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現在不就是在紐約上空嗎?

紐約,又是紐約,它可真會挑地方啊!

在下方的城市街道上,本星人們驚恐地望著天空中驟然降臨的龐然巨物,這次更像傳統外星人入侵地球的情形了,也像是奇幻故事裡發生的事情,那是惡龍嗎?

「不要開火,暫時不要開火!」東墨彤弓向所有單位急道,生怕激怒這條巨鯤,紐約市就全完蛋了。

沒有吼叫聲,亦沒有噴火,這條巨型玩意的速度雖然沒有在太空中那麼恐怖,仍是快得驚人。它似乎就挑最高的建築物為目標,從天空向著美食塔撞去。

各層的食客們頓時都一臉懵比了,是特效表演還是啥?

在頂層吃著些普通地球美食的格蘭斯克先生也愣住,深空巨鯤?甘木?誘捕樹!?

這條玩意可是有上萬米長,而美食塔只有999米高而已,它俯衝下來,氣勢猶如天崩雲裂,有些膽小的食客嚇得咬傷舌頭還不自覺。不過,磁的一下!巨鯤被美食塔的護盾擋了擋,沖不下去。

它沒有繼續糾纏,但身體微微一擺,就掃中了什麼。

轟隆!哈德遜河口,三百多米高的老乾媽像轟然倒下。

街頭上人們尖叫、奔跑,那些在時代廣場跳著廣場舞的大媽們倒是仍然跳得歡,混亂的聲響也沒能掩蓋幾台大音響播放著的歌曲聲:「什麼樣的節奏是最呀最搖擺——」

巨鯤衝上了雲層,搖擺來搖擺去,雲彩被破壞得一塌糊塗,雨水打下去了。

難道這就是為什麼傳說中神龍可以降雨?

「怎麼辦?」東墨彤弓問林放。

「用牽引光束引它走。」林放只能想到這個主意了。

三人衝進駕駛室,神運號在巨鯤周圍打轉,用牽引光束挑逗它,要把它引離紐約,引去大西洋那邊。

全地球都被震動了,網路上網民們罵聲四起:

【肯定又是來尋仇的,林放他們就是一群混蛋。】

【報應啊,老乾媽像是什麼鬼!連巨怪都看不過眼了。】

【三體人來了!消滅人類暴政,世界屬於三體!】

另一邊,星河學院緊急行動警報已響起,學員們紛紛出動。

「深空巨鯤!?」阿柳大師驚呼,是真的沒有想到,地球有蓬萊的黃金稻,竟然還有誘捕樹?

他以全息通信方式連通神運號,出現在駕駛室,看看三人,就驚道:「你們是不是傻啦,深空巨鯤誘捕樹都敢種下去?一定是有種了,巨鯤才被呼喚來的!」

「怎麼回事……」東墨彤弓問道。

「誘捕樹有它的防禦機制,一旦受到傷害,它就會發射出一種類似安賽波的誘捕波,深空巨鯤天生會接收到,據說那感覺就像是把一萬隻蒼蠅塞進你耳朵里,所以它們會跑過來!」

林放、東墨彤弓望向衛苗。

衛苗有苦說不出來,「老乾媽爆炒甘木的主意是你們搞出來的啊……」

「快!」阿柳大師驚急地催促,「巨鯤到達后,會越來越暴躁,再不解決掉,它就會瘋狂破壞!而且不只是這一條巨鯤,還有其它的巨鯤也在路上,現在只有一條算祖地走運了。」

這麼嚴重!

林放不禁說道:「這種破樹,為什麼還會有人種啊!」

「就因為這麼危險,蓬萊早就禁止種植了。」阿柳大師沒好氣道,「你們誰有見過嗎?我還是從資料里學習到的。你們哪來的種子,蓬萊只有聖殿存有樹種,你們盜種了?」

「說什麼呢,這是阿苗的傳家寶!」東墨彤弓大聲,「至於他祖先是怎麼搞到的就不知道了。」

衛苗抓狂地大叫:「現在是說這些的時候嗎,解決問題才是正道!」

看看那邊,深空巨鯤又回頭往紐約衝去了,紐約到底有什麼魅力,可以吸引那麼多的災難?

