲,直接撲向陳江,暴喝道:「忍你很久了,你個撲該!」

「呵,江河的土鱉,你知道什麼是異界天才?」陳江嗤聲一笑,一掌包含真氣,迎向何塵:「不聽話,那就控制你的身體,完成……」



雙掌接觸,強大力量震動,地板龜裂,陳江面色一凝,身形不動,何塵一個后翻,落地之後,連退數步。

「你竟有如此實力?」陳江神色驚訝:「隱藏的夠深,但可惜,你比我還差的遠。」

「試試看,今天誰殺誰。」何塵閉上雙眼,心無雜念。

「好,那就讓我見識見識,你有幾分實力。」

陳江冷哼一聲,一拳轟向何塵。

本能感應,何塵身體自動做出反應,最強狀態,方寸殺調動全身,真氣運轉,身軀如波如浪。

「嗯?如此陰柔?」

拳掌接觸,陳江眉頭一皺,真氣噴涌,身軀如山,卻見剛猛之力襲來,真氣再次催動,砰然一聲,何塵身子倒退數步。

「陰柔剛猛,如此武技,肥圓遇到的方寸殺?」

陳江面色逐漸凝重起來,這絕對是方寸殺,難不成,何塵後面除了楊紫玧,還站著一位宗師?

「五氣金剛手?」

遲疑之間,何塵已然近身,看著那泛著金色光澤的手掌,陳江面色再次凝重數分:「你絕對是那人。」

何塵不言不語,一位進攻,本能之下,只一種想法,那就是打死陳江,或者,被陳江打死!

陳江真氣包裹的拳頭,同樣泛起金光,還有一道獅子虛影。



拳掌碰撞,獅子虛影直接崩潰,真氣潰散,陳江身形後退,強大的壓力,讓腳下地板碎裂,反觀何塵,同樣在退,腳下的地板浮現一道道裂紋,蔓延出去。

「圓滿級五氣金剛手,你怎麼可能練成?這才幾天?」陳江再次心驚。

何塵再次撲殺,力量越發霸道兇狠,體內的真氣瘋狂運轉,渾身肌肉不斷壓縮,爆發,如浪潮一般,湧現五重勁力。

「隱藏的夠深,怕是連楊紫玧也瞞過去了。」陳江冰冷地道,真氣在體內快速運轉,腳下浮現一道道幻影,一瞬間,踏出七步,來到何塵身後,一拳轟擊而出。



何塵恍若背後生眼,五氣金剛手!

「這都能發現?眼睛閉上,還有這能耐?」陳江都懵了,自己可是從背後偷襲啊。 立冬在心裡默數了三秒鐘,突然拎起油桶,甩開胳膊奮力掄了出去。伴隨著他的一聲大吼,油桶在空中劃出一個略低的拋物線。

德文那邊的人都被這個油桶吸引了一下,紛紛抬頭看過去。他們沒看見的是,長谷川早已舉槍,目光鎖定半空中的油桶。

就在油桶即將落地的時候,長谷川猛然扣下扳機,砰!砰!兩聲,連續射出兩顆子彈。全部射穿塑料桶,裡面的汽油立刻灑了一地。

這塑料桶也不是很結實,前後被射出了四個小洞之後,落地的時候直接摔碎了,裡面的汽油全都流出來。

毒寵霸氣小妖花 緊接著,第二個油桶也被立冬扔出來,長谷川又是兩槍,同樣命中。在打出這兩顆子彈之後,他突然扯著嗓子大吼一聲:「BACK!!!!」

包括艾倫和阿進在內,剩下的所有人瞬間調頭往後跑。

而立冬也在連續掄飛兩個油桶之後,把已經點燃的打火機扔了出來,在打火機離手的一瞬間,也拼了命的向後跑。

純銀的打火機在半空中不斷旋轉,上面已經有不少划痕了。立冬平常不習慣用打火機,只用火柴,這個打火機也是前兩天長谷川硬塞給他的,現在正好派上了用途。

打火機像是被加了慢鏡頭的特效一樣,在半空中一圈一圈的旋轉,火苗躥得老高,沒有絲毫會被吹滅的跡象。轉到最高點的時候,迅速落下,掉在地上…

摩托車用的汽油純度都不低,完全屬於易燃危險品,哪怕是一個小火星,甚至是溫度過高都有可能引燃。

那麼,遇到一個跳動的火苗,會有什麼結果?

HUUU!!!!!!!!!!

滿地的汽油瞬間被點燃,在被燃起的一剎那,火苗甚至竄起來兩三米那麼高。熊熊的火焰橫亘在街道中間,完全將德文與長谷川雙方隔開。

「快跑!!」立冬大吼了一聲,從後面追上來,匯合長谷川等人一起。

在跑出去十幾米之後,身後突然傳來驚天巨響。

轟!!!!

還沒來得及回頭,幾人就感覺到身後傳來一股強大的衝擊力,整個空氣的密度似乎都達到了極限,直接把他們幾個人的掀翻在地。

趴在地上的立冬迅速扭頭看了一眼。

烈火順著汽油的範圍不斷擴大,直接燒到了德文那幾輛賓士車,連同著把車裡面的汽油一起引燃,後果是…爆炸!

立冬只覺得耳朵里翁翁直響,什麼都聽不到,但是能感覺到有人在拽自己,轉頭一看,是長谷川拉著自己的胳膊,拚命的拖。

從長谷川的口型能看出來應該是在說:「跑!快跑!」

立冬咬住牙,強忍著不適跟小腿的槍傷站起來,借著長谷川的力往前跑…

……

今晚發生在布魯克林的這場槍戰,明天一定會上新聞的頭條,甚至還有一輛車爆炸。這麼大的動靜,不可能不驚動警方。

然而這個時候,長谷川已經顧不得這麼多了,現在擺在他眼前的是更殘酷的現實…

一個小時之後,一群傷兵回到了THEZOOMCLUB的地下室。

出去的時候將近二十個人,回來的時候已經只剩下七個,其餘人全都死在了剛剛的那場槍戰中。

不過說起來,長谷川的運氣很好,他幾乎毫髮無損,可內心的創傷卻遠比身體來的更大。

因為,除了羅尼之外,在撤離的過程中,阿進也被後面飛來的子彈射中,當場身亡。當時長谷川整個人已經處於崩潰的狀態,如果不是立冬硬生生幫他拽回來,恐怕他自己的命也要仍在那了。

回來的七個人當中,長谷川和艾倫幾乎沒受傷,立冬輕傷,剩下的四個人清一色重傷。而且槍傷不比普通的外傷,需要修養的時間相對更長。如果沒有個把月的時間,這四個人很那恢復好。

這一點,長谷川也非常清楚。他坐在椅子上,望著冰冷的水泥地發獃,房間內除了他之外只有立冬。

立冬的小腿的傷已經簡單的處理過,還好子彈沒有真正的是射進去,不然的話非得去醫院不可。

兩人都坐著,沉默無言。但立冬好歹還能一根接一根的抽煙,長谷川則完全發木一樣。

「小谷…跟我走吧…」立冬道。

長谷川慢慢的抬起頭,雙眼無神的看了他一眼,「不,我得報仇。為羅尼,為阿進,為死去的所有兄弟們報仇。」

立冬嘆了一聲,皺著眉道:「車都爆炸了,德文一定死了!」

長谷川輕輕搖頭,不為所動,「不行,我要確認他死了才行。」

「唉…」立冬頗為無奈的嘆了一聲,開口又問了一句:「如果確定德文已經死了,你能跟我回去么?」

長谷川突然笑了一下,「今天的事情鬧得這麼大,估計我已經被通緝了,怎麼可能回得去。」

「只要你願意,辦法總是有的,我們甚至可以偷渡回去,不是么?」說著,立冬站了起來,「小谷,我知道你可能不甘,但是現實就是如此。紐約…已經沒有什麼理由能夠把你留下來了,跟我回去吧。 婚婚欲睡:老公,約嗎? 只要我們在盈海足夠強大,早晚有一天能夠殺回來!」