「是你自找的!」東墨彤弓上前握住飛船爆能炮的操縱桿,對著巨鯤開了幾炮。然而巨鯤竟然毫髮未傷,但總算有些被這艘小飛船惹怒,追著過來。

說真的,三人的冒險經歷也不少了,卻還是第一次見到被飛船爆能炮打中還能活蹦亂跳的生物!這可是猛虎型爆能炮,是相位能量,它一炮把一棟大樓打崩是綽綽有餘的。

「見了鬼了……」東墨彤弓發矇。

「你們知不知道,巨鯤即使靠近恆星表面都沒事!」阿柳大師嘲笑般的語氣,「爆能炮頂什麼用。」

要不那只是個全息影像,林放鐵定要一腳踢去,「死老頭,你倒是說說怎麼才能幹掉它?」

老頭畢竟是聖殿大師,見多識廣,還深諳蓬萊機密,當下說道:

「深空巨鯤有兩層,內層和外層,它的外層細胞極度強壯,低溫、壓力、高能粒子輻射這些都奈何不了它,想用這些普通炮火擊穿它的外皮是不可能的。但它一死掉,外層細胞就會失去特性,因為還從來沒有人能研究一頭活的巨鯤,所以怎麼回事我也不知道。」

林放就要罵他。

「不過巨鯤也有弱點!它的內層,尤其是一個姑且稱為『胃』的部位的細胞允許物質跨膜運輸,脆弱得跟個豬肚差不多。」

阿柳大師頓了頓,嚴肅道:「要擊敗它,就要進入它的肚子。」 羅陽又非豪放的少年,若在路邊跟水月玩了起來,就算只有天知地知草知蟲知,他也尷尬。

見水月急著獻身,要下車,羅陽只得更加牢牢的摟住她的嬌軀,說道:「水月姐,我的意思是,等我們回到酒店,我就跟你……嘿嘿,你不滿意,我不收工,怎樣?」

哪知水月只是要儘快完成堡主交待的任務,就是把黃花閨女的身子獻給羅陽享受。

當然,這只是公事公辦。

水月跟著羅陽,那是為了監視他。

一是防止羅陽逃跑,沒人給堡主和水妹治病。

二則是通過盯羅陽,從而來追蹤血煞子的動向。

是以,水月要把黃花閨女的嬌軀供羅陽採摘,並非二人真心相愛的結果。

雖說羅陽對水月那充滿了青春活力的身子感興趣,但驟然之間,也沒有那麼大的衝動要騎在她的嬌軀上。

何況祝子姍還沒見著,羅陽來這兒的目的就是為了救她。

先把祝子姍帶回去才是首要之急。

水月扭著腰枝,輕蹙秀眉,說道:「羅先生,你要是不要我,堡主會殺了我的!求求你,快點睡我吧!」

美人這麼有誠心的懇求,羅陽幾乎要成全她了。

可他真的不想跟骷髏堡保持長期的關係,不然他要面對的敵人,估摸用幾十輛卡車也裝不下。

關鍵那些敵人個個是高手。

羅陽不想佔有水月的身子,日後又把她當破鞋一樣丟掉。

若沒有跟她發生什麼關係,那水月以後遇到何種麻煩,羅陽可以不出手相幫。

一旦跟她睡了,那就不同了。

屆時若花襲伊等人找到了骷髏堡的堡主,進行廝殺,要殺水月,羅陽就左右為難了。

救吧,那就相當於跟骷髏堡站在同一陣線。

不救吧,那又太冷血。

看著睡過的美人被殺,心情怎麼會好?

是以,羅陽覺得還是三思而行,不敢輕易把水月黃花閨女嬌軀的第一次奪走。

輕輕啄了啄水月的紅唇,算是跟她拉近了關係。

羅陽才鄭重道:「水月姐,你也是我的老婆,我不會讓堡主殺你的。有我保你,放心好了。我發誓,一定會跟你睡的,但別急,咱們回到酒店,我跟再你……嘿嘿,到時你就知道我的厲害了。」