長谷川閉上眼睛,沒有搭話,靜靜的靠在椅子上。兩三分鐘之後,立冬走上前看了一眼才發現他睡著了。

的確需要休息了,立冬也沒有叫醒他,出去洗了把臉,回來直接躺在地上睡去。

當某一個時間內匯聚了所有人令人頭疼的事情,與其想不過來,還不如索性放空。

……

第二天一早,立冬收到了兩個消息,一個好消息,一個壞消息。

好消息是,長谷川在睡了一晚,醒過來之後,不知因為什麼突然想通了,答應立冬跟他一起回盈海。並且馬上安排了艾倫去把自己僅剩的最後三十萬美金拿出來,給大家分了,原地解散。

這個決定,是長谷川在中午的時候做下的。但是,立冬還沒來得及問他原因,壞消息就來了:德文重傷住院,沒有死。 立冬向來都是個敢於承認自己所有情緒的人,也就是說,是個表裡如一的人。在長谷川的這件事上,他不得不承認自己抱有私心,一心想讓長谷川跟自己回盈海,加入四方。

一個是四方現在太需要長谷川這樣的強者了,再一個,布魯克林這邊的情況也著實糟糕,不是靠他們兩人的能力就能夠起死回生的。

說得難聽點,敗局早已定下來。

所以,在長谷川決定跟自己回盈海之後,立冬瞬間開朗了許多。但是,德文並沒有死的消息,一下子讓整個局面再次陷入僵局。

長谷川既然已經決定離開紐約,那就說明他已經放下一切,可是羅尼和阿進,作為他最得力的助手,感情最好的兄弟,就在眼前死去,這兩人的仇恨在短期內是放不下的。

之前是以為德文在那場爆炸中喪生,沒想到竟然還沒死。 快穿之誰要和你虐戀情深 立冬很清楚,如果德文不死,長谷川是絕對不會走的。

……

儘管如此,長谷川依舊拿出來自己僅剩的三十萬,準備分發給艾倫他們幾人,讓他們就地解散。

把幾個人召集過來之後,長谷川沒說幾句就哽咽了。

在這幾個人當中,最先表態的人是艾倫,他的態度非常清晰:生死相隨。

「我不會離開。」艾倫神情嚴肅的對長谷川說,「我的生命旅程應該更精彩。或是再次綻放,或是徹底凋零,但絕不會是漠然離開。我,會一直陪在你身邊。」

聽到這話,長谷川甚至感覺鼻子一酸,心裡很不是滋味。曾經自己最仰仗的三員大將,如今在一夜之間死了兩個,僅剩下一個艾倫。

從艾倫的角度來看,當然不希望走,哪怕是戰死也在所不惜,他就是這樣的人。從長谷川的角度來看,曾經誓要同生共死的兄弟如今只剩下一個,他也希望能有最後一個人陪在身邊。

「艾倫,接下去我要去找德文報仇,如果成功,我就會跟冬子去中國。如果失敗…就結束生命。你…考慮清楚了么?」長谷川鄭重的問了一句。

艾倫輕輕一笑,「當然!而且我們一定會成功,因為…我很喜歡中國菜!上次在盈海完全沒吃夠!」

立冬聞言大笑幾聲,對他豎起個大拇指,贊道:「果然有品位!不是我吹牛B,我們中國菜拿到全宇宙來比都是數一數二!放心吧,這一次絕對帶你吃個夠!」

兩人這一唱一和,也算是苦中作樂了。

除了艾倫之外,其他四個人也表示想要留下來,但都被長谷川拒絕了。因為他真的不想再拖累其他人,而且這幾個人身上都有傷,行動起來也不方便。

當長谷川說要把錢分給他們的時候,這幾人更是拒絕。一個要給,另一邊不要,僵持不下的時候,還是艾倫開口說服了長谷川。

「昨晚的事情太大了,我們現在想憑自己的護照坐飛機回去是不可能了,只有偷渡這一條路了,那可能需要一筆錢…」

這是最現實的問題,長谷川沉默片刻,無奈的搖搖頭,選擇了妥協,把三十萬留在身邊,作為三人之後返回盈海的費用。

剩下的四個人,紛紛跟長谷川深情告別之後,默默離開。

……

接下去,三個人開始正式商量如何報仇。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