水月追問道:「回到酒店,你就睡我?」

美人問的這麼直接,羅陽都覺得耳朵發燙了。

看著臉蛋紅暈亂舞的水月,也知她害羞。

只是她擔心被殺,為了活下去,那麼羞窘也就不算什麼了。

「對的。別急。」羅陽敷衍道。

待回到酒店,再用好言相哄也不遲。

話鋒一轉,羅陽又說道:「水月姐,咱們是夫妻了,都說夫唱婦隨,你應該聽我的話,對不對?」

水月卻猶豫了,畢竟堡主嚇慣了她,她更怕堡主。

這時羅陽又啄了啄水月那薄潤的紅唇,見她更嬌羞了,笑道:「水月姐,你是我老婆,難道不聽我的話?那我就打你的……」

一面說,一面用手輕輕的拍打水月的圓臀。

水月撅起了紅唇,嘴角噙著笑意,眼眸里秋水輕漾,顯是沉浸在愛情的喜悅里了。

都說在戀愛中的美人,那她的智商會自動降三個檔次。

羅陽只是聽過,現今算是運用上了這條理論。

若理論可行,那通過相愛,就能控制水月。

須知,水月是堡主的線眼。

若水月完全變成羅陽的人了,那就相當於堡主的眼睛被蒙蔽住了。

這麼一來,羅陽就可隨意捉弄骷髏堡。

水月的話音本來很沙啞的,此時她帶著嬌聲說起話來,倒別有一番風情。

「你是堡主的老公,堡主可能也不會聽你的。」水月含情道。

「水月姐,」又啄了啄她的紅唇,「你是我的老婆,我還要你生好多寶寶,絕對不會讓堡主傷害你的。咱們要白頭偕頭。」

聞言,水月嗤一聲笑了,俏臉寫滿了濃濃的甜蜜感。

「可是堡主要殺我,你真的能讓她改變主意么?老公,那你先睡我吧!反正我都是你的人了。你睡了我,堡主就不會殺我了。」

說著說著,水月可能想起了堡主做事的兇殘,又害怕起來了。

羅陽抱著她的嬌軀,可以明顯的感受到她的身子在微微哆嗦著。

「水月姐,別慌。」

啄了好一會水月的紅唇,直至她沒那麼驚懼了,羅陽才接下去說。

「我發誓一定會好好保護你,有我就有你。誰也不能傷害你!老婆,相信我。」羅陽深情道。

其實他有點兒內疚,至少現時是在騙水月。

「老公,堡主真的好可怕的。她一不高興,就要殺人的。我的姐妹鏡花,也是她的貼身丫環就因犯了一點小錯,現在被關起來了,可能要被殺掉。如果你能救出鏡花,我就相信你。」水月怯怯道。

這……

羅陽微微一笑,他知道若露出明顯的猶豫神色,那會讓水月懷疑。

心念轉了一圈,暗忖反正水月都是堡主的線眼,再加多一個鏡花,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何況若救出了鏡花,諒她也會有三分感激之情。

在堡主看來,安排了兩個線眼在羅陽身邊,估摸會以為萬無一失。

而羅陽若能把兩個線眼都收服,那對日後的行動大為方便。

這算是一箭雙鵰的好事,羅陽最喜歡做了。

「行!咱們就回去救鏡花姐!」羅陽爽快道。

水月將信將疑的凝視著羅陽,還道他故意拿她開心。

「要是堡主惱你,可不能怪我。」水月提醒道。

「當然。」羅陽點頭。

他忘記了問鏡花犯了什麼過錯,才會被堡主懲罰。

本來要開車向前,去接祝子姍。

現今羅陽又調轉車頭,再駛回別墅。

下了車,見水月很不安的樣子,羅陽輕輕拍了拍她的圓臀,說道:「你不用害怕,由我來說就行了。」

水月似乎想起了什麼,忽然拉住羅陽的手,搖頭,然後踮起腳尖咬著他的耳朵輕語道:「還是不要去吧,堡主會知道是我告訴你的。你還是先睡我吧!」

都回到別墅的院子里,白走一趟,那是不行的。

羅陽把水月擁入懷裡,輕啄了啄她的紅唇,安慰道:「別怕,我會跟藤姐姐說的。不關你的事。」

在羅陽的堅持下,水月只好又跟他走下地下室。

先來到水池邊,不見水妹在池中,可知這水池下面連接地下河。

當來到堡主所在的那張被爬山虎覆蓋著的床時,堡主倒很好奇的問道:「不想走了?嘻嘻,要跟我睡?」

羅陽打了個哆嗦,說道:「堡主,我還想要多一個小老婆,可以么?」 「要擊敗它,就要進入它的肚子里。」阿柳大師嚴肅地說。

東墨彤弓、衛苗的目光都一轉,望向了林放。

「別看著我……」林放嘀咕,從來只有食物進入他的肚子,他怎麼進食物的肚子啊!

「你是船長,也是球長,這就是領袖要擔起的責任。」東墨彤弓說。衛苗點了點頭:「我們這裡唯一有實力辦成這事的人就是你了。」東墨彤弓點頭:「沒錯,我承認。」

「可它沒有嘴巴!我也沒辦法。」

「它有嘴巴的。」阿柳大師說,「深空巨鯤的嘴巴是類似氣密艙的構造,喉嚨有一道氣閘,它把你吞進嘴巴再閉上,才會打開氣閘。它肚子里是個高壓環境,普通人進去站都站不穩,一定要零點能修鍊者才行。」

「喂死老頭,難道最適合的人選不是你嗎?」林放大叫,「你熟悉這玩意的構造,你是零點能大師,最重要的是以你的歲數,你就算死在那裡面也不是什麼要難過的事,我還年輕啊!」

Leave a Comment